本部落公告

2009/03/23

自我犧牲一

“自我犧牲”(1)

不合理的給予以及破壞性的滋養,都有一個共同特徵︰給予者以“愛”做幌子,只是想滿足自己的需要,卻從不把對方心智的成熟當一回事。有一位牧師,他的妻子患有慢性抑郁症,兩個兒子大學輟學,整天無所事事。牧師不得不帶全家人接受心理治療。家人全都成了患者,牧師的苦惱可想而知,但他不認為家人的病情與自己有關,他憤憤地說︰“我盡一切力量去照顧他們,幫他們解決各種問題。我每天剛剛醒來,就要為他們的事操心,我做得還不夠嗎?”的確,為了滿足妻子和兒子的要求,牧師可謂殫精竭慮。子女本該學會自立,他


卻一手包辦︰替他們買新車,還替他們支付保險費。他和家人住在郊區,他本人討厭進城,也不喜歡聽歌劇,可是每個週末,他都會陪妻子進城去聽歌劇或看電影───儘管他一坐在影劇院裡就會打瞌睡。他的工作負擔沉重,然而只要回到家裡,就會成為好丈夫和好父親。比如,他堅持為妻子和兒子收拾房間,因為他們從不打掃衛生,牧師像家人的僕婦一樣兢兢業業。我問這位牧師︰“你整天為了他們操勞,不覺得辛苦嗎?”他說︰“當然辛苦,可我還有別的選擇嗎?我愛他們,不可能不管他們。他們有什麼需要,我都儘可能滿足他們。我不能讓他們失望。也許我這么做不夠聰明,可是作為丈夫和父親,我有理由給他們更多的愛和關懷。”

這位牧師的父親,當年是小有名氣的學人,其品性卻讓人不敢恭維︰經常酗酒,還拈花惹草,完全罔顧家人的感受。牧師對父親的行徑深惡痛絕,從小就發願要做個和父親不同的人,對家人時刻充滿愛心。為了鞏固心目中的理想形象,他不允許自己有任何不檢點、不道德的行為。投身牧師行業,也是基於這種考慮。付出如此多的努力,到頭來卻使家人脆弱而無助,這和當初的設想大相徑庭,自然讓他無法理解。過去,他總是叫妻子“我的小貓咪”,叫兩個已成年的兒子“我的小寶貝”。物極必反,他對家人的愛已超過理性範圍。他卻困惑地說︰“即便我對家人的愛,是來源於對父親的蔑視和反抗,那又有什麼不對的呢?難道我要像他那樣不負責任嗎?”他應該認識到︰愛,是一種極為複雜的行為,不僅需要用心,更需要用腦。牧師堅決避免成為父親那樣的人,這種意念以及由此導致的極端行為,使他喪失了愛的彈性。愛得過分,還莫如不愛;該拒絕時卻一味給予,不是仁慈,而是傷害。越俎代庖地去照顧有能力照顧自己的人,只會使對方產生更大的倚賴性,這就是對愛的濫用。牧師應該意識到,要讓家人獲得健康,就必須容許他們自尊自愛,學會自我照顧。還要擺正角色,不能對家人唯命是從,要適當表達憤怒、不滿和期望,這對於家人的健康有好處。我說過,愛,絕不是無原則地接受,也包括必要的衝突、果斷的拒絕、嚴厲的批評。

在我的指導下,牧師不再亦步亦趨,替妻子和兒子收拾家務、打掃衛生。兒子對日常雜務袖手旁觀,也會讓他大發脾氣。他不再替他們支付汽車保險費,而是讓他們自行負擔。有時候,他不再陪妻子到城裡去看歌劇,而是讓她獨自駕車前往。他在某種程度上,扮演起“壞丈夫”、“壞父親”的角色,而不是有求必應。他昔日的行為,固然以自我滿足為出發點,但從未失去愛的能力,這也成為他自我改變的原動力。對於他的變化,妻子和兒子起初大為不滿,但不久後情況就有了變化︰一個兒子回到大學就讀,另一個兒子找到了工作,還在外面獨自租了公寓。妻子也感受到獨立的好處,心靈由此獲得了成長。牧師本人則大大提升了工作效率,感受到了人生真正的快樂。

這位牧師不恰當的愛,曾接近被虐待狂的邊緣。虐待狂和被虐待狂,都與性的需求、性的聯想有關。不管是別人受苦,還是讓自己受苦,患者都會感受到某種生理快感。在精神病理學上,純粹的性虐待和被虐待現象極為罕見,更多的是社會性虐待狂和被虐待狂,其危害性也更為嚴重。患者在與性有關的人際交往中,總想不停地去傷害對方,或為對方所傷害。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