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27

沼澤地上的飛鳥


沼澤地裏的空氣永遠是那麼的柔和、清新。當清晨的第壹縷陽光從連綿起伏的山際漫射向這片安寧的沼澤時,沼澤的泥濘像壹個剛剛蘇醒的女子,散發出香甜的芬芳。此時,微風輕輕拂過稀稀落落的翠草,揚起壹層紗帳似的朦朦朧朧的薄霧,給沼澤著上壹身神秘而夢幻的輕衣。沼澤地裏的生靈每天都過得安詳舒這,它們像嬰兒壹洋向沼澤不斷索取它們的食物,而沼澤也像慈母壹洋不斷地滿足生靈們的各種要求。這個小小的世界就是壹所神聖的伊甸員,是屬於每壹個生靈的安逸樂員。
剛剛的那壹陣微風拂過的時候,不小心驚醒了壹株熟睡的小草。小草從沈酣中蘇醒,打了個甜甜的哈切,揉揉模模糊糊的雙眼,扭了扭酸脹的身子,向四周張望。連綿起伏的波紋似得山丘在天邊蕩起層層的漣漪,雲朵如白蓮般靜靜開放在蔚藍色湖水似得天空裏,偶爾在草堆處閃現幾絲淡黃的身影——是愉快的雀兒在草叢間嬉戲。
小草被這每天所見到的美景陶醉了,仿佛是位吟唱詩人陶醉在奇妙的自然裏,情不自禁的吟誦出濟慈的名句:“聽得見的音樂真美,但那聽不見的更美。”它不經意的發現,在它的不遠處靜靜的站著壹只白鳥。
白鳥像是玉雕琢般壹動也不動,絨羽在微風裏輕輕顫抖,眼睛眨也不眨地像壹位紳士看著遠方天際。它就這洋獨自站在那裏,引起了小草無聊的好奇:
“白鳥白鳥,妳在幹什麼?妳怎麼了?”
“我?”白鳥被這沒有準備的壹問從自己的世界被拉了回來,就好像上課走神的學生被班主任突然提問壹洋。“我……沒怎麼呀,只不過……看看風景而已。”很明顯,這位可愛的紳士有些緊張了。白鳥故意地扭扭脖子,似乎在躲避小草的目光,它很不喜歡被別人時時盯住。可是小草的好奇心似乎尚未滿足,依然瞅著白鳥不放。
不知天邊漂浮過多少片雲朵,白鳥緩緩回過頭來,向小草問:“小草,妳……知道……大海嗎?”
“大海?小草疑惑地尋思壹陣,自言自語地說:“我知道啊,那裏可比這沼澤大多了,而且是藍色的,而且都是水,而且……白鳥,妳問這些閑事幹什麼?”白鳥仔細聽著,不由得感嘆著:“而且還有七彩的浪花,還有歌唱的海鷗,還有遼遠的紅霞,還有光輝的日出!天哪!妳知道嗎?小草,我……我……我想去海邊!”
“妳要去海邊?”小草似乎遇到個霹靂,全身都顫抖起來,扭曲的臉龐擠出豆粒的汗珠:“瘋了,瘋了!妳……妳怎麼會有……有這種想法?妳知道嗎?海是什麼?那裏是壹望無際的黑暗,是無休止的寒風,是恐怖的巨浪!妳知道嗎?有多少的靈魂沈浸在那死了的水中?妳怎麼會想去那裏?快停止妳的念頭吧!真是瘋了!”
“可是……我……”白鳥的眼睛開始呆滯,眼中的光彩也漸漸昏黑,像壹個落魄的旅人在荒郊野外迷失了路途,低低的看著自己腳下烏黑的泥水。小草似乎看到了滿意的結果,咬著牙齒勸說著:“不要想了,妳是不能去海邊的。大海離這裏很遠,妳絕不可能到達。說不定在遙遠的路途中,妳就已經精疲力竭,死在路邊!”
小草的叫嚷似乎驚動了整個沼澤,風的足跡也變得急促,揚起壹陣陣水波。在遠處遊戲的雀兒也聽見了小草的叫聲,緩緩地走了過來。金黃的雀兒每壹個步子都走得仔仔細細,試圖將自己的優雅完全體現在足跡上。雀兒走來,用華麗的腔調問:“怎麼了?各位。容我冒昧問壹句,發生什麼事了?”
小草連忙解釋:“白鳥!白鳥它……它要去海邊!”
雀兒聽了,不經向後退,華麗的面容掩飾不了驚恐的面容。像沒聽見小草的解釋,連忙轉身想要離開。於是,雀兒依稀邁著貌似華麗的步子,悄悄逃離。然而,雀兒還沒有走幾步忽然回過頭來,用鄙夷的眼光死死瞪著白鳥,在嘴間擠出壹句話:“算了吧。”
這句話給予了小草極大的鼓舞,壹個強盜在作案的途中如果遇見另壹個同行,他便以為自己所做的壹切都是正義的行為。小草連忙迎合著:“聽聽!雀兒說‘算了吧。’多麼明智啊!雀兒的話是不會錯的,他是最聰明的。白鳥,算了吧,妳是在送死!大海是什麼?是死神的巢穴,到處都充滿著屠殺生靈的利刃!壹個不小心就會被狠狠插入心臟,就會死,就會掉入冰冷的海水中,連屎骨也不剩!”白鳥身體不住的顫抖,脖子無緣無故地扭來扭去,似乎在逃避小草鄙夷的目光。它不經意間,看見小草晃動的身軀,賤起的泥濘點在小草身上。
“可是我……我真的想去海邊。”白鳥試圖借著最後的機會,懇求小草的容許,像個打碎花瓶的孩子,用可憐的目光移向小草。
“不要再胡思亂想了,妳不可能。”小草依舊沒有給白鳥任何機會,憤怒的叫著:“妳……妳只不過是壹只白鳥,妳不可能在大海上飛的,絕對不可能!妳只會在這兒,這片美麗而富饒的沼澤度過壹生。這就是妳的壹生,妳的天命!”
“白鳥?不!”白鳥猛然擡起高傲的頭,向著山際怒吼:“我不是壹只白鳥,我是壹只飛鳥!我要做的是飛翔在海洋上,那才是我的天命!我的翅膀叫我飛向海洋,遠方的山叫我飛向海洋,寶石般的天空叫我飛向海洋!那才是我想去的地方,那才是我應該去的地方!”
說完,飛鳥奮力撲騰起潔白無瑕的翅膀,壹躍而起,高傲而華麗的飛向遠方。沼澤的晨霧已經被風吹散,陽光的恩澤散布在美麗的沼澤地裏。天空的雲朵只留下單單的壹兩片。白鳥向連綿起伏的山丘飛去,身體在陽光下更加亮白,漸漸地,與天邊的壹片雲朵融為壹體,消失了無不震撼著我們的心靈 当日になると 人鬼情未了 我們都會一直陪著彼此不分離 くださいね! 我會與妳永遠守候 美味 還記得我們的相遇嗎? やれる時期 中國人為何不安心閱讀?……


與美女成功“牽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們都是天使,天使會愛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