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7/15

一個溫暖的現在


魚刺在喉嚨卡了四天了,今天終于再次去醫院取了出來。如鲠在喉,說的就是這樣吧。卡著,難受著,卡久了,發炎了,越發的疼。縱使現在已經拿了出來,可是依然覺得它還在,因爲疼,刺痛的疼。
          從來沒覺得喉嚨卡魚刺是一件多麽大的事,可是這次,真的是嘗到了苦頭。醫生給我嘴裏噴麻醉藥,讓我喊著,然後我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舌頭,口腔內都在慢慢的失去知覺,麻麻的感覺,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我的嘴巴是麻的。
          醫生給我取魚刺的時候,拿著那長長的鑷子和長長的照明的東西伸入喉嚨裏,難受,疼,可是得忍著,可是第一次沒能忍住疼,導致醫生沒能成功拿出魚刺。醫生一臉無奈又有點郁悶地看著我說:“忍住,堅持一下。”當時,疼的我已經淚眼婆娑,我只能嗯著應他。第二次,依然是那樣,醫生讓我跟著喊“一”,縱使難受,縱使疼,也只能忍住,延長喊一的時間,終于,終于把那魚刺拿了出來。
          當看到那3~4厘米長額魚刺時,不禁是我愣住了,連醫生都嚇到了,這麽長的一根刺,很白的刺,末端還帶了點腥紅,那是刺破我喉嚨的血迹。拿出來後,我的眼淚就開始止不住的落下,因爲疼,因爲說不出的感覺。
         醫生無奈的笑問道:“哭什麽啊?”
         我口齒不清的答:“因爲疼啊。”
         “男朋友來了嗎?”
         “沒有。”
         “那在這裏隨便找個抱著哭一下吧,回去再找男朋友哭訴。”
         “……”
         其實本來覺得一個人來拔魚刺什麽的,沒什麽的,可是經醫生這樣一說,瞬間就覺得好心酸,好難過,好委屈,眼淚又一下子流的肆無忌憚了。such cases in the future new kind of blog Not pleasant Wedding flowers promoted women's status "their favorite author " this story God has put in my life learn to love "different endings " talking to myself

關鍵字: 口腔

或許我只能守望幸福吧←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的父親,我的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