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3/27

靜氣回歸生活最原本的味道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baoan954iutaiyang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所謂靜氣,不僅是指我們的身體能够安靜下來,更重要的是我們的心靈能够安靜下來。在這個嘈雜的世界,只有安靜的靈魂才能生出翅膀,自在飛翔。
  
  靜下來,才能摒弃生命中浮躁,才能拋弃生活中的俗氣和躁氣。欣賞倉頡苦心所造的“俗”字與“仙”字——“俗”,就是人往穀底走;“仙”,就是人往山上走。多數的人都往穀底走了,《弟子規》中說得好:“同是人,類不齊,流俗衆,仁者希”。走到穀底那個熙來攘往的嘈雜世界,人心就容易與靜氣絕緣。被物質操控的浮躁生命,很難體味到精神飛躍的內涵seungriyaseenya12
  
  “賢者所懷虛若谷,聖人之氣靜于蘭”,我非“聖人”,但我願意向著這樣的境地努力,因爲我深知,靜下來才能聽到美妙音樂,靜下來才會有繆斯君臨。
  
  靜,才能擁有這世間乾淨的面容。
  
  就像一個人,穿著得體乾淨,乾淨的面容,乾淨的打扮,乾淨的眼神,與這濁世恰好形成鮮明的對比。很多人在競爭、奮鬥裏,漸漸變得好鬥、複雜、神經質,或者一臉渾濁或者滿面愁怨,能出污泥而不染、悠然見南山、面容乾淨、氣質清和的沒有幾個。甚至有人說,“風光的背後不是滄桑,就是肮髒”。很喜歡一句話,很有味道:“人到中年,還可以有這樣清澈的眼神,而且帶著無辜……這就是最好的生命保鮮。”
  
  原來上班的時候,經過一座小山辟成的公園,每每經過那段樹蔭路,心情會特別明淨、晴朗,斑駁陽光,拓著樹葉的造型,踩過,莫名地輕快、純粹起來,沒有雜念、煩惱或怨恨,只有一顆單純如陽光般雀躍而明亮的心thiturgsfelluos
  
  也許,內心乾淨,眼神才會如此乾淨,因爲單純而顯得年輕,甚至有些淡淡的青澀與害羞。我往往聽到很多人都說我比實際年齡小好多歲,我很享受這樣的贊譽。是的,我認爲這是一種贊譽。
  
  也許,很多時候,你的滄桑,是因爲心老,滿面塵埃。
  
  “百度總裁李彥宏、福布斯中國內地首富,快50歲了,看起來像是30多歲,滿眼望過去,衆多企業老闆中,他的面孔更清純,辨析度頗高。他輕笑的時候,還有點淡淡的羞澀與天真,但是大笑的時候,是如此清爽。百度核心文化是“簡單可依賴”,越簡單,越安全。在百度可以穿拖鞋上班,累了就去休息室睡覺,而且也沒有人打卡……簡單、天真,自然乾淨,到了一定年齡、層次,“乾淨”就會轉化提升成“清雅”,一種人格魅力。我看見李彥宏的清雅,清雅不僅僅是氣質,更是一種可貴的品質,何嘗不是一種生命的獎賞?你想想,比同齡人年輕,這是多麽美好美妙的贏得與賺到啊!”
  
  靜,才能够回歸生活最原本的味道。
  
  在這追求效率的生活方式中,我們越來越忽略生活本身的原味。追逐名利,追逐金錢,我們想要征服自己的人生,却被金錢所征服。現在大家都追求奢侈品,但凡能用錢衡量出來的東西都不是真正的奢侈品。真正的奢侈品,就是花時光,你自己能够做得出來的東西。
  
  有這樣一則短文:“在法國旅居,我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當地服務行業的工作者,個個都高貴得像紳士,在他們面前,一不留心感到卑微的便可能是自己。
  
  某天,我急匆匆地走在香榭麗舍大道上,忽然,在橱窗裏看到了一款設計獨特的手錶,我走進店門,示意服務員想買下它。服務員自我介紹叫文森特,看我急匆匆想買下的樣子,他慢條斯理地問我,對這款表瞭解多少。
  
  “什麽也不懂。”我答道,不禁有些生氣——我花錢買東西,你管我懂不懂?
  
  “如果不是因爲欣賞,那麽你不值得擁有。”文森特說,“當然,如果你有興趣,我們可以先試著瞭解它。”
  
  文森特微笑著,開始爲我煮咖啡,藍山咖啡豆的香氣彌漫了整間屋子,這簡直讓我太意外了,買表還要先喝咖啡?
  
  我一邊喝咖啡一邊透過落地橱窗,欣賞野鴨、天鵝肩幷肩在湖中暢游,陽光很愜意。一刻鐘後,文森特才走過來,像個相知多年的老友,給我講解手錶的歷史和構件及如何聽它發出的聲響……最後他告訴我不要急著買東西,花時間去瞭解、去欣賞才是對物品的尊重topsolsandarari
  
  我本是爲旅行而來,結果却因爲買一塊表,讓一位手工創作坊裏的店員,給我展示了一個詩意的巴黎。我,靜下心來,試著學習真正地賞物而不是購物。
  
  在法國的餐廳用餐,你會同樣發現這裏的服務員很拽。比如在一家塞納河邊的老店,服務員都是清一色的老男人,個個著黑衣白襯的燕尾服,氣定神閑地在場內游走。
  
  坐下後我們習慣性地要菜譜,結果竟被告知“沒有”。服務生自我介紹說他叫雷諾,是負責幫我們品嘗法國佳肴的美食藝術家。我聽後不禁啞然失笑,法國人把“服務員”一詞都能優雅地表述成這樣。
  
  雷諾在我們身邊坐下,這架勢讓我們面面相覷。
  
  這場飯前聊天秀歷時半小時,聽得我們興趣盎然,環顧四周,其他服務員也都如此,坐在桌邊和客人安靜聊天,像在參加一場沙龍。
  
  最後我們沒有聽從雷諾的建議,憑興趣點了香煎鵝肝、法式炸蝦、咖喱起司包。我們靜心等待,十分鐘後雷諾先生過來說,通過膳食營養分析軟件計算後得知,我們的這份午餐中,脂肪含量過高,蛋白質偏少,他要求我們把法式炸蝦換成拿破侖派。
  
  出了門,我感嘆,法餐服務員收入高,所以服務得也那麽好。同事說,你的說法完全顛倒邏輯。是因爲他們够敬業、技能高,爲餐廳提供高價值,回報才高!
  
  正當我們爲中法服務行業的差距爭論時,一輛銀色寶馬車緩緩停在我們面前,雷諾先生從車裏走出,蹲下身,幫我系上包裝盒上的絲帶緞花。原來,剛才我們走得急,那朵餐盒上的緞花有點歪了picess12zicoupeer
  
  看著雷諾先生的寶馬車靈巧地滑過巴黎街頭,我想雷諾的才能和學識,是足以把服務生這項工作做得體面又高尚的。
  
  帶我們環法游的司機杜彭是位40多歲的法國男人。我們一行奔馳在浪漫之都,一路領略不同美景,但更耀眼的風景來自一直駕駛著大巴車的杜彭,每到一個地區他就會換套衣服。
  
  從尼斯到普羅旺斯,從美麗的阿列日到楓丹白露宮,杜彭的衣服從沒重樣。每到一地,他就脫下工作服,換上與當地景致相襯的服飾,氣派十足,恍然間,你甚至覺得自己成了他的陪同人員。
  
  杜彭的車載衣櫃引起了我極大的興趣,征得同意後,我參觀了這個高約1.5米,寬1米的小空間。裏面整齊地挂著西服、襯衣、領帶,各類衣服填滿了這個狹小的衣櫃,合計30件。杜彭看著我們驚异的表情,得意地吹了聲口哨,“我所喜愛的我都帶著。”
  
  到戛納時,杜彭“罷工”把我們扔在當地酒店,他說星期天,上帝都在休息。在歐洲,服務業休假是天賦人權。我們心情舒暢地待在酒店自由活動,而此時的杜彭,正穿著花熱褲、喝著柳橙汁在戛納的海灘上看藝術展。
  
  這樣從容的優雅,正是這個浪漫之都,最高貴的魅力所在吧。”
  
  也許,能够優雅的生活,安靜的品讀生活,是多麽令人流連和傾慕的方式。生命,不應該被褻瀆,也不應該被賦予太多的物質意義。
  
  有句話,說的很透徹:“小時候,幸福是件很簡單的事,長大後,簡單是件很幸福的事。”
 


男人也組要關注飲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或許我只能守望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