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1/05

第三十五章 誰傷害了誰(2)new

第三十五章 誰傷害了誰(2)new  
  但不可否認的是,我是真的愛上蕭成了。我開心心甘情願地做一個小女人,做他的女人,我做蕭成喜歡吃的東西,每天盼著他回來,可是蕭成卻回來得越來越晚,而且總是很疲憊。他總是以醫院很忙為由,我也不去追究,我希望自己的柔情能喚回他的心,我相信,蕭成對我的感情是不會輕易改變的,只是,我是那樣地傷害了他,這種傷害需要時間去彌補。我不知道該怎樣回到從前,但我在耐心地等待,多么懷念從前的日子,蕭成永遠都是那麼的疼我,我的一個微笑都能讓他高興好幾天。
  蕭成依舊是對我很好,但他在有意無意地逃避我的目光,逃避我的問題,逃避我的柔情,所以,他寧可逃避這個家。
  藍藍,是不是有第三者了?
  不會,蕭成不是那樣的人,絕對不會,他要是有外遇,地球都不轉了。
  別那麼自信,現下什麼事兒沒有,老鼠還能生個貓呢,就沖你那樣子,不是把別人往外逼么?那麼多年了,一點長進都沒有。我跟你說,就你這樣兒,蕭成這么多年一如既往的,我都替他叫屈,他若是有了什麼第三者,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該﹗
  蓓蓓,怎么說話的,你?我裝作嗔怒。
  真的,冰藍,你知道,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啊。
  我沒有說話。
  蕭成對你的好我們是有目共睹,你對蕭成的冷淡不要以為我們就看不出來。你說說,這些就不說了,還有一個很私人的問題,我也不問你,不過,如果你要在性的方面也克扣蕭成的話,我真覺得他早該甩了你了。
  我瞪了他一眼。
  冰藍,你還別瞪我,就你,我還不清楚。我跟你說,你也別嗤之以鼻,好的性生活絕對是維持感情的必要原素。
  你什麼時候成了專家了?
  專家還有話要說,別插嘴。冰藍,你知道男人最怕的是什麼?
  我撇著嘴看著她。
  男人最怕兩件事,一是老婆無法掌握。
  呵呵,我笑,那二呢?
  二是,情人開始認真。
  我看了看她,腦子開始飛快地旋轉,似乎她說的並非沒有道理。
  按你現下的情況,蕭成根本無法把握得住你,對於他來說,永遠都會有一種患得患失的情緒,他之所以控制得了自己,是因為他實在在乎你,但凡有一天他不是那麼在乎你了,你的倒霉日子就要開始了。你忽冷忽熱忽咸忽淡的樣子,或許現下很讓他著迷,但是一旦厭煩,呵呵……蕭成這樣的男人,他要的是真心。
  我看著蓓蓓,知道她說的是對的,這一切道理我也明白,可是仍舊是那麼的肆意。
  我已經知道了,但是現下怎么辦呢?
  跟他談談吧,好好談談,什麼話都開誠布公地講清楚吧,說出你的想法,說出你對他的感情。對了,藍藍,你是不是愛上他了?
  我忽然感覺有點心跳加速。
  對了蓓蓓,我好像好朋友過了兩個多禮拜了還沒來。
  會不會是有了?
  不會吧?忽然覺得很開心。
  瞧你,小樣兒吧,去醫院查查。
  說去就去,我拿起包就往醫院跑。
  診療單上寫著︰陽性。
  醫生說,恭喜你。
  世界忽然間明亮了起來,我有孩子了,我和蕭成的孩子,我們自己的孩子,我要當媽媽了。
  開心地往蕭成的醫院跑,簡直有點迫不及待,我知道蕭成有多么愛孩子,他一定會很開心,一定會把我抱起來忽悠幾圈,說不定,他還會開心地流下淚來。
  在離醫院兩個路口的地方,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急匆匆地往馬路對面走。
  於是,我看到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向蕭成跑去,一下勾在他的脖子上,當街香了一下。蕭成局促地左右看了看,似乎在責備,可眼裡流出的全是福祉和甜蜜。
  他們在說著什麼,說著什麼,那麼的充滿了柔情,是的,我遭到了報應,甚至聽到了蕭成對那個女孩說,我們沒有共同語言,走不進彼此的內心。
  我的心開始下墜,墜向了萬劫不複的地獄,在這炎熱的下午,忽然覺得很冷,冷得想縮成一團。若干年前,一個女子那樣鎮定地走到我的跟前來挽回自己的婚姻,而我,是否有同樣的勇氣和鎮定?
  我應該看到的,我應該明白的,不是么?蕭成不再那麼坦然而又安心地凝視我,可是,我就是裝作什麼都沒有看見,我不敢正視。沿著城漫無到達站走,眼淚就那樣慢慢地迷蒙了整個世界,什麼也看不清,看不清了。
  一身酒氣地進了門,蕭成還沒有回來,屋子裡漆黑一片。我的世界轟然倒塌,可我又能怪誰呢?沒有不求回報的付出,是的,為什麼我們總是明白得太晚。
  蕭成回來的時候我已在沙發上睡了,吐了一地的污穢。  

關鍵字: 自信 耐心 世界 地方

第三十五章 誰傷害了誰(1)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chapter14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