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冷冷的風- 蕭瑟的街道- 一小段悽涼的羅曼史-------無言的歌- 透明的風景- 無窮無盡的幸福感-------
2012年3月22日

我的小說在天書

篇名:浮雲之罪

分類:文藝愛情

內容:當我在半個年之後﹐在報紙看見莎蜜的原名 ------ 許淑芬被印成巨大的鉛字﹐排在社會版的頭條新聞之中﹐不禁搖頭嘆惜。她只是個二十多歲的少女﹐也許有些虛榮﹑也許有些無知,可是怎麼會捲入黑暗的風暴呢?她那浮雲般美麗白皙的容顏應該是飄逸在光明燦爛的陽光下,怎麼會轉眼之間,風雨滿樓。是她的宿命嗎?還是潛伏在人性深處﹐隨時隨刻都會爆炸開來的罪之病毒。如今﹐她是已經否被關進牢裡﹐就像電影裡面﹐雙手握住鐵柵﹐兩個眼睛迷濛地望著遠方﹐似乎遠方正有一群燕子飛過白雲千山。

繼續閱讀
2011年11月11日

第一章 青霧中的金門大橋

十月的舊金山,氣候十分怡人。窗外的金門大橋在淡青色的霧中,顯得十分神祕。我嗅著飽含海洋氣息的夜風,感覺到心靈的深處彷彿老式的電玩遊戲,正在飄落著、堆積著雪花方塊,只因為滄桑的人生,所以留下許多洞格,就算是不願意去回憶的空白吧!
鈴……鈴……鈴……
「這時候,誰會打電話給我呢﹖」我一邊想,一邊拿起話筒。
「M. J. 嗎﹖」我聽出對方的聲音,正是我的老闆費雪先生,M. J.這兩個英文字母,則是我的名字的縮寫。來美國多年,一直不習慣給自己取個洋名,並非自命清高,只是覺得那些Jake,Frank,David……就像是失了膠的標籤,怎麼貼,都無法牢靠。
「打開Mail,讀了之後,我們在討論。」
「是的。」掛上電話,我啟動我的筆記型電腦,先上網路,key入我的login name和password之後,用滑鼠點了費雪先生的討論區。螢幕立刻被密密麻麻的文字填滿。內容大略是有個名叫琪娜布羅的女人,當地人,今年28歲。委託費雪偵探社尋找他的丈夫 — 麥可布羅。麥可布羅是在一星期之前不告而別。有人看見麥可和海蒂曾經在可尼街的仙人掌酒吧雙雙出現。海蒂是琪娜的閨中密友,她的先生韓克則是麥可的好友。麥可失蹤之後,海蒂也消失了蹤跡。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韓克也失蹤,只是他失蹤的日期早在兩個月之前。
我再按了幾個鍵,韓克莫爾的照片出現了,是個前額微禿的中年男人,底下的資料顯示他今年42歲。他的面孔看起來有點凶,不只是緊抿的嘴和瞪著人的眼神,而是流露出來的一股狠勁。從他堅毅的下巴和粗壯的脖子,我可以判斷他有一副健美先生的身材。另外一個男人顯然秀氣多了,天真浪漫的娃娃臉,盪漾著憨厚的笑意,藍色的眼睛在彎彎的濃眉和挺直的鼻樑邊益發清澈,彷彿可以看到他的靈魂。他的名字是麥可布羅,年齡是32歲,配偶是琪娜布羅。也就是我門的委託人。
匆匆看過這兩個男人之後,再去搜尋琪娜布羅的照片和資料。她看起來很甜美,尤其是掛在臉上的微笑,會讓人情不自禁地跟著微笑。說句老實話,我自從竭束我那段異國婚姻之後,對於洋婆子可說是胃口全無。但是我想琪娜布羅可能會是例外吧!我不由得伸出雙手,摸摸她在螢幕上的臉……..嗨,漂亮的天使。這一瞬間,我覺得有一股奇異的綺念。好像會和這個女人發生一些事……什麼事呢?我不知道,讓命運去安排吧!
另外,海蒂莫爾也是個美女,雖然她不是我喜歡的那一型,短短薄薄的頭髮使她的前額顯得飽滿明亮,她也有一雙清澈的藍眼睛,但是卻給人一種寒冷的感覺。我注意到她微微往上挑的嘴角,彷彿在嘲弄正在注視她的人。她和麥可同年,但是看起來老了一些。
我撥電話給費雪先生。
「你已看過Mail﹖」
「是的。不過,只看重點。」
「明天早上,你到華恩家庭旅館,大約十點鐘左右,布羅太太會去找你,我告訴你是東方人,所以她應該認識你,然後陪她去莫爾家。在那段時間,她會告訴你一切的過程,你就儘可能地幫助她。我想這是個不尋常的case,雖然看起來似乎是沒什麼。所以你就見機行事吧!」
「是的。」
「別忘了隨時保持連繫。」
「是的!」我再等了一會兒,確定費雪先生先掛上電話之後,我再掛上電話。然後又回到電腦前,重新再詳細看一遍,尤其是韓克莫爾的資料,並且在筆記簿上寫了幾個重點。
窗外的金門大橋完全失去了輪廓,只有模糊的燈光在午夜的霧中飄浮。昨晚清朗的月光全然消失,就像昨晚的那個不知名的日本女人,那個一起在陽台上「運動」的日本女人……沒有月光,沒有女人,我覺的空前的孤獨無依。
頭腦是冷的,身體是熱的。理智強迫我去阻止雄性激素的分泌,但是似乎沒什麼作用。現在開車去pub獵豔已經太晚,上網找一夜情又嫌麻煩。關閉電腦,到冰箱取了一罐啤酒,然後把自己丟在電視機前的躺椅上。
遙控器一按,眼前立刻出現一張女人的面孔,典型的碧眼金睛,粉紅色的舌頭在深紅色的唇瓣間一吞一吐,並且在強烈的音樂節奏間,發出喉嚨被撕碎的呼喊……。這個女人使我想布朗黛,也就是我的前妻,尤其是她和我做愛時,那種虛偽的狂野,彷彿不這樣子,我就會立刻棄械投降。
特寫從女人誇張的表情轉向乳房,鬆跨巨大的乳房用一條布撐著。縱然用燈光和化妝品粉飾太平,還是可以看見點點的褐斑,而兩粒不斷抖動的乳頭,使我想起在台灣常吃的肉李,香甜多汁,只是眼前的這兩粒似乎過熟了一點,已經呈現腐爛狀態。
到底是那一個男人在操縱這具不具生命的肉體呢﹖我不想知道,遙控器一控,有個記者正在介紹舊金山的海灣,有輛豪華遊艇正迅速地滑行過海面,有個男人向鏡頭揮手。底下出現了一行字,航海家魯吉史密斯和他的寵妃遊艇 — 雅蕊號。
那正是一艘漂亮的遊艇,藍色的海水在她那白色的船身,捲起蕾絲般的浪花。彷彿黑色冰山般的惡魔島在背後若隱若現,使我懷疑是不是有個殺手正舉槍瞄準魯吉史密斯。

繼續閱讀
2011年11月10日

舊金山檔案---前言

黃敏家,今年三十二歲。四年前,從臺灣來到美國,唸了兩年遺傳工程,得了個碩士學位。正想再攻讀博士學位時,卻鬼迷心竅地和一位洋婆子結了婚。不到一年,又離了婚,於是他的人生就像下了高速公路的車,駛向不知名的山區。當他在舊金山,過著難民的生活時,有個熱心的朋友介紹我去費雪偵探社當檔案管理員。臨時性的,因為原來的管理員請產假。沒想到,在某次意外事件,讓他發現了潛在的力量,重新展開了驚心動魄的人生。

繼續閱讀
2011年11月9日

舊金山檔案----小說在天書

舊金山的女人是怎樣的女人?
她們的心靈,她們的美色,以致於她們的情慾…..
在交錯的時空,會有怎樣撲倏迷離的變化?
這個男人和她們之間的故事………..
是無心的邂逅,還是有意的相遇?
是命運的安排,還是統計圖上的一個亂數?
夜桑以大膽的筆觸,詭異的想像,鮮活地描寫出一個華人偵探
和舊金山的女人之間宛如藤蔓的糾葛,在潮濕的夜森林深處,
放肆地綻放出妖豔的花朵………

舊金山──這個永遠令人感到快樂和悲傷的城市,時而露出希望的微笑,時而露出絕望的愁容,你永遠都猜不透她那顆包在神祕之霧中的心。

繼續閱讀
2011年4月17日

我的新書在<天書在線>

篇名:對不起,明天再愛妳

分類:文藝愛情

內容:一個中年男人在幾年前,因為一個錯誤的愛情,妻離子散,孤獨的在北海岸生活。他的故事,在台北的同志圈掀起軒然大波。另一個男孩是在高中校園裡,因為一個懵懵懂懂的愛情,心中蒙上一層灰塵。這樣的故事,你(妳)或許聽多了,但是你(妳)不一定了解他們的心聲淚痕。所以,作者誠心誠意邀請你進入書中的世界,分享他們秘密。

繼續閱讀
2011年4月15日

名不符實

今天買了一盒葡萄口味的可口奶滋,可口奶滋是小時候的記憶。三天前,買了一盒葡萄口味。職業慣性,看了成份表,其中有葡萄乾,可是吃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打電話問客服人員,卻說是葡萄漿。這是不是有點過份呢?

繼續閱讀
2011年2月9日

難得


難得妳我今生相遇,難得妳我情牽連縭;難得妳我此情不渝,難得妳我已經老去。
人生的路彎彎曲曲,生命的樹不再鮮綠;感謝妳接受我的愛,讓我生命橫生逸趣。
歷經無數風風雨雨,依然彩虹伴著笑語;如果再來一次人生,我依然尋妳為伴侶。

這首詩是三十年前,我和女友熱戀時,有感而發的創作。當時十分得意,並且瞞著女友,私下投稿給某知名報紙的副刊。然後計畫著等刊登出來的時候,相約在一個浪漫的燭光晚餐中,深情的對她念出來。其實當時我們並不老,我們之間認識不到三個月,所以也沒甚麼風風雨雨,真的是所謂的<為賦新詩強說愁>。報紙沒有將這首詩登出來,我覺得很沒面子,就把底稿隨便夾在一本書裡。

後來,我們因細故分手。幾年後,這首詩偶然被我再翻出來,讀著讀著……覺得自己很蠢、很好笑。隨手一扔,就扔到記憶之外了。

這幾天整理舊書,再次發現這張一碰就要破碎的詩稿。前塵往事,昔日的倩影悠悠忽忽地上了心頭。現在的我已經老去,回顧彎彎曲曲的人生,我真的是歷經無數風雨。孤獨未婚的我不曾情牽連縭,也沒有過真正的此情不渝。但是,我卻擁有很多平凡的難得。難得一夜好眠,難得聽一首好歌,難得讀一本好書,難得品嚐一壺好茶,難得可以健步如飛,尋覓一方好山好水。這些瑣瑣碎碎的晶瑩剔透,對我而言似乎比天荒地老的永遠實在多了。


繼續閱讀
2011年1月28日

我的鐵道人生

十年前,我在台北上班,幾乎每天搭火車通勤。我在內壢上車,過了桃園之後,一定有位子坐。坐下來沒多久,北上的右手邊就出現了一片遼闊的大水池,襯托著周圍綠油油的樹木。令人不由得想起那一首詩詞:碧雲天,黃葉地,波上含煙翠。但是畢竟是為了生活奔波,心情實在是浪漫不起來,尤其是在夏天的時候,百味雜陳,還有擠來擠去的慘狀。後來,自己有了代步車。偶而會搭火車是為了去南部出差或是去旅行。旅程的目的不同,心情就變的輕鬆愉快。

後來,退休生活的體驗讓我領會鐵道旅行的另一種意義。不是嗎?人生不就是一條固定的鐵軌嗎?宿命的起點是生,終點是死。期間無數的點則連成一條線,每一個點都可能是我們過站不停的選擇。所以可能是錯誤,也可能是千金難買的早知道。因為每個人的起點和終點都不一樣,因此旅程也不一樣。有的人匆匆提早下車,有的人趕不上車,這都是人生的遺憾。車裡的乘客呢?有的人神色從容的欣賞車窗外的風景,有的人不停的看著手錶,恨不得趕緊到達目的地。孰是孰非,無法定論。就像有些人忙於他的事業或學業,希望早一天能爬上成功的巔峰。也有些人,知足常樂,視富貴如浮雲。

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不就是當我們在曾經逗留的旅驛,偶然遇上的一場喧嘩的嘉年華會嗎。如夢似幻的煙火,飄飄渺渺的歌聲舞影,無聲的喧嘩在我們的流金歲月。還記得嗎?還是已經忘記了。我們年華中一抹又一抹黛綠。但是,人生沒有不散的筵席,沒有永遠的高潮。午夜夢迴時,想想生離死別的親朋好友,想想有情無緣的愛人,想想心有餘而力不足的事業。只能在寂寞的小站前望著似曾相識的春燕,無可奈何的落花。

曾幾何時,我人在高鐵,週遭的人事物都高速起來。我看到的一對和我一起在桃園站上車的陌生男女,過了嘉義站之後,就開始打情罵俏起來。我聽過年輕的同事在大庭廣眾說,他和他的女友認識七天才上床。他的那個<才>字讓我十分困惑。因此如何在快速的變遷中,把握住永恆不變的真理應該是當下的課題吧。也許我的想法有些假清高,但是…但是這就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的想法!因此,我願每一個旅客都能夠在孤獨單調的人生旅途,不斷的去尋找驚喜和感動。可以在當下尋覓,可以在往事中回憶,可以在將來的計畫中,一格一格的往前邁進。


繼續閱讀
2010年12月26日

年華老去時的備忘錄

蘭陽平原是一隻眼睛,
是對我最初和最後的回眸。
礁溪的街道在交織的光影下,
有著唐朝牡丹的露凝香。
放眼那一帶海域的溫暖,
巨鯨歡天喜地的往烏石港飛奔。
冬山河的風景,悠悠復活,
在一段童年往事中。

北宜公路,燃燒著綠色的火焰。
太平山,流動著喜悅的歲月。
松羅的一草一木,是百轉千迴的風情。
棲蘭神木的美麗很滄桑,見證天地之愛。
誰刷出整片的藍色,留白的是雲。
偶而,那寂寞的芒花不經意地落入眼膜,
像是路過蘇澳時,心中淡淡的憂傷,
只是淡淡的,一下子就沒有了。

仁山和福山喝了幾次咖啡,後來就……。
五旗峰有奔放的真情流露,
新寮保守著她的初戀秘密。
林美在夕陽下晚禱。
翠峰湖會讓天上的星星像雪花似地飄下來,
而月亮呢?月亮怎麼不見了呢?
南方澳是我歸途中的懷念,
月亮就在那裡。


繼續閱讀
2010年7月30日

為愛犯罪的理由 第一章 (04) 葉桑

楚霏和趙士勳院長結婚才七個月,就有了愛的結晶,又不是早產兒,這表示他們之間早就有了某種默契。不過在這種時代,這是司空見慣的事,沒什麼好大驚小怪。
只是喬冰有些納悶,趙士勳院長還很年輕,又不得定性,從他婚後兩個月獨自再到法國深造就可以看出,他並不很在意楚霏。何況他本身是個醫生,又不是不懂避孕的措施。那麼必然是楚霏故意懷了他的孩子,以生米煮成熟飯的伎倆,來逼趙士勳院長就範。

繼續閱讀
2010年7月1日

為愛犯罪的理由 第一章 (03) 葉桑

喬冰直覺到楚霏在內心深處,存在不欲為人所知的重擔。

繼續閱讀
2010年6月28日

為愛犯罪的理由 第一章 ( 02 ) by 葉桑

楚霏兩手一展,伸了個懶腰,以她的肢體語言來表示她有多麼的幸福和滿足。女人天生的警覺性,逼迫她立刻收歛了,因為喬冰的表情流露一些酸葡萄的味道。

繼續閱讀
2010年6月25日

為愛犯罪的理由 (第一章: 001) by 葉桑

當喬冰走進五○一房時,楚霏正在看書。牛奶色的光線從窗外的天空,複印到雪白的床單,然後反映到她的臉和手背,灰灰蒼蒼,彷佛一隻停留在屋簷上的鴿子,在寂寞的黃昏裡。

繼續閱讀
2006年7月8日

魔鬼季節 (12) by葉桑

他的「歡迎詞」令她有些迷惑,然而更令她吃驚的是他伸出雙臂,緊緊把她摟在懷裡。這種激情把她原存的情懷,免強的理智都嚇跑到遠遠的山頭。

繼續閱讀
2006年7月6日

魔鬼季節 (11) by葉桑

希瑩邊走邊看,三樓的窗簾不斷地飄動。襯在荒荒的天空下,宛如悲劇電影中,哀愁少女的特寫鏡頭。當希瑩的眼光在彼處稍作長久的停留時,好像有條黑影在那裡探視自己,可是一煞那間又不見了。

繼續閱讀
2006年7月4日

魔鬼季節 (10) by葉桑

當希瑩正欲再追思下去,車子已經脫離了那墨綠色的陰影。爬上了矮矮的山坡,遠遠看到一棟白色別墅------四四方方的格局,宛如一只只有巨人的手才配伸進去的摸彩箱,裡面深藏著無窮無盡的玄機。

繼續閱讀
2006年7月3日

魔鬼季節 (9) by葉桑

魔鬼季節 (9) by葉桑 希瑩感到自己的臉整個垮下來,顫抖的指間如冰雙般寒冷。靖宇攬著她的肩膀,將她塞入車中,輕聲地說:『我們上車再談吧!否則王大哥以為我把妳拐跑了。』 兩人坐定,靖宇便啟動引擎。隨著汽車網錢飛馳,白茫茫的蘆葦即刻化成了近在眼前的雲海。秀麗的山勢也因迴繞的公路,而展現不同的風貌。

繼續閱讀
2006年6月28日

魔鬼季節 (8) by葉桑

他是誰?陌生男子定定地望著希瑩,嘴邊的笑意越來越燦爛。成正比地,她的心弦也越來越緊繃。雖然以碧雲秋山為背景,他看起來就像是電視中,汽車廣告模特兒,正笑容可掬地告訴你-----這部車子的性能有多麼好,只要你發動引擎,便可以非池在如詩如畫的歐洲風光裡。但是,誰知道他是安什麼心,何況又是個孤立在荒郊野外的少女。

繼續閱讀
2006年6月27日

魔鬼季節 (7) by葉桑

就是「秘密」那兩個字促使她前來的原因,不過另外的動力是王直,西營想要在看看著個初戀的情人,如今變成什麼樣子。雖然許多事已經風平浪靜,可是她真的很想知道,他過的好嗎?過的快樂嗎?

繼續閱讀
2006年6月26日

魔鬼季節 (6) by葉桑

他不知道打電話來的王直是不是還在剝食那一串又一串的苦果,或是跟他一樣拋開煩惱,走入灑滿月光的夢鄉。他更不知道,當王直在對他傾訴時,有個女人正在門口偷聽。她的眼睛閃爍難以理解的淚影,在這漠漠的午夜裡,就像被貶下凡塵的月亮。天空的那枚月亮是騙人的偽貨,否則它怎能坐視依木悲劇的發生,而無動於衷呢?

繼續閱讀
1 2 3 4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