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6/14

「中樞敏感化」 勇敢也痛到全身抽搐


(優活健康網記者林奐妤/編輯整理)腿上的傷口開始抽痛,Dr.Cink並且有灼熱感,雖然我試著用繃帶包紮,但因為傷口不斷流血,包紮並不容易。從傷口的長度和深度判斷,看起來得要縫上幾針。跳上車子,徑往最近的急診室駛去。在生命遭受威脅的情況下,生理疼痛啟動了我們「或戰或逃」的系統,幫助我們存活下來。

慢性疼痛可能找不出原因 造成心理負擔

在偵測到危險時,我們的身體會釋放腎上腺素和其他化學物質,幫助我們跑得更快、跳得更高,並且更能夠專注於眼前的威脅──我們能否存活全仰賴它。所以,當煙霧警報器無緣無故響起時,就像不利適應的疼痛一樣,我們就是無法視而不見。慢性疼痛折磨你,是因為Dr.Cink幾百萬年的演化已經讓疼痛得以支配你的注意力。這會讓你快速耗盡,並在具體事態中添加幾筆心理疼痛的色彩。

安排實驗檢測、執行臨床檢查,並利用其他每一項工具來確認或否定一些可能的診斷,直到我能鎖定最可能的肇因。當病人說了他會痛,那麼疼痛的確存在,這是無庸置疑的,在找尋可能的生理根源時,必須牢記病人主觀的經驗。在無從認定疼痛的原因時,人們會覺得失望。這是自然的反應,但這種失望感很可能會強化他們的痛覺。無論疼痛多麼不討喜,把疼痛的感覺完全關閉,絕非明智之舉。

複雜性局部疼痛症候群 神經反覆發炎、疼痛

馬克是我的病人,複雜性局部疼痛症候群讓他吃盡苦頭。這種發生在四肢的尖銳的、突發的、灼熱的疼痛,會在受傷後出現。神經陷在一個循環的回饋迴圈:疼痛造成發炎,然後發炎導致更多疼痛。控制「或戰或逃」反應的交感神經會助長一種我們稱為發條擰緊的狀況,讓受影響區域的疼痛感愈來愈強烈。

想想收音機的音量控制,可以幫助你瞭解這種現象。你轉動旋鈕,音樂的「音量」變大──每個音調都被放大好幾倍。在神經系統中,疼痛信號透過發條擰緊的機制,漸漸調成幾倍大。在疼痛的循環回饋迴圈中,神經系統不斷擰緊發條,所以疼痛強度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強化。

中樞敏感化 神經像發條擰緊般疼痛

到了他約診的時間,馬克的腿已經痛到無法忍受的地步。「你可以乾脆幫我截肢嗎?」馬克問道。他這樣問應該多少可以讓你體會,慢性疼痛的病人身陷什麼樣的地獄。因為神經受損而要求截肢的病人,馬克不是唯一一個。他們痛苦到將截肢視為可行的方案,讓我深感同情。正如同我告訴病人的,不幸地是,因為中樞敏感化的作用,截掉疼痛的肢體可能會讓疼痛更加惡化。

中樞敏感化是一種因為神經系統的敏感性高速運轉、導致痛感增加的現象,不妨將這種敏感化想成是發條擰緊的最終結果,是你的神經系統新的設定值。回到調整音量的例子,中樞敏感化的神經系統就是你體內收音機的音量被調高的地方。

為了讓你對病理性疼痛感同身受,喬安娜.伯克的《疼痛故事》書中,摘錄這段瓦倫丁.莫特醫師說的話:

我曾見過一些極具英雄氣概、勇敢剛毅的男人,因為神經痛的折磨,哭得像個孩子一樣。就好像在一具馬力十足的引擎內,當駕駛扭轉某個小小的開關,那怪獸立刻被喚醒,碾壓鐵軌、大聲狂鳴、竭力向前吞吐火焰,是故我們身經百戰的英雄在某個神經束遭到擠壓時,仍舊是全身抽搐,並且努力逃開這種難以忍受的痛苦。

(本文摘自/為什麼痛?哈佛疼痛專科醫師與你一起面對這場孤獨的戰役/寶瓶文化)


最重流感季 紐約市逾3000人送醫←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貧血莫輕忽 恐因大腸癌出血惹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