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2/05

杭州遊記

杭州遊記

杭州,一座天堂般的城市!

西湖,一個夢一般的所在!

這個夢,魂牽夢繞了很多年,卻始終鬼使神差般,總是擦肩而過,走不近它!

記得第一次到杭州,是在暮色濃郁時分,當地友人因有急事,將我們領到西子湖畔,說:“從這進去,就是西湖,你們自已維他命補充品去玩吧!”於是,兩個男人,就這樣莽莽撞撞地闖入了柔美的西湖,夜色空蒙,波光浮動,桂花香飄,燈影迷離,一切都恍惚得不似真實。我們也迷失在這仙境般的天地裏,深一腳淺一腳,跌跌撞撞,在長長的湖堤上流連。不知走了多久,亦不知走在那裏,只是機械般,邁動著腳步,轉動著眼珠,抽動著鼻翼。

那夜,在賓館裏,我問自已,我這算來過西湖了嗎?竟無法回答,剛剛走過的西湖,又再一次變得空幻迷離,似非真境!

而我們這一次旅遊景點,竟在天堂杭州,在西子湖畔,這讓我期待不已。

一.黃龍吐翠

一進景區,便領略了杭州的清雅絕倫,這裏樹亞洲知識管理學院高林密,茂竹如濤,一股幽幽的清新氣息,撲面而至,目光所及,盡是重重疊疊的碧波綠海。

黃龍洞進門處,是一幢飛簷畫棟的二層精美小樓,邁步而入,即見一影壁佇立,四邊朱紅,中面淡綠,上書求緣入勝四個金色大字。轉過影壁,即踏上一條寬敞的青石路面,石路綠色夾道,臺階級級,婉娫著伸向山的高處。道路左邊,有一泓潺潺的流水,水面荷葉片片,一個金色小童,蹲在水中央,正嬉戲著對面的金蟾。這景點叫“劉海戲蟾”,劉海是福神,金蟾為財富,於此攝影,得財得福,遊人爭而攝之。道路右邊,有一投緣池,代表著財緣、情緣、姻緣、文緣、仕緣、子緣的六位童子,圍臺而坐,遊人以硬幣投之,投中則發出呵呵的笑聲,甚為有趣!

自投緣池拾級而上,我們進入了一座古色古香的Svenson史雲遜護髮中心庭院,庭院南北是朱紅色的木樓,東面有座恢宏雄偉的戲臺,一群古稀老人,搬了凳椅,坐在台下,靜待著戲劇的開場。不覺羡慕起杭州人的生活來,在這樣清新的空氣中,在這樣秀麗的風景裏,泡一壺香噴噴的龍井,聽一曲纏綿的戲劇,這樣的日子,不是神仙才有的悠閒與愜意嗎!

戲臺左邊山道向上,竹影簇擁中左拐,又見到一座庭院,這座庭院更是秀美!庭院分為二進,前進中間是一條寬敞的石徑,兩側俱種著各樣的樹植,樹高葉密,鬱鬱蔥蔥,顯是有了年月。圍牆白牆青瓦,中間的漏空處,俱雕刻著盤旋飛舞的青龍。後進是更為開闊的院落,中間立著高大的鐵香爐,北面是一座古老的宅子,上掛紅底金字的月老祠牌匾。左側有一座方竹園,種植著許多細細綠竹,竹名方竹,視之圓形,撫之則是方形,非常神奇,引來遊人一陣陣驚歎!

右側,即是此遊的主要景點黃龍吐翠。青山巍峨,綠水淙淙,亭臺靜雅,怪石崢嶸,翠色叢漫的半山間,赫然伸出一個鼓目隆鼻,面目猙獰的龍頭來,龍嘴吐出綠泉,下入水池,水勢由帶漸細,終成綠線,水聲叮咚如琴瑟鳴奏,甚為悅耳,構勒成一幅絕美的動態圖畫。

越過池水,就是黃龍洞口,入內,由動而靜,進入了一個極為靜寂的所在,曲曲折折的山道上,青苔斑讕,舉目四望,綠茂碧深,頗有“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的意境,道旁山石林立,千孔萬窟,形態嶙峋,天地間,水洗般的清幽,倘佯其中,古意迷離,仿入千年。

千年的古意,自無虛說,我們很快找到一處佐證,在山深處,有一塊綠色斑駁的石壁,上面鐫刻著一段文字,因年代久遠,部分筆跡已糢糊難辯,依稀是記載慧開禪師生平,慧開(1183~1260)宋代江南名僧。杭州(浙江)錢塘人,俗姓梁。字無門,世稱無門慧開。

佛教典故,我知之甚少,只知這黃龍洞以及這黃龍吐翠的始創者大約就是這位僧人,據記載,當年大旱,宋理宗召慧開祈雨,慧開默然靜坐,皇帝震怒,責問之,慧開不慌不忙地答:“僧雖不動,佛卻已感受到僧的誠意,等會兒就會下雨。”不久,大雨傾盆而下。記載之真實性,我無法考證,但日本僧人覺心,自茫茫東海,跋山涉水而來,只為拜於慧開門下,足見慧開在佛教中的名聲與地位的不凡。


曾經的風華絕代←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若得相守 誰願獨負相思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