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本社的BloggerAds-銘謝各位熱情的點擊, 最近點擊率上昇不少...感恩





2006/06/29

隨便擺擺,怎麼這個姿勢好像?

越看越像

繼續閱讀
2006/06/27

書摘-《台灣巫宗教的心靈療遇》

(最近在坐捷運時看的一本書,蠻硬的,網友們最好能對余德慧的生死學及其先前的思想有所了解,再來讀這本書會比較輕鬆。台灣對於這種巫術的東西,總是包著一層神秘的面紗,或者是斥之為愚夫愚婦才會相信的俗物,而忽略了其心理層面的所提供的「療遇」作用,針對這種忽略及誤解,本書有相當的澄清與反駁。)

書序 

【前言】巫者的意義生成 余德慧 

對台灣巫療遇的研究興趣早在我念台大心理系博士班的時候。也許天生無法適應實驗室的科學思維,每每在做博士論文的實驗室研究,心裡恍若沙漠成片,對那些被硬弄成模型的心理學知識一片麻木,只好偷空到廟裡走走,結果逛了不少乩童的堂口,也權充信徒,讓乩童為自己辦事。 

其實自己小時候常跟著祖母到一位女乩童家,一群婦女圍在圓桌邊,很家常地聊天。慢慢地,女乩童開始打哈欠,隨著裊裊香煙,神祇溫柔地附身,然後為婦女們辦事,有說說話的,有做做小法術的。說話裡有教訓、有安慰、有排解也有預言,小法術則包括除煞、去霉、消災與祈福。 

這個小小的空間,一群受苦的婦女,有的作媳婦的、有作婆婆的,也有著老姑娘。我祖母曾經生下我小叔,三歲夭折,只有我父親一個孤子,那時她雖已經作了婆婆,但是婆媳不睦,自己身體也不好,一個女人家孤伶伶守寡二十幾年,日子怎麼過的,我這孫子當然就不得而知,但是在我長大之後,目睹乩童的堂口人來人往,憂苦的、生病的、不受教的、糾紛的、外遇的、不順的、破產的,全都上門找乩童辦事。 

那時我已進心理研究所,多年來既接受心理諮商的訓練,也一直接受學院式的臨床心理學的訓練,但是我十分確定,這些人如去找心理治療師,絕對會失望而回;從西式心理師的觀點來看,這些人缺乏接受諮商的「心理能力」,對自己的心理過程缺乏敏銳的觸覺,更缺乏文化素養以理解「心理學的觀點」;反之,從這些人看心理治療,則覺得心理師固然一派說理有理,心裡卻既不感動,也難以舒坦解憂。 

後來我才開始明白,人生其實是場殘酷境遇,不斷地給出斷裂的處境,生老病死還算人生常態,許多的意外,讓我們看到殘酷的本質,而這個大黑洞不斷地襲擊著任何活著的人,而所謂風花雪月、人生美景都只是在殘酷被遺忘的短暫時刻裡的喘息,而巫者正是被這殘酷所引出,在長久的歷史底蘊之下,用來減低人間殘酷的療遇(healing encountering),就如宋文里教授所說,人間不一定有療癒,我們的苦痛不一定能抒解,但卻不斷出現療遇,為了有一絲希望而彼此用療傷的心情而來見面。

繼續閱讀
2006/06/26

卜了兩個卦,大兇

無聊上網去卜了個卦,看看自己最近的戀愛運如何?

繼續閱讀
2006/06/25

MG-F91,七月預定上市

小型化MS的第一彈,雖然都是1/100的比例,但由於劇中的原始設定只有15公尺,因此模型的大小也只有15公分而己,要在這麼小的尺寸裡放入內構結構,是對於技術的一大考驗,這也是為何MG己經發行十一年,卻直到今年才有第一架小型化的MG。

繼續閱讀
2006/06/21

謝小輪周記:我的家庭

前言:謝小輪,一個國小五年級的學生,他所就讀的學校,為了因應未來可能的作文基測,於是硬性規定他們每個星期要交一篇周記,題目可以自訂,藉此來訓練學生們的表達能力。 謝小輪的父母親都是本省人,不過由於父親是泛藍支持者,而母親是泛綠支持者,因此常常發生政治上的意見不合,進而爭吵的現像,這也是謝小輪常常煩腦的原因此一。

繼續閱讀
2006/06/20

從這一次的失敗中所學到幾個教訓之二

現在才開始學這個,會不會太晚?

繼續閱讀
2006/06/19

從這一次的失敗中所學到幾個教訓

經由自身及同事們的經驗所學到的幾個教訓:

繼續閱讀
2006/06/17

騙局一場的拉法葉弊案突破

這禮拜一的軍購弊案 結果是關係人涂太太根本不是要回來攪暴料 民進黨是真的束手無策了嗎?

繼續閱讀
2006/06/16

聽著「一半」的隨想

二十九歲失戀時,我失戀了,拿著選台器,茫然的轉台,看著MTV台放著伍思凱的「一半」。 我聽著他那平鋪直述的歌詞,道出他失戀的心情,同時間也道出我的心情,即便是自己的世界面臨著天翻地覆的改變,但我們仍然都在別人面前假裝堅強。 青春過了一半 還會為失戀感傷 隔天仍大方裝作 自己毫髮無傷 情歌唱到一半 才發現失去對象 整理行囊卻發現 沒有權利流浪 那其中的一句,讓我若有所思。 「整理行囊卻發現 沒有權利流浪」

繼續閱讀
2006/06/16

我的孤獨感受

我不是一個愛熱鬧的人,我不愛到熱鬧的場地,在很多公開的社交場合裡,如果話不投機,我便極少開口說話。 當然,我也可以表現的很自在,很具「社交性」,但那多半只是言不由衷的表演動作,後來我也認為那麼做很累,便越來越少這麼做了。 這或許我的神經質,我害怕一種喧囂過後的孤獨感與空虛。

繼續閱讀
2006/06/14

台灣的宿命?

這是我爹常講的事情,身為番薯芋頭的他雖然常常被我講是深藍,但比起我娘的眷村家族。 我爹已經跟我算是唯二比較淺的支持群眾,我相信社長可能在某些地方更深藍一些。 我爹常講,所有的政治問題扯到族群,是「台灣的宿命」。 最近在看駙馬案之時,看到一些文章,其中此篇是較受我個人注意的 http://www.typepad.com/t/trackback/4977899

繼續閱讀
2006/06/06

白文鳥阿波側記之二


繼續閱讀
2006/06/01

白文鳥阿波側記

我家的白文鳥大爺生活照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