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研究筆記
2009/05/17

(轉載)-現代性的悲哀 ⊙ 郇建立

原文網址:
http://www.cuhk.edu.hk/ics/21c/supplem/essay/0208085.htm

* 本文是作者在閱讀了Zygmunt Bauman的著作Modernity and the Holocaust (Cambridge: Polity Press, 1989)之後寫成的;同時,作者在寫作過程中也參照了該書的中譯本及相關資料。

鮑曼(Zygmunt Bauman)著,楊渝東、史建華譯:《現代性與大屠殺》(南京:譯林出版社,2002)。

納粹上台後,在希特勒的命令下,600萬猶太人被屠殺;截至1945年,2/3的歐洲猶太人被殺害。任何一個富有同情心的人都不免要問:在(現代)文明社會中,為甚麼會發生對猶太人的大屠殺?在《現代性與大屠殺》(Modernity and the Holocaust)中,英國社會學家鮑曼(Zygmunt Bauman)對現代性與大屠殺的關係進行了出色的分析,當然他是懷著極為痛苦的心情來考察這一問題的,因為鮑曼是一個具有猶太血統的學者。《現代性與大屠殺》在西方社會產生了廣泛的影響,可能是鮑曼影響最大的一本書,該書於1990年獲得了在西方社會享有盛譽的雅馬爾費獎(Amalfi Prize)。

  鮑曼明確指出,寫作《現代性與大屠殺》的目的並不是要增加關於大屠殺的專業知識,喚起社會科學家對這些專業知識的關注,而是要在社會科學的普遍應用中展示專家的發現,從而使它們從目前的邊緣狀態提升到社會理論與社會學實踐的中心區域。鮑曼是否達到了自己的目的?答案或許是個未知數,但不可否認的是,人們越來越注意到現代性給人類帶來的災難,而且也意識到,如果條件具備的話,歷史的悲劇有可能重演。

  在關於現代性和大屠殺的分析中,鮑曼要回答的問題是:我們該如何認識大屠殺?大屠殺為甚麼會發生?猶太人為甚麼會成為受害者?大屠殺給人類帶來了怎樣的教訓?在《現代性與大屠殺》中,鮑曼雖然沒有明確提出這些問題,但是,鮑曼的分析始終是圍繞著這些問題展開的。


繼續閱讀
2009/05/13

現代主義與後現代主義的差異

(無聊時寫寫的筆記)

| 符號前的是現代主義,| 符號後的是後現代主義的特徵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