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命與死亡專輯
2010/06/17

談尼采與上帝己死的觀念

要談尼采,的確是不得不先談上帝己死的概念,這概念在整個尼采的學說裡,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起點。

上帝的確有某些部份是被”科學”這東西給殺死的,若說的更精準一點,是被科學背後的懷疑與實證的精神所殺。(雖然實證的問題我們可能要寫個專書來談,不過目前我們就用樸素的實證主義來代表吧)

自啟蒙運動之後,一些科學研究的說法開始與上帝造人,以及地球只有六千年的說法相異,當中最有名的,便是進化論,這挑戰了聖經中上帝造人的說法,而一些地質學的發現也指出,地球遠比聖經中記載的還要古老…(聖經裡的地球歷史並未超過一萬年)


繼續閱讀
2010/06/16

(轉載)-尼采發瘋

我喜歡這個人的觀點,以我來看,他跟的文字風格和我挺像的,如果他沒有刻意學過寫作,那麼他似乎擁有那種能體察自我內在情感流動能力的天賦,我讀完他的文章後,給的評語是:「有些人並不殘忍,或者是也不自覺殘忍,卻會逼別人做出殘忍的事情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論,讀完本文你就會知道了。




吃飯會粘到鬍子的尼采,他想的是一個人生的終極問題......最後,無解

尼采發瘋是有一個故事的。

他在旅行途中下榻的一個旅館,閑來無事,便在房間陽臺上眺望街景。有一部載貨的馬車剛好停了下來,後面駝載了太多的貨物,馬兒似乎累得走不動了。馬車伕三番兩次地呼喝,牠卻動也不動,馬車伕生氣了,拿起了馬鞭使出渾身的力氣,一陣地狂打,馬兒不停地哀嚎嘶鳴。

正看著的尼采實在看不下去了,離開了房間衝下樓去,跑到了馬兒的前邊,也不顧馬車伕還急忙抽著的馬鞭,抱著馬的頭便痛哭起來。

馬兒後來怎麽了我不知道,但是尼采就此以後便進入了精神崩潰的狀態,再過幾年就去世了。

從前我在教會的時候,總是聽到查經班的長者說尼采是個無神論者,他把上帝判了死刑,所以他發瘋是罪有應得,被上帝懲罰,死得其所,進去永劫不復的地獄。這樣的觀點我實在不喜歡,但是那個時候我也沒有什麽自己的想法,雖然無知,但是心中卻有一股悻悻然的感覺,沒有充足理由,當然說不出什麽東西。


繼續閱讀
2009/07/19

生命只能有一種衡量的標準嗎?

幾天前,在奇摩首頁看到了李家同的文章,我知道,他是一個合乎社會定義的「好人」,他幫助那些功課落後又家境不好的孩子們,但他的「善行」,總是讓我想到了卡斯塔尼達筆下的這個故事,這兩個故事兩相對照下,讓我不免懷疑,我們的生命難道只有一種衡量的標準嗎?就是出人頭地?以及完成一種社會的期待?真的,我極度的懷疑,有時候我還會這樣想,李家同的目標,也不過是只是教育出乎合這個社會機械所使用的零件規格罷了,教育的功用,不就像一個模版,不停重覆的蓋著、蓋著、再蓋著,造出一個個在思想上大同小異的人?說真的,讓我再聽一次李家同的話,我都會覺得噁心。


(以下是卡斯塔尼達的故事:)


繼續閱讀
2009/04/01

(轉載)-生命輪迴之《韓湘子》

(如果我親自去看,說不定我也會跟他一樣感動的哭出來吧,因為我明白那種道理,沒有刻苦銘心的痛,就沒有真正的徹悟,寫這劇本的人,道佛二家的書必定讀過不少。這篇是我認為東璟寫的最美、最有感情的文章,讀了不只十次,好不容易讓我再找到一次,當然要轉貼了。)

文/林東璟

不知道讀者有沒有這樣的經驗?有些人,妳第一次跟對方見面就產生莫名的厭惡感,那是一種沒由來的情緒;而另一個人卻讓妳產生好感,甚至有一見鍾情的情愫在發酵。為什麼會這樣?

明華園2004年新戲《韓湘子》是一齣以生命輪迴為架構的歌仔戲,前世總總生離死別的遭遇,造就了來世相遇時的情緒。

藍采和奉命度化韓湘子成仙,但韓湘子當時是一隻修練千年的公鶴,和另一隻母鶴夫妻倆生活得逍遙自在,藍采和必須想辦法先讓靈鶴變成人類,才有可能加以度化。然而,「有針苦無線,誰是牽線人?」

於是,藍采和藉由晉武帝司馬炎之手,射殺了這兩隻靈鶴,其中,小生孫翠鳳飾演的鶴童投胎轉世成為人類韓湘子;而旦角鄭雅升除了飾演鶴兒之外,更分飾其他三角,包括淮西節度使吳潔麟、菜市場賣豆腐的阿柑姐和淮河女神弱須。

看到三個長得很像前世妻子的女人,韓湘子也一頭霧水,不知道究竟誰才是他的前世愛人?於是,韓湘子在師父帝雲釋的教導之下,學會了宮商角徵羽五音,前四音象徵著春夏秋冬四種情境,羽音則可讓吹笛者幻化乾坤、心想事成。韓湘子遂吹奏羽音,欲「重回現場」,看看鶴兒遭射殺之後,究竟投胎轉世到誰身上?


繼續閱讀
2009/03/04

怪.力.亂.神 (多年來閱讀心得的總結)

我為什麼對於「修行」的東西有所研究,還能將布袋戲裡演的東西認真的分析一番,這其實源自於四、五年前,我為了自我治療我的憂鬱症,而進行的閱讀,台灣人一向很避諱去看心理醫生,而我也有相同的情結,自力能完成的事,我不想外假他人之手。

我的入門書為余德慧的《生死無盡》,方讀畢時,對其中的描述還有點一知半解,其後又讀了余先生寫的《生命史學》,當中有篇提到墨西哥有種巫術的傳承,此外,香港的陸志文先生,也曾有篇《走進生命的黑森林》,約略提到相同的東西,我雖無固定的宗教信仰,但家庭教育的關係,令我較傾向佛教,於是對佛教以外的東西,自然有種排斥感,認為那些是邪門外道,不過有了這兩位先賢的背書,我想拿來試讀一番也可,對於一個得憂鬱症的人而言,反正情況己經不可能更糟了。

嚴格來說,我第一次讀的是《寂靜的知識》,這本書裡充滿了巫術後期光怪陸離的奇幻效果,並不適合拿來入門,直到我另外買了《巫士唐望的世界-新世界之旅》,才得以一窺其徑。

若是對照現代的心理學,應可發現,早期的巫士概念與心理治療有某部分的類似之處(與唐望巫士系統最接近的,應該是存在主義心理治療那一種治療取向),人會痛苦,有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其人格與欲望與社會現實環境相衝突,心理治療轉變一個人原有的人格,使之適應社會,此時,人內心的疾病與痛苦便自然能去除。


繼續閱讀
2009/02/06

箭術與禪心-第八章:從箭術到劍道

http://www.psygarden.com.tw/book/book.php?func=visit&bookid=13e75a5-fdc6351e08-fe695d7ec2b60193eb3f148bf0d1b44
(呵,我這麼大力的推薦心靈工坊的書,會不會有一天他們送錢給我呢?謎之聲:你想太多了,你轉貼人家那麼多東西,沒告你就不錯了)

在劍道師父自己與學生的經驗裡,一個公認的事實是,任何初學劍道的人,不論他在開始時有多麼強壯好鬥,勇敢無畏,一旦開始學習之後,很快就會變得自覺,因而失去自信。他開始瞭解在戰鬥中很有可能因技術而喪失生命。雖然他很快就能訓練自己的注意力到極限,能嚴密地監視對手,正確地撥開刺來的劍,並有效地反擊,但是他事實上要比未學前更糟;在以前,憑著一時的靈感與戰鬥的喜悅,他半開玩笑、半當真地隨意亂揮劍。現在他卻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生命是被掌握在更強、更靈活、更有訓練的敵人手中。他別無選擇,只有不斷地練習,他的老師在這時候也沒有其他的建議。所以初學者孤注一擲,只求勝過別人,甚至勝過自己。他學得了卓越的技術,恢復了部分失去的自信,學得自己越來越接近目標。然而,老師卻不這麼想。根據澤庵禪師,老師才是正確的,因為初學者的所有技術都只會使他的「心被劍所奪」。

然而初期的教導也別無他法,這種方式最適合初學者。但是它無法到達目標,老師非常清楚這一點。學生單靠熱忱與天賦是無法成為劍道家的。雖然他已經學會不被激戰沖昏頭,能保持冷靜養精蓄銳,長時間戰鬥,在他自己的圈子裡幾乎找不到敵手。但是為什麼,以最高的標準來判斷,他仍然敗在最後一刻,毫無進步呢?


繼續閱讀
2009/01/27

生命的禮物:給心理治療師的85則備忘錄


(我買了這本書,才發現它不適合我來讀,這是本給專業治療師用的指導手冊,但當中有幾篇對我還是很有啟發性,我提過,若現在再讓我寫一次《流浪狗之歌》,我大概會將它寫成一個兩個人相互治癒的故事,便是受到這本書第三章的影響。)

生命的禮物:給心理治療師的85則備忘錄

第三章 旅程中的同伴

法國小說家馬爾羅(Andre Malraux)描述一位鄉下神父在聽取數十年的告解之後,以這樣的方式來總結他所認識的人性:「首先,人比任何人所以為的更不快樂…而且,根本沒有所謂成熟的人這回事。」每一個人,包括治療師和病人,都注定不但要經歷愉快的人生,也必然要經歷人生的黑暗:理想幻滅、年老、疾病、孤獨、失落、缺乏意義、痛苦的選擇、死亡。


繼續閱讀
2008/09/29

生死與存在-自生命的「陷落」與「破局」為始

某位朋友買了「存在主義心理治療」,卻說看不懂(那本書的中譯本是正式的學術專書,並不容易理解),於是讓我興起了寫這一篇的念頭,說不起日後再陸續增補,那天還能像吳九箴一樣出書(謎之聲:你會不會想太多了?)

(吳九箴就是他囉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89019)

就我這四年來的閱讀範圍,包涵存在主義、心理治療(我都讀很冷門的派別)及生死學,甚至是佛教教義,我極力的去尋找他們之間的共同點,而非歧義,在描述上,無法有如寫學術論文般的嚴謹,這點是我必須先聲明的。此外,我發現,我是以自身的脈絡與經驗來理瞭存在主義與生死學,若解釋時也由此方式出發,或許也能讓別人更為容易理解一些。

談生死學或存在問題,一開始便開門見山的談,切入沙特或者是海德格,讀者的接受程度可能不高,我想,從我的一個高職同學的故事談起,比較適合。(換言之,就是出賣同學囉)

J與我在高職相識,是個非常優秀的學生,雖然學科普通,在電腦程式上的造詣卻不差。高職畢業的前一年,他與我們同科(省立三重XX資料處理科)的學妹開始交往,少年時期的熱戀,自是十分幸福甜蜜。

從同學那邊聽聞,他與學妹之間有一個「十年計畫」,也就是他們倆預定了一個時間要一起完成學業,以及如何如何的雜碎小事,十年計畫的最終目標,便是結婚。

繼續閱讀
2008/07/05

「解離的真實」中三則談死亡的對話

這三段寫的精彩,直到我找到電子版的「解離的真實」後,才有機會將它們貼出來。

一、唐望談兒子尤拉裏歐的死亡

「智者要如何用控制下的愚行,來面對一個他所喜愛的人的死亡?」我問。

唐望對我的問題感到意外,迷惑地看著我。

「拿你的孫子路西歐來說,」我問,「如果他死了,你會用控制下的愚行來處理嗎?」

「拿我的兒子尤拉裏歐(Eulalio)來說比較適當,」

唐望平靜地回答,「他在建造泛美公路時被石頭壓死。當他死亡時,我對他的行動便是控制下的愚行。當我來到爆炸的現場時,他已經幾乎氣絕了,但他是如此的強壯,他的身軀仍然不停地抖動。我站在他身前,告訴其他築路工人不要再移動他。他們尊重我的話,圍繞在我兒子四周,看著他那破碎的身體。我也站在那裏,但我沒有觀看。我轉換了我的觀點,於是我「看見」他個人的生命逐漸崩解,無可控制地超過了它的極限,像一陣晶瑩的薄霧。那就是生命與死亡的融合與擴展,也就是我面對我兒子死亡時的作法。一個人最多也只能做到這樣。而那就是控制下的愚行。」

「如果我觀看他,我會看到他逐漸無法動彈,我會從內心深處發出一種哭嚎,因爲我再也看不到他那美好的身軀行走於這個世界之上了。但我選擇「看見」他的死亡,而那裏沒有悲哀,沒有情緒。他的死亡與其他一切同樣平等。」

繼續閱讀
2008/05/11

(轉載)-靈修人易犯的毛病

(作者alfred,實足以為戒)

追求身體有奇特的感覺,如氣感、治療力等等。但卻依然運動量不足、偏食,身體病痛不斷,以為自己修煉的神功很棒,可以幫人治病,但卻連自己的病都治不了,也不知道病是什麼、從何而來?

追求可以靈魂出體,但不知道出體要去哪裡?為何要出體?把出體當作一種成就,在俗事上卻連一點小成就都很無力,自己的脾氣沒改、個性沒改,依然煩惱不斷,自艾自憐、怨天尤人。

追求可以有預知能力,其實都是依賴工具猜測,明明眼前如此明白的事情卻看不穿,只會拐彎抹角透過工具或者星座書來臆測,看不出來不是自己問題,而是對方命定,而且就算看得出來卻避不掉、改不掉。

喜好感應鬼神,弄得到處都是鬼神,最後全聽鬼神的沒自己主見,活人的忠告充耳不聞,活在只有自己知道別人不知的鬼神世界裡。

繼續閱讀
2008/04/18

以車為家 夜泊殯儀館 伴妻兒骨灰



(註:想自殺、認為自己過的很「背」、生命沒有意義、工作壓力很大的人,請看看這一篇吧,我相信99.9%讀者的日子過的比他都還要好,人家都活的下去,所以還有什麼好嫌的?)

【記者林保光/高雄市報導】
每到深夜,高雄市立殯儀館與金山寺間的小巷裡,總是停著一輛計程車,吳家永白天跑車載客,晚上睡在計程車上,為的是能天天陪伴葬在金山寺的妻兒骨灰。這樣的生活,他已過了七年。

六十五歲吳家永與妻子在澎湖認識,婚後兩人育有二子,一家人從苗栗縣一路搬到高雄市、高雄縣,「開計程車,收入不穩,買不起房子,只能四處租房子」。

繼續閱讀
2007/07/09

存在主義與自由主義的差異

讀前請先看這一篇談「存在主義者」的前言
http://blog.sina.com.tw/schorst/article.php?pbgid=8256&entryid=491046

本文談「存在主義」與「自由主義」同樣談的兩種東西,卻相互迴異的看法,分別為「自由」與「權力」。


一、自由

自由由於自由主義的核心,因此自由主義者對其極少批判,認為自由有無上的值得追求的價值,但是存在主義者的立場就比較「複雜」,所謂的複雜指的是,存在主義者雖然認為自由值得追求,對自由的追求卻相對要付出極大的代價,例如,你必須對抗命運,對抗社會結構、普世價值,甚至要有死亡的打算,甚至追求到了你要的自由,也不見得能得到「普世」的認同,存在主義者所在乎的,是一個人如何的「完成自己、為自己而活」的問題,存在主義者在世俗人的眼中,本質上是比較灰暗的。


繼續閱讀
2007/05/21

存在主義者

本文源自同事一年前問我的一個問題:什麼是存在主義者?

當時的我很難去回答這個問題,這個題目太廣了,一者,好像只要是作品裏跟存在問題沾上一點邊的,都能被稱為存在主義者,二來,即便是存在主義者,他們的作品取向也存有極大的差異,如尼采與齊克果,他們同樣在某種程度上被歸類於存在主義者,尼采卻認為上帝己死,齊克果仍然是個基督徒。

我試圖去找過維基百科的辭條,其解釋卻令我不甚滿意,因此我極力嘗試去「歸類」存在主義者的共同取向,為求得一個能快速讓人理解的解釋,但本文只是某種程度的閱讀心得,並不含嚴肅學術的成分。

繼續閱讀
2006/09/28

另一個憂鬱的原因

(本文談及我憂鬱症的原因,極端灰色,有憂鬱症者勿讀,事先警告,後果自負)

繼續閱讀
2006/09/06

憂鬱者的自述

嚴格說起來,我最喜歡逛的blog不是政治類,政治類的東西千篇一律,實在沒有什麼看頭,常常讀標題就知道內容,我真正喜歡的,卻是東璟的「悠悠我心」及爪子的「世界逃亡的瞬間」,這一類帶有靈修色彩的blog,而我過去所寫的投書及文章,多多少少都有New Age,尤其是唐望思想的成份。 但是我卻很少對現實世界的朋友談及這些東西,甚至在網路上也很少談,搞這些東西,你多多少少要承受旁人異樣的眼光,好像你是什麼邪教徒之類的。正統宗教信仰的人對New Age這些並不喜歡,基徒教的人認為那是魔鬼,佛教徒認為那是膚淺小道,總之,很多人都當作那是不入流的東西。

繼續閱讀
2006/06/27

書摘-《台灣巫宗教的心靈療遇》

(最近在坐捷運時看的一本書,蠻硬的,網友們最好能對余德慧的生死學及其先前的思想有所了解,再來讀這本書會比較輕鬆。台灣對於這種巫術的東西,總是包著一層神秘的面紗,或者是斥之為愚夫愚婦才會相信的俗物,而忽略了其心理層面的所提供的「療遇」作用,針對這種忽略及誤解,本書有相當的澄清與反駁。)

書序 

【前言】巫者的意義生成 余德慧 

對台灣巫療遇的研究興趣早在我念台大心理系博士班的時候。也許天生無法適應實驗室的科學思維,每每在做博士論文的實驗室研究,心裡恍若沙漠成片,對那些被硬弄成模型的心理學知識一片麻木,只好偷空到廟裡走走,結果逛了不少乩童的堂口,也權充信徒,讓乩童為自己辦事。 

其實自己小時候常跟著祖母到一位女乩童家,一群婦女圍在圓桌邊,很家常地聊天。慢慢地,女乩童開始打哈欠,隨著裊裊香煙,神祇溫柔地附身,然後為婦女們辦事,有說說話的,有做做小法術的。說話裡有教訓、有安慰、有排解也有預言,小法術則包括除煞、去霉、消災與祈福。 

這個小小的空間,一群受苦的婦女,有的作媳婦的、有作婆婆的,也有著老姑娘。我祖母曾經生下我小叔,三歲夭折,只有我父親一個孤子,那時她雖已經作了婆婆,但是婆媳不睦,自己身體也不好,一個女人家孤伶伶守寡二十幾年,日子怎麼過的,我這孫子當然就不得而知,但是在我長大之後,目睹乩童的堂口人來人往,憂苦的、生病的、不受教的、糾紛的、外遇的、不順的、破產的,全都上門找乩童辦事。 

那時我已進心理研究所,多年來既接受心理諮商的訓練,也一直接受學院式的臨床心理學的訓練,但是我十分確定,這些人如去找心理治療師,絕對會失望而回;從西式心理師的觀點來看,這些人缺乏接受諮商的「心理能力」,對自己的心理過程缺乏敏銳的觸覺,更缺乏文化素養以理解「心理學的觀點」;反之,從這些人看心理治療,則覺得心理師固然一派說理有理,心裡卻既不感動,也難以舒坦解憂。 

後來我才開始明白,人生其實是場殘酷境遇,不斷地給出斷裂的處境,生老病死還算人生常態,許多的意外,讓我們看到殘酷的本質,而這個大黑洞不斷地襲擊著任何活著的人,而所謂風花雪月、人生美景都只是在殘酷被遺忘的短暫時刻裡的喘息,而巫者正是被這殘酷所引出,在長久的歷史底蘊之下,用來減低人間殘酷的療遇(healing encountering),就如宋文里教授所說,人間不一定有療癒,我們的苦痛不一定能抒解,但卻不斷出現療遇,為了有一絲希望而彼此用療傷的心情而來見面。

繼續閱讀
2005/12/27

(轉載)-《存在心理治療》序 幡然醒悟的心理治療

余德慧(東華大學教授) 在台灣,雅龍教授不算是個陌生的名字,早在十餘年,聯經、張老師公司就出版過他的心理小說(聯經將雅龍Yalom譯為「耶樂姆」),如「診療椅上的謊言」、「當尼采哭泣」、「日日更親近」、「愛情劊子手」、「生命的意義」等,其中「愛情劊子手」目前還在長銷,而去年台灣出版界也剛出版他在千禧年之後的心理治療專業書「生命的禮物」 ,口碑甚佳。
繼續閱讀
2005/12/12
2005/12/08

(轉載)-將生命還諸「時間」?

余德慧

人總是在某個生命時刻,發現生命的盡頭就在眼前,也許是癌症,也許是老去,或者更令人驚恐的災難。所有的生命盡頭都會讓我們發出疑問:「面對死亡,要不要放開?」這問題的答案好似很理所當然,但事實上,並不一定所有臨終病人和他們的親人都這麼想,甚至照顧的醫護人員也不一定這麼想。有時候我會捫心自問:有多少人能夠把死亡當作「美如秋葉」?死亡是不是從來不顯露祂好的一面,總讓人在不願相信的情況下,眼睜睜地看著死亡來臨?是否只有在病人生前被疼痛折磨,表情卻在死亡之後轉為安詳時,我們才會對死亡有了欣慰感?
繼續閱讀
2005/10/20

沙特的心靈路程

一個「了悟」的過程,是否真正的需要一次徹底的「心靈崩潰」?佛教教義裡有著這個東西,但是他們並不願多所著墨,我只能說,那天你遇到了,你就懂了,以下文章節自《觀人觀雲觀生死》一書,談沙特的心靈路程。
繼續閱讀
2005/09/27

轉載-陳國華醫師之死

這幾個月來的新聞,不外八個字可以形容:「泛藍杯葛、泛綠痛批」,這種了無新意的重覆,只讓人連想到呆伯特裡「萬用新聞報紙」的笑話。而自昨日到今天為止,在下真正關心的新聞只有一個:陳國華醫師的自殺的消息。 (因工作滿檔,寫不出什麼好東西,是故轉載一篇。)
繼續閱讀
2005/07/31

(轉載)-生死學資源

以下是「生死學十四講」的第一章,其他的資源都放在這裡,建議各位有空去翻翻看,這與一般學術的概念有所不同。 http://203.64.81.243/life/course6/2002/2002_index.htm 生死學是什麼 by 余德慧
繼續閱讀
2005/07/15

回給Nada的第二個問題

以下這篇文章不是我寫的,而是「巫師唐望」系列中文版譯者「魯宓」的創作,看的懂這個故事的人,將會起大恐慌。 基本上要搞新興宗教,若是拿這個來當教義,場下就是自殺。(會信仰一個沒有來生的宗教者,是少數)
繼續閱讀
2005/07/06

(轉載)-德希達之死

原載:2004.10.16《中國時報》 德希達(Jacques Derrida, 1930-2004)曾抱怨全世界「只有三個半人」搞懂他的解構理論。他在美國的名聲甚於在法蘭西的影響,冷戰的大環境也是主因。 闡述「生命就是殘存」的解構(déconstruction)大師德希達,十月八日晚在巴黎醫院去世。 「學習活著也就象徵著學習死亡〔…〕,研究哲學,就是學習死亡」,今年八月,德希達在「和自己作戰」的專訪時,曾觸及到死亡主題,清楚自己的病情因而表達了許多對生與死的焦慮,「我還沒有學會接受死亡」。但如同他的生命體驗:生存,一般的意義是繼續活著,但也是活在死亡之後。
繼續閱讀
2005/07/05

(轉載)-死亡是一位不太熟的朋友-釋自昶

印順是誰?台長我根本不認識,不過這篇和我對佛理的了解倒是頗為相近。 死亡是一位不太熟的朋友-釋自昶  (20050705)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newslist/newslist-content/0,3546,11051302+112005070500561,00.html
繼續閱讀
2005/07/02

三島由紀夫的短文

在一位美女的新聞站台裡,撇見了三島由紀夫的一小篇短文,我很喜歡這段,三島在某種程度上,也看到了「那個」東西。請各位不要用三島的背景來看待三島,相信你將也能體會到他的生命裡的恐懼、病態與孤寂。
繼續閱讀
2005/06/24

(轉貼)-伊凡˙伊列區之死

存在問題的討論,部份有點像以下這篇文章所談的,由於作者己經不可考,是故我在網路上找到,便直接貼了上來是也。 基本上我的觀念與「生死學」的觀念比較接近,包括:「查覺自我生命是有限的,再以此重新檢視自我的生命」。
繼續閱讀
2005/05/17

(生命與死亡專輯)- 關於死與生的思考(之一)續

編者按:若欲認識生命,就必須認識死亡,本專輯節選各宗教及生死學對生命與死亡的看法,製成一專輯,不定期連載。 (站長在搞笑及談論政治之外,也有黑暗的一面是也)
繼續閱讀
2005/05/17

(生命與死亡專輯)- 關於死與生的思考(之一)

編者按:若欲認識生命,就必須認識死亡,本專輯節選各宗教及生死學對生命與死亡的看法,製成一專輯,不定期連載。 (站長在搞笑及談論政治之外,也有黑暗的一面是也)
繼續閱讀
2005/05/13

憂鬱症就是憂鬱症

【李宇宙】/本文原刊登於新新聞週刊 過去的整整十天,國內的新聞界、演藝界和社會大眾似乎都沉浸在連爺爺大陸行和倪敏然自殺的錯愕和複雜情緒中。後者的衝擊效應自然不能和前者相比齊觀,但就媒體版面而言,至少是等量的,後者也許還有著更深層的社會感染性。
繼續閱讀
1 2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