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2/11

為什麼是樂生?



上一篇談我個人對樂生的觀點,這一篇則是要談樂生問題為什麼如此會受到重視?當然,如果您為讀了前一篇就腦充血,建議第二篇「千萬不要再看下去」,一定會中風。在我自己「所謂的理論都是建構與猜想」的前提之下,我所寫的根本只是純然的個人意見,你跟我這種人計較什麼呢?

(好吧,即然您己經手賤的點下去,請讀完它吧)

第一點,我認為樂生是台灣長期以來,尤其西元兩千年後,台灣社會運動能量的一條「總」舒發管道,民進黨在未執政之前,原本與社運、工運及環保團體走的比較近,卻由於民進黨執政後迅速的右傾,且國民黨即便再野,也不可能去支持社運,使得社會運動的能量失去了政治上的後援而被壓抑。說是「能量」算好聽的,不就是一些青年或社運人士對社會現況的不滿,一種渴求「改變」的力量,或者再難聽一點,青春不要留白,至少來點什麼的,來滿足一下對抗「邪惡勢力」或「公民社會」的想像吧。

樂生問題在某方來說,有了邪惡國家及弱勢院民的角色,樂生似乎是非常合乎社運界的「政治正確」,角色都齊了,怎能不開演?再加上樂生與其他台灣重大議題相比,近乎於「人畜無害」,很適合做為一個舒發能量的運動標的。怎麼會說樂生問題是人畜無害?至少樂生不像統獨、核四,或者是像蘇花高那一類牽連廣泛,或者動輒千百億經濟損失的議題,真的礙到樂生保留的,只有捷運迴龍區的基地,不管抗爭的成敗與否,對台灣的社會大眾來說,生活並不會有什麼重大改變(成功,不就多保留一點樂生的院區,以增加變更設計的費用,失敗,就拆了),這種議題不拿來操作操作,不是太可惜了嗎?

第二,雖然樂生是台灣本土的運動,但該議題會被如此的關注,與西方的學術權力結構,對於台灣的影響有關,麻瘋病在歐洲的歷史裡,本身就有獨特的歷史涵義,再加上法國近來最重要的一位社會學家-傅科,第一本著作「瘋癲與文明」,一開始談的便是麻瘋病,麻瘋病如此的受到學界重視,自然也引導了社運界、學者及學生去關注樂生問題,樂生人有時援引傅科的理論,彰顯權力結構對於麻瘋病人形像的形塑,但是樂生問題如此受到關注,又何嘗不是受到另一種權力結構的影響?





如此一來,樂生的重要性即被不成比例的放大了,一些與我們原本切身相關的區域性議題,反倒是被忽略了。

就像我,對於中港大排的整治設畫(一條糟到不能再糟的排水溝,每天就在我面對流過,這半年來卻乾淨多了,為什麼沒有人提過呢?),中正路上的老工廠,或者是宏泰市場,比樂生還要有興趣,可是,他們卻從來都成不了網路上主流議題,上不了版面。

我認為,與其關懷一個建構與想像出來的「樂生」,倒不如回去關懷自家生活的環境還比較實在點。





我對樂生的看法←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