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2/11

我對樂生的看法



我知道有些樂生青年偶爾會來我的blog逛逛,身為一個的新莊人,我私底下對於樂生的立場相當「鮮明」,但對該議題一直不敢著墨太多,直到運動的高潮過了近一年,大家都己冷靜許多,我想我應當能談一談我對樂生問題的看法。

在堅信「政治上總是各說各話,根本就沒客觀事實」的前提下,是否樂生造成捷運新莊線的延遲通車?以及該保留多少的問題,這兩點我根本就不想去談,如同統獨問題一般,那種對台灣比較好?根本只有各說各話的份,我想要提出的建議是,樂生問題上的論述方式,我一直覺得這個運動「走偏了」。


首先,雖然樂青們自覺在對抗政府權威,他們的論述方式恐怕與他們對抗的民進黨政府越來越像,我對民進黨感到反感的一點,便就在於他們的一種「愛台/賣台」或「中國人/台灣人」的二元對立論述,造成一種封閉的「台灣主體意識至上論」,彷彿只要有違他們論述的人,便是大逆不道、活該混蛋一樣(其實KMT不少人也是這樣),或許這是各種論述上發展的必然性?樂青們的言論,居然讓我也有「樂生至上論」的感覺,對樂生保留的支持與否,成為他們衡量一切價值的標準。

可是如果我們承認一個人具有多元的面向,那我們就不該僅憑對樂生保留的支持與否,來評斷一個人,例如,一位民進黨籍的立法委員,雖然他並不支持保留樂生,若他平日審查法案認真,選民服務也做的不錯,卻只因樂生保留問題而被攻擊,例入落選運動名單中,似乎對他而言也不盡公平。

我建議,沒有必要將論述做的這麼極端,將樂生保留與否的問題,變成「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自己出來抗爭叫做「公民」,別人出來抗爭叫做「民粹」(但事實上我曾經想參加新莊市長所舉辦的遊行,我該算是那一種?),如此只是讓樂青們走上一條舊路,他們所對抗者(大部份都是民進黨的政治人物)曾經走過的路。

第二點,樂生人與樂生建立情感的做法,實在是太過「做作」,有股一廂情願的味道,我以前讀過,沒看過中國的長江、黃河,怎麼可能會對它們有感情?台灣人應該只對淡水河或濁水溪這一類的有感情才是呀?這種台灣人愛長江、黃河的情感,便是一種「幻想」。

說來殘忍,連一般的新莊人對於樂生都沒有什麼感情了,怎麼會突然間跑出這麼多人為樂生發聲?這是原來就有的感情,還是情感的再建構,有人曾經批判過日本少年漫畫的一種通病:同伴戰死的時候自然是要痛哭流涕,卻發現他們平日忙著戰鬥,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培養深厚的情感,只好在中間補畫一段兩人過去患難與共的回憶。

如果說天天見到才有感情,那麼我應當對天天見到的中港大排、幸福路、中原路、運動公園、新莊夜市、宏泰市場等等,有感情才是,又怎麼會對樂生有感情?要不是因為我過去曾有兩年要到迴龍去念書,否則也不知道樂生在那裡。(我家裡六個人只有兩個知道樂生的位置)

新莊的焦點從來都不是樂生,新莊人大部份為了生活打拚,擔心子女教育,根本沒有時間管那個遠在邊陲的地方,或許,捷運的便利性及開通後房價的上漲與否,甚至是菜市場的菜價,才是新莊人生活與關懷的重心,對他們談樂生,他們沒心情,更覺得那太遙遠了。

若是真的要關懷新莊,或者是求援弱勢之類的,請不要將所有焦點都放在樂生上頭,台灣可以關注的問題還有很多,新莊能記載或者有特色的地方也不少(新莊算的上是台北縣的文化古城之一,光復後曾經是台灣擁有最多工廠的城市),萬不可只獨厚樂生。

 

 


我會殺人/你會殺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為什麼是樂生?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