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0/29

我會殺人/你會殺人

打從小時候,一個歷史事件令我頗為好奇,即發生在侵華戰爭期間的南京大屠殺,我常常想,那些以殺人取樂的日本兵,在他們的故鄉裡,或許是個好丈夫、好兒子及好情人,奉行社會中信仰種種的美德,怎麼會一到了中國,就成了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是什麼樣的力量,扭曲了他們?


那種心靈的轉變,我不敢妄測太多,卻有一種隱約的感覺:如果我與他們(即日本兵)的立場互換,我可不可能做出相同的事?

我並不是對自身的道德感沒有信心,卻無法斷然的說出一個「不」字。

在我的心中也許也潛藏者相同獸性的因子,只是等待一個引信,去引爆它,我的心靈,根本不比那些殺人者高尚,差別只在於所處的境遇而己,我很幸運,不用去面對這種境遇的考驗,在材質上,我卻和他們是同一級別的東西。

在戰爭中,所謂殺人,真的是人殺人?或抑是被國家社會的結構所制?結構要我們殺人?我們沒有自由,別無選擇?那天,我真的上戰場,我能不殺人嗎?

我能將殺人的責任推給「國家」,推給「愛」?說道:我為愛國家而殺人。(為愛殺人,實在荒唐。)

我能將殺人的責任推給敵人?我不殺他們,他們會殺我。

我能將殺人的責任推給親人?我是為了保衛我的家園而殺人。

我能將殺人的責任推給理想?我為了理想,連自己最貴寶的生命也不要了,怎不高尚?(那別人的生命在我們理想的中,還能有多少價值?)

但這終究是不能改變殺人者殺人的事實,殺人者用種種的理由,釋放了殺人者的責難。

我們千萬不要以為,文明與理性的持續進步,便能壓抑我們殺人的可能性,殺人的可能性與獸性的因子,仍然潛藏於我們體內,等待一個引爆的時間點。



首頁│ 下一篇→我對樂生的看法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