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5/21

存在主義者

本文源自同事一年前問我的一個問題:什麼是存在主義者?

當時的我很難去回答這個問題,這個題目太廣了,一者,好像只要是作品裏跟存在問題沾上一點邊的,都能被稱為存在主義者,二來,即便是存在主義者,他們的作品取向也存有極大的差異,如尼采與齊克果,他們同樣在某種程度上被歸類於存在主義者,尼采卻認為上帝己死,齊克果仍然是個基督徒。

我試圖去找過維基百科的辭條,其解釋卻令我不甚滿意,因此我極力嘗試去「歸類」存在主義者的共同取向,為求得一個能快速讓人理解的解釋,但本文只是某種程度的閱讀心得,並不含嚴肅學術的成分。

大致上我研究過幾個存在主義者,他們的思想過程與論述有兩個共通點:

一、他們的著作討論「存在」問題,且得到一個相似的結論:這個世界的意義是由人自身所創造出來的,並沒有什麼特定需要依循的目標。

這是一個毁滅性的宗旨,舉例來說,一個人若以實現正義與道德為其終身志願及其存在的義意,在某天卻有人告訴他,這些不過是他個人的「慾望」與「執著」所產生的一廂情願,也不具備任何永恆的價值,如此,豈不是否定了過去這個人所做一切努力的「意義」。

但這卻是存在主義者所需面對的第一個關口;進入「虛無主義」範疇,將自身原本所熟悉的價值完全摧毁,按尼采所言:「新重評價一切價值」。同時,這也是一道危險的門檻,若是走不出這道關卡,則容易成為憂鬱症的患者,以自殺終結其生命。(然而並不是所有的憂鬱症患者都是因為思考存在問題而產生,這點必須各位瞭解)。

二、新價值

即然己經了悟人生的無意義,那何者才是人生存下去的動力?卡繆的名言,道出了存在義者在面對虛無時的共同課題:

「面對著荒謬,無意義的世界,人們是否應該自殺?祇有一個哲學問題是真正嚴肅的問題,那就是自殺。判斷人生是否值得活下去,就等於答覆了哲學的根本問題。」

「新價值」,這是我個人所冠上的名詞,存在主義者「們」提出各種方式以應因這個世界的虛無,每個人的途徑與主張都不盡相同,有人因此更加相信上帝的愛,亦有人主張結合「專注」及「遊化」這兩個完全背道而馳的態度去面對人生。

若依我的標準來度量,尼采、齊克果、沙特、杜斯妥也夫斯基、卡繆、赫塞,甚至是容格、羅洛.梅等,都能歸類在存在主義者的範圍裡。(容格是絕對不能算進去的,但是很奇怪他自己曾經有一段心靈崩潰的過程)

卡夫卡的作品雖然很尖銳的談論到存在的問題,可惜的是,他並沒有在他的作品中提出解決虛無問題的「新價值」。

(寫這短短的一千多字,己耗盡我今天的心力,有空再寫個實作例證吧)



另一個憂鬱的原因←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存在主義與自由主義的差異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