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5/03

卡爾.波柏的進化認識論(完稿)

To 左護法: 結言不寫了,終於完工了,而我,也快寫掛了。
卡爾.波柏(Karl R. Popper)的進化認識論 《相對論的衝擊》 一九一六年,愛因斯坦根據他的廣義相對論提出,由於重力所造成的扭曲,當星光從太陽背後射出時,將發生路徑扭曲的現象,星體的位置,將與純用天體力學所計算的結果不同。而若以牛頓的萬有引力公式預測,將不會有此現象發生。 一九一九年,英國天文學家愛丁頓實際觀測結果,竟然支持了愛因斯坦所預期的「光線彎曲」的結論,這個事件對當時僅是一介少年的卡爾.波柏(Karl R. Popper)來說,造成了巨大的衝擊,他不免疑惑,為何多少年來經歷千百萬次檢驗的牛頓理論,卻僅因一次的驗證失敗,即遭到動搖?如此一來,這世界上還有什麼理論,能夠免除被推翻的命運呢? 其後,大學時代的卡爾.波柏,在著名的心理學家-阿德勒(A.Adler)所開設的兒童心理診所擔任義工。波柏將精神分析學說與愛因斯坦的理論兩相對照後發現,精神分析學說的特點在於它能夠解釋一切現象,而且,這種解釋是無法否證的。 舉例:一個人把另一個人推下水,依阿德勒的理論可以說:此種損人行為是出自於他的自卑感,而如果一個人把一個快淹死的人給救了上來,相同的理論也可以說:救人者的行為是為了要克服其潛意識中的自卑感。 波柏對於阿德勒的理論日漸生疑,一日,卡爾波柏對阿德勒報告,自卑的理論並無法用以分析某病例時,阿德勒武斷的認為,這個病例不會與他的理論相矛盾,因為他己經有了上千次的經驗。 波柏立即反駁:「因為這個新病例,你現在己經有了第一千零一個你無法解釋的經驗了」。 波柏認為,精神分析學不做出預言,但卻宣稱能夠解釋一切的心理現象,這跟形而上、巫術、煉金術有何兩樣?而愛因斯坦能針對某一特定的現象,作出精確的預測,並且承認,即使能符合預言的事實,也不能證實自己的理論,而不符合預言的事實,卻能夠否證這一理論,波柏認為,這才是真正的科學。 《科學發現的邏輯》 一九三二年,波柏發表了《科學發現的邏輯》一書,探討了科學與非科學的畫界,及科學方法等問題,波柏主張「演繹才是科學論證的有效形式,而非是歸納法」。在解說這一點的含義之前,必須先回顧休謨的主張:即「知識的建立過程是一種歸納的過程」(即從反複出現的現象裡抽繹出通則)。 波柏卻主張在知識的檢驗過程中,歸納與演繹在邏輯上的關係,並非是對稱的,即使我們從眾多的例證中歸納得到「A則B」的法則,但因為我們無法觀測到所有的現象,另一方面我們永遠無法得知未來會發生何種狀況,且因為命題是開放的,所以單憑歸納法,是永遠無法確知一個命題是否有效。 若我們觀查了一萬隻的白天鵝,於是乎歸納出「所有的天鵝都是白色的」此一全稱命題,但因為我們無法觀測到所有的天鵝,故只需要觀查到一隻黑色的天鵝,即可以否定此一命題。 而只要是全稱命題,時間和空間上是無限的,再多的例證之列舉都無法構成科學理論的有效驗證。因此,科學理論的建立,並非去找出更多的例證,而應該在於確認命題是否具有「可否證性」(falsifiability)。 《科學與非科學的標準-可否證性》 波柏認為,「可否證性」,也是做為科學和非科學之間的界線。一個理論或假設,必須在原則上,演繹出「潛在否證者」(potential falsifiers)。而「否證」即是將經驗觀察與潛在否證者加以比較。而非經由事後的「例證的累積多寡」,來驗證科學理論或假說。 在波柏看來,相對論無疑是科學的,愛因斯坦根據廣義相對論所推導出來的事先預測,與實際觀測現象相符。而占星學的預測結果非常含糊性,在解釋上模稜兩可,固其始終可以逃避否證。 馬克斯主義號也曾對於歐洲的歷史演進,作過各種不同的預測,雖然可以進行否證,但每次預測錯誤後,馬克斯主義者都聲稱此錯誤「並不能成能檢證理論的基礎」,並以一些特置假設來挽救理論,推翻這些相反例證的重要,而使它變成不可否證。 至於心理分析理論,由於沒有可認知的人類行為會和它們牴觸,因此它們全然不可否證。但它們可能成為未來可否證的心理科學之一部分。 《進化認識論》 波柏認為,一個科學理論必須要提供潛在的否證者;理論能演繹出更多潛在的否證者,表示其可否證性程度越高,理論內容越豐富,它就是一個越可接受的科學理論。因此,在波柏看來,科學是一種冒險事業,科學家總是在超越可用的資料外,進行大膽的推測,再設計實驗來反駁這個推測,科學是一種「推測-反駁」(conjecture-refutation)的事業。 如果一個科學理論通過了一次否證的考驗(沒有被否證),我們就說這個理論得到一次「認可」(corroborated)。理論有認可的程度(degree of corroboration),通過越多次否證考驗的理論,其被認可的程度越高。但是,認可程度並非依賴認可例子(corroborating instance)的多少,而是依賴於檢驗設計的普遍性、嚴格性和精確性。即使同樣的實驗檢驗,由不同的人來執行,也算是提高了該理論的認可程度。 波柏提出的四段圖式來說明他的進化認識論:           P1→TT→EE→P2 P 表示問題(problem) TT 表示試探性的理論(tentative theory) EE表示排除錯誤(error elimination) 面對著問題P1,人們首先提出假說,作為對此問題的試探性理論,即TT,然後,再對這一假設進行嚴格的檢驗,即通過否證排除錯誤EE,進而產生新的問題P2,如此反覆,問題愈來愈深入、廣泛,對問題做嘗試性解決的理論的確認度和逼真度也愈來愈高。 波柏指出,真理的發現並不是一蹴即成之事,但這並不是指:所有的理論接近真理的程度就此沒有區別。由於程度是一種相對的概念,倘若我們以「逼真度」的概念來衡量理論接近真理的程度,則「逼真度」只適用於兩個理論之間的互相比較,而不適用於對單一理論作評價。對單一理論的評價概念是「確認度」。 假設今天有兩個理論,分別為T1及T2,在下列任何一種情況下,我們都可以說T2比T1有更高的逼真度。 (1). T2比T1作出更精確的判斷,並且通過了實驗的檢驗。 (2). T2比T1能說明更多事實。 (3). T2比T1能更詳盡的描述或說明事實。 (4). T2通過了T1無法通過的檢驗。 (5). T2能設計出T1無法設想的實驗,並且通過了實驗的檢驗。 (6). T2把T1認為不相干的問題聯繫起來。 在科學史的發展上,牛頓的理論能夠比伽利略的理論更精確、更詳的方式說明更多事實,並且把以前互不相關的天體力學和大地力學聯繫在一起,雖然牛頓力學被後起的理論所反駁,可是,因為牛頓力學通過了一些伽俐略理論,無法通過,甚至是完全未曾設想過的嚴格檢驗,而且,那些反駁牛頓理論的經驗事實,同樣也反駁伽利略的理論,是故整體而言,牛頓的力學理論較之伽利略的理論,具有較高的逼真度。 逼真度的概念,使波柏能夠更加圓滿地解釋科學進步的標準。所謂的可否證性、內容的豐富性、檢驗的嚴格性等,一個理論總會碰到它無法說明的事實,以及無法通過的檢驗,或被事實所證偽。 但是,只要這個理論能較之先前的理論有較多的真實內容,即使它被某些事實證偽,我們仍然必須考量其逼真度,它仍然可以說是比先前的理論更「進步」的。


(真產品)奇摩拍買上的「真」產品-神奇假睫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本部落格的下期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