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5/04/20

被剝奪的悲傷─與飼主們談寵物的生離死別


          

一場很特別的生命真情對話──《寵物死亡咖啡館》,將於4月26日下午在臺中市太平區的「深耕寵物森林園區」舉行,歡迎毛小孩的飼主們一起來參加,輕鬆談論寵物的生、老、病、死。

《臺灣殯葬資訊網》在臺灣南北各地舉辦過20場《死亡咖啡館》,與一般民眾、學校老師、大學生、小學生、老人、照護者、婦女團體……等,一起百無禁忌,輕鬆談論死亡後,這次把與談主角轉到寵物飼主,讓毛小孩的飼主們一起來談論他們與寵物間的生離死別。

隨著時代的不同,寵物與飼主之間的關係逐漸改變。現在飼主與寵物間除了生活更密切,彼此心靈上的相互依存,早已超越過去養狗、養貓的對待關係。大多數的飼主都把寵物視為自己的「毛小孩」,當成家人般看待。

然而,寵物的壽命不若人長久,並且寵物也有生、老、病、死。飼主怎麼對待毛小孩的老、病、死?怎麼和自己的毛小孩道別、道愛?怎樣紓解寵物走後留下的悲傷情緒?許多飼主都曾經歷那真實而刻苦銘心的痛,卻因周遭許多人的不瞭解,他們的悲傷經常是被剝奪或被忽略的!

這場《寵物死亡咖啡館》仍由《臺灣殯葬資訊網》團隊負責策畫,在臺中市太平區擁有10公頃森林綠地的「深耕寵物森林園區」主辦。時間是4月26日(星期日)下午3:00到5:30,地點就在「深耕寵物森林園區」台中市太平區山田路265號),活動完全免費。歡迎飼主和家人帶著寵物一起來參加。

報名請上臉書搜尋「臺灣死亡咖啡館」粉絲專業:https://www.facebook.com/funeralinformation.tw
 
 
繼續閱讀
2015/04/20

臺灣第13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全記錄/郭慧娟




全場活動報導


臺灣第十三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已於104年3月24日(二)下午2點到5點,在台中市中清路一段100號A棟12樓龍寶生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圓滿結束。這一場負責主辦的是龍寶生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二區,從事生命服務事業的單位邀請相關同仁及開放外界朋友一起談論生死,期望能對死亡有不同的領悟,果然大家都說,在與他人真誠的分享中,迸出了一朵又一朵對生命不同思考的火花。聽聽別人談生死經驗,說說自己的生命故事,想想人世間的愛怨情仇和美好的過往,思念自己的親人,這真摯的情感交流與滴滴思親淚,最能感動人心。

這場活動參加的人數將近40人,是臺灣舉辦此活動以來人數最多的一場。有的從事禮儀工作,有的從事生前契約販售,有的從事教職,有國小輔導室老師,有的是上班族,有的是家庭主婦,年紀最長者80多歲,大家來自不同領域、不同背景、不同地方,齊聚一起談最難的生死,大家雖然彼此陌生,卻能很快的融入氛圍中,打成一片,由衷的分享自己的生命經驗。

在前面引言及播放影片時,有人憶及親人過世時的臨終照護與互動,以及親人過世後走過喪親悲傷種種,或許是心中有感嘆、有遺憾、有安慰,也或許是有無限思念,眼眶紅了,眼淚流個不止。

郭慧娟老師開場時說,當今社會中,人們多避聽、拒看,更避談死亡,視死亡為不幸。在許多家庭中,也有很多人忌諱談死亡。家中如果有高齡的長輩,那就更不能談論死亡,因為談論死亡是不吉利的,還會帶來厄運,而提到死亡的人多不受歡迎,也會被認為是不識相的人。在許多家庭中,孩子講了「死」字,大人可能馬上制止,也可能馬上說「童言無忌」等話語,以化解可能帶來的不祥。

生活中,有一些人盡量不經過殯儀館或火化場等處,甚至繞道而行;有些人經過在自宅辦喪事的喪家時,會習慣性地將頭轉開,或叫孩子轉過頭去別看;更多的情況是,很多人不上醫院探病,避諱進喪宅,不到殯儀館,如果去了,就得驅邪化煞。人生病了,即將死了,更不能談論死亡,因為談死不吉祥,談「死」形同詛咒,大家避之唯恐不及。因此,人一生病,越是病重,越失去談論死亡的機會,和親人距離也越來越遠,彼此都失去共同面對死亡和臨終之際心靈交流的機會。

生、老、病、死是生命的自然過程與現象,死亡是不可避免,也是不可逆的一種生命展現。雖然明知如此,大家卻都喜生懼死,凡是與死有關的議題、設施、法令、教育、政策等,就都會變得敏感、避諱而小心翼翼。隨著生活環境的改變與傳播科技的發達,現代人所面臨的生死問題較之以往更多元也更複雜。因此,身為現代人,應瞭解自身所處的社會生存環境,清晰自己所面臨的生死課題,更要具有健康、正向的生死態度,才能良好適應隨時改變和進步的社會,讓生命更美好。


 
活動開始短片欣賞

為了讓大家心情沈澱下來,聚焦在本次活動議題上,活動一開始大家便一同欣賞一段15分鐘的小短片,短片內容有三段,提出了人們面對死亡的心態、喪親的悲傷和臨終遺憾。

第一段短片提到人對於死亡這件事似乎不容易做好準備,即使知道親人已經到了末期,心情還是起伏很大,除非心理做好準備,否則很難坦然面對。提醒大家思考:這輩子你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對死亡產生什麼想法?你曾經經歷跟死亡有關的事件嗎?當時的你有什麼感覺?死亡帶給你、我怎樣的衝擊和震撼?而面對死亡,誰又能做好準備……

第二段短片點出:我們大多數人恐懼死亡的原因有四:一是對死後世界的未知;二是怕面對死亡可能帶來的痛苦煎熬;三是還有很多事未完成;四是欲求太多、放不下。提醒大家思考及討論:死後生命是否繼續?人真有靈魂?死後靈魂又何去何從?如果生命無法繼續,死亡的意義是什麼?如果死後生命得以延續,那麼生命的意義又是什麼?

第三段則提醒:每個人都知道也都會說:人要活在當下,可是,生活中總有很多事牽絆著我們。忙!忙!忙!是我們怕面對生死的最大藉口。你可曾想過:如果你只能活到明天,你這輩子到底值不值?你還有什麼事沒有完成?你又錯過了什麼事?國外有一位護士針對1000位臨終病人進行調查,發現大部分的臨終病人,在生命盡頭最後悔的五件事是……1. 我希望當初我有勇氣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別人希望我過的生活。2. 我希望當初我沒有花這麼多精力在工作上。3. 我希望當初我能有勇氣表達我的感受。4. 我希望當初我能和朋友保持聯系。5. 我希望當初我能讓自己活過開心點。


 
引言人開場(講師郭慧娟)

今天很高興、也很榮幸跟大家一起共享這個「特別」的下午茶時光。很多人對死亡感到恐懼,大部分人對死亡的恐懼有四點:第一點是對死後世界或死後生命究竟是否會延續充滿了未知,因為不知道會怎樣而感到害怕、焦慮;第二是怕面對死亡可能帶來的痛苦煎熬,也就是擔心無法痛快的死亡,怕備受病痛折磨;第三是還有很多事未完成,可是時間不夠了;四是欲求太多,還想要繼續人生,放不下。

而面對死亡,有三個大的面向。一是他人的死亡,一是面對你的死亡,一是我的死亡。「他的死亡」像醫護人員、殯葬從業人員、救護車人員等,平日大部份接觸的就是別人的死亡;「你的死亡」指的是關係距離比較近的親友、家人;「我的死亡」則是自己要面臨的生命大事。

從很多的實際案例中顯示:教生死學的老師、醫護人員、殯葬從業人員、救護車人員等在面對親人死亡和自己的死亡時,不一定能比其他行業的一般人來得「高明」,這真的是很弔詭的事。依照常理,這些人員看得多、面對得多,理當比一般人豁達得多,應該「看開了」不是嗎?但往往卻不一定。

我們一般人平日因恐懼、避諱死亡,因此多不願思考跟死亡有關的任何事情,再加上我們的教育也缺乏這一大塊,這就是我們為何要辦這樣的活動,這也是這個活動想要帶動的意義。

或許你會問:「為何要讓我們談死亡?」「這對我們會有什麼好處?」「談其他議題不是愉快許多?」「死亡咖啡館聽來很可怕?」

要知道,死亡不是一瞬間的事情,從家族中有一個人生病開始,全家族的人就會逐漸面臨許多問題,包括:病人和家人如何面對死亡這件事?醫病溝通的問題?醫療的問題?該不該放棄急救?臨終病人的生理、心理、情緒、靈性和宗教上的需求與照護?如何善終的問題?如何給予病人臨終關懷?病人和家屬在臨終階段如何互動,才能彼此生死兩安?接下來便是過世前的臨終準備與處理、後事的協商、治喪、喪禮的規劃與辦理、殮、殯、奠、葬、祭等問題。辦完喪禮以後,真正的悲傷來了,如洪水猛獸,又有多少人是自己躲起來療傷?那種悲和痛也沒人教我們如何面對和抒發。

試想:上面所講一系列的問題和事情,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學校都沒教,我 們的家庭也都不太談,但是,沒有人能夠逃避呀!一旦事情來臨了,你我能知道該怎麼辦嗎?不知道,對不對?所以,我們辦這個活動的目的就是要大家來談,要大家願意去面對,要大家願意思考,要大家聽聽別人怎麼說,想想自己生命中類似的經驗,回去以後也可以跟家人好友談一談。

當我們願意談論和面對死亡時,我們就能夠從容的面對人生的生、老、病、死,死亡前能做好各種準備,死亡前能夠有時間有機會圓滿這一生,該道別的完成道別,該道謝的道了謝,該說sorry的也道了歉,該表達愛意的也盡情表露,該和解的也完成和解,這是如何溫馨和圓滿的事呀!這難道不是人生最後很重要的事嗎?

所以,接下來,我們大家就盡情的分享。舉凡跟死亡有關的議題都可以分享。例如: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回憶自己幾歲時第一次想到死亡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想到死亡?當時的心情及之後對自己的影響。曾經有無和別人談論死亡的經驗?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忌諱死亡?生活中對死亡的禁忌:數字.諧音.想像?辦理喪事時有哪些禁忌?我們對禁忌和死亡的因應態度為何?親人過世時的經驗分享。面對死亡的態度是否能夠改變?臨終時親人能做什麼?具體的臨終關懷該做些什麼?面臨生命最後關頭該有什麼態度?自己能為自己的後事做主嗎?辦喪事時常遇到什麼問題?對喪葬禮俗有什麼看法?喪失親人的悲傷經驗分享。如何走出喪親悲傷?多久走出悲傷才是正常?對生前告別式的看法?預約喪禮的具體做法有哪些?對安寧療護的瞭解和接受討論。放棄急救?堅持到底?人臨終前會有什麼反應?需要怎樣的照護?意外死亡對我們的衝擊是什麼?對死亡的污名化又是什麼?寵物的臨終陪伴、關懷與失去後的悲傷……等等。


 
現場大家的分享與回饋

團體分享時,一位年長的分享者說,面對死亡,每個人的態度差異很大,以他自己的經驗來說,太太過世時,他其實內心是很替她「高興」的,因為她完成了這一生的「任務」和「功課」。他說,她是去逍遙了,這種對死亡的感覺和態度可能和他自己的生命經驗和看過人生百態後的心得與感觸。他也分享了自己對生命和死亡的看法,其充滿了人生智慧的分享,贏得許多掌聲。

一位從醫院護理人員退休的女士分享道,她30多歲時養寵物,心愛的狗狗死的時候讓她想到自己和家人的死亡問題。當時她想:「自己如果死了,家人會怎麼辦?」在醫院工作時也必須碰觸到各種死亡問題。有一次,她看到一對夫妻,先生癌症末期,拒絕接受治療,太太卻不甘願,醫師宣告只剩一個月的生命,先生想認命,坦然接受老天的安排,但太太卻無法接受,不願面對這樣的「宣判」。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天先生提醒這位太太:「我可能明天就死了,妳為什麼不把握時間多陪陪我?」看著這對夫妻面對死亡的種種糾結和態度,至今都覺感觸良多。

另位女士也分享自己的喪親經驗。她說,她的母親過世時,長輩們都說不能哭,她不懂為什麼?親人過世本來就會難過,為什麼要限制?但也沒人說得清楚是什麼緣由?我那時想:「應該是有理由,只是可能是禁忌或什麼的。」在媽媽過世前一晚,約11點多左右,她躺在母親身邊,一直陪著她講話,兩人還聊到半夜2點多,媽媽一直要她好好保重,好好過生活。2點多她離開,清晨5點多,哥哥就打電話說媽媽走了,媽媽真是人家說的「壽終正寢」。這位女士說,自己1歲多就沒了爸爸,結婚後公公疼自己如己出,他走的前一天,拉著自己的手肯定她的努力,她也承諾會好好照顧家人,對公公的承諾和臨終互動,讓她心中沒有遺憾,也減輕些許的悲傷。

小組分享時,一位女士分享自己父母臨終和生病的經驗。她說,很多人在面臨親人生命末期時的態度差異甚大,要不要放棄急救,各有立場和思考角度,這不是對與錯或好與不好的問題,背後有很多醫療倫理和面對生死的態度,還有家族親屬們之間的衝突、矛盾與觀念歧異問題,只能好好溝通和協調,取得一致共識。在這過程中,家屬們還得面對自己的情緒與難過心情,尤其是最後要由誰來簽署放棄急救,這經常是個難題。只有觀念到了的人和家庭,還必須一致,才能順利面對和處理。

一位朋友談及自己的死亡觀念和面對生死的經驗,他說自己一直認為人一死掉就一了百了,只要生前做好準備就無遺憾!他說,自己第一次想到死亡這件事是在小學時候,那時候家裡有養火雞,每天都會聽到牠叫,有一天突然聽不到叫聲,後來才知道牠變成了晚餐桌上的晚餐,那種感覺實很難用言語說清楚。

這位朋友還說,10歲時父親在家突然因腦溢血過世,父親倒下時家中一片混亂,他還緊急叫同學騎腳車到田裡告知媽媽,當時他壓抑自己的悲傷和恐懼的心情,幫忙照顧著小外甥女;後來姊姊的大兒子在30歲壯年時猝死,全家人只能在病床外默默禱告,前幾年母親生病,兄弟姊妹為了照顧問題起衝突,自己發現內心是抗拒媽媽會死亡。有一晚他跟媽媽講了很多話,後來媽媽狀況不好,他陪她坐上救護車,看到媽媽嚥下最後一口氣,面對親人死亡的經驗,這一走來都沒少經歷過。

生命經歷豐富的這位朋友繼續跟大家分享,他說之前曾養一隻米格魯,有一次牠躲在它線桿後面,他叫牠,結果狗狗衝出來,當場被車撞死,整個過程他都沒哭,隔天上班時,外面下著雨,他卻好像聞到熟悉的狗騷味,這種熟悉的味道和感覺,一下子引發了自己內心深層的悲傷情緒,當下他一直哭、一直哭。他說,父親下葬時他沒哭,為狗狗處理後事時也沒哭,或許這些喪親失落的悲傷是被積壓在內心深處,在某些時候反倒會跑出來,甚至在參加別人的喪禮時哭出來。



對於這位朋友的分享,現場大家亦有所感,很多人回饋說:「我們的社會總是教導男性不能隨便哭,哭是懦弱,讓男性的悲傷受到壓抑。」現場多位男性說自己的紓壓之道各不同,有的是透過運動或工作來紓解悲傷或各種壓力,有的則是說習慣了,也沒想那麼多。除此外,也有人說其實寵物的死亡的悲傷也可能被忽略,有些人會認為只是寵物,有需要悲傷成那樣嗎?殊不知寵物與飼主相處久了,感情如家人般,依附關係很深,一旦死了,那種悲傷有時不亞於親人。

一位女士分享時說,第一次想到死亡是在幼稚園時,阿祖過世,國小時再經歷阿媽過世,大一外公過世,這些親人死去的經驗,讓她慢慢知道死亡原來是以後再也看不到這個親人了。高中時親眼看見媽媽昏倒,當時自己被嚇到了,當時媽媽騎機車載我,我和她一起倒下來,當下突然意識到媽媽會離我而去,我急著一個人在廚房,跪下來祈禱,祈求老天爺別讓她離開我們,我這才知道媽媽在自己心中的角色有多重要。

另名禮儀從業人員說,自己因為工作的關係,會接觸到許多死亡服務案件。對他而言,每一場死亡服務案件都很深刻,每一場他都會陪伴家屬,也都要陪伴家屬。像今天早上接到一個案件,亡者因車禍喪生,處理遺體時,亡者眼臉口鼻都冒著鮮血,有可能是因電擊急救引起的。身為禮儀服務人員,每一個服務案件背後都有一個真實的生死故事,最深的感觸就是,無論是亡者或是家屬,都需要一段時間適應,他相信對亡者而言,在前往下一個生命旅程時,也需要一段適應時間。他說,喪禮就是要生死兩相安,而他的工作便是如何協助陪伴生者與死者走過這段刻骨銘心的生死歷程。

一位從事納骨塔塔位銷售工作的朋友分享:雖然自己是業者,看過許多生死,但不代表自己特別超脫。至今最痛無法釋懷的死亡回憶是自己父親的過世。那時候父親癌症末期,她代表子女簽署了放棄急救同意書。多年下來充滿後悔,充滿了遺憾,她今天參加死亡咖啡館後,才知道自己心裡是想珍惜和父親最後的時光。

一位年輕小姐分享自己的生死態度,她說自己以後的身後事,會效仿北部殯葬名人冬瓜哥的做法,死後三天火化就好,低調從事。她覺得告別儀式是做給生者看的悲傷輔導,但其實北中南做法各有差異,逝者已逝,傳統禮俗與現代喪禮只是讓家屬安心的用的,她認為如果是自己身後事,還是簡單就好,她不希望給家人負擔。

另一位家長說,她跟子女的關係很不好,她今天報名死亡咖啡館是瞞著他們的,她希望藉由這樣的活動為自己身後的安排找到解決方案;她不希望讓子女接觸自己的後事。不過實際參加了這個活動,透過老師的引言,她才瞭解自己其實好愛他們,雖然事前已經立了遺囑,卻發現還有一些心願應該現在就去完成,而不應該死後才透過遺囑讓孩子們知道,她說「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謝謝!」面對死亡其實真正的目的是要好好活著,更懂得珍惜當下、愛我們身邊的人!



繼續閱讀
2015/04/20

臺灣第11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全記錄/郭慧娟




全場活動報導


臺灣第十一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已於104年3月8日(日)下午2點到5點,在台北市澐知道咖啡館圓滿結束。這一場負責主辦的是金寶山慈善基金會,本次活動有個小主題,以「臨終關懷」為討論的議題。很多人分享,雖然安寧療護觀念近年來比較廣為大家所知,但是,從親人生病到末期到臨終到過世,這一段過程,家屬其實會面臨很多問題,包括醫療照護問題、經濟問題、末期該不該急救、臨終病人的身心靈需求為何?如何照護臨終病人身心靈、如何给予靈性的陪伴與關照、家屬的照護壓力與需求、臨終時應如何互動與送別?遺體護理,以及臨終前該準備的事項等,大家討論熱烈,收獲頗多。

這場活動同樣有近30位來自不同領域、不同背景、不同地方的報名者齊聚一起,大家雖然彼此陌生、不認識,卻能很快的融入氛圍中,打成一片,由衷的分享自己的生命經驗。憶及親人過世時的臨終照護與互動,大家有感嘆、有遺憾、有安慰,也有無限思念。

郭慧娟老師說,每個人都會面臨死亡,在瀕臨死亡之際,我們需要的是什麼?希望的又是什麼?什麼是臨終者的權利?什麼又是臨終者常被忽略的事?什麼是家屬應該做的事?什麼又是家屬常常忽略的事?家屬最常遺憾的又是什麼?我們常看到身旁很多人,從罹患疾病,到被診斷或告知生命末期,進入臨終,以迄斷氣,都是孤單、徬徨、恐懼、疏離和無依,彷彿只能無邊無際地等待死亡到來,沒有人能夠深度地分享生死交接和掙扎的複雜心裡感受。

為什麼許多臨終者會感到孤單、徬徨、恐懼、疏離和無依?主要的原因還在於大家對死亡的否定、恐懼和負面認知,再加上未具正確的臨終關懷心態,以及關懷和照護的知識與技巧,以致許多人的生命末期階段,在身體療護、生活照顧、人際互動、情緒表達或靈性溝通上,被無形的帷幕區隔開來,所以產生孤單無依和徬徨疏離感。
郭慧娟指出,生命的臨終猶如人生的結業式,結束之前應該完成人生的回顧,盡量圓滿未竟之事,並應擁有生命與醫療的自主權,及享有生命最高尊嚴。在重要親朋最真摯的陪伴、送行下,滿載祝福,安詳、平靜的向人世道別。


 
活動開始短片欣賞

為了讓大家心情沈澱下來,聚焦在本次活動議題上,活動一開始大家便一同欣賞一段15分鐘的小短片,短片內容有三段,提出了人們面對死亡的心態、喪親的悲傷和臨終遺憾。

第一段短片提到人對於死亡這件事似乎不容易做好準備,即使知道親人已經到了末期,心情還是起伏很大,除非心理做好準備,否則很難坦然面對。提醒大家思考:這輩子你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對死亡產生什麼想法?你曾經經歷跟死亡有關的事件嗎?當時的你有什麼感覺?死亡帶給你、我怎樣的衝擊和震撼?而面對死亡,誰又能做好準備……

第二段短片點出:我們大多數人恐懼死亡的原因有四:一是對死後世界的未知;二是怕面對死亡可能帶來的痛苦煎熬;三是還有很多事未完成;四是欲求太多、放不下。提醒大家思考及討論:死後生命是否繼續?人真有靈魂?死後靈魂又何去何從?如果生命無法繼續,死亡的意義是什麼?如果死後生命得以延續,那麼生命的意義又是什麼?

第三段則提醒:每個人都知道也都會說:人要活在當下,可是,生活中總有很多事牽絆著我們。忙!忙!忙!是我們怕面對生死的最大藉口。你可曾想過:如果你只能活到明天,你這輩子到底值不值?你還有什麼事沒有完成?你又錯過了什麼事?國外有一位護士針對1000位臨終病人進行調查,發現大部分的臨終病人,在生命盡頭最後悔的五件事是……1. 我希望當初我有勇氣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別人希望我過的生活。2. 我希望當初我沒有花這麼多精力在工作上。3. 我希望當初我能有勇氣表達我的感受。4. 我希望當初我能和朋友保持聯系。5. 我希望當初我能讓自己活過開心點。


 
引言人開場(講師郭慧娟)

隨著社會變遷、醫療日益發達,家庭結構從大家庭改變為折衷家庭或核心家庭,以及老人照顧機構興起,國內民眾的衰老、臨終和死亡地點逐漸由自宅轉移到養老機構或醫療院所。生病時可以直接在醫院內受到較好的專業醫療和救治,但只有少數親人陪伴照顧,甚至由看護、外籍勞工或醫療人員代替家人。臨終時家人才陸續趕到,臨終病人在感覺陌生又充滿醫療器材的冰冷環境中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而回看傳統國人的衰老、臨終和死亡過程多是在自己家中。生病時有家庭成員合作照顧和看護,遇有症狀及病痛時延請醫師至家中診治;臨終時家族成員環伺病榻旁,臨終者在自己熟悉的環境,聞著習慣的生活氣味,聽著習慣的生活聲音,家中環境和病榻旁的一切都是自己熟悉且能自主掌控的。這種「善終」觀念配合在地老化,又逐漸被重視和關注。現在有些地方政府開始啟動社區安寧照護計畫,連結在地的醫護團隊,提供末期病患及家屬就近在地服務,推動社區臨終關懷及照護支援,這意謂著國人開始重視「善終」,並希望尊重更多人的心願,能在自己熟悉的家中臨終,並獲得最好的照顧支援。

因為對死亡的無知和恐懼,我們常常在面對自己或親人的生命末期和瀕死之際,顯得害怕、焦慮、擔憂和不知所措。我們有很多話想跟臨終的家人說,卻不知該說什麼;我們有很多情感想表達,卻不知該用什麼方式去表達;我們希望和臨終的家人親密溝通,卻不知道如何互動;我們希望臨終的家人能安心的辭世,卻不道如何安排最適切的臨終環境;我們知道應完成臨終家人的心願,但不清楚如何把握和對應;我們也希望爭取和臨終家人的相處時間,卻不知道如何體貼陪伴。我們也常在延長生命和少受些苦的為難抉擇中掙扎,在緊急時刻為有沒有必要急救或尊嚴死亡爭執不休。

很多人往往在喪失親人後,才陷入深深的遺憾、懊悔和悲傷。這些遺憾、懊悔和悲傷有很大部份原因是因為未給予臨終親人適切的關懷和陪伴,欠缺和臨終家人的溝通互動,以及不知道如何給予祝福關愛,不能確定其是否走得安心。

試想,如果家人在生命末期臨終階段,我們能給予最高的尊重,擁有高度的生命自主權,能協助其完成人生回顧,達成其生命未竟之事,促成其人際圓滿和解,實踐宗教理念或個人信仰方,則其生命必然能達到真正圓滿,而家屬同樣也能安心和無憾。
在瀕臨死亡以及宣告死亡之前,這一段時間格外重要。這是「送行」的黃金時間,是臨終者和重要親友們不能錯過的生命互動寶貴時光,更是家屬盡孝道、表心聲的重要時刻。臨終瀕死時間,可能只有短短幾小時,也可能長達一至二天,臨終的環境最好能符合人道需求,最好能安排專屬的臨終道別空間,能讓家屬和臨終者親密互動,溫馨道別。

臨終者在瀕死前身體和精神上都會有變化,醫護人員和家屬不能忽略其生理舒適感,要重視其臨死覺知,更應把握機會以肢體、語言和意念傳達對臨終者的關愛、感謝、祝福和告別之意,讓臨終者帶著滿載人世間最真摯的祝福,放下這一生的恩怨情仇,沒有遺憾、平靜、安詳的離開人世。(以上臨終關懷資料取自華都出版事業公司郭慧娟著《生死學概論》一書第七章〈死亡如此靠近─臨終關懷與陪伴〉)。


 
要聽要說要看─思考和面對死亡的議題

要知道,死亡不是一瞬間的事情,從家族中有一個人生病開始,全家族的人就會逐漸面臨許多問題,包括:病人和家人如何面對死亡這件事?醫病溝通的問題?醫療的問題?該不該放棄急救?臨終病人的生理、心理、情緒、靈性和宗教上的需求與照護?如何善終的問題?如何給予病人臨終關懷?病人和家屬在臨終階段如何互動,才能彼此生死兩安?接下來便是過世前的臨終準備與處理、後事的協商、治喪、喪禮的規劃與辦理、殮、殯、奠、葬、祭等問題。辦完喪禮以後,真正的悲傷來了,如洪水猛獸,又有多少人是自己躲起來療傷?那種悲和痛也沒人教我們如何面對和抒發。

試想:上面所講一系列的問題和事情,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學校都沒教,我 們的家庭也都不太談,但是,沒有人能夠逃避呀!一旦事情來臨了,你我能知道該怎麼辦嗎?不知道,對不對?所以,我們辦這個活動的目的就是要大家來談,要大家願意去面對,要大家願意思考,要大家聽聽別人怎麼說,想想自己生命中類似的經驗,回去以後也可以跟家人好友談一談。

當我們願意談論和面對死亡時,我們就能夠從容的面對人生的生、老、病、死,死亡前能做好各種準備,死亡前能夠有時間有機會圓滿這一生,該道別的完成道別,該道謝的道了謝,該說sorry的也道了歉,該表達愛意的也盡情表露,該和解的也完成和解,這是如何溫馨和圓滿的事呀!這難道不是人生最後很重要的事嗎?

所以,接下來,我們大家就盡情的分享。舉凡跟死亡有關的議題都可以分享。例如: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回憶自己幾歲時第一次想到死亡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想到死亡?當時的心情及之後對自己的影響。曾經有無和別人談論死亡的經驗?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忌諱死亡?生活中對死亡的禁忌:數字.諧音.想像?辦理喪事時有哪些禁忌?我們對禁忌和死亡的因應態度為何?親人過世時的經驗分享。面對死亡的態度是否能夠改變?臨終時親人能做什麼?具體的臨終關懷該做些什麼?面臨生命最後關頭該有什麼態度?自己能為自己的後事做主嗎?辦喪事時常遇到什麼問題?對喪葬禮俗有什麼看法?喪失親人的悲傷經驗分享。如何走出喪親悲傷?多久走出悲傷才是正常?對生前告別式的看法?預約喪禮的具體做法有哪些?對安寧療護的瞭解和接受討論。放棄急救?堅持到底?人臨終前會有什麼反應?需要怎樣的照護?意外死亡對我們的衝擊是什麼?對死亡的污名化又是什麼?寵物的臨終陪伴、關懷與失去後的悲傷……等等。


 
現場大家的分享與回饋

有一位分享者談到,聽到老師今天分享的臨終照護與諸多身心靈問題,收獲良多,想到多年前父親過世前,自己和家人什麼都沒做,因為不知道該做什麼,不知道做什麼才是對父親好的,更不知道家人能做什麼。或許真的是我們太缺乏這方面的資訊了,從小到大,哪有人教我們在親人臨終前可以做什麼,今天能接受到這樣的資訊,真的太棒了!

一位朋友說,家中長輩因發生車禍過世,事情發生突然,令他和家人措手不及,至今仍覺有諸多遺憾。當時父親被送醫急救,最後是在加護病房過世,因陷入昏迷,身上插滿著管子,家人沒有來得及跟他道別,也不知道可以做什麼,大家都覺得遺憾。如果在那個時候能夠做一點臨終的道別,或許大家心裡會好過些。在父親昏迷的那段時間,家人也為要不要急救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感情的牽絆會讓親人無法理性的做決定,因為是親人啊!不急救意謂著他馬上就會離開我們,很糾結的心情,其實外人很難理解。

另一位分享者表示,現代社會如同老師所說,臨終的環境改變了,都會區很多人在醫療院所臨終、病逝,在醫療院所有時因設備、環境問題,家屬很難給予比較周全的臨終關懷,現在有些縣市醫院開始推安寧居家照護,真的挺好的。她說,她有一位長輩就選擇在家照護,雖然已經末期,卻依然過著平常的生活,只是控制疼痛。

一位分享者則說,老師今天講到探望臨終者該注意什麼?讓他想到很多人探病時真的反倒是「打擾」病人。他說,我們都會很忽略病人的心理和靈性需求,大多將注意力放在病人的疾病和生理照護,其實病人的情緒、靈性和生命回顧也很重要,但他覺得這些部分要關照到好像並不容易。今天吸收到這部分的知識,讓他感覺應把相關資訊傳遞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如何做好臨終關懷與照顧,這對臨終者才是最圓滿的,對家人來說也會減少遺憾。

還有一位朋友提及,她的母親過世時,因為有宗教信仰,從臨終前就開始助唸,但是家人卻沒有機會與她做道別,她說,現在想想,臨終一心唸佛助唸雖然對母親很重要,但是,如果能再加上更多元、更廣泛的臨終具體關懷,不但對母親生命更圓滿,對她們這些子孫也會更無遺憾。

有一位參加者說,父親生前罹患癌症,住進安寧病房,後來醫護人員說差不多了,她們帶父親回家,大家以為回家後很快父親就會走了,結果父親卻一直都有生命跡象,回家第一天大家心裡忐忑不安,到晚上父親仍有生命反應卻讓大家不知道該怎麼辦,跟醫護人員連絡後才知道如何繼續照顧父親。她說,在至親生命臨了前,家人心裡很是煎熬,感情往往超越理性,即使明知道該怎麼辦,有時也很難完全做到理性照顧。父親後來再多活一個多月,現在想想,很感謝老天爺多給父親一個多月的生命,讓她們能多陪父親一些時間。

多位朋友在分組討論時認同,每個人都有醫療和生命的自主權。生命末期要怎麼處理,是放棄急救或是堅持到底,自己是可以做決定的,有時候病者心裡在想什麼?是不是有未完成的心願?生命未竟之事的牽絆等,會讓生病的人內心很糾結。家人要學習尊重、同理和耐心陪伴,給予身心靈全面照護,才能讓親人安心的走,圓滿最後生命。
 
繼續閱讀
2015/04/20

臺灣第12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全記錄/郭慧娟




全場活動報導


臺灣第十二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已於104年3月22日(日)下午2點到4點30分,在嘉義市育人國小圓滿結束。這一場負責主辦的是社團法人中華職工就業輔導協會,點心飲料由嘉義關北紅豆餅嘉義店贊助提供。

這場活動參加的近20位朋友,有的從事生前契約販售,有的從事教職,有的在醫院服務,來自不同領域、不同背景、不同地方的報名者齊聚一起,大家雖然彼此陌生、不認識,卻能很快的融入氛圍中,打成一片,由衷的分享自己的生命經驗。憶及親人過世時的臨終照護與互動,以及親人過世後走過喪親悲傷種種,大家有感嘆、有遺憾、有安慰,也有無限思念。

這一場活動中有人分享喪禮的意義和處理問題。有朋友提及喪禮的諸多功能其實在喪禮過程中未被發揮出來,一位朋友分享,她的父親過世時,殯葬業者有說可以在告別式上讀哀章,但業者並沒有說清楚奠文對家屬的意義什麼,當時她們家人不以為意,後來才知道原來讀哀章是親人最後一次在所有親友面前公開向逝去親人說話表達的機會,她們卻錯過了。

也有人提及喪親悲傷的面對與自處。多位參加者分享親人過世後如何面對喪親失落悲傷,有人說曾經夢見親人,有人則是必須藉助藥物及就醫,也有人認為完成逝去親人的願望或臨終和解很重要,與談者都認為活在當下,珍惜還活著的親人才是目前最重要、最實際的事。

另有參加者提到,人與人之間原本就有很多「恩、怨、情、仇」,活著的時候要面對,死去以後好像也一樣要面對。她說,每個人都要面對自己的生命及與親人之間的牽絆糾葛,要面對、處理,最後才能放下。


 
活動開始短片欣賞

為了讓大家心情沈澱下來,聚焦在本次活動議題上,活動一開始大家便一同欣賞一段15分鐘的小短片,短片內容有三段,提出了人們面對死亡的心態、喪親的悲傷和臨終遺憾。

第一段短片提到人對於死亡這件事似乎不容易做好準備,即使知道親人已經到了末期,心情還是起伏很大,除非心理做好準備,否則很難坦然面對。提醒大家思考:這輩子你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對死亡產生什麼想法?你曾經經歷跟死亡有關的事件嗎?當時的你有什麼感覺?死亡帶給你、我怎樣的衝擊和震撼?而面對死亡,誰又能做好準備……

第二段短片點出:我們大多數人恐懼死亡的原因有四:一是對死後世界的未知;二是怕面對死亡可能帶來的痛苦煎熬;三是還有很多事未完成;四是欲求太多、放不下。提醒大家思考及討論:死後生命是否繼續?人真有靈魂?死後靈魂又何去何從?如果生命無法繼續,死亡的意義是什麼?如果死後生命得以延續,那麼生命的意義又是什麼?

第三段則提醒:每個人都知道也都會說:人要活在當下,可是,生活中總有很多事牽絆著我們。忙!忙!忙!是我們怕面對生死的最大藉口。你可曾想過:如果你只能活到明天,你這輩子到底值不值?你還有什麼事沒有完成?你又錯過了什麼事?國外有一位護士針對1000位臨終病人進行調查,發現大部分的臨終病人,在生命盡頭最後悔的五件事是……1. 我希望當初我有勇氣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別人希望我過的生活。2. 我希望當初我沒有花這麼多精力在工作上。3. 我希望當初我能有勇氣表達我的感受。4. 我希望當初我能和朋友保持聯系。5. 我希望當初我能讓自己活過開心點。


 
引言人開場(講師郭慧娟)

今天很高興、也很榮幸跟大家一起共享這個「特別」的下午茶時光。很多人對死亡感到恐懼,大部分人對死亡的恐懼有四點:第一點是對死後世界或死後生命究竟是否會延續充滿了未知,因為不知道會怎樣而感到害怕、焦慮;第二是怕面對死亡可能帶來的痛苦煎熬,也就是擔心無法痛快的死亡,怕備受病痛折磨;第三是還有很多事未完成,可是時間不夠了;四是欲求太多,還想要繼續人生,放不下。

而面對死亡,有三個大的面向。一是他人的死亡,一是面對你的死亡,一是我的死亡。「他的死亡」像醫護人員、殯葬從業人員、救護車人員等,平日大部份接觸的就是別人的死亡;「你的死亡」指的是關係距離比較近的親友、家人;「我的死亡」則是自己要面臨的生命大事。

從很多的實際案例中顯示:教生死學的老師、醫護人員、殯葬從業人員、救護車人員等在面對親人死亡和自己的死亡時,不一定能比其他行業的一般人來得「高明」,這真的是很弔詭的事。依照常理,這些人員看得多、面對得多,理當比一般人豁達得多,應該「看開了」不是嗎?但往往卻不一定。

我們一般人平日因恐懼、避諱死亡,因此多不願思考跟死亡有關的任何事情,再加上我們的教育也缺乏這一大塊,這就是我們為何要辦這樣的活動,這也是這個活動想要帶動的意義。

或許你會問:「為何要讓我們談死亡?」「這對我們會有什麼好處?」「談其他議題不是愉快許多?」「死亡咖啡館聽來很可怕?」

要知道,死亡不是一瞬間的事情,從家族中有一個人生病開始,全家族的人就會逐漸面臨許多問題,包括:病人和家人如何面對死亡這件事?醫病溝通的問題?醫療的問題?該不該放棄急救?臨終病人的生理、心理、情緒、靈性和宗教上的需求與照護?如何善終的問題?如何給予病人臨終關懷?病人和家屬在臨終階段如何互動,才能彼此生死兩安?接下來便是過世前的臨終準備與處理、後事的協商、治喪、喪禮的規劃與辦理、殮、殯、奠、葬、祭等問題。辦完喪禮以後,真正的悲傷來了,如洪水猛獸,又有多少人是自己躲起來療傷?那種悲和痛也沒人教我們如何面對和抒發。

試想:上面所講一系列的問題和事情,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學校都沒教,我 們的家庭也都不太談,但是,沒有人能夠逃避呀!一旦事情來臨了,你我能知道該怎麼辦嗎?不知道,對不對?所以,我們辦這個活動的目的就是要大家來談,要大家願意去面對,要大家願意思考,要大家聽聽別人怎麼說,想想自己生命中類似的經驗,回去以後也可以跟家人好友談一談。

當我們願意談論和面對死亡時,我們就能夠從容的面對人生的生、老、病、死,死亡前能做好各種準備,死亡前能夠有時間有機會圓滿這一生,該道別的完成道別,該道謝的道了謝,該說sorry的也道了歉,該表達愛意的也盡情表露,該和解的也完成和解,這是如何溫馨和圓滿的事呀!這難道不是人生最後很重要的事嗎?

所以,接下來,我們大家就盡情的分享。舉凡跟死亡有關的議題都可以分享。例如: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回憶自己幾歲時第一次想到死亡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想到死亡?當時的心情及之後對自己的影響。曾經有無和別人談論死亡的經驗?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忌諱死亡?生活中對死亡的禁忌:數字.諧音.想像?辦理喪事時有哪些禁忌?我們對禁忌和死亡的因應態度為何?親人過世時的經驗分享。面對死亡的態度是否能夠改變?臨終時親人能做什麼?具體的臨終關懷該做些什麼?面臨生命最後關頭該有什麼態度?自己能為自己的後事做主嗎?辦喪事時常遇到什麼問題?對喪葬禮俗有什麼看法?喪失親人的悲傷經驗分享。如何走出喪親悲傷?多久走出悲傷才是正常?對生前告別式的看法?預約喪禮的具體做法有哪些?對安寧療護的瞭解和接受討論。放棄急救?堅持到底?人臨終前會有什麼反應?需要怎樣的照護?意外死亡對我們的衝擊是什麼?對死亡的污名化又是什麼?寵物的臨終陪伴、關懷與失去後的悲傷……等等。


 
現場大家的分享與回饋

一位分享者說,一般人對死亡真的比較不敢去面對,聽到老師今天分享的諸多生死問題,感受真的特別深。她說,她最近看西藏生死書,書中從教人觀照自己的心,到談臨終、談輪迴,讀後深覺死亡其實是一個開始,不是結束,每個過程都有意義,因為有來世,所以做什麼事都會往後延伸,死亡一點都不可怕。但是,現代人卻普遍覺得死亡是一件可怕的事,而且是生命的結束,所以陷於恐懼與害怕,並且受其所苦,甚至無法走出失落與悲傷。

一位朋友分享親阿姨多年前生病,罹患乳癌,一直拖到第三期才接受治療,後來住進安寧病房,那時才50多歲,這件事讓他感觸很深。這中間病人心裡多方折磨,家人也跟著病情忐忑不安,家庭氣氛很沈重,該不該接受治療,要不要接受安寧療護,臨終前那種捨不得的心情,都是煎熬,走過以後常常會想到,有反省也有懊悔。

另一位分享者說,自己在販售生前契約,以前總認為「生前契約」是商品,但後來慢慢學習和思考,現在覺得那是一份「責任」。以前的她很叛逆,對家人說話總是很直接,不懂得如何表達心中的感覺和愛,現在會跟家人說心中的感覺,雖然不會說我愛你,但能說的都會先說,就是「活在當下」、「珍惜當下」,親戚朋友都明顯感覺自己的改變。她說,親人過世,當下親人的情緒都是必須被照顧的,即使是殯葬從業人員或跟死亡相關服務的人員也一樣,感情和生命的連結會因親人過世而遭受衝擊,當下實在很難做到完全冷靜和理性。

一位參加者分享道,自己第一次想到死亡是在年紀很小時,當時因發生車禍被車撞到,被送到醫院後,恍惚之間感覺自己到了一個灰濛濛的地方,穿著睡衣,之後每每想起,都覺得那個瀕死經驗很真實。她跟大家分享,爸爸在大一時離開人世,父親的離去對她影響很大,心中似乎一直牽掛著什麼。幾年後有一次做夢,夢見爸爸身體好像泡著福馬林,沒有說話,但似乎跟她說「爸爸要走了!妳要好好的。」,她在夢中緊緊的抱著父親,不讓他走。之後有一次看到一部電影《多桑的待辦事項》,想起父親生前種種,感觸萬千。父親過世後半年,她偶爾會夢見父親,一年後,她才開始哭,悲傷時常一片空白。後來自己結婚生子,產下一對雙胞胎,其中一位走了,有時家人朋友都說我很辛苦,但我自己不覺得,人生不就是如此,只能往前看、往前走。
另外一位朋友說,她從小對殯葬喪禮的種種便不害怕,年紀很小的時候先經歷外公死亡,當時印象很深刻的是外公的棺柩放在大廳,沒有蓋上棺蓋,每次經過我沒有覺得特別害怕,頭七那天家人都說他可能回來,之後我覺得他老人家是有回來。之後,國中時期,阿公過世,印象中那場喪禮辦得很傳統,所有陣頭都辦,完全遵循古禮,甚至還有雜耍,兩場喪禮給我的印象差很大。四、五年前爸爸過世,她才思考很多生死的問題,她和家人都希望父親能走得有尊嚴,當時她很冷靜很理性的面對父親的臨終和身後事,她沒有很害怕,覺得越害怕會越可怕,但是,之後過了一年在整理父親的遺物時,突然悲傷湧上心頭,頓感痛徹心扉,大哭一場,之後,感覺自己不是很舒服,還曾經看過精神科醫生,醫生給了藥,雖減緩生理問題,但沒解決喪父的悲傷,去了兩次就不再去。

這位朋友還說,其實後來深入去想,喪禮的過程中,很多儀節其實是有意義的,一般人因為忌諱談死亡,沒有機會多了解喪禮中儀節的含意,殯葬業者或禮儀師應該講清楚。例如:她的父親過世時,業者雖然有說告別式上可以讀奠文(哀章),但沒有講清楚為什麼要唸奠文,唸奠文的真正意義是什麼。如果她知道那是最後一次和父親的告別,如果她知道是唯一一次可以跟所有親友表達自己對父親的心中哀思,如果她知道那個意義性,她一定會好好掌握,絕對不會隨便就放棄,甚至不當一回事。她說,對很多家屬而言,能把心中的感恩及想念在告別式上講出來,也有盡哀的效果,不是嗎?

其他多位參加者也認為喪禮其實有一定的功能,它的作用是讓活著的人盡早回復到正常的生活,只是大部分的人不了解喪葬禮俗的真正意涵,禮儀師在協商時或許沒有說清楚,以致現代很多人不理解,沒有好好發揮這些儀節的功能,某些時候造成家屬的遺憾,是很可惜的。


 
繼續閱讀
2015/04/15

臺灣第19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全記錄/郭慧娟



全場活動報導


臺灣第19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已於104年4月11日(六)下午1點30分到4點30分,在屏東大仁科技大學圓滿結束。承辦的良田修圓慈善會劉家溱小姐表示,從死亡咖啡館在臺灣舉辦以來,便一直關注這個活動,覺得很有意義,這次報名參加者有的是學校的老師、研究生、也有良田修圓慈善會成員、禮儀從業人員,以及網路報名的朋友,大家齊聚一堂,真誠地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或是曾經面對死亡的種種感受,以及預立遺囑、辦理身後事等種種,氣氛輕鬆卻不失感性。

大仁科技大學董事長黃國慶指出,臺灣死亡咖啡館活動的舉辦,透過在咖啡館內輕鬆談生死的過程,能引導國人正向思考死亡,身為教育單位,大仁科大很認同,也願意舉辦這樣的活動。如同郭慧娟老師在「死亡咖啡館活動談國內死亡教育問題」一文中所言,「從每一位來參加這個活動的民眾的真情分享與感觸,顯示出我們死亡教育的嚴重缺乏,以及因為缺乏帶給許多人生命的諸種遺憾與不圓滿。如何落實死亡教育並且往下紮根,的確是國內教育應該好好省思的重要課題。」

黃國慶董事長說,他也曾受邀前往屏東小學談基礎教育中的生死教育,他很認同前文內容「我們的教育,不但缺乏正向的『面對與承擔』內容,甚至還教導孩子們『逃避與閃躲』。問題是,生死大事根本逃避不了,無法閃躲。人人都必須面對,無一可倖免。「死亡咖啡館」活動只是啟動人們願意談死亡、面對死亡這件事的第一步而已,希望這個活動能帶給國人更多對死亡的省思,敞開心胸正向面對死亡,同時也期望這樣的活動能夠往下紮根,促動國內死亡教育的滋長。」
 
活動引言人郭慧娟老師指出,「死亡咖啡館」活動的舉辦,意在讓民眾有機會敞開胸懷面對死亡這件事,並且願意思考和談論曾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死亡問題。活動其實就是提供一個「空間」和「時間」,提醒大家:你是否曾好好的面對跟自己有關的死亡經驗,透過這樣的經驗深度檢視自己深層的內心生命,進而體悟人應該把握當下,完成人生的任務和功課。
 
郭慧娟說,她在大學教授生死學,開學的第一堂課都會請每一位學生寫下:「第一次想到死亡是幾歲?」「當時發生了什麼事?」「那次經驗對你的生死觀產生什麼樣的影響?」發現絕大多數的學生第一次想到死亡的時間,是在小學時,其次有幼稚園、國中或高中。大部份的孩子都說,很少有機會和家人談到感受,因為沒有機會,而且他們知道父母、長輩不太喜歡談,生活中死亡是禁忌、是不討喜的話題。

正因為我們的死亡教育是迴避和忽略,我們社會絕大多數的人在親人臨終時不知道該如何給予適當的關懷,在親人過世後不知道該如何幫家人辦喪事,對喪葬禮俗完全不了解,更不知道如何走過喪親悲傷。大多數臨終的人也在斷氣之前得不到親人最溫馨、最圓滿的祝福和送行。誠如參加第二場「死亡咖啡館」活動的殯葬業者所說,「我們都很難面對喪親悲傷了,我們的孩子以後也要面對呢」,死亡教育不是單單只有面對死亡而已,面對死亡只是第一步,只有願意面對,才能啟動後續的各種生死教育和關懷知識。這便是「死亡咖啡館」活動的目的與意義。

在這場死亡咖啡館活動中,參加成員們談論的死亡議題很多,無論是預立遺囑、臨終照護議題、身後事處理、殯葬觀念或禁忌、宗教信仰或喪親悲傷等,活動目的不在提供一個正確的或特定的答案。這個活動旨在讓大家能夠願意「聽」、「說」、「看」,正向面對死亡,進而能珍惜生命,活在當下。

在團體分享時,一位參加者跟大家分享他的喪親悲傷。這位朋友說,十多年前他的父親過世,喪禮過程他表現得很堅強,但葬禮完的當天,回到家,天漸漸黑了,他一個人獨自上樓,情緒整個崩潰,之後,屢屢想起生前自己陪伴父親的時間很少,一直不斷自責,十分愧疚,甚至還尋求諮商,但至今仍覺愧疚。大家紛紛給他回饋,所有參加的成員都體認到活在當下,珍惜親情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活動開始短片欣賞

為了讓大家心情沈澱下來,聚焦在本次活動議題上,活動一開始大家便一同欣賞一段12分鐘的小短片,短片內容有三段,提出了人們面對死亡的心態、喪親的悲傷和臨終遺憾。

  第一段提到人對於死亡這件事似乎不容易做好準備,即使知道親人已經到了末期,心情還是起伏很大,除非心理做好準備,否則很難坦然面對。提醒大家思考:這輩子你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對死亡產生什麼想法?你曾經經歷跟死亡有關的事件嗎?當時的你有什麼感覺?死亡帶給你、我怎樣的衝擊和震撼?而面對死亡,誰又能做好準備……

  第二段提到,當死亡真的到來時,悲傷很快地就籠罩著我們,沒有預告,沒有喘息的時間,面對悲傷我們究竟該如何自處?幾乎大部分的人都是孤寂無助的走過無數悲傷的白天晝夜,獨自體味「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的滋味。只有走過悲傷,才知「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第三段則提醒:每個人都知道也都會說:人要活在當下,可是,生活中總有很多事牽絆著我們。忙!忙!忙!是我們怕面對生死的最大藉口。你可曾想過:如果你只能活到明天,你這輩子到底值不值?你還有什麼事沒有完成?你又錯過了什麼事?國外有一位護士針對1000位臨終病人進行調查,發現大部分的臨終病人,在生命盡頭最後悔的五件事是:一、我希望當初我有勇氣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別人希望我過的生活。二、我希望當初我沒有花這麼多精力在工作上。三、我希望當初自己能有勇氣表達我的感受。四、我希望當初我能和朋友保持聯繫。五、我希望當初我能讓自己活得開心點。


 
引言人開場

今天很高興、也很榮幸跟大家一起共享這個「輕鬆談生死」的相聚時光。

很多人對死亡感到恐懼,大部分人對死亡的恐懼有四點:第一點是對死後世界或死後生命究竟是否會延續充滿了未知,因為不知道會怎樣而感到害怕、焦慮;第二是怕面對死亡可能帶來的痛苦煎熬,也就是擔心無法痛快的死亡,怕備受病痛折磨;第三是還有很多事未完成,可是時間不夠了;四是欲求太多,還想要繼續人生,放不下。

而面對死亡,有三個大的面向。一是他人的死亡,一是面對你的死亡,一是我的死亡。「他的死亡」像醫護人員、殯葬從業人員、救護車人員等,平日大部份接觸的就是別人的死亡;「你的死亡」指的是關係距離比較近的親友、家人;「我的死亡」則是自己要面臨的生命大事。

    從很多的實際案例中顯示:教生死學的老師、醫護人員、殯葬從業人員、救護車人員等在面對親人死亡和自己的死亡時,不一定能比其他行業的一般人來得「高明」,這真的是很弔詭的事。依照常理,這些人員看得多、面對得多,理當比一般人豁達得多,應該「看開了」不是嗎?但往往卻不一定。

我們一般人平日因恐懼、避諱死亡,因此多不願思考跟死亡有關的任何事情,再加上我們的教育也缺乏這一大塊,這就是我們為何要辦這樣的活動,這也是這個活動想要帶動的意義。

或許你會問:「為何要讓我們談死亡?」「這對我們會有什麼好處?」「談其他議題不是愉快許多?」「死亡咖啡館聽來很可怕?」

要知道,死亡不是一瞬間的事情,從家族中有一個人生病開始,全家族的人就會逐漸面臨許多問題,包括:病人和家人如何面對死亡這件事?醫病溝通的問題?醫療的問題?該不該放棄急救?臨終病人的生理、心理、情緒、靈性和宗教上的需求與照護?如何善終的問題?如何給予病人臨終關懷?病人和家屬在臨終階段如何互動,才能彼此生死兩安?接下來便是過世前的臨終準備與處理、後事的協商、治喪、喪禮的規劃與辦理、殮、殯、奠、葬、祭等問題。辦完喪禮以後,真正的悲傷來了,如洪水猛獸,又有多少人是自己躲起來療傷?那種悲和痛也沒人教我們如何面對和抒發。

試想:上面所講一系列的問題和事情,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學校都沒教,我 們的家庭也都不太談,但是,沒有人能夠逃避呀!一旦事情來臨了,你我能知道該怎麼辦嗎?不知道,對不對?所以,我們辦這個活動的目的就是要大家來談,要大家願意去面對,要大家願意思考,要大家聽聽別人怎麼說,想想自己生命中類似的經驗,回去以後也可以跟家人好友談一談。

當我們願意談論和面對死亡時,我們就能夠從容的面對人生的生、老、病、死,死亡前能做好各種準備,死亡前能夠有時間有機會圓滿這一生,該道別的完成道別,該道謝的道了謝,該說sorry的也道了歉,該表達愛意的也盡情表露,該和解的也完成和解,這是如何溫馨和圓滿的事呀!這難道不是人生最後很重要的事嗎?

所以,接下來,我們大家就盡情的分享。舉凡跟死亡有關的議題都可以分享。例如: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回憶自己幾歲時第一次想到死亡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想到死亡?當時的心情及之後對自己的影響。曾經有無和別人談論死亡的經驗?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忌諱死亡?生活中對死亡的禁忌:數字、諧音、想像?辦理喪事時有哪些禁忌?我們對禁忌和死亡的因應態度為何?親人過世時的經驗分享。面對死亡的態度是否能夠改變?臨終時親人能做什麼?具體的臨終關懷該做些什麼?面臨生命最後關頭該有什麼態度?自己能為自己的後事做主嗎?辦喪事時常遇到什麼問題?對喪葬禮俗有什麼看法?喪失親人的悲傷經驗分享。如何走出喪親悲傷?多久走出悲傷才是正常?對生前告別式的看法?預約喪禮的具體做法有哪些?對安寧療護的瞭解和接受討論。放棄急救?堅持到底?人臨終前會有什麼反應?需要怎樣的照護?意外死亡對我們的衝擊是什麼?對死亡的污名化又是什麼?寵物的臨終陪伴、關懷與失去後的悲傷……等等。
 
現場大家的分享與回饋

    一位參加者說,南部地區民眾大多觀念較保守,尤其是老一輩的長輩們,對於「死」字非常避諱,連提起都禁止,因此大多不會去思考、討論死亡或身後事之類的話題。這樣的活動「死亡咖啡館」是很大的突破。

    一位分享者擁有非常正向、開放的生死觀念,他自述道:由於曾經歷過長輩及配偶的死亡,因此自己本身已跟小孩討論過身後事,包括立遺囑、喪禮該怎麼做、財產分配等,自己隨時做好準備面對死亡,在有生之年活在當下、不留遺憾。

    而一位殯葬從業人員分享說,在接觸進入殯葬業之前,由於親人的突發意外,導致有好一陣子聽到救護車的聲音都感到精神緊繃,非常緊張,同時也是因為親人的喪禮品質辦得不甚滿意,才會接觸殯葬業,進而希望為民眾提供好的服務品質。

    另位殯葬從業人員則有感而發,詢問在座參加者,是否有察覺到在喪禮的過程中,無法體會到喪禮真正的意涵及功能,反而感覺像是只是淪於處理遺體的儀式及流程,引起大家的深思。對於她的分享,其他參加者很是認同,紛紛表達自己的看法。

    因不少人表示在喪禮的過程中由於慌亂、倉促,導致無法好好地懷念亡者或來不及跟亡者說話,留下不少遺憾,一位參加者分享一個不錯的想法,建議可以在喪禮後舉辦追思會,形式、規模不拘,可以只有家族親人、也可邀約親朋好友,即便喪禮結束已過一個月、半年、一年、三年都沒關係,都可以將來不及說出的話以及四道(道愛、道謝、道歉、道別),在追思會上好好表達出來。

    有位朋友說,他在40歲時曾經參加活動,畫了一個圖,設定自己活到60歲就好,現在自己已經60歲,自己經歷豐富的生命,對生死已能坦然面對。還有一位朋友也說,他在10年前中風,當時真的不能接受,情緒很沮喪,說話也不清楚,所幸中風後3天就甦醒,後來復原也很快,但對生命卻有不同的看法。

    一位參加者跟大家分享他的喪親悲傷。這位朋友說,十多年前他的父親過世,喪禮過程他表現得很堅強,但葬禮完的當天,回到家,天漸漸黑了,他一個人獨自上樓,情緒整個崩潰,之後,屢屢想起生前自己陪伴父親的時間很少,一直不斷自責,十分愧疚,甚至還尋求諮商,但至今仍覺愧疚。

    另一位年輕朋友分享道,自己小時候很愛玩,又帶點兒叛逆,十多歲時爺爺臨終,家人要他趕快回來看爺爺,他卻因愛玩未趕得及看爺爺最後一面,為此父母相當不諒解。十多年來他一直感到愧疚,清明節時避諱和家人一起為爺爺掃墓,有時想到自己到爺爺塔位前道歉、懺悔、說對不起。

    主辦這次活動的劉家溱小姐說,高雄氣爆時,她和公司成員及家人擔任義工,全力投入後續處理及服務,那一段時間壓力很大,一方面得面對氣爆案家屬,一方面得面對外界因不了解引發的諸多質疑,但在當下,說什麼都不是,只能認真全力的做,事後很多家屬感謝她,讓她覺得一切辛苦都值得了。那一段時間讓她印象最深的是,她的小孩也在氣爆現場,卻幸運的躲過一劫,另外是家人上網po上一張她整個攤坐在椅子上的一張照片,但走過來再回頭看,能為他人服務,其實是一件快樂並有福的事。

討論中,大家談及許多喪禮中的做法。有人說看過女性的神主牌位在下葬時直接被火化掉,感受到某些人重視禁忌卻忽略親情的殘酷做法;有人說現代社會家庭的喪葬觀念差異甚大,老、中、青三代想法都不同;也有人說火化時聽到「火到靈魂走」感覺這樣說反倒令人心裡難過,會想到親人被火燒。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