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5/02/24

臺灣第八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全記錄/郭慧娟




全場活動報導


臺灣第八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已於104年2月8日(日)下午2點到5點,在台北市澐知道咖啡館圓滿結束。這一場負責主辦的是金寶山慈善基金會,也是農曆過年前最後一場。

這一場活動因為時值復興航空墜機事件,活動開始所有參加者共同為墜機事件中過世的朋友們默哀了一分鐘,祈願逝者一路好走,受傷的朋友能早日康復,更祝禱天佑臺灣,天佑所有臺灣民眾新的一年平安健康!

可能是快過年了,大家有很多事要忙,這一場來的人只有十多人,廿人不到。但這活動本來就是隨緣,人多大家就談得少,人少大家便能更加暢談。同樣的,大家都來自不同領域、不同背景,雖然彼此不認識,卻能很快的融入氛圍中,打成一片,由衷的分享自己的生命經驗。

這一次大家談論到一個特別的議題,便是對於意外死亡人們的看法是什麼?有一位分享者說:「我們社會好像有一些人會對意外死亡者給予負面的評價。」、「或許說可能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對了!就是死亡污名化」、「是不是家中有人死亡意外本就很震驚、很難過,同時還要被污名化,認為是積德不夠才不得好死?」

大家一致認為我們社會的確對意外死亡有太多「污名化」的觀點與作為。我們社會中許多人本對死亡就有排斥和負面刻板印象,對死亡也常有二分法,如「善死」與「凶死」;「好死」對「不得善終」;喪禮中對「壽終正寢」與「意外死亡」也有不同的處理方式,如冷喪不入莊,傳統認為如果在外地意外死亡,靈魂可能會作祟。這樣的觀點和作為,不但將死亡污名化,更對亡者家屬及亡者二次傷害,對家族及生命完全無益。

在活動中,引言人郭慧娟老師建議大家可以從另一角度思考意外死亡這件事。她說,聖嚴法師和南華大學使命副教授釋慧開都曾提過,於意外事故中過世的人們,是否是在提醒我們生活中有哪些事疏忽了?生命中犯了什麼問題?甚至或許是要促進我們更多人生命的圓滿。這些意外死亡的人們不必然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也不是他們是壞人,更不該以造孽、未積陰德等來污名化他們。

郭慧娟老師說,我們若仔細去思考生命,會發現生命其實很奥妙。每個人的生命歷程與樣貌都不一樣,生、老、病、死是上天給生命最特別的禮物,大家都知道生命是無常的,死亡不是老年人的專利,因為沒有人能完全掌握自己的生與死,唯生命的意義與尊嚴是個人能夠創造的。

郭老師說,如果死亡本身是具有其意義的,那麼,意外死亡更代表著某種意義。當我們將意外死亡污名化的同時,其實,不但二度傷害了意外死亡者,更讓其家人陷入不安和悲傷。這樣做不但殘忍,而且毫無意義。

而對家人意外死亡,因為來得突然,家屬們的悲傷會比一般喪親悲傷衝擊更大,親友們要給予更多、更無私的陪伴與關懷,多傾聽、多同理,才能協助家屬們走出意外喪親的悲痛。

在這場死亡咖啡館活動中,參加成員們談論的死亡議題很多,無論是臨終議題、身後事處理、殯葬觀念或禁忌、宗教信仰或喪親悲傷等,活動目的不在提供一個正確的或特定的答案。這個活動旨在讓大家能夠願意「聽」、「說」、「看」,正向面對死亡,進而能珍惜生命,活在當下。
 
活動開始短片欣賞

為了讓大家心情沈澱下來,聚焦在本次活動議題上,活動一開始大家便一同欣賞一段15分鐘的小短片,短片內容有三段,提出了人們面對死亡的心態、喪親的悲傷和臨終遺憾。

第一段短片提到人對於死亡這件事似乎不容易做好準備,即使知道親人已經到了末期,心情還是起伏很大,除非心理做好準備,否則很難坦然面對。提醒大家思考:這輩子你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對死亡產生什麼想法?你曾經經歷跟死亡有關的事件嗎?當時的你有什麼感覺?死亡帶給你、我怎樣的衝擊和震撼?而面對死亡,誰又能做好準備……

第二段短片點出:我們大多數人恐懼死亡的原因有四:一是對死後世界的未知;二是怕面對死亡可能帶來的痛苦煎熬;三是還有很多事未完成;四是欲求太多、放不下。提醒大家思考及討論:死後生命是否繼續?人真有靈魂?死後靈魂又何去何從?如果生命無法繼續,死亡的意義是什麼?如果死後生命得以延續,那麼生命的意義又是什麼?

第三段則提醒:每個人都知道也都會說:人要活在當下,可是,生活中總有很多事牽絆著我們。忙!忙!忙!是我們怕面對生死的最大藉口。你可曾想過:如果你只能活到明天,你這輩子到底值不值?你還有什麼事沒有完成?你又錯過了什麼事?國外有一位護士針對1000位臨終病人進行調查,發現大部分的臨終病人,在生命盡頭最後悔的五件事是……1. 我希望當初我有勇氣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別人希望我過的生活。2. 我希望當初我沒有花這麼多精力在工作上。3. 我希望當初我能有勇氣表達我的感受。4. 我希望當初我能和朋友保持聯系。5. 我希望當初我能讓自己活過開心點。


 
引言人開場

今天很高興、也很榮幸跟大家一起共享這個「特別」的下午茶時光。很多人對死亡感到恐懼,大部分人對死亡的恐懼有四點:第一點是對死後世界或死後生命究竟是否會延續充滿了未知,因為不知道會怎樣而感到害怕、焦慮;第二是怕面對死亡可能帶來的痛苦煎熬,也就是擔心無法痛快的死亡,怕備受病痛折磨;第三是還有很多事未完成,可是時間不夠了;四是欲求太多,還想要繼續人生,放不下。

而面對死亡,有三個大的面向。一是他人的死亡,一是面對你的死亡,一是我的死亡。「他的死亡」像醫護人員、殯葬從業人員、救護車人員等,平日大部份接觸的就是別人的死亡;「你的死亡」指的是關係距離比較近的親友、家人;「我的死亡」則是自己要面臨的生命大事。

從很多的實際案例中顯示:教生死學的老師、醫護人員、殯葬從業人員、救護車人員等在面對親人死亡和自己的死亡時,不一定能比其他行業的一般人來得「高明」,這真的是很弔詭的事。依照常理,這些人員看得多、面對得多,理當比一般人豁達得多,應該「看開了」不是嗎?但往往卻不一定。

我們一般人平日因恐懼、避諱死亡,因此多不願思考跟死亡有關的任何事情,再加上我們的教育也缺乏這一大塊,這就是我們為何要辦這樣的活動,這也是這個活動想要帶動的意義。

或許你會問:「為何要讓我們談死亡?」「這對我們會有什麼好處?」「談其他議題不是愉快許多?」「死亡咖啡館聽來很可怕?」

要知道,死亡不是一瞬間的事情,從家族中有一個人生病開始,全家族的人就會逐漸面臨許多問題,包括:病人和家人如何面對死亡這件事?醫病溝通的問題?醫療的問題?該不該放棄急救?臨終病人的生理、心理、情緒、靈性和宗教上的需求與照護?如何善終的問題?如何給予病人臨終關懷?病人和家屬在臨終階段如何互動,才能彼此生死兩安?接下來便是過世前的臨終準備與處理、後事的協商、治喪、喪禮的規劃與辦理、殮、殯、奠、葬、祭等問題。辦完喪禮以後,真正的悲傷來了,如洪水猛獸,又有多少人是自己躲起來療傷?那種悲和痛也沒人教我們如何面對和抒發。

試想:上面所講一系列的問題和事情,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學校都沒教,我 們的家庭也都不太談,但是,沒有人能夠逃避呀!一旦事情來臨了,你我能知道該怎麼辦嗎?不知道,對不對?所以,我們辦這個活動的目的就是要大家來談,要大家願意去面對,要大家願意思考,要大家聽聽別人怎麼說,想想自己生命中類似的經驗,回去以後也可以跟家人好友談一談。

當我們願意談論和面對死亡時,我們就能夠從容的面對人生的生、老、病、死,死亡前能做好各種準備,死亡前能夠有時間有機會圓滿這一生,該道別的完成道別,該道謝的道了謝,該說sorry的也道了歉,該表達愛意的也盡情表露,該和解的也完成和解,這是如何溫馨和圓滿的事呀!這難道不是人生最後很重要的事嗎?

所以,接下來,我們大家就盡情的分享。舉凡跟死亡有關的議題都可以分享。例如: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回憶自己幾歲時第一次想到死亡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想到死亡?當時的心情及之後對自己的影響。曾經有無和別人談論死亡的經驗?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忌諱死亡?生活中對死亡的禁忌:數字.諧音.想像?辦理喪事時有哪些禁忌?我們對禁忌和死亡的因應態度為何?親人過世時的經驗分享。面對死亡的態度是否能夠改變?臨終時親人能做什麼?具體的臨終關懷該做些什麼?面臨生命最後關頭該有什麼態度?自己能為自己的後事做主嗎?辦喪事時常遇到什麼問題?對喪葬禮俗有什麼看法?喪失親人的悲傷經驗分享。如何走出喪親悲傷?多久走出悲傷才是正常?對生前告別式的看法?預約喪禮的具體做法有哪些?對安寧療護的瞭解和接受討論。放棄急救?堅持到底?人臨終前會有什麼反應?需要怎樣的照護?意外死亡對我們的衝擊是什麼?對死亡的污名化又是什麼?寵物的臨終陪伴、關懷與失去後的悲傷……等等。
 
現場大家的分享與回饋

這一次活動有一位癌症病患報名參加,他敘說了自己從知道罹病,到接受患病,到接受治療,到目前病情控制住,自己是一步一步接受生命的安排。這段期間,他想了很多以前從不曾想過的問題。從驚嚇、接受、安排自己的一切,一直到重新檢視自己,心情的起伏不可謂不大,人要做好死亡準備真的很不容易。
 
還有一對母子一起報名參加這個活動。媽媽有很開明、正向的生死觀念,還在讀大學宗教系的兒子,小時是位過動兒,媽媽透過用心的教育改變了他,他說以後自己想當禮儀師。這對母子的分享和共同參與活動,贏得大家高度的肯定。不少成員都希望未來有機會是否開放親子或家庭一同參加死亡咖啡館活動。
 
另外還有一對夫妻也一同報名參加此活動。這對夫妻因與媽媽兩地居住,由於種種因素,遠在他鄉的媽媽對他們有很深的誤解。他們一直希望能有機會「和解」,更擔心沒有機會解開與年老媽媽間的誤會,這將是他們一生的遺憾。同組成員們則建議他們把握各種能跟媽媽連繫的機會,盡量釋出善意,只要有心,並持續釋出善念,誤解終能冰釋。
 
活動中有一位長期在安寧病房擔任志工的先生,一一分享他在安寧病房內看盡的人生百態。他說,在安寧病房中擔任照護工作的多以女兒為主,若以10人計算,兒子只佔占0.5人,媳婦2.5人,會到醫院照顧臨終病人的女兒則佔占7人。現代家庭親情比往昔薄弱,他曾看過病患走了,外勞看護哭的比亡者的孩子還傷心,也曾遇過孩子們不幫長輩洗澡,他幫忙後還向他道謝的事。他說,人其實要「學死才會知生」,在安寧病房擔任志工,讓他體會「日日惜生、時時可走」、「活在當下、安寧善終」;更學會生命最後要「放鬆」、「放下」、「放手」、「放心」之四放人生。
 
繼續閱讀
2015/02/16

臺灣第七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全記錄/郭慧娟





全場活動報導

臺灣第七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已於104年1月30日(五)下午1點30分到4點30分,在雲林潮厝華德福實驗小學圓滿結束。這一場報名參加的都是學校的老師和家長,25人左右,在學校放寒假後的隔一兩天午後,家長和老師齊聚在學校「普羅米修斯」教室內,悠閒的共喝下午茶,一邊享受著現煮的熱咖啡,一邊大夥兒圍坐著談生論死,氣氛融洽又溫馨。

雲林潮厝國小是一所很特別的小學。走進這個學校,處處令人驚豔。學校內的學生人數不多,只有四十幾名,但學校內處處可見師生的「創意」。老師們都是自行編寫教材,學校沒有考試、不打分數,每個學生自己記錄自己的學習過程與成果,並與大家分享。

華德福學校的課程設計,是配合孩子各個發展階段的需要循序漸進,特別注重打好基礎,絕不求孩子學得快。學校教育重在讓孩子了解,學習是要對自己負責,而不是與別人比較。華德福小學強調的是「慢學」,有異於傳統填鴨式的教學,一年級學生聽取大量故事並朗誦大量的詩歌,學會寫字後,到三年級才開始學閱讀。

為了讓學校的老師及家長們知道如何加強孩子們的死亡教育,我們特別在活動手冊內,附錄一封「給家長的一封信」。內容說明根據國內外生死教育研究顯示,大部份的人在國小階段(約8~10歲左右)會開始想到死亡問題,卻缺乏可以討論的機會和獲取相關正向關懷之資訊。

我們告訴師長們:平日裡應該讓孩子了解並坦然面對生死,讓孩子學習「承擔與面對」,藉由生活中任何一個可能的機會,提供孩子有關生死之相關關懷技巧與處理資訊,教導孩子了解面對死亡時什麼反應是正常的,以及如何幫助自己及別人處理失落哀傷及處理的實務問題。另外,也應利用任何一個可能的機會讓孩子認知及了解失落的情緒,學習如何正向處理面對生命的死亡、瀕死的悲傷情緒,進一步幫助孩子澄清、培養、肯定生命中的基本目標與價值,由生死反思生命的意義與價值。

有家長問說:「如何和孩子談死亡?」「我們家長的態度又該如何?」其實,孩子是很敏感的,孩子們對死亡的態度往往直接受家長影響。家長恐懼,孩子也會跟著恐懼;家長避諱,孩子就跟著避諱;家長坦然面對,孩子也自然坦然面對。很多家長自己對死亡抱持著負面的印象和刻板觀念,並且認為不該讓孩子承受這痛苦,因此,能隱瞞就隱瞞,能迴避就迴避。但真迴避得了嗎?

我們主張臺灣的死亡教育要往下紮根,學校裡要有真正且落實的「死亡教育」,讓孩子面對與承擔生命中自然的生、老、病、死,因為,任何人都無法避免死亡這個議題。

我們也給老師和家長們幾個小叮嚀:

小叮嚀一:當孩子們有機會與家長們談到相關生死議題,建議家長們同樣能以坦然、正向的態度和孩子們討論,千萬不要迴避或拒談,有家長們的陪伴和討論,絕對有助於孩子對生死的正向認知。

小叮嚀二:若生活中孩子們談及曾經飼養的寵物或長輩親人的死亡經驗,建議老師或家長能清楚明瞭地向孩子說明「死亡,就是永遠不會回來,不管我們多麼傷痛,也改變不了這件事。」讓孩子正向地學習「面對與承擔」。因為未來孩子勢必得面對死亡這件事。

小叮嚀三:建議在適當的時機,例如:家族中有親人過世時、清明掃墓、中元節等,家長或家庭能帶孩子通過各種方式來紀念逝去的生命(寵物)或長輩親人,甚至可以安排一個特殊的時間,把大家聚在一起,回憶曾經的點滴,讓孩子在這個過程中學會忘卻與珍藏。

小叮嚀四:當孩子面臨喪親或表達有關對死亡的感受情緒的那一段時間,建議學校老師和家長們能保持連絡與溝通,確保孩子的情緒能得到特別溫暖、關懷與及時的照顧。

小叮嚀五:若孩子有相關的經驗,並且有悲傷的反應時,建議家長可以跟孩子一起悲傷,孩子想哭就陪他哭,孩子想畫圖就陪他畫圖,孩子想聽音樂就陪他聽音樂,孩子想寫小卡片就陪他寫追思卡片,並請告訴孩子:死亡是難以避免的事情,悲傷是很正常的表現,哭泣也是很健康的情緒表現,但生活中還擁有更多的東西,我們要感恩並珍惜,然後繼續前行。

小叮嚀六:建議家長能正向教導孩子學習處理各種失落情緒,讓孩子明瞭情緒是可以管理、壓力是可以調適的,協助孩子學習健康的身心調適方法。

小叮嚀七:建議家長提醒孩子以「尊重‧關懷‧慈愛」的態度來面對生,並把握機會教育。

小叮嚀八:建議家長教導孩子珍惜當下、重視家庭關係和親子關係,並懂得適時的表達感謝、歉意、對親友的愛意與關心。
 
活動開始短片欣賞

為了讓大家心情沈澱下來,聚焦在本次活動議題上,活動一開始大家便一同欣賞一段12分鐘的小短片,短片內容有三段,提出了人們面對死亡的心態、喪親的悲傷和臨終遺憾。

  第一段提到人對於死亡這件事似乎不容易做好準備,即使知道親人已經到了末期,心情還是起伏很大,除非心理做好準備,否則很難坦然面對。提醒大家思考:這輩子你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對死亡產生什麼想法?你曾經經歷跟死亡有關的事件嗎?當時的你有什麼感覺?死亡帶給你、我怎樣的衝擊和震撼?而面對死亡,誰又能做好準備……

  第二段提到,當死亡真的到來時,悲傷很快地就籠罩著我們,沒有預告,沒有喘息的時間,面對悲傷我們究竟該如何自處?幾乎大部分的人都是孤寂無助的走過無數悲傷的白天晝夜,獨自體味「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的滋味。只有走過悲傷,才知「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第三段則提醒:每個人都知道也都會說:人要活在當下,可是,生活中總有很多事牽絆著我們。忙!忙!忙!是我們怕面對生死的最大藉口。你可曾想過:如果你只能活到明天,你這輩子到底值不值?你還有什麼事沒有完成?你又錯過了什麼事?國外有一位護士針對1000位臨終病人進行調查,發現大部分的臨終病人,在生命盡頭最後悔的五件事是……1. 我希望當初我有勇氣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別人希望我過的生活。2. 我希望當初我沒有花這麼多精力在工作上。3. 我希望當初我能有勇氣表達我的感受。4. 我希望當初我能和朋友保持聯系。5. 我希望當初我能讓自己活過開心點。


 
引言人開場(講師郭慧娟)

今天很高興、也很榮幸跟大家一起共享這個特別的下午茶時光。很多人對死亡感到恐懼,大部分人對死亡的恐懼有四點:第一點是對死後世界或死後生命究竟是否會延續充滿了未知,因為不知道會怎樣而感到害怕、焦慮;第二是怕面對死亡可能帶來的痛苦煎熬,也就是擔心無法痛快的死亡,怕備受病痛折磨;第三是還有很多事未完成,可是時間不夠了;四是欲求太多,還想要繼續人生,放不下。

而面對死亡,有三個大的面向。一是他人的死亡,一是面對你的死亡,一是我的死亡。「他的死亡」像醫護人員、殯葬從業人員、救護車人員等,平日大部份接觸的就是別人的死亡;「你的死亡」指的是關係距離比較近的親友、家人;「我的死亡」則是自己要面臨的生命大事。

從很多的實際案例中顯示:教生死學的老師、醫護人員、殯葬從業人員、救護車人員等在面對親人死亡和自己的死亡時,不一定能比其他行業的一般人來得「高明」,這真的是很弔詭的事。依照常理,這些人員看得多、面對得多,理當比一般人豁達得多,應該「看開了」不是嗎?但往往卻不一定。

我們一般人平日因恐懼、避諱死亡,因此多不願思考跟死亡有關的任何事情,再加上我們的教育也缺乏這一大塊,這就是我們為何要辦這樣的活動,這也是這個活動想要帶動的意義。

或許你會問:「為何要讓我們談死亡?」「這對我們會有什麼好處?」「談其他議題不是愉快許多?」「死亡咖啡館聽來很可怕?」

要知道,死亡不是一瞬間的事情,從家族中有一個人生病開始,全家族的人就會逐漸面臨許多問題,包括:病人和家人如何面對死亡這件事?醫病溝通的問題?醫療的問題?該不該放棄急救?臨終病人的生理、心理、情緒、靈性和宗教上的需求與照護?如何善終的問題?如何給予病人臨終關懷?病人和家屬在臨終階段如何互動,才能彼此生死兩安?接下來便是過世前的臨終準備與處理、後事的協商、治喪、喪禮的規劃與辦理、殮、殯、奠、葬、祭等問題。辦完喪禮以後,真正的悲傷來了,如洪水猛獸,又有多少人是自己躲起來療傷?那種悲和痛也沒人教我們如何面對和抒發。

試想:上面所講一系列的問題和事情,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學校都沒教,我 們的家庭也都不太談,但是,沒有人能夠逃避呀!一旦事情來臨了,你我能知道該怎麼辦嗎?不知道,對不對?所以,我們辦這個活動的目的就是要大家來談,要大家願意去面對,要大家願意思考,要大家聽聽別人怎麼說,想想自己生命中類似的經驗,回去以後也可以跟家人好友談一談。

當我們願意談論和面對死亡時,我們就能夠從容的面對人生的生、老、病、死,死亡前能做好各種準備,死亡前能夠有時間有機會圓滿這一生,該道別的完成道別,該道謝的道了謝,該說sorry的也道了歉,該表達愛意的也盡情表露,該和解的也完成和解,這是如何溫馨和圓滿的事呀!這難道不是人生最後很重要的事嗎?

所以,接下來,我們大家就盡情的分享。舉凡跟死亡有關的議題都可以分享。例如: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回憶自己幾歲時第一次想到死亡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想到死亡?當時的心情及之後對自己的影響。曾經有無和別人談論死亡的經驗?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忌諱死亡?生活中對死亡的禁忌:數字.諧音.想像?辦理喪事時有哪些禁忌?我們對禁忌和死亡的因應態度為何?親人過世時的經驗分享。面對死亡的態度是否能夠改變?臨終時親人能做什麼?具體的臨終關懷該做些什麼?面臨生命最後關頭該有什麼態度?自己能為自己的後事做主嗎?辦喪事時常遇到什麼問題?對喪葬禮俗有什麼看法?喪失親人的悲傷經驗分享。如何走出喪親悲傷?多久走出悲傷才是正常?對生前告別式的看法?預約喪禮的具體做法有哪些?對安寧療護的瞭解和接受討論。放棄急救?堅持到底?人臨終前會有什麼反應?需要怎樣的照護?意外死亡對我們的衝擊是什麼?對死亡的污名化又是什麼?寵物的臨終陪伴、關懷與失去後的悲傷……等等。


 
現場大家的分享與回饋

一位家長分享:旁人死亡、親人死亡多少都會去思考或討論,但卻從來不曾去思考關於自己死亡相關的問題與準備,今日透過大家的討論分享,了解到關於死亡的許多正面意義,會靜下心來好好想想。
 
一位家長提到第一次面對死亡是國中時自己的親人過世,明明心中非常難過,但因當時無人可教導且缺乏相關的知識,每天還是正常到校上課,並且必須還要裝沒事的樣子,悲傷的情感完全無法抒發。
 
一位家長分享,自己與孩子因為最親近的親人過世而感到非常悲傷,即便已經過了多年的時間仍無法釋懷,自己也無法和小孩談到相關的話題,擔心孩子這麼多年都無法走出悲傷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其他參加者認為,也許無法釋懷的並不是小孩,反而是大人自己,而小孩只是單純擔心大人會難過才無法因此避而不談,應當找時間與小孩自然地談起,彼此聊聊心理的感覺。
 
另外一位家長說,自己遇到的死亡經驗非常少,感觸也比較不多,第一次是面臨長輩死亡,由於平時與長輩不算親近的關係,反而能夠冷靜鎮定地處理後事,而不感到慌亂無措,認為對於死亡的情緒表現,會因亡者與自己的感情親疏狀況,而有不同程度的感受。
 
多位參加者討論有關於喪禮過程中到底應不應該哭泣的話題,殯葬業者會告知在某些儀式或時刻中需要放聲大哭,但是實際情況是當時明明哭不出來,卻還得勉強自己痛哭流涕,若不哭又會被說成不孝或冷血無情,這種狀況實在令人困擾;或者感到悲傷難過無法停止哭泣時,旁人卻告誡說「不能哭,因為會讓亡者無法安心離去!」那麼當在情緒表達抒發的同時,又該如何遵照禮俗儀式去大哭、止哭?這樣的禮俗是否可改變以符合實際現況?
 
多數參加者對於殯葬習俗有著深深的困惑,部分儀式到底有沒有效果?例如:燒紙錢、燒紙紮、誦經……等。而面對有些儀式,有著「到底是為什麼要這麼做?」的疑問,建議殯葬業者應能夠告知傳統儀式的用意、甚或彈性調整適合現代的禮儀,應當較為符合實際需求。



 
 
 
繼續閱讀
2015/02/13

臺灣第六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全記錄/郭慧娟






全場活動報導


臺灣第六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已於104年1月25日(日)下午2點到5點,在台北市澐知道咖啡館圓滿結束。這一場負責主辦的是金寶山慈善基金會,活動內容由澐知道咖啡館是一間在鬧中取靜的餐廳,在這樣的環境中享受健康的美食,喝個下午茶,大家輕鬆的談論生死問題,也算是享受人生呢!

近30位來自不同領域、不同背景、不同地方的報名者齊聚一起,大家雖然彼此陌生、不認識,卻能很快的融入氛圍中,打成一片,由衷的分享自己的生命經驗。

這一場活動也來了「特別嘉賓」─香港電台電視部採訪團。香港電台電視部計劃進行一系列8集有關生死的特別報導,他們從網路上得知臺灣已舉辦多場死亡咖啡館活動,因此專程來台拍攝。他們從頭到尾記錄整個活動的過程,也一一訪問了參加者報名的動機與感想。

其實,死亡咖啡館活動在全世界各地都有舉辦,臺灣從103年10月24日舉辦第一場開始,陸續受到各界關心和矚目,最主要是國內各階層已逐漸願意正視跟死亡有關的議題,也意識到生死是自然的循環,人人都得面對,用輕鬆、自然的態度面對它,有何不可?

在每一場的活動中,參與者雖然都不認識,但多能很快進入「狀況」,侃侃而談,盡情分享。有的人擁有十分正向的生死觀,他們是現場大家的「生命導師」,贏得讚賞的掌聲;也有人分享自己曾經有過較負面面對死亡的經驗,大家也都會給予最真誠的支援和安慰。

在每一場的死亡咖啡館中,我們發現:參與者把自己的生死經驗講出來,往往就能達到某種療癒效果;我們也發現,當每一位參與者盡情地分享時,生命經驗相互交流,現場氣氛便十分溫馨、感人。幾乎每一場的活動,分享的時間永遠不夠。

死亡咖啡館活動中談論的死亡議題很多,無論是臨終議題、身後事處理、殯葬觀念或禁忌、宗教信仰或喪親悲傷等,活動目的不在提供一個正確的或特定的答案。這個活動旨在讓大家能夠願意「聽」、「說」、「看」,正向面對死亡,進而能珍惜生命,活在當下。

活動開始短片欣賞

為了讓大家心情沈澱下來,聚焦在本次活動議題上,活動一開始大家便一同欣賞一段15分鐘的小短片,短片內容有三段,提出了人們面對死亡的心態、喪親的悲傷和臨終遺憾。

第一段短片提到人對於死亡這件事似乎不容易做好準備,即使知道親人已經到了末期,心情還是起伏很大,除非心理做好準備,否則很難坦然面對。提醒大家思考:這輩子你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對死亡產生什麼想法?你曾經經歷跟死亡有關的事件嗎?當時的你有什麼感覺?死亡帶給你、我怎樣的衝擊和震撼?而面對死亡,誰又能做好準備……

第二段短片點出:我們大多數人恐懼死亡的原因有四:一是對死後世界的未知;二是怕面對死亡可能帶來的痛苦煎熬;三是還有很多事未完成;四是欲求太多、放不下。提醒大家思考及討論:死後生命是否繼續?人真有靈魂?死後靈魂又何去何從?如果生命無法繼續,死亡的意義是什麼?如果死後生命得以延續,那麼生命的意義又是什麼?

第三段則提醒:每個人都知道也都會說:人要活在當下,可是,生活中總有很多事牽絆著我們。忙!忙!忙!是我們怕面對生死的最大藉口。你可曾想過:如果你只能活到明天,你這輩子到底值不值?你還有什麼事沒有完成?你又錯過了什麼事?國外有一位護士針對1000位臨終病人進行調查,發現大部分的臨終病人,在生命盡頭最後悔的五件事是……1. 我希望當初我有勇氣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別人希望我過的生活。2. 我希望當初我沒有花這麼多精力在工作上。3. 我希望當初我能有勇氣表達我的感受。4. 我希望當初我能和朋友保持聯系。5. 我希望當初我能讓自己活過開心點。
 
引言人開場(講師郭慧娟)

今天很高興、也很榮幸跟大家一起共享這個「特別」的下午茶時光。很多人對死亡感到恐懼,大部分人對死亡的恐懼有四點:第一點是對死後世界或死後生命究竟是否會延續充滿了未知,因為不知道會怎樣而感到害怕、焦慮;第二是怕面對死亡可能帶來的痛苦煎熬,也就是擔心無法痛快的死亡,怕備受病痛折磨;第三是還有很多事未完成,可是時間不夠了;四是欲求太多,還想要繼續人生,放不下。

而面對死亡,有三個大的面向。一是他人的死亡,一是面對你的死亡,一是我的死亡。「他的死亡」像醫護人員、殯葬從業人員、救護車人員等,平日大部份接觸的就是別人的死亡;「你的死亡」指的是關係距離比較近的親友、家人;「我的死亡」則是自己要面臨的生命大事。

    從很多的實際案例中顯示:教生死學的老師、醫護人員、殯葬從業人員、救護車人員等在面對親人死亡和自己的死亡時,不一定能比其他行業的一般人來得「高明」,這真的是很弔詭的事。依照常理,這些人員看得多、面對得多,理當比一般人豁達得多,應該「看開了」不是嗎?但往往卻不一定。

我們一般人平日因恐懼、避諱死亡,因此多不願思考跟死亡有關的任何事情,再加上我們的教育也缺乏這一大塊,這就是我們為何要辦這樣的活動,這也是這個活動想要帶動的意義。

或許你會問:「為何要讓我們談死亡?」「這對我們會有什麼好處?」「談其他議題不是愉快許多?」「死亡咖啡館聽來很可怕?」

要知道,死亡不是一瞬間的事情,從家族中有一個人生病開始,全家族的人就會逐漸面臨許多問題,包括:病人和家人如何面對死亡這件事?醫病溝通的問題?醫療的問題?該不該放棄急救?臨終病人的生理、心理、情緒、靈性和宗教上的需求與照護?如何善終的問題?如何給予病人臨終關懷?病人和家屬在臨終階段如何互動,才能彼此生死兩安?接下來便是過世前的臨終準備與處理、後事的協商、治喪、喪禮的規劃與辦理、殮、殯、奠、葬、祭等問題。辦完喪禮以後,真正的悲傷來了,如洪水猛獸,又有多少人是自己躲起來療傷?那種悲和痛也沒人教我們如何面對和抒發。

試想:上面所講一系列的問題和事情,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學校都沒教,我 們的家庭也都不太談,但是,沒有人能夠逃避呀!一旦事情來臨了,你我能知道該怎麼辦嗎?不知道,對不對?所以,我們辦這個活動的目的就是要大家來談,要大家願意去面對,要大家願意思考,要大家聽聽別人怎麼說,想想自己生命中類似的經驗,回去以後也可以跟家人好友談一談。

當我們願意談論和面對死亡時,我們就能夠從容的面對人生的生、老、病、死,死亡前能做好各種準備,死亡前能夠有時間有機會圓滿這一生,該道別的完成道別,該道謝的道了謝,該說sorry的也道了歉,該表達愛意的也盡情表露,該和解的也完成和解,這是如何溫馨和圓滿的事呀!這難道不是人生最後很重要的事嗎?

所以,接下來,我們大家就盡情的分享。舉凡跟死亡有關的議題都可以分享。例如: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回憶自己幾歲時第一次想到死亡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想到死亡?當時的心情及之後對自己的影響。曾經有無和別人談論死亡的經驗?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忌諱死亡?生活中對死亡的禁忌:數字.諧音.想像?辦理喪事時有哪些禁忌?我們對禁忌和死亡的因應態度為何?親人過世時的經驗分享。面對死亡的態度是否能夠改變?臨終時親人能做什麼?具體的臨終關懷該做些什麼?面臨生命最後關頭該有什麼態度?自己能為自己的後事做主嗎?辦喪事時常遇到什麼問題?對喪葬禮俗有什麼看法?喪失親人的悲傷經驗分享。如何走出喪親悲傷?多久走出悲傷才是正常?對生前告別式的看法?預約喪禮的具體做法有哪些?對安寧療護的瞭解和接受討論。放棄急救?堅持到底?人臨終前會有什麼反應?需要怎樣的照護?意外死亡對我們的衝擊是什麼?對死亡的污名化又是什麼?寵物的臨終陪伴、關懷與失去後的悲傷……等等。
 
現場大家的分享與回饋

有一位分享者說,她平日即關注有關死亡的相關問題,自己也下很多課,瞭解臨終、身後事等相關事情,自己還擁有一本「終活日誌」,內容記載著自己的遺囑及遺願清單。她覺得生命結束前,和解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生命要圓滿就是不要留遺憾,該完成的事都得完成。她說家族中有一位親友最近獲知自己癌末,這位親友決定接受居家照護,疼痛控制做得不錯,生活照常,她很是佩服,十分欣賞這樣的生死態度,但她很想跟這位親友談生死,卻不知道該如何談?她希望自己能鼓起勇氣請益一番。
 
另外一位年輕的小姐則分享,自己的父親罹患的是罕見疾病,目前只能「等待」。但是,很棒的是,她們一家都有信仰,她們也能坦然的面對生死,父親自己也不避諱談死這件事,這讓她覺得很自在,對死亡沒有一般家庭或一般人那麼恐懼。她們會尊重生命,但父親不會做不必要的急救。但她也提及,外公過世時,表姐因為生肖相沖,被要求不能瞻仰遺容。她覺得喪禮中有一些禁忌或做法,應該能有彈性或折衷的做法,會比較符合人性或現代需求。
 
一位先生說自己年輕時曾有差點死亡的經驗。岳父和父親的生病及過世,讓他感觸很深。岳父過世時他回家奔喪,家中有窗簾掉下來,家人在辦喪事過程中,大家都有不同感受和想法;去年端午節時自己的親生爸爸也走了,他摔跤導致顱內出血,尿失禁,接連接受開刀治療,晚年生活品質不佳,讓他感觸很深。現在他會好好保養自己身體,有時也會思考死亡的種種問題。
與談的一組分享者,則是熱絡討論高齡社會的醫療照護問題。他們認為臺灣社會快速老化,未來應走向養生村模式,老人家從65歲以後至死亡這個階段,應善用此人口人力及資源,善用老年人口服務及支援老人。共老、共食就是很好的模式。他們甚至討論到老人的照護應該可以多元整合及運用,除了醫療外,音樂、藝術、美學、園藝、寵物等都可以提供老人更多更好的治療或關懷效果。(尊重個人隱私,本活動全記錄不公開參加者及分享者姓名,較具體且能明顯得知為誰分享者亦不做成記錄)
 
繼續閱讀
2015/02/03

婚禮儀節和禁忌一定要遵循嗎?/郭慧娟

 

現今許多新人在籌辦婚禮時,常被一些傳統婚俗儀節所困擾,有的不了解婚俗的意義,有的不知道該不該照做,有的想刪除不辦卻覺得猶豫不安,但很多長輩卻都認同這些舊俗。婚俗究竟代表怎樣的生活文化樣貌?在時代的演變和交替過程,傳統婚俗可不可能改變?如果可以又該如何調整?這是很多新人都想知道的。
 
婚禮習俗是婚姻價值觀的投射,反映生活文化的樣貌,因此,當婚姻觀改變了,生活方式不同時,婚俗也應該跟著轉變,如果還是依規遵循,全盤採行,難免會產生矛盾和困擾。
 
傳統婚俗儀節,流傳了數千年,有其時代背景及形成因素。但隨著禮俗文化的遞嬗和演變,我們該思考的是:傳統婚俗有哪些文化精神該被傳承?哪些婚姻倫理觀應該被發揚?哪些不合時宜的婚俗思想該做適度調整?又有哪些傳統的婚俗儀節應該賦予新的詮釋?
 
現代很多新人對傳統婚俗的繁文縟節感到不解和質疑,其實傳統婚俗是饒富時代意義的。舊時農業社會,婚姻靠媒妁介紹,又要配合農穫節氣,因此衍生出「三書六禮」的婚俗儀節,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那樣的婚俗是恰如其分,充分滿足當時人們的需求。
 
但是,隨著時間和社會的變遷,同樣的「三書六禮」婚俗儀節,若全盤運用在現代工商業社會,便顯得矛盾與衝突。因為現代社會盛行自由戀愛,新人平等成家,傳統之聘書、禮書和迎書便不適用,改為只用結婚書約;六禮也只剩納徵、請期和親迎仍被沿用。
 
又例如傳統結婚時,喜轎(車)剛起步時,新娘的娘家要潑水,勉勵新娘今後以夫家為主,不要不順心就想返回娘家。新娘要丟下扇子,不能回頭看親人,娘家兄弟則要撿起扇子,用衣服下襬包著拿回家,放在枕頭下。有說是「送扇不相見」,表示不再留戀娘家;另外也有一說是要新娘拋棄大小姐脾氣「放性地」,勉勵與夫家人和諧生活相處。
 
「潑水」或「擲扇」婚俗,在傳統農業社會中,因女性嫁至男家,必須以夫家為家,且舊時交通不便,娘家人基於祝福新娘婚姻幸福,便有如此的儀節設計。但在現代社會,交通方便,新人互相平等尊重,原有的勉勵之意顯得不合時宜,必須给予新的詮釋,或是重新調整做法,才能適合現代人的需求。
 
長久以來,人們多將婚俗儀節當做一種規定,習慣依禮照辦,鮮少思考其背後意義,甚至沒有意識到,當價值觀念與生活模式改變時,婚俗儀節也應該跟著轉變。婚俗儀節是可以變動和調整的。身為現代新人,對於傳統婚禮習俗和儀節,不一定都要全盤照辦,可以先逐一理解並思考各儀節的意義,再依自己的需求規劃安排。
 
傳統婚俗的意義為何?如何給予重新詮釋和調整?以下舉例說明。
 
傳統聘金或嫁妝習俗來自於買賣婚,訂婚前雙方家長先協議聘金數額,訂婚當天男方要準備大、小聘,後來聘金轉成是訂婚禮上女方亮給親人看,以示女兒嫁到好人家,通常會在訂婚禮後全數退還男方,或只收下金額較小的小聘金。昔日女性結婚時,娘家為女兒準備的財產,通常是家具、消費物品或金錢等動產 (多不包括土地等不動產)。嫁妝的多寡除顯示女家財力外,也關係新娘身價與未來在夫家的地位。
 
重新詮釋和建議調整做法:依現代婚姻和婚禮精神,新人彼此因兩情相悅而共結連理,既是平等成家,訂婚時可免聘金與嫁妝儀式,以免被誤為「賣女兒」或「買賣婚姻」;倘若無法廢除聘金與嫁妝儀式,可將之轉做新人的成家基金,代表父母對孩子的情意與祝福。
 
又,傳統訂婚儀節中,常由準婆婆為女方戴戒指,在戴戒指時,一定要將戒指戴到手指根部,表示要把媳婦「壓落底」,期望婚後能壓制對方,令其乖乖聽話。其後改為新郎為新娘戴上,卻延續變成兩位新人的較勁,女方則常不甘示弱,也會在男方將戒指戴到手指中間關節時,將手合起來,不讓男方得逞。
 
重新詮釋和建議調整做法:依現代婚姻和婚禮精神,新人彼此應平等尊重對待,在互相交換戒指時,不應存有「壓落底」或壓制對方的心態和想法。雙方應基於尊重和珍愛的態度,真心誠意為對方戴上戒指。為表示互相尊重,可為對方戴到手指第2指指節後,各自再套下去,不應有壓制對方之意。
 
傳統婚禮禁忌包括:年齡的禁忌、小姑提親/姑嫂觀禮/屬虎親友觀禮的禁忌、訂婚宴男方不可吃到最後且不打招呼先行離去的禁忌、新娘哭好命/興好命的禁忌、「喜沖喜」禁忌、新娘進入夫家時的禁忌─踩門檻/施緣、新娘入門公婆須閃避的禁忌、插香重插的禁忌、新人入洞房坐在床沿的禁忌、新娘不可吃喜餅的禁忌、懷孕婦女參加婚禮的禁忌……等。
 
婚俗中的禁忌,有的摻雜宗教或民俗信仰,有的源於舊時巫術,有的是以訛傳訛,禁忌背後的謬論是否可以打破?事實上,民俗禁忌由人立下規範,也可以由人做調整和改變。檢視婚禮中的禁忌是否合情合理,可以由以下標準作為參考:
⑴禁忌是否符合現代人需求。
⑵禁忌是否符合人性及增進家庭情感。
⑶禁忌是否符合理性和知識上的經驗法則。
⑷禁忌是否符合對新人雙方的平等與尊重。
⑸禁忌是否符合對新人家人及親友的尊重。
⑹禁忌是否能促進婚禮的圓滿與和諧。
 
不過,無論是重新詮釋或調整做法,婚禮中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做好事先溝通,以免「打壞感情」,為婚姻埋下一開始的陰影。(資料來源:內政部出版《現代國民婚禮》)
 
 
 
繼續閱讀
2015/02/03

喪禮禁忌一定要遵循嗎?/郭慧娟

 
最近接到一位網友來信,指長輩過世後,家族中的其他長輩給予諸多禁忌限制,包括不能進廟宇拜拜、不能參加學校畢旅、不能外出旅遊、在一定期限內不能有性愛生活……等,這些禁忌不但令他們不解,也造成生活上的困擾。他問說:這些禁忌是真有道理嗎?必須要遵循嗎?不照做會怎樣?為什麼呢?
 
近來在媒體上也看到兩則跟禮俗或禁忌有關的新聞,一則是新北市有民眾陳情指禮車車頭掛遺照讓他看了很不舒服,殯葬處因此發文給業者,建議不要懸掛,殯葬業者認為不近人情,議員也幫腔說「管太多」;另外也有民眾向媒體反映,在殯儀館附近看到有被綁住雙腳的活鴨,研判可能是家中一年內有2人過世,可能取鴨進行「壓煞」儀式,因祭拜過的活鴨帶煞,因此不帶走丟棄在現場。
 
有關喪禮中的許多禮俗做法或禁忌,都有其時代背景和需求。喪禮禁忌的形成,主要是因為人恐懼死亡,在為亡者處理後事時,希望避免並防止亡靈對活著的人的作崇,希望趨吉避凶,便逐漸發展出一些避忌的方法。
 
台灣的喪葬禮俗禁忌不少,不同族群也有不同禁忌。有的禁忌是因擔心獨犯神聖或畏懼鬼靈;有的是宗教方面的禁忌;有的是基於維護或強化孝道而產生的禁忌;也有的是因為前人經驗或民間傳說而產生的禁忌;或因與宗法制度或文化傳統不符而形成的禁忌。
 
傳統禁忌除了上述這些,還有諸如:
禁忌在睡床上斷氣禁忌死無全屍禁忌死時親人不在場禁忌白髮人送黑髮人禁忌晚餐後過世禁忌入殮時生肖相沖者在場禁忌入殮時打雷禁忌將筷子插在飯上、忌七月出葬、禁忌淚水滴亡者身、禁忌出嫁女拜娘家墳、禁忌喪事期間作飯……等。
 
仔細去思考這些禁忌會發現:不同地區有不同禁忌,不同時代也有不同禁忌,不同宗教禁忌各異,生活環境不同也有對死亡的不同因應做法。而且,同一個禁忌,有的人避諱,有的人不在乎。有的禁忌現在聽來還能接受,但有的禁忌會感覺違反人性情感,有的死亡情況則是無法控制,也有的禁忌影響我們的生活作息,或許我們應有適度的調整心態和做法。
 
因此,面對喪禮中的禁忌,不一定都要全盤接受,我們可以用更理性、更關懷、具彈性的尊重態度來檢視或看待它。也就是說,禁忌來自於人,也可以由人來做調整。但改變和調整還是要有一定的標準,檢視喪禮中的禁忌是否合情合理,可以由以下標準做為參考量尺:
一、禁忌是否符合現代人需求;
二、禁忌是否符合人性及增進家庭情感;
三、禁忌是否符合理性和知識上的經驗法則;
四、禁忌是否符合對亡者的尊重和恭敬;
五、禁忌是否符合對家屬及親友的尊重與關懷;
六、禁忌是否能促進喪禮的圓滿與和諧。
 
那要怎麼重新詮釋或調整呢?舉例來說:傳統人們多存有死要全屍之觀念,主要是因「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另一方面,壽終正寢多為全屍,若屍體不全,則可能為意外,死無全屍,更令家屬望之不捨、難過,因此,自古以來死無全屍便為禁忌。這也是為什麼,亡者若有受傷、肢體殘斷者,會為其縫補或修補,目的也是希望保存「全屍」。
 
現今人們對生命的意義與價值已有不同的定義與詮釋。傳統對於非老死或壽終正寢者,咸認其為凶死,事實上,我們對待意外死亡的人,不應該再以其不幸、沒有福報等負面觀念及態度視之。人類能夠不斷的進步和發展,往往是因有許多同伴的犧牲,提醒和教導存活的人正視許多問題,並能進一步改過,這些死於意外的人,正是我們的「生命導師」,不應以其死無全屍而感恐懼或禁忌。
 
又,我們的社會仍有不少人因為禁忌「死無全屍」所以不願捐贈器官或大體。然而,用正面的態度思考,正因有人願意無私的捐出器官和大體,才讓我們的醫學技術更發達,也才能讓更多人受惠,生命更延長。因此,捐贈器官和大體不但不該成為禁忌,反而是令人敬佩和肯定的作為。
 
其他禁忌我們也可以一一檢視:在
睡床上斷氣需視為禁忌?現今少子少孫死時親人不在場需視為禁忌?白髮人送黑髮人無法控制,需視為禁忌?死亡時間非我們能控制,現今還需視晚餐後死亡為禁忌?過度禁忌入殮時生肖相沖者不得在場,會不會讓更多生者感到遺憾或傷悲?禁忌入殮時打雷禁忌將筷子插在飯上、忌七月出葬、禁忌淚水滴亡者身、禁忌出嫁女拜娘家墳、禁忌喪事期間作飯,這些禁忌都非必要?可不可能有更近人情的做法?或許你我都可以好好想一想。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