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3/04/23

和百位老人談身後事(中)

 
談完一般的死亡觀念後,接著我和台下的長輩們談到「現代善終觀念」。我告訴台下百位專心聆聽的老人家們,我們的老祖宗說,「既壽且富,耄耋之年,壽終正寢」就是最好的善終了。也就是從前的人認為:活得很久,還要富有,生命最後,在子孫的環伺陪伴下,死在自己家中的正廳,就是最有福份、最美好的人生ending了。換句話說,傳統的「善終」觀念,認為死得其所,死得不痛苦,最好是自然老死,就是最好的善終(意即「好死」)。
 
可是,這樣的「善終」,終究只能做為人生結局的「理想」標準。理想性高,實現性卻低。現代人有可能活得長壽,卻不一定能都富有,活得久卻難免病痛,積德做善事沒有問題,要「壽終正寢」(現在很多是在醫院死亡)也不太容易了。
 
傳統很多死亡觀念,雖然都有其時代背景和思想,但是,隨著時代的改變和社會的變遷,如果沒有適度的調整想法和做法,難免會與現實格格不入,不符合現代需求,也容易造成許多生死遺憾。
 
我們傳統一般忌諱談死亡,人生病了,就盡量不要談到「死」,因為談「死」不吉利、不吉祥。可是,實際上,人老了就是會生病,生病後隨著體力衰竭,隨著病症加重,就是得面臨死亡這件事,任何人都不能倖免,不是嗎?當生命中必須一段時間與疾病共處,必須面對死亡時,卻都不能談,不能分享和細訴其中甘苦和問題,豈非人生一大憾事?
 
我環視了一下台下的長輩們,再委婉的告訴他們:當我們年輕從學校畢業時,我們會和同學們一起辦個畢業旅行,以表示依依不捨;會慎重的邀請老師們一起吃謝師宴,以表達對老師的教育之恩;也會隆重地舉辦和參加畢業典禮,公告周知我們畢業了,將踏入人生另一個旅程;更會和許多親友討論畢業後如何謀職、找工作,希望得到更多的肯定和支持。人生的重要階段,我們不是都慎重其事的計劃東、計劃西,以便可以更順利的走下去?可是,面對人生最後一件最重要的事「死亡」,我們竟然是默默無語,不跟家人談,不能說出來,沒有任何計劃和安排,甚至是被禁忌著不能想,最後什麼東西都沒有留下,真的是「默默」的走了,留下來的是什麼?就只有「遺憾」,不是嗎?
 
從學校畢業,是學習上的暫告一段落,人生中途的一個轉運站;可是「死亡」卻是我們在這個世上、這個身分、這個人生的最後一個重要「道別」,也是我們一世又一世靈魂和生命旅途中的「轉運站」。這個生命的畢業典禮絕對會比從學校畢業,還更重要,還有更多人需要感恩、道別,以及還有更多情需要規劃和安排。可是,我們卻經常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做,什麼都沒安排,就這樣走了。這不是很奇怪嗎?
 
我接著說:仔細去想,傳統對死亡的觀念和想法,其實是不實際的、不勇於面對的、不理性的、不是正向的生命態度。因為我們無法和子孫們好好談論生病這件事,也不肯和子孫交代死亡前後自己的想法和希望做法,所以,很多子孫在我們身後大打官司、爭吵不休;很多子孫在我們走了以後,感到悲傷和遺憾;很多子孫在我們過世之後,不知道該怎麼幫我們辦後事;很多子孫沒有辦法清清楚楚的知道我們想要什麼。缺乏溝通、沒有交代、不知所措、空留遺恨…這不就是我們大部分人的死亡面對和態度?
 
我舉了一個例子。有一位老先生,他有四個孩子,生前和長子一起住,臨終生病時曾向大兒子稍微交代身後想骨灰灑海,但大兒子當時沒有好好和父親談,覺得談身後事忌諱,結果父親過世後,所有孩子都回來了,除了長子外,其餘人都反對海葬,因為他們對海葬有顧慮,父親生前也沒有好好交代,生病時講的話可能是隨口說說,無法算數的。結果,孩子們最後還是共同決定,把老人家的骨灰放到納骨塔。之後,這長子又覺心中不安,未依父親交代處理,遂央請殯葬業者將骨灰取出灑海,以對過世父親有所交代。
 
這個案例不正是最好的例子?這老父親究竟是什麼想法,欠缺正式且明確的一個交代,孩子們感到模擬兩可。如果我們自己沒有清楚的交代和囑咐,任何事可能都無法按照我們想的完成,不但自己希望的後事沒有辦好,還可能造成孩子或子孫們的困擾和遺憾。而這困擾和遺憾可大可小。我們每個人不都希望了無遺憾的向這個世界揮手道別,但如果沒有處理好、安排好,不僅自己不能好好道別,還造成子孫們的爭吵和困擾,這絕不是我們所樂見的。不是嗎?
 
我又接著說,面對死亡,如果能和家人很清楚的溝通,很明白的交代,對自己和子孫,絕對都有很正面的幫助。舉例來說,如果我們交代子孫,自己生病以後,一旦無法救治了,就不要再做無謂急救,孩子們就知道該怎麼做對我們最有利的醫療處置;如果我們想好身後事要怎麼辦,清楚的寫下來或囑咐,子孫們就不會不知所措,或用他們自己想要的方式去做,他們一定會依照我們想要的方式去籌辦喪事;如果我們能把財產做一番規劃和安排,孩子們以後就比較不會為了財產鬧得不愉快。
 
而除了死亡後的事外,在年老、臨終或死亡前,我們也還有很多事可以做。我們想完成的事,我們可以在人生「畢業」前盡一切力量去完成;我們想要感謝的人,可以當面或打個電話向他感恩;我們曾經愧對的人或事,也可以想辦法表達歉意或進行彌補;我們曾經想做而沒做的事,也可以利用時間去做;我們想和家人說的話,也可以盡情表達…。(本文作者郭慧娟101.11.02受邀前往台中市政府對百位老人演講「身後事,我做『囑』」演講內容全文)

繼續閱讀
2013/04/22

陸生篇-朝陽科大教學紮實 陸生按個讚

  • 2012-06-06 01:32
  • 中時電子報/旺報http://news.chinatimes.com/mainland/11050504/112012060600258.html
  • 【記者簡立欣/專題報導】
 朝陽教師的嚴格要求,陸生不但不以為苦,還相當珍惜;讀新聞傳播的朱瑞雪被老師要求一節課內交出一篇新聞稿,她覺得上完課自己功力大增。

 台灣技職校院的教學方式,讓大陸學生大受震撼!近年來致力招收大陸短期研修生的朝陽科技大學,不論是商管、傳播、化工或旅遊管理等科系,陸生都豎起大姆指;有陸生上葡萄酒課程時,品嘗老師自己帶來的兩瓶不同年份葡萄酒再寫酒評,理論與實踐並重,令人難忘。

 大陸重理論台灣動手做

 不少陸生提及,台灣技職教育與大陸最不同的是台灣重視「動手做」,而大陸只重理論。來自西安歐亞學院會計系的趙尹,在朝陽會計系研修半年,表示「金融市場」課老師張輝鑫嚴格要求他們每天都要寫金融日記表,還要小組報告,讓他印象非常深刻。

 來自山東理工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的朱瑞雪,最喜歡「新聞採訪與寫作」這門課,不但有平面媒體的寫作練習,還要錄製廣播稿和製作電視新聞。老師曾要求他們在一節課內當場交出一篇新聞稿,對她來說十分有挑戰性。朱瑞雪說,上了這門課感覺自己功力大增,至於大陸新聞教學比較偏理論。

 來自西安建築科技大學華清學院的高嬌,來朝陽讀應用化學系,最欣賞物理化學老師謝定國的幽默活潑,「學生上課不用帶課本就可以有收穫。」而且,分析化學、物理化學、電化學概論等課程都是用英語教材,考試時間是老師和學生討論後決定,都和大陸不同,高嬌十分驚訝:「在這裡小考是很平常的事,而在我們學校,只有考期末考!」

 旅行兼寫報告一舉多得

 來自北京城市學院旅遊管理專業的榮尚,來朝陽讀休閒事業管理系,印象最深刻的是「休閒美學」這門課:「講授美學知識,不僅是理論,而是結合休閒活動。」該門課期中考不是考筆試,而是要求小組旅行,地點自選,之後每周兩組上台報告。榮尚說,邊玩邊學,又和台灣同學一起旅行、討論,合作過程中彼此更加熟悉,收穫很多。

 另一件事就是某次品酒課,老師自己帶來兩瓶不同年份葡萄酒,讓每個人一邊品嘗一邊記錄味蕾的感受,接著才講解、講授理論,榮尚說他非常難忘。

 師資方面,陸生們無一例外認為台灣教師無論是能力或態度都相當卓越。榮尚說,朝陽的每位老師對同學都極友善,印象最深刻的是「生命服務規畫與禮俗」授課教師郭慧娟,課程內容豐富,與學生熱切互動,要求學生寫的書面報告「何謂生命意義」不但一一批改,還附帶中肯的建議。榮尚感性地說,郭慧娟對陸生極為關心:「她更像我在台灣的家人,給了我家人一般的溫暖,周末帶我們旅行、談論生活,對我們關愛有加,很像自己的媽媽。」

 課外學習資源方面,如圖書館、網路、實習場所等,朱瑞雪覺得「夠用、舒適貼心」;高嬌認為學校圖書館是一個廣闊的學習系統,課內課外知識都很豐富;榮尚表示課外資源是他來到朝陽的一大驚喜:「優質的課外資源和無線校園網路,可以隨時查閱資料,圖書館的討論室、影音播放室管理完善,令人得心應手。」

 課外學習資源夠用貼心

 提到來台研修半年的經驗,是否會讓他們想繼續在台灣讀書,陸生皆持正面態度。

 高嬌表示在台短短一學期,一開始不習慣、會想家,但也漸漸適應、習慣並開始喜歡台灣的生活方式,「在朝陽的日子會讓我難忘的。」榮尚肯定地說,只要有機會,很希望在台灣讀書,更加深入瞭解台灣,加上他在大陸學旅遊管理科系,平日擔任導遊,這次的「台灣經歷」,使他更加確定「成為大陸來台旅遊領隊人員」的志向,榮尚說,他希望帶領大陸人民瞭解台灣的美,感受台灣的旅行和生活氛圍。

繼續閱讀
2013/04/16

殯葬自主與性別尊重─同志喪禮常被忽略的事

   
「平等‧尊重‧關懷」是現代喪禮中,很重要的基本精神和原則。但是,在很多喪禮過程中,歧視、忽略、排擠和不尊重等情節卻不斷上演,其中同志喪禮更是如此。重視同志朋友的「殯葬自主」和「性別尊重」權益,呈顯及落實人性關懷和尊重,是同志喪禮中應該被正視和關注的事。
 
同志喪禮中常被忽略的問題
 
  根據國內相關同志關懷團體的統計,台灣同志人口約佔全台總人口數的10%左右,若以台灣2300萬人推估,可能國內擁有230萬名同志,加上同志的直系父母人數,全台灣與同志相關的人口,至少超過500萬人。
 
  台灣社會對於同志的觀念和接受度,近年來已日漸提升,同志朋友的各項權益和人權,逐漸受到政府及立法部門的重視,相關的支援和立法保障,也逐漸的在推動和成形中。但是,民間還是存在著許多的歧視、排擠和不理解,而反映在後事和喪禮中,同志朋友的死亡權益和尊重問題,就更顯得不為人所關切和重視。
 
  同志朋友的死亡尊重和身後權益,常常受到忽略。包括同志伴侶常常無法參與喪事過程、同志的身後喪葬儀節和處理細節常不被尊重、同志的殯葬自主權益常被忽略,以及同志的喪禮常是較隱諱低調的。
 
  首先,由於沒有法律上的關係和保障,同志一旦發生意外或死亡,一般都會直接通知父母等直系親屬,由家人辦理後事,同志的伴侶往往是最後知道或不被告知。甚至有的家庭因排斥自己的家人是同志,同志家人過世後,關起門來低調辦喪事,連帶也排擠同志家人的伴侶,不讓伴侶參與喪禮。伴侶無法參與送行,訃聞上沒有列名,無法在告別式上主奠,喪禮後也無法送至火化,全程後事和喪禮猶如一個「外人」或「陌生人」。這對亡者和亡者的伴侶來說,是極度不尊重和歧視的。
 
  其次,同志的身後事因多由家人統籌辦理,不少家庭和家人不認同其同志身分,往往忽略同志亡者的殯葬自主和生前交代。舉例來說,同志亡者生前交代相關的後事和遺囑,家人若不認同,常未依其交代執行,又因同志無論是婚姻或關係及遺囑,許多無法律規範和保障,因此家人未依照其遺囑處理,法律上亦無法可管。
 
  再者,同志朋友終其一生,捍衛和爭取的便是其性別的身分和尊嚴。生時常遭歧視和不認同,死後亦常不被尊重。例如:不少家屬會以自己認定的性別身分為同志亡者穿衣和化妝,性別身分是男性者被化妝穿扮成「女性」;女性被化妝或穿扮成「男性」,類此案例比比皆是。這對亡者來說,亦是極大的不尊重,令死者無法安息。
 
同志的死亡權益應受重視
 
  在人權高張的今天,同志朋友的生命權利和身後權益,同樣應受到重視。為同志亡者送行的,無論是家屬或殯葬業者,都應該做到尊重其「生前囑咐」、為其規劃籌辦「合宜喪禮」及以尊重、平等的態度為其處理「葬後祭祀」。
 
  在尊重生前囑咐方面,同志亡者生前的「身後事囑咐」,即使無法律上的明文保障,但基於對亡者的尊重,無論是財產上的安排、葬禮的殯葬決定、葬的處所和後續祭祀安排,以及醫療囑咐…等等,我們亦應學習「尊重」。
 
  在為其規劃籌辦喪禮方面,同志亡者的喪禮,應尊重其生前的「性別身分」,以適合其身分和性別的方式規劃和安排殮、殯、葬、祭程序,同時更應尊重其伴侶,讓其伴侶能全程參與,並扮演重要的送行角色。例如:洗身穿衣化妝應合宜尊重、訃聞上應將其伴侶列名、告別式和送葬時伴侶應主奠和參與,喪葬文書中應注意亡者的身分和稱謂…等等,這樣的安排和規劃,才是尊重的表現,才能讓亡者真正安息,身旁的親友們也才能感到欣慰,落實「生死兩安」。
 
  而在平等的葬後祭祀方面,同志亡者無論其年齡、職務、婚姻狀況,都應注意其葬後的祭祀權益。其未婚者牌位供奉和葬處,都應尊重其決定,或經過民主理性協商,做最妥適的安排,避免因無子嗣而予以排擠。
 
同志朋友的心聲:平等‧尊重‧關懷
 
  對很多同志朋友們來說,生命的尊嚴和死亡的尊嚴,就是希望同為人類和同胞的我們,能夠給予他們最基本的「尊重」,如此而已。而這種「尊重」應出自於真心、平常心、平等心和關懷心。也唯有如此,生命的尊嚴才能被彰顯,送行的意義才能看見,而死亡的價值才能浮現。
 
 
 

繼續閱讀
2013/04/08

跟毛小孩道別─寵物殯葬新思維/光華雜誌

發刊日期:2013.04.01

有人說,人到暮年,最大樂事莫過於有老伴、老友及老狗相伴,足見寵物在現代人心目中,地位可比擬至親好友。

而在慎終追遠的清明時分,除了追思緬懷親友與故人,許多人還多了一類追思對象──化為天使的寶貝寵物。處理寵物的死亡,及調適內心的悲傷失落,是寵物主人的必修學分,也是一趟心靈療癒的旅程。

人與寵物的新同居生活

根據農委會統計,2011年國人飼養的家狗數量為一百五十三萬多隻,家貓為三十七萬多隻,其中大台北地區民眾飼養的犬貓數量佔了總數的近3成。 現代人為何這麼喜歡養寵物?人與動物間的情感牽繫有何獨特?台灣殯葬資訊網主筆、也是朝陽科技大學銀髮產業管理系兼任講師郭慧娟指出,現今社會不婚、晚婚和無子化的趨勢有增無減,加上人際疏離,使得寵物在人們心目中已經由「看門」或「玩賞」功能轉變「生活伴侶」。

台北護理健康大學生死教育與輔導所學生游益航觀察,很多主人平時只是理所當然的照顧,唯有當寵物死亡時,才猛然察覺:「原來牠在我心目中佔有這麼重要的一席之地!」

寵物送行者

正由於人與寵物的關係非比尋常,越來越多人選擇以慎重的方式為寵物辦理後事,以傳達對心愛寶貝的追思與看重。

然而,許多人可能不知道,寵物遺體在法令上,至今處於三不管地帶,且被定義為「廢棄物」! 宜蘭縣動植物防疫所所長陳文進解釋,由於現行《動物保護法》僅規範至動物「生前」的對待(包括繁殖、買賣、飼養、管理等層面),對於動物「死後」的處置卻沒有任何相關規範;至於內政部執掌的《殯葬管理條例》,係僅規範「人類」遺體的處理,因此,寵物遺體原則上是依《廢棄物清理法》歸類為廢棄物,等同於家戶垃圾,民眾可以打包後交給垃圾車清運。

陳文進指出,上述做法雖然合法,卻沒有顧慮到飼主感情,也存在疫病擴散的風險,因此過去各地公立動物防疫所(或動物保護處)都有提供寵物屍體火化的服務,民眾可自行帶來寵物遺體,動物防疫所再委由民間焚化廠集中處理。

至於火化後的骨灰,則統一採灑葬等環保自然葬……未完 成長中的灰色產業 然而,不少飼主希望將寵物單獨火化,留存骨灰紀念,或是舉辦擬人化的追悼儀式,民間的寵物殯葬公司乃應運而生。

根據台灣殯葬資訊網最新調查,目前全台各大都會區專營寵物殯葬的業者約有二十多家,其火化費用(含遺體接送、火化、裝罐封存)按重量計價,6~10公斤的價格約為4,500元,至於有租期(通常3年為期)的骨灰塔位價格則在1~3萬元間。

根據2008年台北護理學院(後升格為大學)生死教育所與南華大學生死學系共同進行的寵物殯葬產業市場調查,光在大台北地區的寵物殯葬業者就有8家,合計規劃2萬8,800個塔位,調查當時已賣出1萬2,000個塔位,平均每年賣出1,600個塔位,可見寵物殯葬市場的商機。

看好產業前景,2011年底,知名殯葬業者龍巖,大手筆斥資五千多萬元進軍寵物墓園事業,它的寵物生命紀念館就在主殿真龍殿的側邊不遠,外觀雅致如美術館,內部設有櫃臺區、接待諮詢區、禮佛區、多用途的追思禮廳,戶外有花園休憩區,塔位區則走甜美可愛的Hello Kitty風。

龍巖明生處處長吳炘明表示,龍巖會投入寵物殯葬,來自許多原客戶的共同需求;標榜優質服務的龍巖,葬儀皆由有證照的禮儀師主持,還首創「寵物生前契約」,禮儀服務加上3年為期的塔位租用,預購價為6萬元,至今已賣出上百件契約、約800萬元的業績。

吳炘明也發現,不少客戶會全家人帶著寵物來館內預先「感受環境」,希望寵物也滿意這個第二歸宿。

化作春泥更護花

台灣殯葬資訊網主筆郭慧娟指出,寵物殯葬產業就像許多新興事業,管理及監督機制都有待建構,目前因無法令依歸,業者多是變相登記為廢棄物清理業、倉儲管理業,民眾遇到消費糾紛也無處申訴。

她因而呼籲,政府應重視寵物殯葬的法制化工作,而民眾也應審慎評估,挑選具有口碑、財務穩健、資訊透明的業者提供服務。

不過,也有不少飼主並不欣賞寵物殯葬業者大做塔位生意,轉而崇尚植葬、灑葬或海葬等環保自然葬。

今年初,宜蘭縣員山福園公墓也規劃出佔地300坪(目前已開發90坪)的寵物花灑葬區,選擇替寵物「花葬」的民眾,可將骨灰磨細後裝在生物可分解的容器內,再埋入花葬區的植栽下,3年後,就可以將長大的植栽掘起、裝盆,帶回家照顧,象徵寵物常伴左右,也落實輪葬觀念。

一場生命教育旅程

其實,寵物殯葬可以不假他手、跳脫窠臼,並為每個參與者注入飽滿能量。兩年多前,台北護理健康大學的一群師生,就藉由一場隆重的告別式,集體走過一趟生命教育旅程,靈魂主角則是為校奉獻10年的校犬小黑。

十多年前,北護校園如同許多學校,充斥著流浪犬隻,時有攻擊校內師生的意外發生,直到護理系助理教授葉明理建請校方挑選適合的流浪狗集結訓練,藉由狗的領域特質驅趕其他流浪犬,以收養代替捕捉,達到淨化校園並尊重生命的雙贏目標,自此「校園守護犬」成立,而小黑即是開山元老。

葉明理回憶,小黑個性親人又聰明,當初「收服」牠的過程完全不費吹灰之力,而小黑也不負使命,直到晚年都盡忠職守,陪伴過許多女同學夜晚走回宿舍,也是值大夜班的警衛同仁眼中的好幫手。 2011年底,小黑安詳離世,由校犬隊成員親自為牠潔身、入殮,並安排後續的火化、葬儀。

告別追思會當天,一百多名學校師生、歷屆的校犬隊志工及畢業校友們擠滿了會場,當會中播放生命追思光碟,小黑繫著各色領巾,或坐、或臥、或展現匍伏前進的身影映現時,許多人眼淚潰堤,低迴不已;儀式尾聲,大家為小黑獻上花朵及祝福,再移往校園中的「癒花園」追思丘,在唱頌聲中灑入小黑的骨灰,圓滿完成葬禮。

那些貓狗教我的事

郭慧娟觀察,國外寵物殯葬產業的最新趨勢是,有許多諮商機構投入,針對面臨寵物喪慟的飼主,提供專業的悲傷輔導與支援服務;在國內,這類諮商服務還正處於發軔階段。

有過悲傷輔導經驗的游益航認為,有意義的哀悼儀式,並不需要花大錢,也不必拘泥於形式,重點是,要讓人人可以安全地表達思念與情感。 在實踐上,可以是找三五好友一起為牠祝禱,或是為牠寫詩,或者寫下牠的一生故事,或者隨興地吟唱,也可以選擇好好地痛哭一場。

生命無常,有如潮起潮落,本是天地間的自然循環,而那些貓狗教我們的事,自始至終,都是關於愛。

(原文轉載自台灣光華雜誌第38卷第4期/2013-04-01/文/陳歆怡.圖/莊坤儒) http://tw.mag.cnyes.com/Content/20130401/fd8afcd9add24214bc5fd113da3d4598.shtml
繼續閱讀
2013/04/03

海葬如何掃墓、祭祀和追思?/郭慧娟

近幾年來環保意識抬頭,加上台灣地狹人稠,政府大力宣導環保自然葬,不管是樹葬或海葬,民眾也逐漸接受並形成觀念。但是,很多民眾雖然認同海葬的環保精神和意義,卻也對海葬的骨灰處理方式和後續的追思和祭掃處理感到質疑和不安,除憂慮不符合傳統入土為安的葬祭做法,也擔心清明和年節的祭掃及追思是否妥適。
 
台灣海葬的需求和葬法
 
台灣四面臨海,海葬的方式最佔環境優勢和便利性,民間海葬也一直都有需求。官方目前每年由台北市、新北市和桃園縣共同聯合舉辦海葬,民眾參加人數逐年增加;而民眾自行委託殯葬業者代辦海葬案件比官方多,由於官方每年才舉辦一次,民眾骨灰存放麻煩,為免骨灰暫放問題,很多民眾都直接透過殯葬業者,代為規劃及安排海葬。
 
依照現行《殯葬管理條例》規定,辦理海葬,須雇請可以載客的船隻,於離岸一段距離後進行骨灰拋灑,並應注意海象、氣候、救生安全以及合法拋灑之水域範圍,最重要的是要依法申請核准後才能出海海葬。
 
  海葬的骨灰處理,依規定遺體應先火化,火化後之骨灰應再經處理,磨細後才能進行骨灰拋灑。骨灰得直接拋灑,亦得裝入容器後拋灑,但若裝入容器者,其容器材質須易腐化且不含毒性成分。一般常見之容器有:紙袋、紙盒、紙罐或玉米澱粉塑膠容器(PLA,俗稱玉米罐)等。
 
  至於申請手續,只要備具死亡證明、火化證明等相關證件,即可向有辦理海葬的市縣主管機關申請,沒有資格或死亡年限之限制。海葬必須先向有劃定海葬海域之市縣政府(現有新北市、高雄市、宜蘭縣、花蓮縣、臺東縣)申請,核准後始得搭船出海進行海葬,並於一定海域實施骨灰拋灑,其所用船舶應以航政主管機關核准註冊登記之客船為限。
 
以北北桃聯合海葬來說,流程十分簡單隆重。其流程為:(1)岸邊告別式:含主辦單位致詞、緬懷亡者紀念儀式。(2)啟航:家屬抱持骨灰上船。(3)抵達外海地點:途中播放紀念亡者音樂。(4)家屬將骨灰裝入可分解、無毒性之容器或棉紙拋入海中。(5)家屬拋灑鮮花瓣。(6)默禱及祝福。(7)返航:途中播放音樂。(8)上岸感謝家屬辛勞。(9)葬禮圓滿結束。
 
  至於一般民間自行委託殯葬業者進行海葬,則端視找尋船隻大小、參與海葬人數、海葬流程規劃、是否有宗教儀節安排等,價格費用不一。一般多在二萬元至五萬元間不等。
 
一般人對海葬的質疑和問題
 
一般會想要海葬者,其需求原因主要有四:一、亡者生前交待身後要海葬;二、
過世時年紀很輕者;三、思想比較開化的老人或沒有子嗣的老人;四、喜歡大海、或是海軍,或是想以大海為家的人。
 
至於家屬考慮並採行海葬,除尊重亡者遺願外,主要的原因多為:一、台灣四面環海,海葬方便;二、海葬手續簡便快速;三、達成亡者最後的心願以求安心;四、整體費用比墓葬或存放納骨塔便宜。
 
  但還有很多人對海葬心存疑慮和不安。主要多是擔心海葬後,親人的骨灰一灑海就沒了,未來無法祭祀骨灰,也少了可以掃墓或祭祀追思之處。民間甚至還有傳說,親人過世後海葬,結果夢到親人說「很冷」,但骨灰已無法追回。
 
  另外,還有民眾認為,同樣是環保自然葬,樹葬或花葬還可以「入土為安」,還有可以祭掃的處所,但海葬就不同了,清明或年節忌日,無法出海緬懷或追思,總感覺少了什麼,內心會空蕩蕩的,好似無所依靠。除非是亡者本身有交代或表達意願,否則很多民眾還是對海葬存著疑慮。
 
  也有民眾說,樹葬或花葬可以在告別式後擇日便安排,但海葬好像沒那麼方便,官方舉辦一年才一次,骨灰還要先找地方存放,十分不方便,總覺得親人尚未安葬似的;如若自辦,雇請船隻出海,費用也是一筆。
 
海葬符不符合華人傳統祭祀觀念?
 
海葬究竟符不符合我們傳統的祭祀觀念?其實,縱觀自古以來的傳統喪葬精神和做法,整個喪葬過程,就亡者而言,一方面是藉由各種儀式安頓亡者靈魂;另一方面則是藉衣衾棺槨以安頓其遺體。對亡者靈魂的安頓,自豎靈開始,即已將亡靈奉請至神主牌位,之後各種法事祭祀、移靈、告別式、安葬、做七、百日、對年、三年、合爐,以至後續永久祭祀,其實都是以神主牌位為主。
 
而我國傳統喪葬,人死後是「廟以安神、墓以藏形」,而且「神重於形」,也就是重靈魂而輕遺體或骨灰骸祭祀。子孫奉祀主要是先人的神龕牌位,而不是先人的遺骨。所以,最早的祖先祭拜和追思,強調的都是宗廟祭祀,而非墓祭。
 
海葬的祭掃和追思做法
 
  從精神和意義上來說,海葬和樹葬、進塔等,均已不注重「掃墓」的形式做法,如同進塔一般,民眾並不須要整理或清潔納骨塔位。認同及採行海葬,即是超脫往日築墓佔地、墓祭的舊思維,並不再執著於骨灰骸的保存及長期據有。
 
而且祭祀最重要的是祭祀者的真誠心意,如同孔子所說:「祭如在」。既認同回歸自然理念,自應調整追思和祭祀之心態和方式,在骨灰回歸大自然後,用其他更具精神性和紀念性的方式來追思亡者。
 
例如:舉辦家族追思會、舉辦紀念亡者聯誼聚會、依亡者生前宗教信仰方式追思、利用網路追思、撰寫天堂家書,至海邊或具有懷念意義的處所憑弔懷念……等等。而祭祀則仍以家廟奉祀或神主及神龕祭祀為主,世代祭拜和傳承,建立新型態的懷親和慎終追遠模式,讓家族的精神永續長存。
 
 
 
繼續閱讀
2013/04/02

女兒可以回娘家掃墓嗎?/郭慧娟

清明節向來是華人重要的祭祖節日,依台灣傳統習俗,嫁出的女性應祭拜的是夫家的祖先,掃夫家的墓,不但在祭祀文化中被邊緣化,而且還被視為禁忌。但隨社會變遷、家庭結構改變,以及少子化現象,越來越多人打破「女兒不能回娘家掃墓」的禁忌,開始歡迎女兒回娘家掃墓和祭祖,顛覆男尊女卑的祭祀文化。
 
傳統習俗和觀念:女兒掃娘家的墓會分掉福分
 
依照傳統習俗和觀念,已出嫁的女兒不能回娘家掃墓。其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嫁出去的女兒為潑出去的水,從結婚那一天起,女性就應以夫家為主,祭祀夫家祖先,因此年節祭拜的是夫家祖先,清明掃墓也應掃夫家祖先的墓;二是傳統習俗亦云「女兒掃娘家的墓會分掉娘家兄弟的福分」,因此不歡迎出嫁女兒回娘家掃墓或祭祖。
 
  但近年來性別平權意識抬頭,很多女性開始省思並爭取女性的祭祀權。不少女性提出質疑:「女兒為什麼不能回娘家掃墓?」「誰說女兒回家掃墓會家道中落?」越來越多觀念開明或家中只有女兒的家庭,紛紛敞開雙手歡迎女兒、女婿和外孫回家掃墓和祭祀。
 
法律規定和社會風氣改變  女性力爭祭祀權有成
 
幾年前,台中市「祭祀公業黃鵬爵」引用傳統文化所謂「女子出嫁,則祭拜夫家祖先」之例,禁止8位黃家已出嫁的女兒繼承父親的派下權,經女兒們向法院提起「確認派下權存在之訴」,法官認為,我國的祭祀公業條例承認男女平等原則,判決「祭祀公業黃鵬爵」敗訴,黃家的8位女兒都有派下權。
 
「祭祀公業黃鵬爵」代表人黃正宗在法庭上指出,依我國傳統文化,女子一旦出嫁,即住在夫家,所祭祀者為夫家的祖先,並非其本家的祖先,這8位女兒都已經出嫁,甚至還冠上夫姓,與黃家無關,不得成為「祭祀公業黃鵬爵」的派下員。
 
法官審理後,以我國於2007年公布的「祭祀公業條例」第5條中,明文保障女性繼承派下權,黃清松的8位女兒雖都已經出嫁,卻願意回到黃家參與祭祀活動,因此在男女平等原則下,判處「祭祀公業黃鵬爵」敗訴,黃清松的8位女兒都有派下權。

  去年清明節,台中市祭祀公業黃鵬爵全面通知黃家女兒回娘家祭祖;台中市西屯區祭祀公業廖烈美不但設部落格通知,還對女派下員設置簽到簿,不來祭祀還予罰責。祭祀公業開始歡迎女兒們回娘家祭祖


而以往女性的名字不會被列在祖譜上,即使對家庭或社會再有貢獻,女性也是不被允許進入宗族祠堂,擔任主祭或祭拜祖先。國立東華大學教授蕭昭君是家族中第一位取得博士的子孫,他們蕭家一年一度的祖祭,百年來主祭者都由男性「功成名就者」擔任。他的父親曾問祖祭主委「女兒可不可以當主祭」,對方回答「博士可以,但不能是女的」。
 
 為了爭取女性的祭祀權,打破社會及家庭這種男尊女卑的不平等現象,2007年時任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第三屆理事長蕭昭君,透過一番努力與抗爭,打破她們家族的父權傳統,成為蕭氏宗祠百年來的第一位女主祭。
 
 蕭昭君爭取擔任主祭期間,蕭氏宗親會經過多次熱烈討論,終於決定在2007年3月1日(農曆2月12日)由蕭昭君擔任蕭氏斗山祠最重要的春祭主祭,同時也依習俗敬獻「女光永續」牌匾。蕭昭君的母親的名字,也與她的父親並掛,永留祠堂。這是蕭氏宗族百年來首度由女性擔任主祭,其打破了祭祀文化中的父權神話,象徵結婚的女兒也可以祭祀原生家庭的祖先,並承認家族女性的貢獻,意義非凡。
 
越來越多人不禁忌回娘家掃墓  但持反對態度的仍不少 
 
  雖然社會的觀念和做法逐漸開放,但民間對於允許女兒回娘家掃墓,仍然保持保守的看法和做法。許多的未婚男女及已婚男性都掃父系家族的墓;已婚女性則掃夫系家族的墓,少有人去掃母系或妻系家族的墓,因為已經有舅舅或舅子去掃墓了。
 
  有一位已出嫁的女兒,因很想念父親,在先生的陪伴下,於清明節時前往父親骨灰存放的納骨塔祭拜父親,結果就被娘家的人責備一番,認為她這樣的行為不妥,可能會「帶衰」娘家,讓她難過不已。這名女士說,她和先生只生一個女兒,那以後她和先生及祖墳不就都沒人掃,沒人祭拜了?
 
  還有一位出嫁才一年的女兒,去年因清明適逢休假,興沖沖的想回娘家幫忙掃墓,結果被家人阻擋,要她別回去,讓她相當不開心。她十分不解,才一年的時間,未嫁前每年都可以跟著掃墓,追思過世長輩,結婚後自己卻成為「外姓」「別人」,讓她難過痛哭許久。
 
  住在台北的林小姐則說,從她婚後,就被限制不能回娘家掃墓和祭祖,她感覺自己的祭祀權就這樣活生生被剝奪。為了彌補這樣的遺憾,她都會選在清明前後,與娘家人掃墓祭祖時間錯開,自己和先生及兒女一同祭祀祖先。
 
  但也有人是不設限且不理會禁忌。像一對結婚十多年的夫妻,只要太太想祭祀娘家祖先,先生都一定陪伴祭拜,娘家人也不會反對。他們認為男女雙方的家庭都是一樣的,婚姻不該成為阻絕女性各項權利的絆腳石,而是圓滿雙方生命的過程。
 
  另有一位小姐則指出,女兒也是人,會思念親人,掃墓祭祖的意義不就是教導子孫要緬懷先人,要懂得孝順之道?女性走入結婚禮堂,不是把自己賣了,也不該是和娘家劃斷血緣關係,清明掃墓就是要家庭中的成員,懷念自己的祖先,無論是夫家或娘家的祖先,都不該排斥或禁止祭拜,這才符合人性和親情。
 
透過民主溝通和協商  歡迎女兒回家掃墓 
 
  傳統父系社會利用民俗和民德鞏固父權,幾千年來,許多的習俗或禁忌,經由風水、傳說,被一代代的複製、增強,造成已婚女性不能掃娘家墓的觀念變得根深蒂固,想要改變的確需要更多的努力和溝通。
 
  正如前述台中市「祭祀公業黃鵬爵」和蕭昭君案例。祭祀公業從阻止女兒繼承父親派下權,到歡迎女兒回家掃墓,正是回復女性祭祀權的一大進步;而蕭昭君教授努力爭取家族的主祭地位,並爭取女性子孫名字入家祠,更是打破傳統父權迷思的最佳例證。
 
  值此清明前夕,女性在參與家族掃墓和祭祀之際,的確可以思考透過家族的民主溝通和協商機制,多為自己爭取應有的祭祀權益。因為,有溝通才會有進步,有協商才會有希望。透過別人圓滿回娘家掃墓的案例,或是媒體的報導案例,藉由理性、和諧的溝通,讓更多女兒都能盡為人子孫的一份孝心,展現親情,落實慎終追遠的真實意義。
 
 
  轉載自臺灣殯葬資訊網http://www.taiwanfuneral.com/Detail.php?LevelNo=1996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