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3/03/27

民代弔唁從加分變成擾民? 該反省的台灣民代弔喪文化/郭慧娟

    歌手楊培安父喪,在告別式上,某位前往弔喪的民意代表於家奠進行中,直接從楊父牌位前走過,引發家屬不滿。事實上,近幾年來,國內民意代表為爭取選民認同和支持,越來越重視「喪家服務」,除了勤跑告別式,還主動送杯水、送輓聯,積極關懷服務選民,但是,民意代表不請自來,或是不尊重告別式流程,不懂弔喪禮儀的情形也時有所聞。提醒所有的民意代表,應好好反思弔唁的意義,落實對選民的關懷和尊重,而非敷應以對,利用弔喪之名形成對喪家的干擾。
 
告別式已成民代爭取選民的兵家必爭之地
 
    近幾年來,由於選舉文化興盛,轄區選民服務對候選人及民代來說,益形重要。不少民意代表為鞏固票源和選民,勤跑紅白帖,其中「喪家服務」更成為各候選人或民意代表的兵家必爭之地。主要是選區民眾家有喪事,民意代表前往弔唁和關懷,特別能引發喪家心中的感激,而民代本人親到告別式拈香奠祭,還能增添亡者榮光和喪家人脈關係,做足面子給喪家。
 
    民意代表深知關懷喪家可以得到許多的回饋,並贏得選民的感激和肯定之情,因此紛紛將「喪家服務」列為重點選民服務項目,包括每天派專人鎮守殯儀館等殯葬設施,隨時建置喪家和亡者資料,並派專人每天跑告別式場,主動送杯水和輓聯,時間若許可,民代會親自出席告別式,若無法配合,則派秘書或助理代表出席公奠致唁,緊緊把握每一個「服務喪家」的好機會。
 
公奠前或家奠中闖入插隊祭拜拈香  禮儀人員未阻止喪家無奈
 
    民意代表服務喪家,並重視對喪家的關懷和慰唁,其實無可厚非,出發點亦是良善的,但是,若不遵守喪禮的禮儀規範,不尊重喪家的感覺,也不尊重喪禮的進行流程,甚至逾越「弔唁之禮」,那就造成反效果,不但無法達到弔唁和關懷之效,反倒形成對喪禮的干擾,影響喪禮流程,也徒增喪家的困擾和不便,更有甚者還引發喪家的不悅和不良感受。
 
    近些年來,國內不少禮儀業者均曾反映過民代弔喪的問題,也曾引發過一些爭執和衝突。像在中部地區,曾有一位地方民意代表,在公奠時闖入禮廳奠祭,引發喪家不滿,當場將這位民代「轟」了出去。南部還曾有禮儀人員因不願「配合」民代的時間和允許其插隊,雙方起了衝突。
 
    這些民代是因急著跑行程,或遇旺日告別式場多,希望進殯儀館後一次將奠祭行程走完,好方便下一個行程和公務,因此,便央求禮儀公司「配合」一下,讓他先插隊「公奠」,禮儀公司服務人員或司儀則因不想得罪民代,多予通融便宜行事。但遇到有原則或有所堅持的喪家或禮儀人員,就可能引發一些言語或肢體上的衝突。
 
    試想,家奠中主祭的都是至親族人,家奠和公奠的氛圍及流程完全不同,當司儀和亡者的至親族人都融入祭拜哀悼的情緒中,突然一位陌生的或不請自來的「民代」闖進來,準備「插隊」祭拜,對正在哀悼流程中的司儀和家屬們來說,豈非是一種很嚴重的打擾?喪家除了覺得莫名其妙,感覺儀式被「破壞」外,哪能感受到民代善意的慰弔之意?更何況,現實情況中,如果這位民代不是喪家喜歡或認同的黨派或民意代表,那即使本人到場,非但不能增添榮光,反倒令喪家們感到厭惡和反感。
 
民代應自省並瞭解合宜合節的弔喪禮儀
 
    事實上,在喪事中,主角本為亡者和辦理喪事的喪家,任何前往弔唁的親友或參加公奠的公務機關首長或代表、民代或民代代表,以及任何公司團體和同事友人,均應依照公奠流程和規定來做,才能適度表達弔喪慰問之意。
 
    參加公奠弔祭的民代,未經喪家或司儀同意,自行進入家奠禮廳,並打斷家奠流程,是嚴重逾越「禮」的本份和範疇,不但對亡者不尊重、不禮貌,干擾告別式進行,更是對喪家嚴重的侵犯和干擾。
 
    民代若真有心關懷和慰問喪家,應該依照告別式會場禮廳外張貼的「家公奠流程表」奠祭順序弔祭,這才是合乎禮合乎情的弔唁之禮,也才能真正贏得喪家的尊重和感受。
 
民政主管機關應宣導  禮儀公司和家屬應堅持
 
    建議政府民政相關主管機關,應針對民代弔唁尊重及禮節,適度宣導;相關民意機構亦應適度地提醒所屬各民意代表們注意弔唁禮節。而禮儀業者亦應負起和民代溝通,以及尊重家屬感受,堅守家、公奠流程進行的責任,讓每一場告別式都能在尊重、關懷、合乎情義和禮儀的情況下圓滿完成。

    本文轉載自:臺灣殯葬資訊網http://www.taiwanfuneral.com/Detail.php?LevelNo=1967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