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2/08/24

樞機主教單國璽樹立了最佳的生死典範



樞機主教單國璽辭世消息傳出,各大媒體及國人均感不捨和懷念,畢生為宗教和社會貢獻心力的他,從獲知罹癌開始,一直到臨終及死亡,再再展現出高度的生死智慧,並為大眾樹立最佳的生死態度和典範,其所表達的生命價值和死亡尊嚴,值得我們大家學習和效法。
 
雖然貴為宗教領袖,單國璽仍無法免除生老病死這些人生課題。2006年7月,單國璽在天主教耕莘醫院被診斷出罹患肺腺癌第四期,當他獲知自己罹癌時,他也像一般人一樣,問神也問自己「為什麼是我?」他跪下來,禱告半小時,問天主:「你要我做什麼呢?」他希望主能讓他明白生病的意義是什麼,死亡的意義又為何。

    單主教從一開始的不明白,到真誠禱告,終於體悟出生病的意義何在。他說:「我以為我生病是天主的計畫,所以我接受。」在體悟出生病也是有其意義後,單國璽自此把癌症當成是他的「小天使」,隨時提醒自己:「賽跑要到終點了,你要衝刺,分秒都用來幫助人超越死亡。」
 
對於生病的人來說,生病往往讓人逐步喪失身體的功能,也讓人逐步喪失人的尊嚴。面對生病的苦痛和心靈上的調適,單主教同樣的也展現出高度的智慧和超人的坦然態度,這是一般人很難做到的。
 
他舉出三件生病中的糗事。第一次是他因肺部積水住院,醫生讓他吃了強烈利尿劑,但在舉行聖祭時藥性發作,讀經後褲子已尿濕一半,地板上也撒滿尿水。在舉行彌撒發生這樣的糗事,他卻說「這是天主治療我虛榮心的開始。」;
第二次是有一次他從高雄轉到台北耕莘醫院時,因兩天未排便,醫生給他吃了瀉藥。當天半夜,他叫醒男看護要攙扶上廁所,但還未到馬桶前,已經來不及,男看護不小心踩到,在為他更衣、沖洗後,看護告訴他「離馬桶兩三步,你都忍不住!」單國璽當時覺得自己好似小孩,無言以對;第三次則是在去醫院的途中,尿濕了半條褲子和輪椅上的坐墊。他只好光著正半身上了腫瘤科放射台,醫護和技術人員看得很清楚,他覺得當時的自己,連最後的一點尊嚴也喪失了。
 
面對這三次「糗事」,單國璽卻體悟出這是生命最終的澈底洗禮和終極考驗。他真誠的感謝天主用強烈的勁風,將他這棵老樹枯枝上所留下幾片阻礙他的殘葉吹得淨盡,連從小養成的羞怯及矜持自尊的性格也吹得無蹤無影,他認為這生命的凋落過程和病榻的無奈經驗,卻讓他「煥然一新,返老還童」。
 
單國璽甚至多次對大家說,他一生修道,直到罹癌後才算「水落石出」。畢生奉獻宗教和社會,但卻在罹癌後,他才真正深刻體悟生命的意義和尊嚴為何。生病的這六年來,他飽受疾病和治療的所有苦痛,但他一直強忍疼痛,靠信仰強撐。每次做化療時,他深受副作用困擾,頭部及手腳劇痛,無法入睡;他想著耶穌被釘在十字架的痛苦,不自主的便祈禱道:「再多給我一點苦,讓我分擔祢的痛苦」,之後才能睡著。
 
從生病一直到過世,單國璽沒有浪費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正因得癌,他完全實踐以病老肉身啟發眾人的弘願。從罹癌的翌年開始,單國璽便展開「生命告別之旅」系列演講,他以面對病痛及死亡的經驗鼓勵眾人,在學校、監獄、醫院等地演講逾兩百場,吸引逾十二萬人聆聽,樹立最佳的生死典範,感動並影響許多人。而臨終之際,他更不忘在胸前畫了三次聖號,替世人祈福。展現了超越的生命的終極意義和精神。
 
一直以來,人們對死亡總是心懷恐懼和害怕,雖知死亡不會是生命的終點,但是卻無法淡定的面對死亡。而單國璽卻在獲知罹病後,泰然的面對生命的最後階段,淡定的面對死亡,把他的生命價值發揮得淋漓盡致,有條不紊的接受死亡和生命的自然凋落。

臨終前,他仍一如往昔,在胸前畫了三次聖號,替世人祈福。他也交代了他的身後事,甚至和在大陸河南的妹妹進行簡短幾分鐘的通話,了卻他長年以來未能會見妹妹的遺憾。最後,他覺得心滿意足,沒有受到痛苦,走得十分安詳,完成了這一生偉大且令人尊敬的生命旅程。

從生到病,由病到死,泰然接受疾病,真誠體悟生命,無所畏懼死亡,無私的關懷和付出,單國璽讓自己的生命的燭火完全地燃燒到最後一絲灰燼,但國人看到的卻不是消失的生命,而是一盞在大家心中永恆不滅的燈塔,樹立在大家心中的更是超越人世間的生命價值和令人讚詠的死亡尊嚴。


繼續閱讀
2012/08/13

願台灣有更多「善良撒馬利亞人」

我有一個學生,她曾經在放學途中遇到一起車禍,看見一位女子臥倒路上,一位男子焦急的站在旁邊。

看見車禍,這位女學生沒有馬上騎車離去,立刻將車停下,詢問男子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男子說已經叫救護車,這名女學生也不知道該幫些什麼,在旁邊等了一會兒後,另有一名男子也前來幫忙,她便騎車離去。

回家後,這位女學生將遇到車禍的經過告訴了媽媽,結果被媽媽念了一頓。媽媽說「別人發生車禍,妳好心幫忙,卻可能惹來麻煩……」

這位女學生接連一段時間心中一直感覺不舒服,她覺得難過、焦慮,一直在想著「那位女子不知道是不是死了?」「她送醫後情況不知道怎麼了…」

隔了一週再上課時,她才告訴我這件事。

我告訴她,之所以焦慮和不安,一方面是面臨不確定的死亡事件,引發了自身的死亡焦慮,另一方面是想幫忙車禍事件,卻沒幫到什麼忙,也不知道幫什麼忙,回家後又被擔心的家人念了一頓,更加深了恐懼和焦慮、不安。


行政院日前通過「緊急醫療救護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規定以後在機場、火車站以及公立大型遊樂園、運動場等場所,都要設置心臟電擊去顫器(AED),並為鼓勵民眾熱心救人,更立法保障救人民眾,免除其刑責。

行政院此次修法,借鏡日本、美國、加拿大等國家相關規定及做法,出發點及立意甚佳,若能順利執行和使用,未來國內每年估計有至少700人能因急救而成功獲救,此乃莫大功德。

法令規定,在公共場所定點設置AED,民眾不用等到救護車來,可以在黃金4到7分鐘內,對緊急病人施行急救,的確能增加心血管病患獲救機會。最重要的是,為了鼓勵民眾見義勇為,法令更直接保障,免除其因急救可能涉及的刑責。

這項「救人不受罰」的立法精神,是參考美國、加拿大等國的做法,也就是所謂「善良的撒瑪利亞人法」精神。「善良撒馬利亞人」典故源於《新約聖經》耶穌基督對門徒說的寓言。一名猶太人出外經商,被強盜搶劫,身受重傷躺在路邊,但神職人員及猶太人路過卻不理不睬,唯有撒馬利亞人,不顧和猶太人的仇恨,加以照料,還為猶太人付了住宿費,讓撒馬利亞人成為基督教文化裡,好心人、見義勇為的代名詞。

此法修正其實是為搶得先機,掌握更關鍵的救人時間,減少民眾因緊急意外而喪失寶貴生命。但是,要真正達到救人的效果,急救設備的管理維護工作一定要落實。

AED電擊器中一般裝有電池,平時放在充電座上充電,充電座則利用插頭充電,未來衛生署應要求設置單位平時確實負起維護的責任,並定期檢測,以免真正需要用時發揮不了效果。

另外,如何加強宣導也是重要的工作之一。依據衛生署說明,除了對設置機構或是企業舉辦教育訓練外,由於AED設有語音導引,民眾只要按照語音導引,按部就班去做就可以了。而AED設置處也會貼有圖示教導民眾如何操作AED,很容易瞭解。

此法修訂,對日漸冷漠的社會人際現象,或許能起一定的改善作用。但是,也有民眾表示,看到有人躺在地上,還是覺得很害怕,雖然有AED,急救失敗也沒有任何責任,但如果救不起來會覺得很內疚,精神壓力會很大,也怕會惡夢連連。另外也有民眾認為緊急時刻才接觸AED,疑慮和耽憂很多,恐怕沒有政府想得那麼簡單。

民眾對於救人應建立正確的態度和勇氣,而這也是一種生命和死亡教育。無論是學校或家庭,都應趁此機會教育孩子,尊重生命、愛護生命,任何時候在急難的時候,多一點熱忱,多一點關懷,或許就因為我們搶救一條寶貴性命,怎能說這是多管閒事?

雖然民眾有很多疑慮,但是無論是從人權、從醫療、從人與人的互助精神等多重角度來看,此法都是值得肯定和鼓勵的立法。相信只要政府和設置單位能加強維護和管理,民眾能多關注和支持,很多問題是可以克服的。更希望未來台灣能有更多「善良的撒馬利亞人」。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