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1/12/16

還給醫院一個純淨的醫病空間!


每件事情的背後其實都有一個故事。每個人做事也一定會有一個動機。

過去四年來,我一直很努力、絲毫不放棄任何可能讓《殯葬管理條例》修法通過的機會(我請立委幫忙提案、連署、請某些團體加強溝通、甚至在立院召開記會),這是有原因的。

《殯葬管理條例》第71條「醫院得附設殮殯奠祭」為什麼要修法,很多人不是很清楚。這個法令的來龍去脈,很多人也不知道。而大多數的民眾也不知道他們曾在醫院裡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些事情嚴重的影響了民眾的權益。

我曾在〈發生在太平間的事〉一文中,細道我的父親過世後,他的遺體被送到太平間內暫放,太平間承租業者企圖遊說我們讓其承辦,並「故意」拖拉時間,讓我們很著急也很生氣。我相信,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絕對不會是單一個案。只要是醫院太平間有委外經營的醫院,都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

醫院之所以能夠在太平間內設小靈位、辦理告別式,最早是因為無眷榮民病故時,方便就地提供治喪服務。當時只是方便這些沒有家眷的榮民們,讓他們能直接在醫院冰存遺體,簡單設置個小靈位,很快的就出殯發葬了。可是,內政部竟然於民國91年立法時,明文於《殯葬管理條例》第71條規定區域級以上醫院可以在醫院內提供「殮、殯、奠、祭」的服務。這也就是說,政府同意臺灣的大醫院不但可以醫治病人,也可以兼營殯儀館(殯儀館的業務就是「殮、殯、奠、祭」)。

自此爾後,臺灣的各大醫院就堂而皇之的開始委外經營起「殯儀館」來。他們將太平間以「高價」承租給殯葬業者,讓殯葬業者可以在太平間樓層裝潢、增添告別式會場和禮廳設備,讓承包的殯葬業者可以直接將亡者從病房運至太平間。

每年付出高額承租金及花費裝潢的殯葬業者,在花費鉅額投資金後,當然要「想辦法賺回來」。所以,承租的殯葬業者必須「自求多福」,在從病房接運亡者遺體至太平間到遺體運出至殯儀館或喪宅期間,「想辦法」遊說或搶拉喪家讓其服務。因為,多拉到一件服務案件,殯葬業者才不會虧錢。這就是為什麼,常常有亡者遺體在醫院太平間被「扣住」、「刁難」或遭到「拒絕」運出的原因。

醫院委外的殯葬業者,為了「回本」,全面拒絕其他殯葬業者進入到太平間,甚至想辦法讓手機無法打出去,控制太平間的手機收訊。很多喪家和亡者遺體,經常被「扣」在太平間一、兩個小時以上。太平間殯葬業者會將家屬請至諮商室內,開始「推介」他們的服務流程和內容,開始「拉客」。殯葬業者完全不放過任何一個可能「成交」的機會。直到幾個小時過去,完全沒有機會了,他們才會「放棄」,並讓外面的運屍車和承辦業者入太平間,將大體運走。

很多人都把「箭頭」指向太平間的承包殯葬業者。我覺得這是不公平的。這件事始作俑者是當初立法的內政部,他們未採納外界的意見,立了一個不妥當的法,導致後來十年臺灣醫院內的殯葬亂象。

第二個應負較大責任的是那些太平間委外經營的醫院。這些醫院每年坐收鉅額租金,據說每月從數十萬至數百萬元不等,醫院過去近十年來,賺足了錢,可是每次一發生事情或被外界批評時,他們就完全「推給」承包的殯葬業者,經常被檢討的就是承包的殯葬業者。試想:如果你每個月要付數十萬或數百萬的租金給醫院,難道你不會「想辦法」賺回來?虧錢的生意本來就沒有人做,不是嗎?醫院因為將太平間委外經營,醫院自然就會給予承包的殯葬業者很大的「方便」。因為他們中間有「利益」關係。而羊毛不是出在羊身上?負責「買單」的正是在醫院內治喪的喪家呀!

醫院原本是應該很單純醫療病人,給病人一個安全、無虞的治病空間。可是,過去十年,某些醫院竟然醫病也兼送死,病人無法治癒過世了,還可以在院內辦告別式。醫院既「養生」又「送死」。病患和家屬心中做何感想?家人過世,家屬最是悲傷、焦慮無措之際,竟然還被「扣住」在太平間,要想辦法將親人遺體趕快運出,還要花很多時間與太平間殯葬業者「周旋」。在那些醫院過世的亡者和家屬,為什麼要接受這樣的「待遇」?他們為什麼要當冤大頭幫醫院賺錢?

不到一年以前,在我經歷父親的過世,我便發願一定全力以赴,只要是能力所及,一定要全力協助這個修法過關。因為,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我的父親的大體就被擱置在太平間的小靈位前,而我們家屬被請到旁邊的諮商室內,我們忍住喪親悲傷,很著急的「說服」殯葬業者讓我們「脫身」。

原本這個修法困難重重,各方角力,卻沒想到最後竟然峰迴路轉,順利通過三讀。或許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吧!很高興未來臺灣的醫院能回到單純的治病功能,殯葬亂象再也不會在醫院內發生。醫院以後不能再拒絕民眾領屍、運屍。這真的是全民之福!
繼續閱讀
2011/12/02

父親的遺照

日前接獲某電視台記者來電,說他們電視台接獲民眾投訴,有一件殯葬消費糾紛案件,想詢問我有關禮儀方面的一些問題。 

雙方約了見面後,記者告訴我,他們接到一位小姐投訴,指其父親過世,委託台中一家禮儀公司承辦後事。結果那家公司不懂禮儀,不夠專業,而且置她們家人的想法不顧,恣意妄為,還漫天開價高收花籃費用,讓她越想越生氣,決定向媒體投訴,討回公道。 

這位小姐是彰化人,喪宅也在彰化,不知何故找上台中市的禮儀業者承辦禮儀業務。她控訴這家禮儀業者很不專業,教她們燒的紙錢的順序不太對,代處理的花籃也因為跨區運送而收得比別人貴。 最讓她生氣的是,她父親一輩子務農,靈位上的照片,禮儀公司竟然擅自將她們提供的父親照片「合成」,換上「西裝」。她怎麼看就怎麼怪,怎麼看也怎麼不習慣。因為隨便幫父親「穿上」西裝,她們連續一個禮拜在靈位前擲不到筊,問什麼都得不到父親的「回應」。 

她認為,她的父親也一定很不舒服,不喜歡「穿」上西裝。因為她知道自己的爸爸個性純樸,死後也不喜歡做那樣不同以往的「盛裝」打扮。連續很多天在靈前擲不到筊,她陡的一想,便問爸爸「是不是不習慣『穿』西裝?」結果馬上就有筊。 

那位小姐很不能諒解的說,家人覺得父親一輩子沒穿過西裝,走了以後也不習慣穿西裝,跟禮儀業者反應,要他在告別式上不要再用同一張照片。沒想到告別式當天,業者還是採用同一張照片做大圖,讓她看了很生氣。 

記者把投訴者的狀況和內容告訴我後,當下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恐怕不是多嚴重的「消費糾紛」,而是「溝通」和「協調」出了些問題的案件。我先詢問來訪的記者:「如果沒有人告知要換裝,殯葬業者應該不會那麼『雞婆』,這聽起來不合理呀!」記者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 

我將一般喪禮在處理遺照、靈前的程序、代訂花籃的價格、外縣市運送加費問題、燒紙錢的順序、告別式上大圖的價格…等等仔細的告訴記者,讓她瞭解狀況,以便她去採訪殯葬業者時能有較專業和客觀的認知。同時,也提醒並建議她能瞭解實際問題,以免造成更多社會紛爭和渲染。 

過了大約一個多小時後,那位記者又返回來找我,她告訴我:「妳講得對吔!他們真的說是投訴者家人決定要『穿西裝』的。」原來,那件服務案件出錢處理後事的是投訴小姐的伯父。這位伯父認為弟弟一輩子沒穿過西裝,過世後好意想讓弟弟體面一點,因此交代禮儀業者幫弟弟「換裝」。業者聽從伯父的囑咐,雖然有跟亡者的女兒說過,沒想到她那麼在意這件事。 

我告訴女記者,喪禮要圓滿重點在於「溝通」和「協調」。殯葬業者可能面對的是「出錢」的伯父,所以伯父交代怎麼做,他們就依照需求處理。亡者家人之間不同的意見和想法,卻未獲得良好或清楚的溝通,才會造成這樣的「誤解」和「遺憾」。 

但是,我卻很能體會投訴者的心情和遺憾。對她來說,父親過世一定很不捨、很難過。生前那個熟悉的父親,死後卻穿著不熟悉的西裝。她天天祭拜,心中有很多不習慣和不喜歡。從頭到尾,她的意見卻完全不被重視和體會。 

其實,只要伯父和殯葬業者能夠「貼心」一點,「用心」傾聽她的需求和「感覺」,她就不會氣憤難當了。尤其是業者,喪禮要辦得圓滿,禮儀人員原本就不該忽略喪家的心情和感覺。當那位小姐在反應不要掛穿西裝照片時,就應該要有「敏感度」,好好傾聽她的想法和需求,想辦法居間溝通和協調。千萬不要以為「出錢」的最大,便以其意見為主。 

而我最同情的是那位投訴的小姐。父親過世,她一定很難過,可能也還沒走出悲傷期。但父親辦理喪事期間,她一直面對和看到的卻是「不熟悉」和看來「彆扭」的父親遺像。她的心情一定不好受。尤其是她在靈前,連續一個多禮拜都擲不到筊,導致她心裡更不安。沒想到反應之後,告別式上看到的還是同樣的照片。喪禮期間的不愉快印象,勢必會留在她心中一段時間。她除了得面對和調適喪親心情,還得消化那一段不舒服的喪禮經驗。

衷心的希望她能放下一切,畢竟她父親已經走了,其他人也沒有惡意。但是,把這個事情寫出來,就是希望大家知道喪禮不只是為亡者辦理後事而已,還有很多的溝通和意見要在其中進行,同時家屬的心情和感覺也必須要被重視和體會。這樣才是真正的圓滿啊!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