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1/11/28

被忽略的喪葬自主與尊重

今天是亡父的生日,昨天和家人到台中歸思園樹葬區去「看望」父親,買了他老人家生前最愛吃的桂圓蛋糕和海棉蛋糕,一家人靜靜的陪伴著父親,享受著和他獨處的週日上午。 

沒多久,來了一部車,下來兩位同樣來「看望」家人的人。其中一位女士主動和我們聊起天來,詢問我們是誰葬在這裡。看她健談又活潑的言談,感覺她早已走出喪親陰影。

正當我心裡這麼想時,這位女士開口說話了:「我是來看我兒子的。他是自殺過世的。」當我們不知該如何搭話時,她又說了:「本來我也很想跟他一起去的。」這位女士坦白又直率的話語,真的讓我們不知該如何是好。我們以為她的兒子應該是很小的孩子,可能是國中或頂多是高中。沒想到她完全不隱瞞地繼續告訴我們:「他是在兩年前自殺身亡的。那年他26歲,因為感情關過不去。」這讓毫無心理準備會聽到這些事的我們,個個同情又不知該如何表達心中遺憾。

我打破了稍微僵住的氣氛,詢問這位女士孩子為什麼選擇樹葬,是誰決定的。她感傷地回稱,孩子自殺後一個禮拜就處理掉他的後事。因為孩子還沒有結婚,未來沒有人祭拜,她是媽媽無法祭拜他,因此家中長輩說用樹葬處理最適當了。以後不用人上墳掃墓,也不用放在納骨塔沒人拜。「沒想到,這個樹葬區感覺很好,環境清幽,又可以俯瞰台中市,所以我常來看兒子,有空就來。」

她看看我們買的蛋糕,問我父親是什麼名字,很仔細的看著父親的墓碑上的名牌。我告訴她,這名牌和墓碑只是「暫時」的,以後有可能會被「拿掉」。她露出驚訝的表情:「啊!這樣啊…可是…我不希望被拿掉吔!」我有點後悔告訴她這件事,因為她露出非常失望和難過的表情。

「妳知道嗎,我的孩子的牌位現在放在台中某家寺廟,他是未婚的孩子,所以不能放在家中祖先牌位內,只有他的兩個姊姊可以去拜他,按規定我們做長輩的不能去拜他。所以,我都來樹葬區看他。現在有他的墓牌,感覺好像有他的牌位,如果沒有了,那我就只能看樹了。」她很遺憾的告訴我心中的感覺。

「為什麼孩子不能放家中祖先牌位?」「為什麼妳不能去拜妳的孩子?」「誰告訴妳這些的?」「孩子的後事是誰作主的?」我不禁好奇的連續問了這位女士這些問題。她告訴我,這些都是她的一位在警局高層任職的親家公作主和代為處理的。因為,習俗上未婚的孩子如果過世,後事就要盡快處理掉,而且未來沒有人供奉,只能找個寺廟供個永久牌位,長輩也不能去祭拜他。這都是習俗上規定這麼做的。

我再問:「妳覺得這些習俗的作法合道理嗎?那如果在家供了牌位會怎樣?如果父母去寺廟祭拜了孩子又會如何?」女士連說:「就不行呀!我那親家公說了不行的。」那位女士若有所思地低頭深思了一會兒,沒多久就和我們道再見,開著車離去了。

*****************************************************************

今年以來,參與內政部一項喪葬儀節手冊編撰工作,思考許多有關喪葬中的性別平等和多元尊重問題。在一次的座談會中,一位同志團體負責幹部的一番話,令我感觸萬分。

他說,同志朋友因為沒有婚姻關係,過世後的喪事多由家人代為決定辦理。但是,家人常常不「尊重」他們的「性別」和「意願」。譬如,女同志如果是T,過世後可能還是以女妝打扮,男同志也同樣會依一般男裝處理。同志朋友們的家人的「處理」常常讓他們看了很「生氣」也很「難過」。

他以幽默的語氣開玩笑的說,所以,現在很多他們的朋友,聚在一起聊天時,會說生前一定要預立喪葬囑咐。除一一寫明後事要如何辦理,要穿什麼衣服,為防家人不依遺願辦理,遺囑最後一定要附註,特別註明「如果誰不依遺囑辦理,做鬼也不放過他…」。

*****************************************************************

日前和學生上課時,看著班上大多數的女同學,告訴她們,依照現行喪葬風俗,女生如果未婚或離婚,過世後一般是不能「回家」的。也就是,牌位不能放在家中和所有祖先親人們放在一起,而是要放到寺廟內供永久牌位。

一位女同學撒著嬌說:「啊…那如果女生沒結婚或離婚,不就像『孤魂野鬼』般,被拋棄在外。那多不公平呀!這是誰規定的。」「老師,那如果不照『規定』做會怎樣?」「我們家只有我和妹妹兩個女兒,我爸媽才不會那樣做呢!」「喪葬禮俗不合理就應該改呀!」「不會吧!現在都什麼時代了,真還有人這樣做?」「老師,那現在很多人不婚,也很多人離婚,那不是一大堆人都在寺廟當『寺友』?」女學生們妳一言我一語的紛紛討論了起來。

*****************************************************************

我覺得各種喪葬文化能夠形成,並且讓民眾接受和沿襲執行,必然有其文化背景和形成因素。喪葬文化除了確切地反映出人們對靈魂、對死亡觀念、對死後世界的期望外,也如實地反映出某種社會、家庭觀念或現實生活中人的身分、地位和人際關係的呈現。

但是,隨著社會變遷和文化觀念的改變,某些風俗可能就得隨著社會的改變而改變。譬如說,以前都是由長子或長孫捧神主牌,現在有一些沒有男丁的家庭也都會調整作法,由女兒或孫女捧斗。以前多由家中男性讀哀章,現在也有一些是由女兒或孫女讀哀章。以前都由男丁供奉牌位,現在也開始有女兒供奉長輩的牌位。各種喪葬風俗逐漸在調整和改變中。

我發現,很多人其實不是很瞭解某些風俗由何而來,也不瞭解某些禮俗為何要這樣做。只是聽別人這麼說或那麼做,人云亦云,或依樣畫葫蘆。可是心中是有遺憾的,內心是不願意的。在沒有能力改變和不瞭解該如何做的情況下,弄得生死兩不安。這就真的是最大的遺憾了。

如果那位有權決定和處理後事的「親家公」告訴那位女士,她可以將兒子的牌位供在家中,或是可以隨時去寺廟看望兒子,她心中的遺憾絕不會那麼多。兒子年紀輕輕就走了,她白髮人送黑髮人,心中哀痛逾恆,死後卻受到那麼多的「限制」,孩子還不能回家,她卻只能無奈地依照禮俗走。如果哪天孩子的骨灰沒了,墓牌也被拆了,她想兒子要到哪裡去呢?提筆至此,我不敢再幫她想下去…

我覺得不管是怎樣的喪葬禮俗,不管是殯葬業者或一般民眾,我們大家其實都可以去思考和衡量它是不是好的、有尊嚴和尊重人的禮俗。而衡量的標準有五。

第一是這禮俗符不符合人性和人的心理需求;第二是它對人的尊重度高不高;第三是它符不符合倫常;第四是它能不能彰顯愛和慈悲;第五是它能不能促進生者和亡者之間的感情聯結。

若能符合這五項標準和需求,我想這項禮俗就能達到生死兩安,自然也能夠長久沿襲,並為大家所接受和採行。
繼續閱讀
2011/11/25

決定自殺以前

上週學校上課的主題是「生命的逃學者─探討自殺現象與問題」。我和學生們在學校教學網頁上熱烈討論是否曾經有過自殺念頭,人為什麼會有自殺想法,家人想自殺又該怎麼辦?同學們很熱烈的參與討論,也引來校內其他系所同學的關注和參與。 

前幾天,我突然接到了一位他系同學的信件,表示願意和我們分享他的生命故事。因為他曾自殺過,現在已走出生命低潮,願與學弟妹們一同分享他的自殺經驗及心理轉變過程。 

接到這封信,我很是感動。因為這位同學一定有很精彩的生命故事。而且這個故事是用「生命」和「血淚」寫出來的,背後的苦痛和掙扎恐難為外人所知。他答應在他下課後,利用剩餘的時間和我們稍微談一下。但他不太會表達,希望我們用「訪談」的方式進行。 

這位同學真的依約來了。在我的訪問下,他告訴我們他最真實的自殺的生命故事。 他是在去年因感情因素,和在一起四年的女友分手。陷在感情風暴中的他很想不開,又沒有辦法可以解決他的「問題」,因此決定「自殺」。

買了安眠藥和酒,準備了自殺用的炭,他找了一家旅館,吃了藥和酒,開始燒炭,想用這樣的方式解決自己不如意的人生。 就在炭燒起來,濃煙逐漸彌漫整個房間之際,他突然「清醒」過來,趕忙到浴室將毛巾沾濕摀鼻,並打電話向旅館人員求救。當然,他也到警察局做筆錄,並賠償旅館方面的所有損失。 

經歷自殺後,這位同學也接受醫藥和心理的治療,家人對他十分關心。最重要的是,他慢慢調適自己的心情,逐步走出人生的低潮。現在的他人生有了目標,很快就要從學校畢業,生活很積極、很有意義。他告訴同學,自殺真的是一件愚蠢的事,解決不了任何人的生命困境。他當初真的是很不應該,做了最壞的生命選擇。 

我特別問了這位同學三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在這次自殺以前,是否曾經有過自殺的念頭?他告訴我「有」。好幾次在遇到較大的人生困境時,他都曾想過自殺。 

第二個問題是,在決定自殺之前,他曾經向誰求助?誰給了他「支援」?同學說,他曾跟張老師、救國團、輔導室,也曾上網找過任何自殺協助專線,但是,完全得不到對自己有幫助的「有效」協助。協助專線和網站講了很多「道理」但當下完全無益,也聽不進去。張老師專線電話轉了又轉,並沒有專人輔導諮商,無法達到協助的效果。家人稍微安慰,也只是勸勸,而他沒有什麼朋友可以傾訴。也就是決定自殺以前,真的沒有人能夠幫他。他就像一個人漂流在海上,攀不到任何一根可以抓住且救命的浮木。 

第三個問題是,如果當初在決定要自殺前,你的家人做了什麼可能就可以改變或抑止你的自殺念頭。他回稱:「如果有人『用心』在我身上、關心我,我就可能慢慢打消自殺的念頭。」 

上完這堂寶貴的「生命課程」,我覺得自己和同學很有「福氣」,能夠獲得不相識同學的「真情分享」,深入地體會生命的珍貴和自殺的「真相」。真的很感動也很感恩。尤其是看到他不但走出自殺低潮,並且能「發心」自願來和學弟妹們分享,活出自信和意義,真的很為他高興,也很謝謝他為我們上了最棒的一堂生死學課程。 

我們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如果我們開始有了自殺的念頭,或是我們家人有了自殺的念頭時,家人或朋友應該要有「警覺」,立刻「用心」給予關懷。這樣就能「有效」的協助自殺者走出生命的低潮,也能「有效」的搶救阻止悲劇的發生。
繼續閱讀
2011/11/22

再談生死教育

記得剛進南華大學生死所沒多久,曾和當小學老師的同學聊天。當時我告訴她,學校上的課程實在太「學術」了。以後如果可能,我想把很多學到的東西,用故事或很「白話」的方式,寫成一般人想看的文章,和大家一起分享生死的許多問題。

畢業後沒多久,這樣的「念頭」竟不經意地又再浮現腦中。但自己是個素人作家,寫生死的東西,實在不知會不會有人看。學校裡學的東西很多,許多平日或以前不可能學習或選修的課程,生死所裡都可以選讀。書買了不少,每本都約略讀過,上課要讀的實在太多了,直到畢業後才開始有時間慢慢品味、細讀。也不知道是怎樣的勇氣支持著我,竟然就隨手寫了起來,沒想太多就開了個部落格,文章便一篇一篇的產出了。

回顧過去一年,發現自己總共寫了二百多篇文章。內容包含生死教育、生命教育、臨終關懷、悲傷輔導、殯葬禮俗、心靈成長、靈魂問題、死亡問題…等等。一年來真有網友來看文章,著實令我感到驚喜不已。另一方面也為自己可能不成熟的想法或隨手拈來寫得不好的文章感到不安。很怕自己想得不好或寫得不好。寫著寫著,日前竟然發現自己在無名小站「我在生死學研究所學到的東西」參觀人次已超過40萬;新浪部落「我在生死學研究所學到的東西」觀看人次超過10萬;udn城邦部落也超過5萬人次。而fb「我在南華生死所學到的東西」每篇文章瀏覽人次也在2千上下。

這學期獲聘到大學講授生死學概論的課,原本也擔心孩子們會聽不進去,沒想到同學們的反應還不錯。課堂上我們討論現代人的死亡問題,討論靈魂問題,討論催眠問題,討論殯葬禮俗,也談臨終和悲傷問題。平常不可能談的許多問題,在這堂課上大家都能滿足地思考和談論。而學校有師生專用的教學網頁和部落格,同學的各種討論都很踴躍,部落格文章po上二個月,校內瀏覽人數也達1500。

不僅有人願意來看,很多網友會寄信或回應。各種生命議題都有人關注。當然,有更大多數是只進來閱讀,或許是想瞭解生死學領域的東西,也或許是對這一塊感到好奇吧。

印象很深刻的是,有好幾位網友發現有人專寫這一方面的東西時,大表驚豔,很高興的告訴我他們找了很久,很難得有人會寫這方面的東西。當然,也有一些人會將心情故事和我分享。許多生命故事就在網頁上一一交流。

甚至還有知名電視節目也邀我上節目。但這一部分我是拒絕了。因為,談話性節目為了收視率,常常希望談一些靈異故事。這是我無法接受的。我只喜歡「靜靜的」分享我在生死學領域學到的東西。我不是知名人物,也不想成為知名人物,上了節目我又能講什麼呢?

生死教育對現代人和現代社會來說,真的是很重要。尤其是校園中更應加強。其實,我發現很多孩子是願意多談這些議題的。上禮拜我幫一位老師代課,講了臨終關懷的課,課程中講了很多有關臨終關懷的態度,一個接一個的故事,同學們聽得很認真。我採對比式教學,同學們從課堂上完全瞭解現代人面對臨終的態度和問題。下課後,正當我要走出教室,全班同學竟拍起手來,真嚇了我一跳。我想,他們是聽故事聽得感動了。也對臨終關懷有了更深層的認識。我感覺那鼓掌聲中應有對生命感動的成份吧。

越來越多人關注生死問題,越來越多人討論生死議題,也越來越多人重視生死問題,這種感覺真好。這也是支持我繼續讀下去及寫下去的動力。謝謝大家!
繼續閱讀
2011/11/07

死神最常召喚的時辰

前幾天一個好友來找我,閒談中論及她的父親罹患肺癌,很擔心老人家過不了這個農曆年。 

好友是保險專業從業人員,她說她從業近20年來,發現似乎每年某些時節、某些「節氣」,死亡的人數會比較多。 

「哎!不是我迷信,實在是因為辦理理賠,從服務和工作中,發現到真的某些『節氣』死神特別會來召喚。」好友一面感嘆,一面和我分享這宇宙間說不出的生死奥秘和規律。 


父親過世前常常和我講到他可能活不過73歲。對於他的「臆測」我總是斥為無稽,並要他老人家別「胡思亂想」。 

父親如此說其實不是空穴來風。他老人家就真的在73歲這一年過世。

而且,我的祖母、伯父、姑媽他們也都剛好在73歲這一年過世。

對於這樣的「巧合」,我們家人實在說不出任何理由來。從來沒有聽說73歲是老人家們可能「過不去」的一年。也沒有任何統計數據足以說明73歲有何特別「異樣」之處。

「我跟妳說,有人告訴我,73歲真的是人生的一個『關卡』。很多老人家都說,過了73歲就能活久一點。」到現在還清楚猶記父親曾在我耳際跟我說過的這些話。 

記得有一次和一位殯葬業者聊天。他告訴我殯葬業其實是有「淡旺日」的。除了民眾會選擇「好日」辦理喪事外,某些「時節」過世的人會比較多,那個時候就是他們最忙的時候。 

我知道人是生死有命。時間到了誰都無法抵抗,誰也無法討價還價。生命是有一定存歿規律的。但是,似乎某些時間點真的過世的人會比較多。除了天候變化外,到底為什麼呢? 

在我有限的認知中,每當天氣轉變,寒流來襲時,因為氣溫驟降,一些患有心血管疾病的老人家,就要特別注意保暖,否則很容易發生危險。但除此之外,一些人真的過不了某些「節氣」?那麼哪些節氣特別「危險」?患哪些病的病人會集中在哪些時間被死神召喚?我真的很好奇。

 節氣指的就是季節的交替。中國以農立國,農民曆就是農民耕作的依據。我們的老祖宗們將一年訂為24個節氣。這24個節氣,簡單的說,就是地球繞日公轉軌道上的24個點。好比公轉軌道上的里程標誌,到了甚麼節氣,就會有甚麼氣候,以反映一年中各個不同時期的氣候寒暑變化。 

24個節氣的名稱,除了四立與分至合稱的八節,表示季節變換及劃分四季外,都是反映該地區的氣候寒暑變化及耕耘播種之農時等來命名。分別是:立春、雨水、驚蟄、春分、清明、穀雨、立夏、小滿、芒種、夏至、小暑、大暑、立秋、處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 

如果再詳加分類,24節氣還可分成四類:第一類是表示寒來暑往變化的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第二類是象徵氣溫變化的小暑、大暑、處暑、小寒、大寒。第三類是反映降水量的雨水、穀雨、白露、寒露、霜降、小雪、 大雪。第四類是反應物候現象或農事活動的驚蟄、清明、小滿、芒種。 

有人說,節氣轉變時,身體為了維持穩定,會自我調適以承受來自外界轉化的負擔,期能維持一貫的恆定性。但病重之人,就較難迅速的適應變化,這就是為什麼很多的病人在節氣交替的時候「撐不過去」的原因。 

國內外也有人針對癌末病人死亡率與節氣之關聯進行研究。研究發現,節氣的變化,對身體健康的影響最為明顯。節氣的轉變,常導致體弱病人或末期患者的健康轉趨下坡。但國內對於癌症疾病登記都是依月份做死亡登記,較少針對不同癌症死亡者,對照四季、節氣來分析與其死亡率之關係。 

不僅是節氣會影響身體健康。各臟器疾病死亡的時辰也似乎都有其特殊的規律性。像肝病死亡時辰最多集中在未時(下午1點到3點);肺病死亡最多集中在申、亥(下午3-5點和晚上9-11點)時;脾臟病死亡高峰時間在酉、申(下午3-7點)時;心臟病死亡高峰在寅時(凌晨3-5點),腎臟病的死亡高峰在申、卯時(下午5-7點)。癌症死亡高峰在卯、戌、丑時(清晨5-7點、晚上7-9點、凌晨1-3點)。可見各臟器有其容易死亡的時辰特點存在。而乳癌與肺癌末期病患則都在秋、冬季的死亡率較高,乳癌死亡率以小雪、霜降較高;肺癌末期病患的死亡率則在大雪、小寒出現較高。 

研究也發現,高達85%的病例,確實受到時間規律的影響,由此可見「時間規律」對於病人的死亡時刻是極為顯著產生變化的重要因素。其實,季節的變化與疾病死率是有密切關係的,尤以冬至為最。

還有一份研究發現,不同疾病死亡的季節性也有不同。像春季肝病死亡數高於其他季節;夏季心臟病死亡案例數也多於其他季節;秋季則以肺病死亡人數最多。而在對節氣對死亡的影響中,也發現「冬至」、「小寒」死亡人數最多,其次是「處暑」。

由於冬天氣溫較低,每到寒流來襲,身體虛弱者往往很容易因調適不過而撐不過。所以,許多老人家會說,只要撐過冬至,就可以再多活一年了。

思緒至此,不禁感嘆:人和大自然果真是息息相關的。春、夏、秋、冬蘊含著生命的起落高低。生命和死亡完全跟著大自然的節奏拍打敲擊。這便是生命的自然宿命。
繼續閱讀
2011/11/01

「好死」就等於「善終」?

父親過世已九個月。猶記在父親過世後,家人或親戚常會談到他突然性的昏迷,沒有什麼大的痛苦,就這樣睡著離去。大家都會說:「這是『好死』,真有福報呀!」 

一位朋友的媽媽也是在家中坐著看電視,突然間就倒了下去。送到醫院救治,已經沒有生命跡象。朋友憶及母親,總會說:「我以後不知道有沒有那樣的福份,可以像媽媽一樣『好死』。」 

另一位擔任公職的同學,有一次到老人院去參觀,看見許多老人插著管,長年躺在病床上。不免為生命的無奈和人的終究老病感嘆良久,同時也很擔憂自己老了若是如此,該如何是好。 

對於生死,即使是讀了一些書籍,上了幾年相關課程,還是不免常常感嘆。畢竟自己還是一個凡人。再平凡不過的人。尤其是看了許多生死的事,經歷了親朋的死亡,很明確的知道,生命終究會像樹葉一般的枯落,像花草一般的萎謝,像四季一般的更替,循著大自然的生滅步調,從生到死,再從死到生。卻仍不免暗想:「哪一天自己老了會如何?」「如果能在睡中就這樣走了,該多棒啊!」「不然,和家人在客廳聊著天,躺在沙發椅上就走了,也不錯!」總是這麼胡思亂想地期盼著。 

有時細細觀察身邊親友的生死態度和想法,其實非常有趣。大家平常盡量不談死亡,每個人都忌諱死亡這件事,更害怕死亡這件事。但是,大家都很清楚意識到,死亡是每個人都會走的一條路。死亡事件如果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或家人身上,大家倒是很樂意談論,也很有興趣談論(非幸災樂禍而是陷入死亡的神秘性)。不管有怎樣的生死觀,不論是何種宗教信仰,也無關權勢和地位,幾乎所有的人都希望自己到最後能有一個「善終」。而大家的「善終」都僅是求個「好死」。 

「善終」就是「好死」?那麼有多少人真能在睡夢中死去?又有多少人能不受病痛,突然閉眼說再見?生、老、病、死人生四大課題,大部份的人喜迎生,接受老,卻都想避掉病,用最短的速度,無病無痛的死去(無疾而終)。可是,萬一達不到這樣的境界,那麼又該如何面對「病」和「死」?這卻是大家很少去思考的事。(死亡的鴕鳥心態又跑出來了。不聽!不說!不看!) 

我們的老祖宗曾說過,人有五種福份。(《書經‧洪範篇》)這五種福份是長壽、富有、健康平安、積德做善事和善終。從前的人認為「既壽且富,耄耋之年,壽終正寢」就是最好的善終了。活得很久,還要富有,生命最後,在子孫的環侍陪伴下,死在自己家中的正廳,就是最有福份、最美好的人生ending了。 

可惜,這樣的善終理想,終究只能做為人生結局的「理想」標準。理想性高,實現性卻低。現代人有可能活得長壽,卻不一定能都富有,活得久卻難免病痛,積德做善事沒有問題,要「壽終正寢」也不太容易了。 

最重要的是,我覺得「善終」觀念其實可以再擴大一些、再具體一些、實現性可以再高一些。要達到「善終」的結果,不僅只求個「好終」,還要有正確的死亡觀念、明確的死亡態度、清晰尊重的臨終做法,再加上擁有生命最後的尊嚴,以及死亡的尊嚴,這才是最實在、最完整、也最佳的「善終」境界! 

佛教密宗對於死亡向有其獨特的解脫之道。不少西藏人在年老退休後,常常去朝聖或拜見上師,專心修行,其中他們必修的一門教法就是修「頗瓦法」(一種意識轉換的修練方法),為死亡做準備。西藏人用一種很健康、很慎重的心態來面對死亡,把死亡當成好像上大學般的來準備和面對,臨死之際還會找來修習高深的老師來幫助自己順利死亡,讓老師引導自己順利往生。 

西藏人能夠完全的瞭解死亡,透悉生命的整個圓滿過程。正因為瞭解,所以他們不畏懼死亡。最難得的是,他們知道臨終前的身體疾痛是免不了的,但是他們能夠用「轉換意識」(即練習「頗瓦法」)來克服身體疾痛。這種正面、積極、坦然、無畏且準備的態度,實在令我十分激賞,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我覺得現代人的「善終」觀念,應該從平日的死亡觀念開始建構起。只求「好終」絕對是不踏實的。正如西藏人一般,如果他們不是平日就有宗教信仰,有堅定且清晰的死亡和往生觀念,他們斷然無法這麼坦然的面對死亡,並且修習死亡解脫之道。 

我更覺得「善終」絕對與個人的自我概念一致。「善終」關乎個人一生的價值與理想,在生命的最後階段能持續地發揮和影響。與其是不清不楚、迷糊混亂的突然「好終」,倒不如是清楚明確、堅定信仰、坦然面對、始終如一的「善終」 。 

國外曾有學者針對臨終病患的照顧者進行「善終」狀況調查,發現這些照顧者在看護「善終者」時,發現「善終者」表現出來的特徵是:具有一定程度的控制能力、願意聆聽痛苦的真相、會進行生命回顧、能保持幽默感、擁有重要他人的陪伴、能用身體表達關愛,以及談論靈性議題等。

個人覺得「善終」的最完美境界,應該包含七個面向。

第一個面向是,平日應學習建立坦然、正確的生死觀念。第二個面向是老年後能學習面對和接受病痛,並擁有高尊嚴、高度自主和生活品質的老年生活。第三個面向是臨終前身體受到最完善、最妥適和有尊嚴的醫療照護。生命不做無意義的延長,臨終過程不要太長。 

第四個面向則是,心理上瞭解死亡之過程和將至,能夠心平氣和地接受,有充分準備,能自主、清楚做的決定,並完成人生回顧,心願已了無牽掛。第五個面向是,身後事有清楚和詳細的交代,子孫和重要親友陪伴在側,能與重要親人做生死溝通和告別,彼此心靈交流,「共生」並「共死」(共同陪伴走完生命最後過程)。 

第六個面向,人生或臨終前,在心靈上能堅持信仰,全然專注和放下,並了解生命的意義和死亡的意義。第七個面向,喪禮後事能預先囑立,家人和子孫能完全尊重,並且以坦然、正向的態度處理並面對死亡這件事。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