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1/09/28

或許未來928也可以是禮儀師節

928是教師節。之所以訂這一天為教師節,主要是這一天是中國古代教育先驅孔子的誕辰。

可是,這些年我在讀了生死學的很多書籍和資料,以及翻閱許多喪葬文獻時,心中總不時會浮現一些「特別」或「奇怪」的想法。趁著今天是9月28日孔子誕辰紀念日,把我的「想法」說出來和大家分享。講得不好或想得奇怪,也請各位看倌多多見諒!原諒我的「胡思亂想」!

我曾經問一些禮儀從業人員,詢問他們拜什麼神。當然答案就是一般的信仰,拜的都是一般人供奉的神或拜的神。可是,我總會建議他們拜「孔子」。

原因是,在孔子那個年代,他和弟子們其實是有幫民眾辦理喪事,指導他們辦喪事的。如果文獻確實,當時孔子就應確曾擔綱「禮儀師」的角色。當然,這「禮儀師」不是隨便的禮儀從業人員,而是地位崇高、具有生死指導意義的禮儀聖師。

我又曾經幻想,如果哪天有機會讓我為禮儀從業人員辦一個活動,提昇禮儀從業人員的素質和精神
,那麼,我一定會倡導一個「要求政府訂9月28日為禮儀師節」活動。

試想,至聖先師孔老夫子,在那個思想活躍的年代,提倡孝道,把養生和送死看作同等重要的事,甚至更重視送死。他老人家曾說:「事死如生,事亡如存,仁智備矣。」又說:「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要當時的人們認真對待人生的結束,要隆重哀悼親人的逝別。

他老人家還很重視孝在喪葬中的作用。他不是說:「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他還教導當時的人們,父母死後,子女要服三年之喪。他的學生宰我認為三年太久,還遭他責備一頓。孔子說,父母生我們頭三年都是抱在懷中養育的,所以父母死後服三年喪也是情理中的事。

孔子和儒家思想之後二千多年,一直影響全球華人的喪葬思想和做法。誰說他老人家不是全球禮儀從業人員的「聖師」?

如果說,國內的禮儀從業人員能有「自覺」,好好的努力,提升自我水準和服務能力,多增加自己的禮儀喪葬知識,成為真正有水準、有見識、有思想,且不以「賺錢」為主要目的,具有從業良心的「禮儀師」時。或許時機成熟時,當禮儀師也像律師、醫師一樣具有較高的社會地位時,大家也可以要求政府訂定「禮儀師節」,日子就同樣訂在928。不是很有意思嗎?
繼續閱讀
2011/09/17

捍衛民眾的喪葬消費權益

近來媒體偶有報導有關喪禮中使用唸佛機、演奏流行音樂或播放回憶光碟,因委託殯葬業者承辦,所以必須取得授權,也就是只要使用就要付費給著作權團體或所有者。 

著作權所有者紛紛「看準」殯葬這塊大餅,主張喪事過程中,民眾只要委託殯葬業者承辦,就應該秉持「使用者付費」原則交錢付費,否則就是違法,他們可以依法告訴並且要求賠償。 

很多民眾知道自己辦喪事要付費這件事相當不滿,認為家中辦喪事又不是舉辦演唱會,為什麼還要付公開演出的授權費?很多民眾認為在小靈位或小靈堂前用唸佛機,放的是給「亡者」聽,又沒有要放給「公眾」聽,要民眾支付公開演出費用,實在是太過份了。

另外,也有喪家反應,他們因為家裡沒有空間辦告別式,不得已在殯儀館租禮廳做法會和舉辦告別式,禮廳也是他們租用的「私人空間」,除了家人和至親,並沒有其他「公眾」進入,播放回憶光碟和延請樂團演奏亡者想聽的音樂或用音樂表達對往生者的懷念,這樣也算「公開演出」,還要多付費,真的是對喪家很不公平。

其實,依據著作權法的規定,以及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的解釋說明,民眾或喪家在喪事辦理過程中,因為所使用的音樂,播放的對象只是家人和正常的社交範圍,依法根本不用付費。 著作權法第三條第四項明白的指出:「公眾︰指不特定人或特定之多數人。但家庭及其正常社交之多數人,不在此限。」

另外,該法第五十五條亦說:「非以營利為目的,未對觀眾或聽眾直接或間接收取任何費用,且未對表演人支付報酬者,得於活動中公開口述、公開播送、公開上映或公開演出他人已公開發表之著作。」

 民眾辦理喪事,本來就要花費一大筆錢。摯親過世,心情不捨又難過。如今卻又得再多花費著作權的授權費用,這對喪家真的是很不公平。著作權所有人擺明向殯葬業者要授權費,但殯葬業者理所當然的又得向喪家收取費用,最後「羊毛出在羊身上」,拿出錢來的就是喪家。 

可是,依法喪家是可以自行使用和播放音樂,根本不需付費。因為,喪家並沒有對外面的「公眾」播放這些音樂,喪家使用的範圍和情況是正常的家庭社交範圍。

但是,政府並沒有好好的說明喪家擁有的消費權益。 既然政府機關沒有人說清楚,著作權所有人和殯葬業者也說不明白,我們一般老百姓只好自救了。

民眾們請謹記:依據著作權法規定,家中若辦理喪事,不管是在自宅、路邊搭棚或在殯儀館內,只要是正常家庭和社交範圍,我們就「自行使用」想要用的音樂,我們不要委託殯葬業者處理這些事情,自己買來自己播放。那麼,我們就不用支付任何公開演出授權費用。 

這是我們消費者的權益,我們可以自己爭取,可以自己捍衛自己的殯葬消費權益!
繼續閱讀
2011/09/13

孩子身上的另一個「靈魂」

前陣子公務繁忙,大約有半個月時間沒有去探望媽媽。一直到農曆七月快結束前,特別抽空,安排了一個週末假日,約媽媽和弟弟一家人一起家族出遊。電話那頭,媽媽憂心的告訴我,3歲大的小侄子已經大半個月不太對勁。她說,小侄子大半個月來,每天不停的哭鬧。有時候說他好怕,有時候就哭著一直要找爸爸、找媽媽。最奇怪的是,從未說過要吃甜甜圈的他,竟然會一直吵著要吃甜甜圈。曾經有連續好幾天的時間都只要吃甜甜圈。大弟妹也說,孩子的哭鬧,不是一般的吵鬧,每次哭鬧都要超過一個小時,哭的時候眼睛半吊閉著,口中直喊「我要找媽媽」「我要找爸爸」。剛開始哭鬧時,弟妹以為他是無故吵鬧,暫不理會,讓他哭了一下子,卻發現他死命的踢腳,腳都踢到瘀青流血,那種踢法好像腳不是他的似的。有時候還會做出「反擊」的動作。小侄子連續幾天哭鬧後,驚擾了大樓的鄰居。有鄰居向大樓警衛投訴,認為怎麼有小孩每天連續哭那麼久的時間,希望大樓警衛「警告」這戶人家,不要「放任」孩子哭那麼久的時間,以免擾鄰。當然,他們可能也擔心有人「虐兒」。我這才知道,這大半個月以來,弟弟他們一家人為這件事情,全家焦頭爛額,心力焦瘁。小侄子是家族的小寶貝。活潑可愛,逗趣的童言和童顏,是家族聚會時大夥兒的開心果。但是,這段時間,小侄子彷若變了一個人。媽媽和大弟妹能跑的廟都跑了,很多熱心的親友也都幫忙了,許多「神明」也都「協助」了。但是,小侄子的情形卻時好時壞,只是吵鬧時間拉長而已。農曆七月結束前幾天,我們開車去接小侄子一家,看到他的第一眼,真的是很心疼。他變得清瘦許多,喉嚨沙啞,整個人感覺很「虛弱」。令人感覺很心疼。原本那麼可愛的孩子,這段時間真的是受苦了。有人說小侄子是被「附身」,有人說是「沖煞」到,有人說是農曆七月被「無主遊魂」跟著了。也有人說會不會是過世的爺爺農曆七月回來跟他「玩」,嚇到他了。種種說法,實在無法「證實」,也無從證實。小侄子在很多親友的幫忙下,精神和元氣都逐漸恢復。但是,似乎還沒有完全「回復」以往。偶爾還是要哭鬧一下。當然,大弟妹現在也還在「想辦法」處理中。不曉得小侄子到底「遇到」什麼事?他講不清楚心中的感覺和所碰到的狀況。苦了這一家人。如果說他身上真有另一個需要「幫忙」的「靈魂」,那麼,他需要什麼樣的「幫忙」呢?我們如何「得知」他的「需要」呢?哎!「靈魂」何苦為難小孩呢?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