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1/06/22

現代喪禮的最大危機





現代喪禮正在轉型中。轉型和改變的主要原因是,社會型態在變遷、家庭型態在改變、工作和生活型態在改變,還有人們對死亡的觀念也在改變中。

過去這幾年,因為論文的關係,我有機會和全省各地不同地方的禮儀業者對談。也和許多採行自然葬的民眾聊生死觀念和喪禮的諸多問題。我發現,現代人對於喪禮的需求和規劃,明顯地呈現出三種需求模式:一是「簡禮」模式;二是「短喪」模式;三是「薄葬」模式。

二、三十年以前,家中有人過世,治喪時間通常會很長,至少要半個月,甚至一、兩個月以上的時間。禮儀是越周到、越繁縟的好,表示家族的重視和知禮。而葬禮也是越隆重、規模越大為宜。

但是,隨著時代的演變,治喪時間越來越縮短。一般長為半個月到3週,也有人三、五天或一週內辦完喪事。喪葬禮儀也越來越精簡,很多業者和喪家,採取保存「禮」而去掉「俗」的簡式喪禮規劃做法。至於葬禮,也從土葬改成火化進塔,甚至灑海、植存,亡者所佔的空間越來越小。

我的論文指導教授徐福全,他曾經很幽默的開玩笑說,有一些幾十年前大家還慣用的喪葬儀節,時空一轉,到了現在,竟逐一成為「歷史」。而他就是看著許多儀節走入歷史的見證人。他還開玩笑說,以前印製訃聞,總因家族成員繁多,最後只得書明「族繁不及備載」。可是,隨著社會生育率降低,家族人口逐漸減少,以後可能會變成「族少無法填空」。
繼續閱讀
2011/06/15

生死教育也應該不一樣

我有一位朋友,家族中的孩子上吊自殺了。家人無法接受死訊,也不知道孩子自殺的原因。因為不知道原因,家人最後選擇相信孩子是「中邪」,被「壞東西」纏住了。

這位朋友是國中老師。當她告訴我這個事情時,我真的很「驚訝」。驚訝什麼呢?驚訝她是國中老師,沒有瞭解孩子的生活和想法,也沒有想清楚孩子生命中遇到了什麼困難及挫折。我同時也很驚訝,這位朋友身為師長,沒有引導家人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和死亡的意義,卻和家族的人共往迷信的方向走。她們家族親戚堅信讀大學且品學兼優的孩子,是因居住的宿舍「不乾淨」,導致他用繩索上吊自殺。最令我震驚的是,她們家族為此惶恐不安,在孩子的葬禮後,跑遍多處宮廟作法,並希望不乾淨的東西,不要再禍延家族其他人。

我們家就讀小學的小侄女,班上的導師去年間罹癌過世了。天天和她們相處、上課的老師生病了,學校和老師卻採取完全隱瞞作法。孩子和家長一直很關心老師怎麼了,為什麼請假,卻得不到任何答案。

後來因為有其他老師私下透露,小侄女才知道親愛的老師生病了,而且是生重病。孩子遇到這樣的事情,回來難過得不知該如何。弟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除了安慰之外,不知道還能為孩子做什麼,甚至該告訴孩子什麼才好。

後來,弟妹想到了我,寫了一封信給我,告訴我整個事情,希望我給她一些建議。我建議弟妹坦然面對這件事。我告訴她,這就是最好的生死的機會教育。(在〈學校裡的死亡事件〉此文中有詳細的描述)。

弟妹聽進去了我的建議。她和小侄女談論老師生病的事,告訴孩子,死亡是每個人都要經歷的事。她用坦然和平靜的心去陪孩子走過老師死亡的事。小侄女為老師折紙鶴祈福,寫信給老師打氣,在老師走後,親自參加了老師的告別式,而媽媽全程陪伴。
繼續閱讀
2011/06/10

良心事業

因為年前辦父親後事的關係,和禮儀業者朋友有了較深入的互動。這位朋友偶爾有空會到辦公室和我聊天。大家談天說地,有時談到他們這個行業的甘苦談及遇到的困境,令我增長不少見聞,卻也感觸良多。

在多次的閒聊當中,我發現這位朋友不經意就會顯露出他內心的不安和憂慮。譬如他會說:「唉!從事我們這個行業很多好像都不好…」「不是自己生病早逝,就是子女不好…」「不知道能不能長久做下去…」「哎!真的呢…做這行都沒有看到很好的…」

最近一次再和這位禮儀業朋友閒聊時,我又聽到他說類似的話。便忍不住問他:「你覺得這是整個行業的問題?還是個人的問題?」他沈默未回答。我又再問:「從事死亡服務的工作,是每一個人、每一個家庭都需要的。這工作不該是很神聖、很有使命感的工作?」「如果好好的、用心的、很盡心盡力的在服務亡者和家屬,擔憂什麼呢?」「我覺得如果是做得好,亡者應該能感受到的,會庇佑和感謝的吧!」

這位朋友還告訴我,他們家有親戚是敏感體質,能看得到「無形」的東西。這位親戚每次到他們店裡,就不敢進去。並且直說店裡有許多看不到的「無形」的朋友們。

他又告訴我一個小故事。他有一個女客戶,這位小姐也是有敏感體質。她告訴他,在她父親過世之後,一直到出殯為止,她都可以感受到父親在她身邊,或是在靈位旁、在告別式現場。這位禮儀業朋友說,類此的小故事實在真不少。
繼續閱讀
2011/06/01

你不懂我的悲傷

父親過世已經滿四個月了,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他老人家就這樣走了。頓然喪親,帶給我們家人無限的悵惘和遺憾。

父親的離開,讓我們不免陷入喪親的悲傷。剛開始,想到父親就想哭,看到他的遺物也想哭,生活中只要跟他有關的事情,觸景總是傷情,心中的感覺就是酸酸的、苦苦的、悲悲的、痛痛的,還有很多、很多的捨不得。

一直到現在,只要到父親牌位前上香,香一點,眼圈還是會不自主的紅紅的,眼淚就在眼眶中打轉,鼻頭一酸,想哭的感覺就會湧現,心中強烈的不捨,久久無法散去。

以前聽到別人談喪親悲傷,總是懵懂不覺。看到別人因喪親而難過很久,甚至影響到生活,總是無法完全理解。甚至會感到奇怪和好奇,為什麼他會如此軟弱和不振,人不是要往前看嗎?喪親雖苦、雖痛,但已成無法改變事實,人不就是要正面去面對?何苦為難自己,何苦想不開呢?

一直到自己也遇到了喪親之痛,才慢慢敞開心胸去正視悲傷這件事,慢慢用心去咀嚼和瞭解悲傷對人們的衝擊,以及可能產生的正面意義。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