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1/05/26

全球吹起環保殯葬風

來自全世界各地的近百家殯葬相關用品廠商5月20日至22日在香港灣仔會展中心殯葬博覽會展館展出,為了多瞭解世界各地及華人世界的殯葬文化,我和家人規劃了香港之旅,一方面看展,一方面也深入香港,體會不同的風俗文化。 

我發現這次的展出有幾個特色:第一個特色是全世界殯葬正在朝綠色環保的趨勢發展;第二個特色是殯葬相關用品除了表現地方文化特色外,精緻化是一種不可避免的趨勢;第三則是文化風俗及喪葬觀念的演變在會場中充分展現。
繼續閱讀
2011/05/12

告別式上的名人弔唁

在很多的告別式場合上都可以看到名人前往弔唁,尤其是政治人物。 

政治人物為了鞏固基層和選票,平日自是得花費很多精神及時間和選民或基層「搏感情」,這是可以體諒和理解的。幾乎所有的政治人物也清楚知道,當家中在辦喪事時,是最需要有人關心和協助的,因為這時候才能更顯出意義非凡的「人情味」。

以前,家有喪事,政治名人是要透過關係,特別「邀請」才有可能到喪宅或告別式上弔唁的,但是,近幾年來,政治人物幾乎以殯儀館或告別式場為必爭或主攻選民情感的競爭場景,有時候還爭得過頭,實在令人深覺不妥。
繼續閱讀
2011/05/05

如果時光倒流,你會選擇如何醫療?

有一次和一位女性朋友聊天,這位朋友告訴我,她的媽媽在幾年前過世,好好的人在家裡坐著,突然眼一閉身體一軟,家人嚇了一大跳,馬上叫來救護車送醫,到了醫院已無氣息,醫師趕緊急救,電擊、打強心針,卻仍無法挽回媽媽的性命。

她感嘆的告訴我,事後很後悔當時對媽媽電擊急救,因為媽媽原本就是很有福報的走,坐在椅子上眼睛一閉,身體一軟,人就走了,送到醫院後,醫師發現媽媽已經沒有心跳了,如果那個時候能順其自然,用最一般的方式按壓心臟或打強心針之類的急救,媽媽能恢復心跳最好,沒有的話就讓她老人家好好的、完整的走。但是,當時家人要求一定要急救,用盡各種方法也要急救,結果,施救電擊和不斷按壓心臟的結果,反倒是對她媽媽的身體造成較大的「傷害」。

這位朋友回想媽媽送醫的整個過程,她說:「如果再來一次,她會比較『理性』的讓媽媽的生命自然的存續或結束,而不會堅持無效的急救到底。」
繼續閱讀
2011/05/02

大體SPA



剛開始聽到有「大體SPA」這個禮儀服務項目,是在我父親過世不久時。

對於大體修整美容一般人是有概念的,但是,對大體做SPA就比較新鮮了。我很好奇:大體做SPA是做了怎樣的美容項目?與現在一般的遺體洗穿化有什麼差別?大體SPA是一種商業手法?市場的接受度又如何?為什麼我在辦理喪事時禮儀業者沒有向我們推介做大體SPA呢?

日本的大體洗穿化

曾經在幾年前到日本九州去參訪,日本的洗身我是觀摩過的,但是台灣這些年來多用「擦身」而非「洗身」,但早在10年前還是用水清洗大體,或許是因為污染設備及污水處理等問題,後來多用擦拭方式來清潔大體。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