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1/03/30

在甜點裡游泳

大侄女和二侄女在我家總共前後住了大約四年半。

在她們來我家住了大約三年多後,有一天我和家人聊天,談的是有關做夢的事,大家暢談最近所做的夢,盡情分享做夢的內容和表達出來的意涵。

二侄女平日總是很安靜,她告訴我,在來我們家之前,因為爸媽常常吵架,她記得有一段時間她常做噩夢,晚上做夢總夢見被鬼抓走或是和死亡有關的夢,夢境是緊張和令人不安的。

那麼,到了姑姑家(我家)之後呢?換環境對孩子來說,可能也是需要適應和調整的。我不知道她這些年來,做的又是什麼夢,夢境是可以反應出一個人的生活和內心狀況,便好奇的問她:「來姑姑家之後做的又是什麼夢?記得起來嗎?」

她點點頭回答我:「嗯。住到姑姑家一段時間後,有一次做了一個很特別的夢。」那個夢是這樣的,她娓娓向大家道來。二侄女很清楚的夢見她在一個游泳池裡游泳,游泳池五顏六色,繽紛多彩,很是漂亮。她游呀游的,竟然發現泳池內充滿著各式各樣可口又美味的甜點,她簡直樂翻了。

她告訴我,讓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個在甜點裡游泳的夢,感覺很開心很幸福,除此之外,好像沒有比較特別的夢了。我再問她:「這些年來曾經再做過噩夢嗎?」她說:「沒有。」
繼續閱讀
2011/03/21

人死後的靈魂

最近聽到兩個跟靈魂有關的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有一戶人家長輩去世了,但家中只有兩個女兒,苦無人幫忙守靈,這兩個女兒便求助殯葬業者,業者馬上找來人力仲介支援一名守靈人員,並按夜收費。

守了兩個晚上後,在第三天,這守靈人員守靈到半夜,忍不住打了呵欠,眼皮漸漸重了起來,就在他半夢半醒快要睡著之際,突然有一位老爺爺推了他一下,好意提醒他:「嘿!靈位上的香快要點完了哦!」這位守靈人員趕緊起身續香。

隔天早上,守靈人員告訴兩個女兒,他昨天晚上遇到一位白髮長輩,兩位女兒不解,因家中並無類此長輩,半夜也不會來上香呀,經深入詢問該長者長相及相貌,赫然發現該守靈人員所描述之長者長相應為已過世正辦喪事中之父親,只是靈位上之相片為父親年輕之舊照片,而守靈人員所描述則為其父親過世時之容貌。這位守靈人員在得知自己的遭遇之後,嚇得馬上推辭掉守靈工作,也顧不得守靈一夜有豐厚的工資可領了。
繼續閱讀
2011/03/17

別被殯葬綁架了/郭慧娟

我認識一些陶藝作家,除了喜歡欣賞和收藏陶藝作品外,更喜歡和這些陶藝家們聊天,分享他們的創作心路歷程。

這些陶藝作家告訴我,陶藝作品跟其他藝術創作不同,大部份的藝術作品都在人為掌握,你只要有了創作靈感和構思,配合適當的創作材料就可一步一步實現並完成,但是陶藝作品有一定的比例卻是在窯內火燒時產生變化,也就是人為掌控可能只佔6至8成,其餘的表現要靠「機運」或「天賜」。

一位擁有15年創作資歷的陶藝家感嘆的說,學習製陶技藝其實並不難,一兩個全套的學習課程就可以開始捏陶創作了,但是,要作出具有生命力和創造性的作品真的很不容易。

他說,他作陶15年,前面10年跟著大家捏陶玩陶,別人捏什麼他也捏什麼,別人研發什麼製陶技術,他也跟進,一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覺得他被陶藝綁架了,他發現自己的陶藝作品是沒有靈魂的,那些東西跟大量灌模製造出來的生活用品沒有兩樣,作品中沒有他的靈魂和思想,作品中也沒有他自己的風格和特色。

於是乎他開始沈思自己應該怎麼走下去,他面臨了很痛苦和艱難的轉型陣痛期,意識到了這點,他只有在改變或是繼續沒有靈魂的活下去中作出抉擇,最後,他勇敢的面對自己的問題和缺點,尋求學習和改變,並捨棄先前所做的陶藝創作方向,終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創作風格,並慢慢的獲得愛陶人的肯定和支持,在業界也獲得好評。
繼續閱讀
2011/03/16

爸爸的骨灰

爸爸過世一個多月了,還是常常想念他,想他就跑到大坑歸思園看他,有時候買一束鮮花,輕輕地放在龍柏樹旁埋他的地方,靜靜的享受和他共處的時光。

爸爸的骨灰是放在一個用硬紙製成的圓柱狀骨灰罈內,滿滿的裝在紙盒內,還記得到火化場領取骨灰時,禮儀業者問我們要不要打開來看,我們大家停頓了一下,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爸爸的一切我們都想看都想再跟他有「互動」,但是骨灰盒打開更似不妥,爸爸的骨灰不就會部份散落開來了嗎,這樣我們會更覺心不安,看我們猶豫不決,禮儀業者便說「不要看好了!」爸爸的骨灰便被我們捧著恭送到歸思園進行樹葬。
繼續閱讀
2011/03/14

為什麼我們死後不能回家?

上週五家人一起聚餐吃晚飯,看到電視上日本怵目驚心的地震和海嘯畫面,大家心裡覺得驚恐和害怕,這天災來得太密集太巨大了,大夥兒對地球環境的改變和反撲,感到些微不安和恐懼。

二姪女在外地讀書,學校靠近海,不免擔憂哪一天臺灣也發生地震和海嘯,她和同學們的安全備受威脅。看著電視心有所感的二姪女突然隨口說了一句:「如果海嘯就這樣捲來…我在宿舍…啊…沒關係…就把我放在爺爺的牌位旁邊…」向來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的她總是童言無忌,家人也沒有特別當一回事,總認為她是小孩。

正在準備食物給大家吃的阿嬤聽到她說的話,馬上糾正:「妳不可以放在爺爺牌位旁邊…」「為什麼?阿嬤妳排擠我喔?」

二姪女覺得不解,立刻又回問阿嬤。「就是不行啊!沒有結婚的小姐在結婚以前如果不幸死去了,牌位是不能放在家裡的,要放到『菜堂』(即寺廟之意)。」阿嬤很認真的告訴孫女和大家。

二姪女顯然更不解了,她很急的又問:「這是誰規定的?這樣不合理吧!我們都是一家人,活著的時候住在一起,互相照應和生活,死的時候當然也是一起啊!哪有人因為沒有結婚就放到什麼寺廟去,這不是很奇怪嗎?」
繼續閱讀
2011/03/09

打枉死城

台中夜店大火今天上午完成了招魂儀式,家屬把亡者的亡靈招回暫厝殯儀館內公設靈堂牌位處,在家屬前往招魂時,協助善後的小組會議則同時進行,很快的就排出往後治喪的整個流程。

市府將負起所有的公辦治喪費用,禮儀諮詢代表也很盡心的安排最妥當的喪禮流程,包括:從3月11日起做頭七、三七、五七、滿七、功德法會,16日舉辦告別式並發引火化,整個流程堪稱簡單隆重,並兼顧民眾信仰需求。

在做法會的流程中,我看到一項特別的註記,上頭寫著「含『打枉死城』」,我向禮儀諮詢代表詢問:「打枉死城一定要做嗎?」他說:「一般意外的要打枉死城啊!」我又說:「那可不可以不要寫上,等下午協商後再說?」禮儀諮詢代表又說:「不行,法會最重要的就是打枉死城了,不能不寫。」我不放棄,接著再問:「可是說不定有的亡者及家屬信仰其他宗教。」禮儀諮詢代表再回:「沒有,全部都是佛教及一般民間信仰。」
繼續閱讀
2011/03/08

社會局+同理心

昨天參與了台中夜店火災的善後協商,希望能幫助無助且悲傷的家屬們趕快辦理後事,讓生死兩安。

看到每一位家屬難過悲傷的神情和樣態,我的眼眶不由自主的也微微泛淚,他們的錯愕和悲傷,我是能感同身受的。好好的家人哪,卻因一場突如其來的火災,如今卻天人永隔,看到親人焦黑的屍體,心中除了不捨還是不捨!

遇到像這樣的意外人禍,家屬難過心急的心情,不比一般病逝的家屬,處理後事的難度會比較複雜和麻煩。
繼續閱讀
2011/03/04

我們家的老爸爸怎麼了?

任何人聽到我們家老爸爸的故事,都會覺得不可思議,有的親友不知該說什麼只好發出安慰的言語;有的親友會認為真受不了,我也是在歷經數年深入的陪伴、照顧和「瞭解」後,才對我的爸爸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並且發展出一套相處之道。 

我必須承認,我的爸爸雖然讓身邊的人有點招架不住,他的言行有很多也造成親友的困擾,但是,他的情況卻並非個案,他是許多老年人的「老年症候群」的縮影,我相信許多家有老年長輩的人一定都有類似的經驗和體會,只是很多人沒有說出來罷了。 

我覺得老年人的問題絕對是大家應該重視和瞭解的。因為,如果你們家現在有老年人,你本應該知道如何和他們相處;而如果你們家現在沒有老年人,你自己以後也會變老,多瞭解人變老以後可能面臨的處境和狀況也是好事。
繼續閱讀
2011/03/03

為什麼是我?

每個人的一生都會碰到「考驗」,只是有的人的考驗大一點,有的人的考驗小一點,有的人的考驗多一些,有的人的考驗少一點,有的人的考驗比較嚴竣,有的人的考驗輕鬆一些,但是,好像沒有人的一生是完全沒有考驗、沒有苦難的。

遇到考驗和苦難,每個人的第一個反應都一樣,就是無法接受、拒絕接受,或是感到憤怒,怨天恨地,抱怨這一切加諸自己身上的考驗有何意義,為什麼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老天爺安排這一些究竟有什麼目的,而抱怨之後當一切還是如故,考驗依舊佇候在眼前,在無奈下只好和命運及上天討價還價,而討價還價未果後,才會甘於接受和面對這已無可轉圜的事實。
繼續閱讀
2011/03/01

擲筊

從小常看阿嬤、爸媽、叔伯嬸母等大人在拜拜時擲筊,而且每次擲筊時,總是露出一副嚴肅認真的神情,彷彿這是件很神聖的事。因為從小看到大,所以我對擲筊的印象,就一直認為那是很「正常」而且「天經地義」的事。 

等到自己年紀更長,阿公、阿嬤、大伯、大伯母等都接連過世後,看媽媽有事時也會對著神明或公媽虔敬擲筊問事,便覺得擲筊這件事很有意思,因為媽媽是在用一對筊跟神明或祖先們在「溝通」事情,而最不可思議的是,這一問一擲之間,往往好像也能問出一個明白來。即使如此,擲筊對我來說,仍然只是像看戲或旁觀一般,自己還是很難產生深刻的體會和融入感。 

直到我的父親過世時,在整個辦喪事的過程中,凡遇事無法確定、或有違父親遺言交代、或做七請魂聽經時,或不同喪事流程等,須確定亡父靈魂有被請到現場,而擲筊請示時,我這才親自實際體會擲筊的「厲害」和令人「惶恐不安」之處。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