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1/02/22

火到靈魂跑?

我的父親因為採行樹葬,遺體必須先行火化,不僅火化,火化後的骨灰還要再經研磨,才有利於未來較快分解於土壤,這是基於環境保護的考量。

在父親被送到火化場後,原先我們以為無法很快火化,因為當天是出殯的旺日,但是,沒有想到棺木卻很快的就被推到火化爐間,我們全部家屬被隔離在火化爐間外頭,火化爐爐口瞬間打開,眼看著父親的棺木就要被推入爐口時,禮儀社服務人員提醒我們跟著說「叫爸爸(爺爺)火到靈魂跑哦!」怕我們聽不懂,又再講一遍「叫爸爸(爺爺)火到靈魂跑哦!」

我們都依著禮儀人員的「好心」提醒跟著說了,但是,其實我內心的感受並不太好,我想,從事禮儀工作者也應該要好好思考這樣的說法和做法妥不妥當。
繼續閱讀
2011/02/21

姪女做的死亡夢

元宵節那天,全家團圓聚會,大家不免又憶及剛過世的父親。

小弟私下對我說,父親過世後,他生活一如往常,睡眠狀況也還好,都沒有夢見爸爸。他問我,沒有夢見過世的父親是好事嗎?我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反射性的回稱:「我想,沒有夢見應該表示爸爸沒有罣礙,我們都讓他很安心吧!」小弟點點頭,好似想法跟我一致,頗為認同我所言。

此時,在一旁聽到我們談話的姪女(大弟的女兒),突然告訴我們,她前幾天夢見爺爺,聽到這話兒,大家突然精神一震備感興趣且不約而同的轉頭看著她,並投以熱切、鼓勵的眼神,希望她好好的說一說。
繼續閱讀
2011/02/18

辦完喪禮之後

正如我在自己的論文中所寫:「從參與觀察自然葬的整個禮儀過程,歸納出自然葬禮呈現五個階段和過程,分別是:臨終準備階段、面對喪親階段、治喪處理階段、完成後事階段及心理完成階段。」在辦完爸爸的喪禮之後,我終於要真實的面對自己的喪親之痛了。

我的論文是這麼寫的:「真正完成後事之後,此時家屬喪親的心理必須再經融合整理。筆者訪問中發現,忙完喪事後,許多家屬原先強制壓抑的喪親失落感此時又再回來,在沒有雜事或喪事需要去忙的時候,此階段是心理調整的關鍵時期。在整個喪禮過程悲傷轉化良好的人,此階段多能逐漸放下,並儘速的恢復正常作息,回到生活軌道。但是,如果悲傷轉化不佳,個人情緒無法獲得良好調整的人,此時期則會陷入更嚴重的喪親失落面對期,再加上如果喪禮的功能未有良好發揮,嚴重者是需要適度的尋求悲傷諮詢或輔導。」

沒有錯,我自己真切的印證了這樣的心理調整階段。
繼續閱讀
2011/02/18

我為爸爸規劃的喪禮

辦理爸爸的後事,對我來說是一項前所未有且十分重要的考驗。

因為,如果我沒有受過生死學的教育,如果我不懂得喪禮儀節的意義,如果我沒有研究過各種葬禮,那麼我可以依照一般人或傳統作法,將整個喪禮交給禮儀公司的人員去安排和處理,只要處理家中後續的事和聯絡親友就好,但是,我是對喪禮的規劃、舉辦和意義有基礎概念的人,我也受過一些臨終關懷和悲傷輔導的教育,那麼我就不能再置身事外,或是藉口哀傷而不參與這整個喪事的規劃和辦理。

在辦理和規劃爸爸的喪禮時,我很快的整理出幾個應注意和辦理的事項,這些項目對我及父親和家人都有很重要的象徵和意義,而每一安排對整個後事進行的順暢及圓滿也都有重要的影響。
繼續閱讀
2011/02/17

發生在太平間的事

爸爸被醫生宣告死亡後,醫院並未通知或告知我們遺體應該如何處理,也沒有人說明遺體的運送流程和程序。我忍住悲傷,很快的就連絡好禮儀服務人員前來處理爸爸後事,禮儀公司負責人也很快就連絡好救護車,在醫院的繳費櫃檯前等待我辦理離院手續,隨時準備將爸爸的遺體載至殯儀館。

禮儀公司負責人卻私底下告訴我,醫院會聯絡承包醫院太平間的禮儀公司(一般有一定規模的醫院都會將太平間處理屍體的相關業務,包括冰存屍體、停柩、殮、殯、奠、祭等委外發包給禮儀公司處理)人員前來接體,費用是1000元,接體到醫院的地下室太平間。

這事我是間接知道的,但當時醫院未告知我們,前來接體的太平間承包禮儀人員也未告知,而這樣的委託關係和接體程序,對所有喪家其實是不尊重也不公平的,很多喪家因為家人才剛過世,沒有心情理會和爭道理,但醫院應該要事先告知家屬有這樣的程序和收費的,而承包醫院太平間的禮儀業者同樣也應在接體前告知家屬他們是要收費的,他們的任務又是什麼,否則豈非有趁火打劫趁亂收費的嫌疑?
繼續閱讀
2011/02/16

誰來告訴我該不該插管?

爸爸是在過年前三天,也就是過年前的那個禮拜天開始進入昏睡狀態的。

那天傍晚,我帶著媽媽和家人一起到醫院探視爸爸,看護告訴我爸爸今天怪怪的,整天都在睡,前兩天沒有這樣,有把這情況告訴護士,但護士說爸爸這兩天晚上沒有好好睡,所以收掉了他從家裡帶來的鎮定劑和安眠藥,而且爸爸的血壓和血糖都正常,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我不放心,連續兩次跑去問護士,護士告訴我:「阿伯應該是嗜睡啦!他的血壓和血糖都很正常。」「可能是前兩晚睡得比較不好,我們收了他的藥,可能就比較想睡。」「再觀察看看好了…」雖然護士講的很篤定,我還是覺得怪怪的。回到病床,推推爸爸,摸摸他的頭,低聲叫喚他,爸爸很想睡,稍微張開眼睛看一下我,很簡短的回應我,口齒似乎不若平常清晰,我隱約感到一絲不安。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帶媽媽和家人回家吃飯休息後,我立刻又趕赴醫院,爸爸還是一樣睡得很沉,我再度問護士爸爸的情形正常嗎?護士的回答還是一樣,我只好安靜在旁邊陪著他,不時幫他拉拉被子,不時再摸摸他的頭,就這樣一直到晚上十點左右,大弟也到醫院探視爸爸,我告訴他爸爸的異樣,他搖搖爸爸呼喚他,爸爸同樣有反應,但是並沒有張開眼看我們。
繼續閱讀
2011/02/15

除夕前一天

我最敬愛的爸爸:

過年前一直趕著做好多事,跑到B&Q幫您買新床單、床包、枕頭套,準備在除夕前幫您洗窗簾、粉刷牆壁、整理房間,還計劃著燉人蔘雞、買佛跳牆、買李海爌肉,在除夕當晚送到醫院給您吃,心中更盤算著等您出院要帶您去秀山莊買輕的羽绒衣,到阿瘦皮鞋買適合您穿鞋面較寬的鞋子,然而這一切卻都來不及了…佛跳牆、爌肉等是供在您靈前給您吃的,羽绒衣、阿瘦皮鞋也來不及買了,我這才真正體會什麼叫做「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這一個多禮拜來,每天回家打開您房間的門,屬於「爸爸」的味道就會迎面而來,但房間內卻再也不見爸爸熟悉的身影和慣有的叫聲「阿娟啊!阿娟啊!」

您過世的第六天晚上,我進去您的房間,默默地幫您折衣服,準備要火化給您的衣服,卻感覺到您在身邊,眼淚再也不聽使喚的流下,那一晚,我好希望能在睡夢中和您相見,即使是一眼也好。

這些天來,常常一人開車時,眼淚就又不由自主的流下。我一直誇您身體很好,心血管疾病、痛風、肺結核、蜂窩性組織炎都打不垮您,您也一直很勇敢的面對病魔,這一次您卻什麼都沒說,靜靜的向我們道別,默默地安靜地睡去…永遠的睡去…

爸爸,看您沒有痛苦的睡去,心中雖然不捨,卻又感到萬分欣慰,因為您是擁有很大福報的人哪!就那樣睡去…永遠地沈沈地睡去…我知道菩薩是疼惜您的,就像您說的,您是菩薩的契子,祂帶您往西方極樂世界去了。

這些天,偶爾可以「感覺」到您在身邊,您知道我們之間是有「暗號」的,在您房間內,在您靈前,在為您讀經時,我都可以明顯「感覺」到您的。

爸爸!每天只要有空,我就會為您讀經,我知道您都在我身邊,您都聽得到,這也是您喜歡的,每當我讀經時,就是把家人所有的祝福力量透過經文傳送給您,滿滿的、深深的、最虔誠的祝福,您就帶著這些最誠摯的祝福和愛往西方極樂世界,繼續您生命的下一個旅程吧!

爸爸!您放心的走吧!我們會好好照顧媽媽的,以前我們怎麼樣關心您、照顧您,以後也是一樣會好好孝順媽媽的,弟弟們和子孫們也都很好,每個人都會認真工作和學業的,您不要再牽掛、擔心了。我們大家都會永遠想念您的,今天大家都來送您,向您跪別,希望您一路好走!

我要再告訴您,您要永遠記住:我們每一個人永遠永遠都愛著您、永遠永遠都會懷念您的。 


                                                                                                                              女兒叩別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