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1/01/14

無私的愛

接觸生死學相關的課程後,總結人生最高的境界就是「無私的愛」。

這個「無私的愛」說來簡單,做來卻不容易,每個人都可以去做,都有機會表現,卻常常做不來,吝於付出,基於私心,或是時時斤斤計較,總是計較你對我做的不夠多,或是我對你比較好,人生就在計較、疏離、頓足、遲疑、排斥、嫉妒等情結中慢慢流逝,最後在生命終結前懺悔,卻一切都來不及。

今年是建國100年,這個跨年對我來說,卻有著不同的意義。我的內心很平靜,卻十分的喜悅,因為完成了一個很不容易的任務,也學習到了一課人生「無私的愛」的課程。
繼續閱讀
2011/01/14

和神明談條件

我們很多人都會有這樣一個經驗或是聽到別人有這樣的經驗:為了家人生病或是為了完成某一個心願,而去求神明幫忙,並且允諾一旦願望實現將會如何做以回報神明。 聽到這樣的事情,我們會習以為常,甚至有的人會除了認同再加感動,認為這個人很有心,而多持認同和支持的態度。 大家比較知道的是,藝人蕭亞軒為了媽媽的病,到廟裡面跪求,甚至願意折壽給媽媽,祈求的目的就是希望讓媽媽再繼續活下去。 我在〈面對同病房病友過世,爸爸放聲痛哭!〉這一篇文章中也提到,我的爸爸提及,他曾經為了我的阿嬤跑遍所有香火鼎盛的廟,遍求所有神明,卻仍然挽不回阿嬤的生命,因此他從此對拜神這件事半信半疑。
繼續閱讀
2011/01/04

孝女白瓊的故事

我有一位朋友曾經參加過一場喪禮,他說,那一場喪禮是他這一輩子參加過最特別的喪禮,讓他印象深刻,永遠都難忘懷。 

這位朋友是在很多年前到南部鄉下去參加老闆媽媽的告別式。 那一場喪禮是在自宅旁的空地搭棚舉辦的,來弔唁的人還不少。 

這位朋友因為從北部南下,所以一大早就開車去。去的時候很早,大多是親屬在場。 

家祭開始沒多久,這位朋友突然看到一位全身穿白衣的婦人從旁邊衝出,撲到靈位前,先磕了多個響頭,然後猛地抬起頭,一大把束著麻線的長頭髮刷地向上飛起,接著張開嘴巴,鳴哇一聲,尖銳又悠長,一下子直貫雲天,現場的親屬和朋友全都屏息凝聽,大家似乎都不敢一動。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