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0/11/23

禮儀師的生死觀

在做論文的訪談和調查時,我有機會從北到南又到東的訪問了全省三、四十位禮儀師。

這裡所謂的禮儀師,就是他的工作是負責從整個喪事一開始到最後結束的規劃、設計、安排及禮儀儀節處理的人員,大多都是禮儀公司的負責人,也有一部份是受僱的禮儀師。

我訪談的題目雖然以自己的論文為主,但是最令我好奇和想知道的卻是身為幫人處理和規劃身後事的禮儀師們,到底具有什麼樣的生命觀和死亡觀。

他們是不是比較不畏懼死亡?在每天面對死亡的日子中,是否讓他們對死亡會具有比一般人更超然的態度?抑或是他們對死亡這件事是麻木的?那麼面對自己或家人的死亡,他們會有不一樣的態度?他們會看得比較開嗎?他們對於生命的意義會有更高的體悟?在不斷的重覆面對喪家後,他們有比一般人對死亡悲傷更多的解脫之道?
繼續閱讀
2010/11/17

催眠不是「好玩」的事

或許因為一直從事新聞及社會性的工作,我對很多事抱持的態度會比較理性、並且帶點反叛態度。雖然接受了催眠的領域,但是卻仍然很謹慎的評估催眠治療的優缺點。 

慢慢的,我發現我們的催眠課老師是一位不錯的老師。她講話總是平靜、溫和,但卻常常堅定地提醒、告誡我們,催眠不是表演,催眠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她似乎對於坊間催眠秀抱持反感的態度。 

從課堂的學習和閱讀書籍中,我漸漸瞭解一件事,就是催眠運用得當,被催眠者是不會產生不良後遺症的。但是催眠可能在心理及生理上引起劇烈的改變,因此容易被迷惑,以致忽略身心兩方面的配合。
繼續閱讀
2010/11/16

我的催眠初體驗

在上了幾堂課,有了初步的催眠概念後,老師終於在課堂上在為我們大家進行團體催眠。

同學們大家都很興奮和期待。 

催眠前是有準備工作和條件的。我們接受催眠的地方就是教室,催眠的姿勢是坐在自己的座椅上。催眠者和被催眠者的關係就是老師對學生了。我們不是特定的被催眠者,也沒有因為特定的問題或困擾而接受催眠,是很單純的催眠體驗課程。 

我記得在知道要進行催眠課程前,我一直在想:我能夠看到什麼呢?會不會不成功?那麼多人怎麼進行催眠?老師要用什麼輔助工具嗎?隨便在課堂上就能催眠了哦?同學們都怎麼想?老師行嗎?她怎麼誘導我們這一群人呢?我的前世會是什麼?催眠後會變成怎樣?該不會看到我跟家人及朋友前世的恩怨和愛恨情仇吧?真的很好奇哦!好像還有一點緊張呢!
繼續閱讀
2010/11/16

我的第一堂催眠課

因為新鮮、好奇和興奮,在我就讀南華生死學研究所的第一學期,我選了四門課,也就是每個星期六、日都是滿堂課。 

這四堂課分別是:「催眠治療與生死課題」、「質性研究方法」、「宗教傳統與生死探索」以及「生死學基本問題討論」。 第一次上催眠課前,心中充滿著說不出來的感覺,那種心情是…好似期待著什麼,又略帶一些質疑和不信任。 

進了教室後又發現,竟然選修的同學大爆滿,人數算是不少。
繼續閱讀
2010/11/15

醫院裡可以辦喪事,你覺得呢?

以前醫院很單純的只是看病、治病的地方,現在的醫院還可以在裡面辦喪事,你的感覺是什麼呢?
是贊同?還是反對?是害怕?忌諱?還是覺得方便呢?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這些年來,醫院已經不只是看病和醫病的地方。有一些人在醫院過世後(也有在外過世進到醫院裡辦喪事的),遺體沒有運出醫院,就直接在醫院的太平間進行殮殯奠祭,辦完告別式後才到火化場火化並下葬。 

也就是說,醫院還兼營殯儀館。當你到醫院看病門診或住院治療時,醫院裡頭也在太平間同時辦喪事。
繼續閱讀
2010/11/12

你在家中扮演什麼角色?

大家都知道,家庭對個人的影響很大,甚至所及終生。

但是,很多人卻無法清楚知道(因身陷其中看不清楚)自己成長的家庭的實際狀況和成員之間的互動關係。

這些年來,我花了一些時間瞭解自己,也花時間去觀察和思考自己在原生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任務及存在問題,這樣的觀察、思考和反省,對我自己及家庭都產生很大的助益。

我是長女,下面還有兩個弟弟,從小就是很乖很聽話的小孩,一直到自己二、三十歲以後,家庭中發生了一些事,慢慢的我才開始去思考和檢視家庭中每一個成員之間的互動關係,和每個人所扮演的角色。過去所有被我視為正常且理所當然的關係,在我抽身客觀的觀察後,逐漸的清晰的一一呈現在我眼前。
繼續閱讀
2010/11/05

一位安寧病房護士的心聲

在上臨終關懷這個課時,坐在我旁邊的女同學是在南部某醫院的安寧病房當護士。 每次下課時我很喜歡拉著她講講話。

她長的很清秀,感覺上是很有耐心、很溫柔、善解人意的女孩子。除了她的外表讓我感到喜歡外,我實在對安寧病房裡面發生的事以及在安寧病房工作的醫護人員有太多好奇。 我當時因為對臨終關懷的這個領域不是很認識,因此好奇的事很多。

第一個好奇的是,進入安寧病房的病人都是已經是在生命上宣告無救了,他們的內心世界是怎麼樣的情況?第二個好奇的是,,在那樣的的氛圍的病房裡,未來的希望是什麼?這種希望包括病人的希望、家屬的希望、醫護人員的希望。第三個好奇的是,醫護人員每天面對的都是臨終的病人,他們都能一直保持不間斷的耐心和平靜心情嗎?他們會不會受病患或家屬的影響?他們會不會有崩潰的時候?他們又是如何調適自己的心情和情緒?他們又如何不將病房內的東西帶回他們的個人家庭或生活領域?還有當他們覺得自己有問題時怎麼解決?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