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在哪裡?我是誰?
我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叫做「世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
為什麼沒有人先問過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被迫參加演出的,導演在哪兒?我要見他。

─齊克果
2010/08/31

死去活來的瀕死經驗

我們一直對死亡有很大的恐懼,或許是因為人死了就不能復生,誰也不知道死後是怎樣的世界。

我記得在國中時期,有一天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到我現在存在這個世上,世上因為有我而被我感覺存在,如果哪一天我死了,我什麼感覺都沒有了,這個世界還存在嗎?世界可能還存在,可是我呢?我沒有了這一切對我又代表什麼,有意義嗎?

而在我讀大學時,我的祖母因肺積水而臥病在床,她因為肺部有水,無法像一般人一樣躺著睡覺,每次看到她時,都是坐在房間內,趴在桌子上休息,因為一躺下她就無法呼吸。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天,我們幾個孫兒孫女在她房間陪她,她突然好像喘不過氣似的,從喉間發出窒息的聲音,人也傾倒下來,我們這些小孩嚇的全部往後退,當時就是覺得阿嬤快死了,心中產生害怕,阿嬤在被大人扶起後,講了一句:「哎!你們大家怕成那樣!」這一幕情景一直深印在我腦海裡,我們跟阿嬤是很親的,但是卻對死亡有十分莫名的恐懼和害怕。 

後來,阿嬤過世了,在她過世的那天,我回到祖母家時,看到滿屋子的人,正不知發生什麼事時,一進入大廳,就看到客廳內放置著一個臨時搭設的床,我的阿嬤就直直的躺在那邊,我直覺的就跪了下去,卻一時間哭不出來,那一晚,我很難入眠,一直在思考著:「阿嬤死了她去哪裡?」「人死了真的什麼都沒了嗎?」「阿嬤都沒知覺了嗎?」「她看得到我們這滿屋的親人嗎?」「她有沒有牽掛的事?」「如果有天堂或地獄,她是不是到了天堂?」這些疑問和好奇,都沒有人可以分享和給我解答。
繼續閱讀
2010/08/30

他們是家庭的守護者

我有一位老大姊,這兩年當了阿嬤,每天開口閉口都是「我們家那個大的」「我們家那隻小的」,無論是聚會或和家人講話,看到什麼或想到什麼,甚至外出購物,想的、說的、買的,大多都是孫女優先,講到孫女就滿臉燦爛和幸福。

還有一位朋友,這些年也當了阿公,有一次聊天聊到家人小孩,他突然搖搖頭說:「哎!我的那兩個孫兒孫女,把我的多年積蓄都快挖光了。」我以為他正打算告訴我家中不肖孫兒孫女的故事。

沒想到,事情完全不是那樣的。他滿臉笑意的告訴我,只要兒子和媳婦帶著孫子回來,說天氣好熱睡不著,他就馬上幫他們安裝冷氣,只要孫女說「爺爺,我好愛你哦!」他身上有錢就很快掏光,不是買玩具給他,就是拿給媳婦去幫孩子買吃的買用的。

他說,辛苦了一輩子,省吃儉用一輩子,一有了孫子孫女,就好像是前世欠他們似的,小孫兒們怎麼那麼可愛,個個都像小天使,小口隨便一張一叫,就讓他高興到一個不行,雖然都快傾家蕩產了,卻還是感覺甜蜜幸福到了極點。
繼續閱讀
2010/08/24

瀕死前的關懷和引導

大弟妹今天早上來電,提及同事的小孩因腸炎在南部某家醫院加護病房,醫生說病情不樂觀,可能要有心理準備,她問我是否知道有什麼有名的廟宇能夠求神問卜或點燈祈福,幫助同事及小孩度過難關。 

幾天前,一位朋友的堂侄女因為新流感住進台大加護病房觀察,醫師告知病情無起色,可能來日無多,朋友的堂兄十分傷心,打算將孩子轉回中部醫院,等待最後的日子到來。朋友希望能幫上一些忙,卻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因此打電話問我,是否能盡一些心力,做一些事,幫助自己的堂侄女,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一位長輩罹患肝癌,醫生告知家人可能活不過半年,每次做完化療,這位長輩總是痛的生不如死,身體虛弱得不得了,有一次,他忍受不住那種椎心的剌痛和身體病痛的摧殘,硬拉著老伴要召來計程車,一起到台中港跳海,他鬧著不想再活下去了。
繼續閱讀
2010/08/23

不一樣的告別式

朋友的姪女日前自殺身亡,留下一個小孩,家人萬般不捨,仍決定在月底前幫她舉辦告別式,好好送她一程。

年輕的女孩,才三十多歲就告別人世,家人不是長輩就是平輩,只有唯一的孩子是晚輩,親人仍陷在哀思中,喪禮的一切都交給禮儀社去承包負責。

在和朋友及其家人談及如何辦理喪事時,我和一位朋友無意間問及:「妳們有沒有想過如何辦理告別式?」自殺姪女的媽媽頓了一下,先是毫無想法的回稱:「沒想那麼多,就是一般的告別式吧!」我們又問:「如果照一般的告別式流程,行禮如儀,都是長輩和平輩,會不會很難過?」這位媽媽若有所思的說:「嗯!這倒是呢!我覺得應該可以…嗯…形式上不用那麼傳統…」
繼續閱讀
2010/08/23

人生就從負債開始

又到了開學的時節。

很多的學子最近忙著找宿舍、認識新學校,不少的學生更是忙著辦理就學貸款,尋找打工機會,煩惱未來生活費和學費的問題。

我的大姪女今年考上科大夜校,上週都在忙著到校註冊、到銀行辦理就學貸款等事情,她在銀行辦理貸款時,排了很久的隊,真的是好多好多的學生必須向政府借貸金錢來完成學業。看到大姪女和許許多多的學生必須借錢來讀高中或大學,心中的感觸頗深,心情也備感沈重。

為什麼心情沈重?讀書是好事,受教育是好事,不是嗎?
繼續閱讀
2010/08/20

懷疑,但試著去聆聽

還記得剛考入生死學研究所時,看到選課表時,內心感覺是很複雜的,說不出來的感覺。

因為,從小到大修習的課程,都是具體而科學的,諸如地理、歷史、物理、化學、法律、新聞……等等,修到哲學、宗教或心理學等課程,就已經是比較「形而上」的課了。但是,在生死學研究所的課程中,我們可以選修跟催眠有關的課程,可以選擇與存在哲學有關的課程,可以選擇各種心理治療的課程,可以選擇宗教與生死的課程,可以選擇殯葬禮儀的課程,可以選擇臨終關懷的課程,也可以選擇與靈魂有關的課程,選擇的空間真的大了許多。

最特別的是,上每一堂課,老師和同學可以暢談很多一般禁忌的話題,在課堂上,你可以講出平常你不敢隨便對別人講的事。譬如說,有同學可以把他曾被催眠的詳細細節講出來,不用擔心有人笑他;也有同學把自己的靈異經驗和大家分享;有人是在誦經時看見了無名眾生;有人是遇見了奇異或不可理解的人生經驗;也有人在職場上遇見了瀕死經驗。有趣的是,在那樣的環境空間,大家或許心中有疑惑,卻都願意聆聽,願意接受和分享別人的特殊經驗,而不會用質疑或不屑的眼光回應。
繼續閱讀
2010/08/17

西藏人的死亡修習

對很多人來說,死亡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因為,當你知道自己的生命就要消失不見了,不知道它要往哪兒去,也不知道死後會變怎樣,會發生什麼事,當然會很恐懼和害怕。

我們的教育和知識都告訴我們,人死了就是一個臭皮囊,死了什麼都沒有了,斷了那最後一口氣,人就蒼白閉眼,靜靜的躺在床上,經過喪禮埋葬,最後就是白骨一堆,人的功過成敗就是在人有一口氣存在,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所以,世人辛苦努力,為的就是要在活著的時候爭到世間所有的一切,要錢、要名、要權力,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這就是我們的教育灌輸給我們的生死思惟。
繼續閱讀
2010/08/16

生命的逃學者

上週五凌晨,一個年輕的、美好的生命,就在夜幕籠罩下,田蛙低鳴聲中,靜靜的、慢慢的獨自悲苦的向這個世界道別了。

清晨八點多,附近的居民晨起經過時,發現一輛轎車停在路邊,擋風玻璃處放著一張紙,上面寫著自己自殺,希望幫忙連絡家人。

至親家人一直到中午時分才趕到現場,一到現場看到車子,家人不禁放聲痛哭,年輕的生命就這樣消逝無蹤,親人哪…如今何去何從。
繼續閱讀
2010/08/12

我們可以做的臨終關懷

面臨親人即將過世,是件很煎熬也很不容易的事,不捨激動是免不了的心理反應,悲傷難過也是正常的情緒表達。

但是,除了傷心難過,在親人即將離我們而去之前,我們並非什麼都不能做,採取積極的臨終關懷和照護行動,可以讓摯愛的親人在寧靜、舒服、溫馨的環境中,獲得最無私、最真誠、也最慈悲的關懷和祝福,以致安祥、平靜、從容的做好死亡準備,坦然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

在親人臨終之際,家屬可給予的臨終關懷有幾個面向,第一個面向是身體和環境上的安排與照護;第二個面向是傾聽心聲並協助完成心願;第三個面向則是協助並給予心理靈性上的支持與關懷。只有做好死亡準備的人,才能安心地放下人世間的一切,坦然面對死亡;而也唯有真誠地關懷臨終的家人,才能讓我們毫無遺憾地繼續我們的人生。
繼續閱讀
2010/08/12

正常的喪親哀傷現象

一般在喪親後,因為遭遇失落,會產生許多的感覺和行為,這些感覺和行為只要還在正常的範疇內,都可以視之為正常的悲傷。 

我的阿姨在先生過世後一段時間,幾乎天天失眠,有時候是難以入睡,有時候是很早就醒來,這樣的情況大約持續一個多月才慢慢好轉。

一位伯父在太太突然過世後,每天早上五點就在強烈悲哀感覺中醒過來,他常一遍遍回想太太死亡時的情景,不斷的回想因考當時他如果做了什麼就可以避免太太的死亡,日復一日,生活過得恍恍惚惚,不能好好工作,兩個月後失眠現象才慢慢好轉,最後完全消失了。
繼續閱讀
2010/08/04

瞭解自己的人格面具

大家都知道,做人真的很不容易,所以說,做人難、人難做、難做人。

同樣的,要瞭解一個人也很不容易,因為,我們的人格是由「面具」構成的,人格是一個人所使用過的所有面具的總和,人會在不同的場合使用不同的面具,而且無時無刻不戴著面具。

譬如說,擔任醫生的人會在工作的時候使用醫生面具,病人在醫生面前使用病人的面具,在父母親面前我們會使用兒子或女兒的面具,和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使用朋友面具,在妻子面前使用丈夫面具,在孩子面前又使用父親或母親的面具。

人有那麼多的人格面具,卻不是每一個人格面具都是重要或主要的象徵,每一個人都會有最具代表的主導面具,這主導面具只有一、兩個,是使用頻率最高,也是最得心應手的主要人格面具。
繼續閱讀
2010/08/03

夢中的家務事

當你強壯而健康的時候,
從來不會想到疾病會降臨;
但它就像閃電一般,
突然來到你身上。
當你與世間俗務糾纏不已的時候,
從來不會想到死亡會降臨;
但它就像迅雷一般,
轟得你頭昏眼花。 
                                                                                       ~密勒日巴尊者


有一對夫妻從事珠寶玉石買賣,每天要很努力的和買家交際往來,進貨要大筆的金錢,買賣珠寶玉石更需要資本,有時還要軋三點半,生活非常的忙碌和緊張。

有一天,先生到醫院門診,看的是一般的小病,卻感覺頭暈胸悶,在醫院的椅子裡休息一下,卻未見好轉,趕緊急電家人,經送急診急救,竟被診斷出是心肌梗塞。

先生突如其來的心肌梗塞,嚇到了太太及家人。在住院治療的期間,這對夫妻體悟到生命和健康的可貴性,他們對每一位前來探病的親友表示,什麼都不重要了,錢財不重要,珠寶玉石生意也不重要,人的生命和健康才是這世上最重要的事。所有親友都感受到他們的改變和感悟。
繼續閱讀
2010/08/02

生命因死亡而燦爛

西方哲學家海德格說:「人是向死的存在。」

國內生死學研究先驅傅偉勳教授曾說,死亡和生命既是相互對立,又是內在同一的。死亡是對生命的否定,如星辰的隕落、鮮花之凋零和人生之終結等等,但是死亡同時又是對生命的肯定。因為生命是經由死亡來確定自身價值的,如果沒有枯枝敗絮的場景,人類又何以會珍愛五月的鮮花?

 「幽默大師」林語堂也說:「我們的生命總有一日會滅絕的,這種省悟,使那些深愛人生的人,在感覺上加添了悲哀的詩意情調。然而這種悲感卻反使中國的學者更熱切深刻地要去領略人生的樂趣,我們的塵世人生因為只有一個,所以我們必須趁人生還未消逝的時候,盡情地把它享受。如果我們有了一種永生的渺茫希望,那麼我們對於這塵世生活的樂趣便不能盡情地領略了。」
繼續閱讀
2010/08/02

學校沒教的事

我工作的辦公室是一棟透天厝,一樓是我們向人承租的,樓上則租給別人使用。

今年六月一日,房東突然到訪,她告訴我樓上的房客已積欠她一個月的房租,並且不肯接聽她的電話,只要她一打電話,對方就掛斷電話,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好親自跑來看看。

房東太太是由兩個女兒陪同來的,她們一直問我樓上房客的情形,想必是希望從我這邊獲得更多的資訊,可惜的是,樓上的房客完全不與我們打招呼,平日不與人往來,因此,能夠提供給房東太太的資訊十分有限,似乎幫不上什麼忙。

房東太太在樓下猛按門鈴,樓上沒有人應答,她再打電話給房客,電話先是「唯」了一聲隨即掛斷,之後再撥便進入語音信箱。房東眼看無法聯絡上房客,心裡很是不悅,並且很焦急,因為她遠從北部來,而且當天還是請假來的,很期望能遇上房客,當面把話講清楚。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