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醫療倫理
2015/08/07

解決殯葬亂象 醫院太平間應不再經營殯葬業務/郭慧娟

 
日前內政部針對太平間管理問題,特別函文衛生福利部,表示依據《殯葬管理條例》第63條的立法旨意,現行醫院委託經營管理醫院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的業者,不得強行要求遺體繼續在院留置,家屬得直接將親人遺體自病房搬移出院。這紙解釋令解決了爭議已久的醫院太平間管理問題,同時也消除106年醫院不得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的修正條文施行後,可能延伸的太平間問題,眾多殯葬禮儀服務業者莫不額手稱慶。

醫院附設殮、殯、奠、祭種下殯葬亂源

《殯葬管理條例》於民國90年立法通過,91年施行後,其中第71條(修訂前)將醫院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給予法源依據,讓全國各地醫院紛紛附設殮、殯、奠、祭設施,並以巨額權利金外包給特定殯葬業者經營管理,種下近十多年來醫院強留病患遺體,向喪家巧取服務費的亂源,結果讓所有的殯葬業者同遭到外界指責,蒙受「爭搶遺體,趁機斂財」的汙名。
 
包括榮總、三總及各地公私立醫院,在91年後都相繼將原有的所屬太平間,改設為殮、殯、奠、祭設施,並依其病患及死亡人數多寡為權利金的高低基準,將這些設施對外招標,讓特定殯葬業者來管理經營。由於醫院的死亡病患是殯葬業者案件的最大來源,殯葬業者當然願意挹注大把金錢,搶標醫院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的經營管理權,以取得第一時間和死亡病患的家屬接觸,爭取後續的殯葬禮儀服務。

羊毛出在羊身上  標金轉價喪家

然而,用巨額價金得標,取得醫院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經營管理權的業者,要如何才能把標金連本帶利拿回來?當然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轉嫁到病患家屬身上。據估計,每名接受醫院附設殮、殯、奠、祭設施得標業者辦理喪葬禮儀的喪家,平均都要分攤2至3萬元的招標費用。
 
醫院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的得標業者為讓死亡病患留下,增加他們的服務案件數,許多令人詬病的行為就層出不窮。例如得標業者以依據醫院規定,強制將病患遺體移至太平間(或附設殮、殯、奠、祭設施)存放,並以安全管理為由,禁止已取得家屬委託服務的殯葬業者進入太平間(或附設殮、殯、奠、祭設施),阻絕家屬委託的業者服務,同時想盡辦法要家屬填寫一堆不必要的資料,刻意將家屬留待在醫院太平間(或附設殮、殯、奠、祭設施)內,利用電訊干擾器斷絕家屬對外連絡,輪流說服家屬接受他們的禮儀服務,並在未取得家屬同意下,就逕自進行祭拜儀式,讓家屬將就,繼續他們的服務。

親人過世心亂如麻  喪家權益何在?

另一方面,若病患家屬堅持離開,由別家或他們委託的禮儀業者服務時,得標業者就會巧立名目,如使用屍袋、往生被、遺體搬運、安置等,要求家屬給付一千元至數千元不等金額的費用。而這些費用都沒有事先說明,未取得家屬同意,許多爭執因而發生。
 
面對這些不合理對待,由於病患家屬甫遭親人亡故,心亂如麻,也無心計較。為求亡故親人遺體盡快移至家裡或殯儀館安置,家屬大都會委曲求全,如數付款以求脫身。從進入到順利離開太平間 (或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經常就要耗去2、3個小時,恍如隔世。待日後想起,只有增加對殯葬業者的負面印象,詬病殯葬業者「死要錢」。
 
一般殯葬服務業者雖然事先和家屬做好溝通,接受委託其親人的喪禮服務。但經過多年與醫院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經營管理者的衝突後,因為病患遺體被控制在醫院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經營管理者手裡,只要案件不要被對方「洗」掉,最終也只能忍氣吞聲。當醫院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經營管理者無力改變家屬心意,只好把病患遺體送到太平間外。而在外等候多時的殯葬業者當然趕緊接運病患遺體,進行遺體安置等後續服務,而無暇費心去爭執矣。
 
當然,醫院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經營管理者的服務,也都有相當高的服務品質,尊重每一位死亡病患,體貼每一位家屬,讓殯葬案件發生的開始,就獲得專業與高品質的服務。只是因為制度的不合理,卻也造成種人詬病的「殯葬亂源」現象。
 
面對醫院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經營管理制度的不合理,殯葬業者從91年《殯葬管理條例》開始施行就提出異議,並要求盡快修法。期間經過多次開會討論,直至101年才通過修改《殯葬管理條例》,明定醫院不得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第65條),而舊有的附設殮、殯、奠、祭設施只能使用至106年,還有罰則懲處違規者。

徹底解決殯葬亂象  讓醫院回歸單純的醫病空間

雖然《殯葬管理條例》終於修改,許多人以為醫院死亡病患此後不會再遭得標業者控制,一切會回歸常態。但部分對殯葬業生態深入了解者,仍對醫院的太平間感到憂慮。因為醫院仍會將其所屬太平間對外招標,委託特定業者管理經營。雖然得標管理經營者沒有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的優勢來說服死亡病患家屬,但管理經營者仍然可以將死亡病患移至太平間,阻止其他受家屬委託的殯葬業者進入,並以宗教助念或不適合任意搬動遺體等各種理由,藉故拖延家屬在太平間的停留時間,努力說服家屬重新委託他們後續的喪禮服務,或複製過去做法,巧立名目要求家屬繳納一定的服務費用。殯葬亂源依然存在,死亡病患尊嚴、喪家權益仍然遭到忽視。
 
所幸內政部今年6月的一紙函文,指出醫院委託經營管理醫院太平間或附設殮、殯、奠、祭設施的業者,不得強行要求遺體繼續在院留置。家屬得直接將親人遺體自病房搬移出院,這不僅把過去和現在的問題解決了,連未來可能發生的問題也都一併遏阻。雖然這紙公文來得有點遲,但終於把殯葬亂源根除,落實尊重家屬意願的立法初衷,讓殯葬服務業回到以專業和服務為導向的正常環境中。
 
《臺灣殯葬資訊網》編輯部104/08/07
 
 
繼續閱讀
2012/08/13

願台灣有更多「善良撒馬利亞人」

我有一個學生,她曾經在放學途中遇到一起車禍,看見一位女子臥倒路上,一位男子焦急的站在旁邊。

看見車禍,這位女學生沒有馬上騎車離去,立刻將車停下,詢問男子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男子說已經叫救護車,這名女學生也不知道該幫些什麼,在旁邊等了一會兒後,另有一名男子也前來幫忙,她便騎車離去。

回家後,這位女學生將遇到車禍的經過告訴了媽媽,結果被媽媽念了一頓。媽媽說「別人發生車禍,妳好心幫忙,卻可能惹來麻煩……」

這位女學生接連一段時間心中一直感覺不舒服,她覺得難過、焦慮,一直在想著「那位女子不知道是不是死了?」「她送醫後情況不知道怎麼了…」

隔了一週再上課時,她才告訴我這件事。

我告訴她,之所以焦慮和不安,一方面是面臨不確定的死亡事件,引發了自身的死亡焦慮,另一方面是想幫忙車禍事件,卻沒幫到什麼忙,也不知道幫什麼忙,回家後又被擔心的家人念了一頓,更加深了恐懼和焦慮、不安。


行政院日前通過「緊急醫療救護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規定以後在機場、火車站以及公立大型遊樂園、運動場等場所,都要設置心臟電擊去顫器(AED),並為鼓勵民眾熱心救人,更立法保障救人民眾,免除其刑責。

行政院此次修法,借鏡日本、美國、加拿大等國家相關規定及做法,出發點及立意甚佳,若能順利執行和使用,未來國內每年估計有至少700人能因急救而成功獲救,此乃莫大功德。

法令規定,在公共場所定點設置AED,民眾不用等到救護車來,可以在黃金4到7分鐘內,對緊急病人施行急救,的確能增加心血管病患獲救機會。最重要的是,為了鼓勵民眾見義勇為,法令更直接保障,免除其因急救可能涉及的刑責。

這項「救人不受罰」的立法精神,是參考美國、加拿大等國的做法,也就是所謂「善良的撒瑪利亞人法」精神。「善良撒馬利亞人」典故源於《新約聖經》耶穌基督對門徒說的寓言。一名猶太人出外經商,被強盜搶劫,身受重傷躺在路邊,但神職人員及猶太人路過卻不理不睬,唯有撒馬利亞人,不顧和猶太人的仇恨,加以照料,還為猶太人付了住宿費,讓撒馬利亞人成為基督教文化裡,好心人、見義勇為的代名詞。

此法修正其實是為搶得先機,掌握更關鍵的救人時間,減少民眾因緊急意外而喪失寶貴生命。但是,要真正達到救人的效果,急救設備的管理維護工作一定要落實。

AED電擊器中一般裝有電池,平時放在充電座上充電,充電座則利用插頭充電,未來衛生署應要求設置單位平時確實負起維護的責任,並定期檢測,以免真正需要用時發揮不了效果。

另外,如何加強宣導也是重要的工作之一。依據衛生署說明,除了對設置機構或是企業舉辦教育訓練外,由於AED設有語音導引,民眾只要按照語音導引,按部就班去做就可以了。而AED設置處也會貼有圖示教導民眾如何操作AED,很容易瞭解。

此法修訂,對日漸冷漠的社會人際現象,或許能起一定的改善作用。但是,也有民眾表示,看到有人躺在地上,還是覺得很害怕,雖然有AED,急救失敗也沒有任何責任,但如果救不起來會覺得很內疚,精神壓力會很大,也怕會惡夢連連。另外也有民眾認為緊急時刻才接觸AED,疑慮和耽憂很多,恐怕沒有政府想得那麼簡單。

民眾對於救人應建立正確的態度和勇氣,而這也是一種生命和死亡教育。無論是學校或家庭,都應趁此機會教育孩子,尊重生命、愛護生命,任何時候在急難的時候,多一點熱忱,多一點關懷,或許就因為我們搶救一條寶貴性命,怎能說這是多管閒事?

雖然民眾有很多疑慮,但是無論是從人權、從醫療、從人與人的互助精神等多重角度來看,此法都是值得肯定和鼓勵的立法。相信只要政府和設置單位能加強維護和管理,民眾能多關注和支持,很多問題是可以克服的。更希望未來台灣能有更多「善良的撒馬利亞人」。
繼續閱讀
2011/12/16

還給醫院一個純淨的醫病空間!


每件事情的背後其實都有一個故事。每個人做事也一定會有一個動機。

過去四年來,我一直很努力、絲毫不放棄任何可能讓《殯葬管理條例》修法通過的機會(我請立委幫忙提案、連署、請某些團體加強溝通、甚至在立院召開記會),這是有原因的。

《殯葬管理條例》第71條「醫院得附設殮殯奠祭」為什麼要修法,很多人不是很清楚。這個法令的來龍去脈,很多人也不知道。而大多數的民眾也不知道他們曾在醫院裡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些事情嚴重的影響了民眾的權益。

我曾在〈發生在太平間的事〉一文中,細道我的父親過世後,他的遺體被送到太平間內暫放,太平間承租業者企圖遊說我們讓其承辦,並「故意」拖拉時間,讓我們很著急也很生氣。我相信,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絕對不會是單一個案。只要是醫院太平間有委外經營的醫院,都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

醫院之所以能夠在太平間內設小靈位、辦理告別式,最早是因為無眷榮民病故時,方便就地提供治喪服務。當時只是方便這些沒有家眷的榮民們,讓他們能直接在醫院冰存遺體,簡單設置個小靈位,很快的就出殯發葬了。可是,內政部竟然於民國91年立法時,明文於《殯葬管理條例》第71條規定區域級以上醫院可以在醫院內提供「殮、殯、奠、祭」的服務。這也就是說,政府同意臺灣的大醫院不但可以醫治病人,也可以兼營殯儀館(殯儀館的業務就是「殮、殯、奠、祭」)。

自此爾後,臺灣的各大醫院就堂而皇之的開始委外經營起「殯儀館」來。他們將太平間以「高價」承租給殯葬業者,讓殯葬業者可以在太平間樓層裝潢、增添告別式會場和禮廳設備,讓承包的殯葬業者可以直接將亡者從病房運至太平間。

每年付出高額承租金及花費裝潢的殯葬業者,在花費鉅額投資金後,當然要「想辦法賺回來」。所以,承租的殯葬業者必須「自求多福」,在從病房接運亡者遺體至太平間到遺體運出至殯儀館或喪宅期間,「想辦法」遊說或搶拉喪家讓其服務。因為,多拉到一件服務案件,殯葬業者才不會虧錢。這就是為什麼,常常有亡者遺體在醫院太平間被「扣住」、「刁難」或遭到「拒絕」運出的原因。

醫院委外的殯葬業者,為了「回本」,全面拒絕其他殯葬業者進入到太平間,甚至想辦法讓手機無法打出去,控制太平間的手機收訊。很多喪家和亡者遺體,經常被「扣」在太平間一、兩個小時以上。太平間殯葬業者會將家屬請至諮商室內,開始「推介」他們的服務流程和內容,開始「拉客」。殯葬業者完全不放過任何一個可能「成交」的機會。直到幾個小時過去,完全沒有機會了,他們才會「放棄」,並讓外面的運屍車和承辦業者入太平間,將大體運走。

很多人都把「箭頭」指向太平間的承包殯葬業者。我覺得這是不公平的。這件事始作俑者是當初立法的內政部,他們未採納外界的意見,立了一個不妥當的法,導致後來十年臺灣醫院內的殯葬亂象。

第二個應負較大責任的是那些太平間委外經營的醫院。這些醫院每年坐收鉅額租金,據說每月從數十萬至數百萬元不等,醫院過去近十年來,賺足了錢,可是每次一發生事情或被外界批評時,他們就完全「推給」承包的殯葬業者,經常被檢討的就是承包的殯葬業者。試想:如果你每個月要付數十萬或數百萬的租金給醫院,難道你不會「想辦法」賺回來?虧錢的生意本來就沒有人做,不是嗎?醫院因為將太平間委外經營,醫院自然就會給予承包的殯葬業者很大的「方便」。因為他們中間有「利益」關係。而羊毛不是出在羊身上?負責「買單」的正是在醫院內治喪的喪家呀!

醫院原本是應該很單純醫療病人,給病人一個安全、無虞的治病空間。可是,過去十年,某些醫院竟然醫病也兼送死,病人無法治癒過世了,還可以在院內辦告別式。醫院既「養生」又「送死」。病患和家屬心中做何感想?家人過世,家屬最是悲傷、焦慮無措之際,竟然還被「扣住」在太平間,要想辦法將親人遺體趕快運出,還要花很多時間與太平間殯葬業者「周旋」。在那些醫院過世的亡者和家屬,為什麼要接受這樣的「待遇」?他們為什麼要當冤大頭幫醫院賺錢?

不到一年以前,在我經歷父親的過世,我便發願一定全力以赴,只要是能力所及,一定要全力協助這個修法過關。因為,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我的父親的大體就被擱置在太平間的小靈位前,而我們家屬被請到旁邊的諮商室內,我們忍住喪親悲傷,很著急的「說服」殯葬業者讓我們「脫身」。

原本這個修法困難重重,各方角力,卻沒想到最後竟然峰迴路轉,順利通過三讀。或許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吧!很高興未來臺灣的醫院能回到單純的治病功能,殯葬亂象再也不會在醫院內發生。醫院以後不能再拒絕民眾領屍、運屍。這真的是全民之福!
繼續閱讀
2011/05/05

如果時光倒流,你會選擇如何醫療?

有一次和一位女性朋友聊天,這位朋友告訴我,她的媽媽在幾年前過世,好好的人在家裡坐著,突然眼一閉身體一軟,家人嚇了一大跳,馬上叫來救護車送醫,到了醫院已無氣息,醫師趕緊急救,電擊、打強心針,卻仍無法挽回媽媽的性命。

她感嘆的告訴我,事後很後悔當時對媽媽電擊急救,因為媽媽原本就是很有福報的走,坐在椅子上眼睛一閉,身體一軟,人就走了,送到醫院後,醫師發現媽媽已經沒有心跳了,如果那個時候能順其自然,用最一般的方式按壓心臟或打強心針之類的急救,媽媽能恢復心跳最好,沒有的話就讓她老人家好好的、完整的走。但是,當時家人要求一定要急救,用盡各種方法也要急救,結果,施救電擊和不斷按壓心臟的結果,反倒是對她媽媽的身體造成較大的「傷害」。

這位朋友回想媽媽送醫的整個過程,她說:「如果再來一次,她會比較『理性』的讓媽媽的生命自然的存續或結束,而不會堅持無效的急救到底。」
繼續閱讀
2011/02/16

誰來告訴我該不該插管?

爸爸是在過年前三天,也就是過年前的那個禮拜天開始進入昏睡狀態的。

那天傍晚,我帶著媽媽和家人一起到醫院探視爸爸,看護告訴我爸爸今天怪怪的,整天都在睡,前兩天沒有這樣,有把這情況告訴護士,但護士說爸爸這兩天晚上沒有好好睡,所以收掉了他從家裡帶來的鎮定劑和安眠藥,而且爸爸的血壓和血糖都正常,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我不放心,連續兩次跑去問護士,護士告訴我:「阿伯應該是嗜睡啦!他的血壓和血糖都很正常。」「可能是前兩晚睡得比較不好,我們收了他的藥,可能就比較想睡。」「再觀察看看好了…」雖然護士講的很篤定,我還是覺得怪怪的。回到病床,推推爸爸,摸摸他的頭,低聲叫喚他,爸爸很想睡,稍微張開眼睛看一下我,很簡短的回應我,口齒似乎不若平常清晰,我隱約感到一絲不安。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帶媽媽和家人回家吃飯休息後,我立刻又趕赴醫院,爸爸還是一樣睡得很沉,我再度問護士爸爸的情形正常嗎?護士的回答還是一樣,我只好安靜在旁邊陪著他,不時幫他拉拉被子,不時再摸摸他的頭,就這樣一直到晚上十點左右,大弟也到醫院探視爸爸,我告訴他爸爸的異樣,他搖搖爸爸呼喚他,爸爸同樣有反應,但是並沒有張開眼看我們。
繼續閱讀
2010/12/27

當做什麼都要用特權時

爸爸因為痛風發作,痛了一個多禮拜都不好,門診的藥吃完了仍未見痊癒,依照醫師的囑咐至醫院掛急診等待住院治療,結果在急診室的留觀區等了兩天,依然等不到病床可以接受治療。

等了兩天的爸爸開始焦躁,希望我找民意代表關說,他說:「我看妳還是找一下關係好了,不然這樣等還要等多久?」我知道爸爸在急診床上躺著難過,急診室的醫師只能消極治療,他的痛風無法獲得根本的治療。「這樣好了,中午休息時我先去瞭解你還要排多久,再決定怎麼處理好了。」我一面安撫爸爸,一面心中盤算著該如何處理這件事。

中午時分,向醫院住院中心櫃檯詢問父親等待的次序,櫃檯小姐告知爸爸是免疫風濕科等待住院候位的第一位,但要什麼時候才有病床就不一定了。我們認為應該很快就會排到,爸爸便耐性的繼續在急診室內等候,一直到傍晚,仍然未見住院的消息,醫院急診室表明還是沒有病房,請我們繼續等候。
繼續閱讀
2010/11/15

醫院裡可以辦喪事,你覺得呢?

以前醫院很單純的只是看病、治病的地方,現在的醫院還可以在裡面辦喪事,你的感覺是什麼呢?
是贊同?還是反對?是害怕?忌諱?還是覺得方便呢?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這些年來,醫院已經不只是看病和醫病的地方。有一些人在醫院過世後(也有在外過世進到醫院裡辦喪事的),遺體沒有運出醫院,就直接在醫院的太平間進行殮殯奠祭,辦完告別式後才到火化場火化並下葬。 

也就是說,醫院還兼營殯儀館。當你到醫院看病門診或住院治療時,醫院裡頭也在太平間同時辦喪事。
繼續閱讀
2010/10/06

我不要去養老院!

我的父親今年73歲,身體行動稍顯不便,常常要上醫院,目前的照養的工作全都由我和兩個弟弟三個子女輪流來做。

上上個星期五,社區為爸爸安排至臨近的日間照護中心接受照護,中心內有數位社工人員,也有提供復健服務,老人家累了可以有休息床或躺椅,中午及休息時間還會提供餐飲或點心,同時還安排老人休閒娛樂活動,像是下棋、活動筋骨等。

早上八點多,我開車載爸爸到日間照護中心,一進去就看見裡頭有大約七、八位老人家,年紀看起來應該都比爸爸還大,有的行動還方便,有的則坐著輪椅。 老人家各自坐在椅子上,我們一進去,大家都把頭轉過來,每一張蒼老的臉上幾乎都沒什麼表情,讀不出是喜是怒還是哀或樂。

爸爸在日間照護中心待了一天,社工人員說他幾乎都躺著,沒有吃一點東西也沒有喝任何東西,一直到下班時間我去接他,看到他趴在桌子上,臉色不大好,人顯得懶洋洋,有氣無力的樣子。上了車以後,爸爸立刻擦了臉,回家以後又洗了澡,漸漸的有了力氣,人也恢復了精神,他告訴我和小弟,那個日間照護中心的磁場不好,他一去就覺得身體不舒服。爸爸還嚷著明天不要再去了。
繼續閱讀
2010/07/22

奇妙的醫病關係

人跟人之間要建立親密、坦誠的人際關係並不容易。

但是,你觀察到了嗎?醫生和病人之間卻擁有一種很奇特且奇妙的互動關係,病人在醫生面前,可以迅速的將自己最私密的困擾和問題傾吐而出,而醫生更是可以乾淨俐落的打破人與人之間的藩籬,一切卻都那麼自然、平安無事。

每次我到婦產科就診或陪診時,對男醫師那麼自然的看診,總有說不出的奇怪和特別的感覺。婦產科著名的醫師又以男性居多,就診時經常要內診,要在一個陌生的男性面前脫掉衣褲,而且坦然面對,真是不容易的事。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