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臨終關懷
2014/06/18

禮儀師能做的臨終關懷與悲傷輔導

    

很多人對禮儀師能否提供臨終關懷和悲傷輔導服務感到質疑,不少禮儀師同樣也對《殯葬管理條例》中賦予自己的這項職能感到困惑和懷疑。禮儀師真的能提供臨終關懷的服務嗎?又能做到悲傷輔導嗎?如果能,具體的服務內容是什麼?這些問題在禮儀師證照正式頒發後,的確值得更多的關注和思考。事實上,禮儀師就其專業職能,在實務上是可以提供這兩項服務的,而且服務內容可以比一般所認知的更形多元和廣泛。

現行禮儀師對提供臨終關懷的困惑

現行禮儀師認為自己無法切入「臨終關懷」這塊服務領域的原因,一般原因有五:一是一般人對禮儀師的角色期待就是處理人死後的事務,因此,禮儀師只要提供臨終處理及流程等與殯葬事項有關的諮詢及服務即可;二是角色及職務本身有禁忌,家屬和病患都希望生命能延長和活久一點,避諱禮儀人員出現或關懷,禮儀人員出現意謂死亡已來臨。

三是禮儀師能接觸到的多為亡者,沒有很多機會接觸臨終者或給予實際的臨終關懷;四為即使有機會接觸,禮儀師也不知道能具體給予怎樣的關懷;或認為臨終關懷應是宗教師或社工才能提供的服務;五是從同業及殯葬教育課程所獲得的資訊也都認為禮儀師除了「臨終處理」外,似乎無法提供其它臨終關懷服務。

現行禮儀師對悲傷輔導的質疑

至於禮儀師的另一項職能「悲傷輔導」,多數禮儀師認為自己無法做到「輔導」的層級,雖然在實務上的確會碰到很多陷入急性悲傷的家屬,也必須給予實質上的悲傷陪伴、關懷和支持,但是,要進一步輔導則咸認超出能力所及,專業度亦不足,應該由專業的心理醫師或社工等進行諮商治療。

而《殯葬管理條例》將禮儀師的職能列進「悲傷輔導」項目,同樣也引起心理諮商師及社工等專業人士的反彈,認為禮儀師不具備相關專業,如何能為喪家進行悲傷輔導,建議將「悲傷輔導」更名為「悲傷關懷、陪伴或支持」等 ,將輔導二字拿掉,以符其實務職能。

在實務中,有些家屬因驟然失去至親,陷入急性哀傷中,或因失去親密依附的家人,在治喪過程中,難抑悲傷,此時提供喪禮服務的禮儀師,自然得面對悲傷的家屬,也必須適度的給予悲傷的陪伴、關懷和支持。有的家屬會抱著禮儀師大哭;有的家屬會向禮儀師訴說心中對亡者的懷想和思念;有的家屬心中慌亂無主,幫忙處理的禮儀師就像水中浮木,讓他暫時有所依靠。而禮儀師必須適度的傾聽、陪伴,並給予心理或情緒上的暫時支持,以助其圓滿處理後事。

但很多禮儀師也認為,辦理喪事的過程只有短短七至十數天,辦完喪事後家屬便較少接觸,後續的關懷服務包括百日、對年、三年、合爐等,也只是短暫服務,實務上較無法深入進行悲傷輔導。而且一般家屬的悲傷哀悼期多為喪親後半年至一年內,此段時期實務上接觸機會少,因此,具體能給予的關懷不足,更惶論進行悲傷輔導。

突破心理障礙  禮儀師能提供多元的臨終關懷

其實,禮儀師應該突破既有對臨終關懷的心理障礙。因為,所謂臨終關懷並非侷限只有宗教師或安寧病房社工或家屬等才能提供,在實務上,禮儀師能提供的臨終關懷十分多元而且廣泛。很多禮儀師是因為自我設限,將角色及職能侷限,以致無法發揮更多元的臨終關懷服務。

禮儀師能提供的臨終關懷對象不一定侷限在亡者,具體的關懷內容可以更多元,也可以有更寬廣的定義和視野。筆者認為禮儀師可以具體提供給臨終者或其家屬的臨終關懷服務包括:⑴民眾簽訂生前契約或做生前喪葬劃時即可提供善終或臨終關懷觀念;⑵可以提供臨終者及其家屬有關臨終醫療和決定的相關資訊;⑶可以提供臨終者及其家屬臨終關懷實務指導;⑷可以提供臨終者及其家屬臨終流程及應準備或注意事項諮詢;⑸可以提供臨終行政、法律等相關資訊諮詢。以下茲就這五項臨終關懷內容一一說明。

由於越來越多的民眾有殯葬自主的觀念,當民眾在購買生前契約,進行殯葬身後預囑時,禮儀師便可提供購買或預囑者善終觀念,或臨終照護與關懷的基本實務。禮儀師有義務告知消費者正確的善終觀念:即應學習建立坦然、正確的生死觀念;臨終前學習接受病痛,並擁有高尊嚴、高度自主和生活品質的末期生活;臨終前身體受到最完善、最妥適和有尊嚴的醫療照護,生命不做無意義的延長,臨終過程不要太長;心理上瞭解死亡之過程和將至,能夠心平氣和地接受,有充分準備,能自主、清楚做的決定,並完成人生回顧,心願已了無牽掛;身後事有清楚和詳細的交代,子孫和重要親友陪伴在側,能與重要親人做生死溝通和告別,彼此心靈交流,「共生」並「共死」(共同陪伴走完生命最後過程);人生或臨終前,在心靈上能堅持信仰,全然專注和放下,並了解生命的意義和死亡的意義;以及喪禮後事能預先囑立,家人和子孫能完全尊重,並且以坦然、正向的態度處理並面對死亡這件事。

禮儀師應確切瞭解並具體提供臨終者或其家屬有關末期放棄不必要急救的醫療決定和正確做法,提供臨終者或家屬有關安寧療護的意義、做法和實際醫療實況,以及告知家屬們病人臨終時的身、心、靈需求與反應,並建議家屬們進行實務上的臨終照護與關懷。

至於在第三項提供臨終者及其家屬臨終關懷實務指導方面,禮儀師亦應確切瞭解臨終關懷技巧與實務,明白很多人因為對死亡的無知和恐懼,常常在面對自己或親人的生命末期及死亡之際,顯得害怕、焦慮、擔憂和不知所措。禮儀師應該具體並且確切的告訴家屬們,臨終者在瀕死前身體會有變化,醫護人員和家屬應保持其生理舒適感,重視其臨死覺知,更應把握機會以肢體、語言和意念傳達對臨終者的關愛、感謝、祝福和告別之意,讓臨終者帶著滿載人世間最真摯的祝福,放下這一生的恩怨情仇,沒有遺憾、平靜、安詳的離開人世。

當然,禮儀師更應基本的提供家屬們有關臨終流程及應準備或注意事項,以及提供臨終行政、法律等相關資訊諮詢。禮儀師應指導家屬們,經過臨終階段,親人安詳告別人世,由於人死後聽覺是最後消失的,家屬若有話想說,仍可把握機會,同時也可依個人或家庭宗教信仰,進行祝禱或助唸,然後就要開始準備初終以及後續的整個喪禮事宜。

另外,禮儀師也應該告知家屬如何進行或參與遺體護理,甚至不同的死亡場所,處理後事的方式不盡相同,都應一一告知家屬,同時並提供專業協助家屬。而親人身故,除了喪禮待辦之外,還有許多行政事務工作也須在一定時間內,向政府機關或相關單位申請辦理。禮儀師亦應清楚告知家屬們,這些行政事務有許多是家屬應主動申辦的,政府機關或相關單位不會主動告知,逾期可能受罰。

這些待辦的行政後事包括:①申請死亡證明書②火化埋葬許可證③死亡除戶登記④遺產稅申報⑤辦理繼承⑥所得稅申報⑦勞工保險死亡給付請領⑧國民年金保險死亡給付請領⑨公教保險死亡給付暨眷屬喪葬津貼請領⑩一般保險給付請領11有關遺產查詢12有關子女監護權問題。

由於國內的教育體系缺乏臨終關懷和如何走出喪親悲傷的教育資訊,除了在安寧病房臨終的病人較有機會受到安寧且人性化的臨終照護,以及悲傷的關懷與支持外,大多數的人並不知道應該在家人臨終時給予怎樣的臨終關懷與照護,更不懂得如何與臨終者互動與表達關懷,因此,禮儀師便更有責任和義務,將所知道的這些專業知識提供給臨終者或家屬。禮儀師更應意識到,家屬若能在臨終階段做好照護與關懷,同時也能讓他們更無遺憾,未來能有助於悲傷的療癒。

實務上禮儀師能做的悲傷關懷、支持與輔導

至於禮儀師能具體提供的悲傷關懷服務及支持,則包括:⑴臨終關懷中的悲傷慰藉;⑵治喪過程中的悲傷支持與關懷;⑶喪禮過程中藉由儀節與告別儀式讓家屬抒哀;⑷悲傷諮詢與輔導轉介;⑸葬禮後的後續關懷與服務。

禮儀師應該深切的認識失落、悲傷、哀悼與喪慟,瞭解悲傷的相關理論與觀點、悲傷可能引起的身心反應,什麼是正常的悲傷,什麼是異常的悲傷,以及悲傷的歷程與哀悼的目的,適度地將這些有關喪親悲傷的資訊提供給家屬,讓他們知道悲傷是正常的,應該面對悲傷,與悲傷和平共處,適度的抒發悲傷情緒,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及生活作息,才能順利走出喪親哀痛,重新開始正常生活。

同時,殯葬禮儀服務人員也應該懂得悲傷陪伴與關懷、支持的技巧,包括:能專注耐心的傾聽喪親者所說的話、適度表達自己的同理感受、適度的給對方溫暖的擁抱和支持、避免做無謂的說教或說些無濟於事的勸慰話,以及避免將自己的價值觀或感受強加於對方身上。

最重要的是應告訴家屬們,悲傷是正常且每個人都會有的喪親情緒,一定要適度的紓解和釋放悲傷情緒。而通常哀悼時間視個人情形,悲傷的速度和強度不一而同,一般正常悲傷復原的時間,最少需要6個月到1年,但也有人需要1至2年。

另外,禮儀師亦應清楚明瞭在喪禮的規劃中,哪些儀節和告別儀式具有抒發哀傷情緒的療效,哪些做法能充分讓家屬表達孝意,讓家屬們在喪葬過程中面對並體認至親已經過世,以協助其順利的經驗喪慟期,並面對往後的哀悼時期。

而葬禮後,雖然接觸的時間會較少,但在爾後的後續關懷和服務過程中,禮儀師依然能密切的關心喪親家屬們的實際狀況,可以觀察家屬們是否已完成哀悼過程,是否已逐漸走出喪親之痛,是否已漸漸適應新生活。若有家屬一直無法走出喪親之痛,則可依其情況進行悲傷諮適或輔導的轉介。

至於後續關懷和服務,實務上有禮儀師主動辦理法會,讓家屬們藉由法會追思,有效抒發哀傷情緒;也有禮儀師會不定期書寫關懷信件或電話關懷;也有禮儀師進行後續不定期訪談關懷,這些都是很好而且具體的悲傷關懷及輔導服務,值得其他禮儀師們學習。

取得禮儀師證照的下一步:啟發對生命更深度的尊重與關懷自覺

    禮儀師之「臨終關懷與悲傷輔導」職能,無論從法律、社會期待、實務面、服務面、經營面及功能面等來觀之,其實都是正面肯定的。現今禮儀師所面對的殯葬服務層面愈發多元,尤其是當殯葬從業人員的工作內容從傳統以死亡、遺體處理和喪葬儀節為主,到逐漸擴及喪家關懷和服務,殯葬從業人員除了技術上的喪葬流程及實務處理外,對生命和人的尊重與關懷也必須有意識、有自覺、有目的地提升和呈現。而這些關懷服務的表現正是「臨終關懷與悲傷輔導」職能之意義和目的。

    而目前國內眾多禮儀師們卻仍未完全清楚明瞭自己專業職能之內涵及意義。許多禮儀師其實尚未意識及察覺:「臨終關懷與悲傷輔導」不同於其他殯葬技術職能的是,該項服務更意含著從業人員必須提升本身對生命的更多尊重與關懷。一旦啟發這種自覺,禮儀師便能提供更多元、更深度、更細膩、更廣泛且更具尊嚴性的喪葬服務,而這種被啟發後的殯葬服務精神與功能,不但能大大提升禮儀師之專業形象,更能重塑禮儀師不同於以往的生死關懷角色。

    雖然國內殯葬文化改革已有長足的進步和發展,但禮儀師專業職能的再提升,對生死關懷的人文素質仍有待加強,而欲達加強之效,則需從殯葬教育著手,需從殯葬教育課程內容著手,才能有計劃、有效果的、漸進式地增進禮儀師的關懷服務精神與專業職能。

    如今,第一批的禮儀師證照已經頒發,當有越來越多的禮儀師們取得證照後,表示專業時代已然來臨,而專業除了技術層面,更意謂著禮儀師必須啟發對生命更深度的尊重與關懷自覺,如此,才能符合國人更多元的需求與期待。

(本文作者郭慧娟/中州科技大學禮儀師學分班講師)
 
 
註1:依據《殯葬管理條例》第46條規定,具有禮儀師資格者,得執行下列業務:一、殯葬禮儀之規劃及諮詢。 二、殮殯葬會場之規劃及設計。 三、指導喪葬文書之設計及撰寫。四、指導之業務項目。未取得禮儀師資格者,不得以禮儀師名義執行前項各款業務。而依該條例第87條規定:「未具禮儀師資格,違反第四十六條第二項之規定以禮儀師名義執行業務者,處新臺幣六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罰鍰。連續違反者,並得按次處罰。」
 
註2:本文有關善終觀念、臨終關懷與悲傷輔導實務資料引用參考自郭慧娟撰寫華都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之《生死學概論》教科書第一章、第七章、第八章及第九章。
 
繼續閱讀
2011/11/01

「好死」就等於「善終」?

父親過世已九個月。猶記在父親過世後,家人或親戚常會談到他突然性的昏迷,沒有什麼大的痛苦,就這樣睡著離去。大家都會說:「這是『好死』,真有福報呀!」 

一位朋友的媽媽也是在家中坐著看電視,突然間就倒了下去。送到醫院救治,已經沒有生命跡象。朋友憶及母親,總會說:「我以後不知道有沒有那樣的福份,可以像媽媽一樣『好死』。」 

另一位擔任公職的同學,有一次到老人院去參觀,看見許多老人插著管,長年躺在病床上。不免為生命的無奈和人的終究老病感嘆良久,同時也很擔憂自己老了若是如此,該如何是好。 

對於生死,即使是讀了一些書籍,上了幾年相關課程,還是不免常常感嘆。畢竟自己還是一個凡人。再平凡不過的人。尤其是看了許多生死的事,經歷了親朋的死亡,很明確的知道,生命終究會像樹葉一般的枯落,像花草一般的萎謝,像四季一般的更替,循著大自然的生滅步調,從生到死,再從死到生。卻仍不免暗想:「哪一天自己老了會如何?」「如果能在睡中就這樣走了,該多棒啊!」「不然,和家人在客廳聊著天,躺在沙發椅上就走了,也不錯!」總是這麼胡思亂想地期盼著。 

有時細細觀察身邊親友的生死態度和想法,其實非常有趣。大家平常盡量不談死亡,每個人都忌諱死亡這件事,更害怕死亡這件事。但是,大家都很清楚意識到,死亡是每個人都會走的一條路。死亡事件如果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或家人身上,大家倒是很樂意談論,也很有興趣談論(非幸災樂禍而是陷入死亡的神秘性)。不管有怎樣的生死觀,不論是何種宗教信仰,也無關權勢和地位,幾乎所有的人都希望自己到最後能有一個「善終」。而大家的「善終」都僅是求個「好死」。 

「善終」就是「好死」?那麼有多少人真能在睡夢中死去?又有多少人能不受病痛,突然閉眼說再見?生、老、病、死人生四大課題,大部份的人喜迎生,接受老,卻都想避掉病,用最短的速度,無病無痛的死去(無疾而終)。可是,萬一達不到這樣的境界,那麼又該如何面對「病」和「死」?這卻是大家很少去思考的事。(死亡的鴕鳥心態又跑出來了。不聽!不說!不看!) 

我們的老祖宗曾說過,人有五種福份。(《書經‧洪範篇》)這五種福份是長壽、富有、健康平安、積德做善事和善終。從前的人認為「既壽且富,耄耋之年,壽終正寢」就是最好的善終了。活得很久,還要富有,生命最後,在子孫的環侍陪伴下,死在自己家中的正廳,就是最有福份、最美好的人生ending了。 

可惜,這樣的善終理想,終究只能做為人生結局的「理想」標準。理想性高,實現性卻低。現代人有可能活得長壽,卻不一定能都富有,活得久卻難免病痛,積德做善事沒有問題,要「壽終正寢」也不太容易了。 

最重要的是,我覺得「善終」觀念其實可以再擴大一些、再具體一些、實現性可以再高一些。要達到「善終」的結果,不僅只求個「好終」,還要有正確的死亡觀念、明確的死亡態度、清晰尊重的臨終做法,再加上擁有生命最後的尊嚴,以及死亡的尊嚴,這才是最實在、最完整、也最佳的「善終」境界! 

佛教密宗對於死亡向有其獨特的解脫之道。不少西藏人在年老退休後,常常去朝聖或拜見上師,專心修行,其中他們必修的一門教法就是修「頗瓦法」(一種意識轉換的修練方法),為死亡做準備。西藏人用一種很健康、很慎重的心態來面對死亡,把死亡當成好像上大學般的來準備和面對,臨死之際還會找來修習高深的老師來幫助自己順利死亡,讓老師引導自己順利往生。 

西藏人能夠完全的瞭解死亡,透悉生命的整個圓滿過程。正因為瞭解,所以他們不畏懼死亡。最難得的是,他們知道臨終前的身體疾痛是免不了的,但是他們能夠用「轉換意識」(即練習「頗瓦法」)來克服身體疾痛。這種正面、積極、坦然、無畏且準備的態度,實在令我十分激賞,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我覺得現代人的「善終」觀念,應該從平日的死亡觀念開始建構起。只求「好終」絕對是不踏實的。正如西藏人一般,如果他們不是平日就有宗教信仰,有堅定且清晰的死亡和往生觀念,他們斷然無法這麼坦然的面對死亡,並且修習死亡解脫之道。 

我更覺得「善終」絕對與個人的自我概念一致。「善終」關乎個人一生的價值與理想,在生命的最後階段能持續地發揮和影響。與其是不清不楚、迷糊混亂的突然「好終」,倒不如是清楚明確、堅定信仰、坦然面對、始終如一的「善終」 。 

國外曾有學者針對臨終病患的照顧者進行「善終」狀況調查,發現這些照顧者在看護「善終者」時,發現「善終者」表現出來的特徵是:具有一定程度的控制能力、願意聆聽痛苦的真相、會進行生命回顧、能保持幽默感、擁有重要他人的陪伴、能用身體表達關愛,以及談論靈性議題等。

個人覺得「善終」的最完美境界,應該包含七個面向。

第一個面向是,平日應學習建立坦然、正確的生死觀念。第二個面向是老年後能學習面對和接受病痛,並擁有高尊嚴、高度自主和生活品質的老年生活。第三個面向是臨終前身體受到最完善、最妥適和有尊嚴的醫療照護。生命不做無意義的延長,臨終過程不要太長。 

第四個面向則是,心理上瞭解死亡之過程和將至,能夠心平氣和地接受,有充分準備,能自主、清楚做的決定,並完成人生回顧,心願已了無牽掛。第五個面向是,身後事有清楚和詳細的交代,子孫和重要親友陪伴在側,能與重要親人做生死溝通和告別,彼此心靈交流,「共生」並「共死」(共同陪伴走完生命最後過程)。 

第六個面向,人生或臨終前,在心靈上能堅持信仰,全然專注和放下,並了解生命的意義和死亡的意義。第七個面向,喪禮後事能預先囑立,家人和子孫能完全尊重,並且以坦然、正向的態度處理並面對死亡這件事。
繼續閱讀
2010/08/24

瀕死前的關懷和引導

大弟妹今天早上來電,提及同事的小孩因腸炎在南部某家醫院加護病房,醫生說病情不樂觀,可能要有心理準備,她問我是否知道有什麼有名的廟宇能夠求神問卜或點燈祈福,幫助同事及小孩度過難關。 

幾天前,一位朋友的堂侄女因為新流感住進台大加護病房觀察,醫師告知病情無起色,可能來日無多,朋友的堂兄十分傷心,打算將孩子轉回中部醫院,等待最後的日子到來。朋友希望能幫上一些忙,卻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因此打電話問我,是否能盡一些心力,做一些事,幫助自己的堂侄女,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一位長輩罹患肝癌,醫生告知家人可能活不過半年,每次做完化療,這位長輩總是痛的生不如死,身體虛弱得不得了,有一次,他忍受不住那種椎心的剌痛和身體病痛的摧殘,硬拉著老伴要召來計程車,一起到台中港跳海,他鬧著不想再活下去了。
繼續閱讀
2010/08/12

我們可以做的臨終關懷

面臨親人即將過世,是件很煎熬也很不容易的事,不捨激動是免不了的心理反應,悲傷難過也是正常的情緒表達。

但是,除了傷心難過,在親人即將離我們而去之前,我們並非什麼都不能做,採取積極的臨終關懷和照護行動,可以讓摯愛的親人在寧靜、舒服、溫馨的環境中,獲得最無私、最真誠、也最慈悲的關懷和祝福,以致安祥、平靜、從容的做好死亡準備,坦然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

在親人臨終之際,家屬可給予的臨終關懷有幾個面向,第一個面向是身體和環境上的安排與照護;第二個面向是傾聽心聲並協助完成心願;第三個面向則是協助並給予心理靈性上的支持與關懷。只有做好死亡準備的人,才能安心地放下人世間的一切,坦然面對死亡;而也唯有真誠地關懷臨終的家人,才能讓我們毫無遺憾地繼續我們的人生。
繼續閱讀
2010/06/23

迴光返照

端午節前幾天,二姨丈肝病惡化,病情危急,再度住進新竹馬偕醫院治療。

二姨丈在到院治療時,肚子腫脹十分嚴重,醫院方面判斷病情不是很樂觀,除了肝臟問題,其它器官也受到波及,已經無法進行換肝手術。

媽媽聽到這個消息後,十分關心,一方面想去探望他及二姨,一方面又擔心端午節快到了,還要忙著包粽子,可能抽不出時間去看他。我知道媽媽的心事,建議她最好馬上去探視,不要等到端午節後,以免造成遺憾。
繼續閱讀
2010/05/08

安寧病房內不可思議的神聖境界

癌末病人在進入安寧醫療體系後,投入醫療或臨終關懷照護的團隊除了醫師、護士外,往往還有志工、師姐,甚至心理師或神父等人。 不要以為只有這些關懷照護團隊成員能夠給予病人精神或心靈上的東西,曾經有一些個案顯示,在癌末病人的身上及臨終處境,會形成一種很特別很奇特的接近「神聖」的氛圍和境界,凡是進入這個氛圍和領域的人,都會受到震憾,並產生精神上或心理上的滋潤或感悟而發生改變。
繼續閱讀
2010/04/28

臨終病人死前的心理歷程

過去,我常常想到死,但很少想到我會死; 後來,有時候我想我會死去; 現在,我知道我的死是無庸置疑的…… Beth,一個臨終病人的詩 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臨終病人在進入死亡之前,心智到底發生何種改變?不管身體有沒有備受煎熬和折磨,或是身體已經衰敗不堪,他們的心理會有怎樣的轉折?轉折的過程又是如何?他們又是怎樣看待人世的這一切?對於臨終病人在死亡前的心理轉折和變化,這始終是個非常奥秘的問題,因為除了觀察,很難可以用言語直接溝通並取得訊息。 除了身體的衰敗外,臨終病人在死亡之前可能經歷了一些言語無法描繪和形容的情況,甚至病人在死亡之前可能經歷過自我人格解組,他們的心理變化,一般可以推測呈現出來的心理模式與身體健康者全然不同,但從很多接觸臨終病人的社工或研究者的經驗也發現,臨終病人有可能遭遇一些前所未曾經歷過的存有風光。
繼續閱讀
2010/04/06

她在安寧病房裡大哭:我要活下來!

在臨終關懷的課程最後,老師邀請兩位目前在安寧病房工作的學姐,和我們分享有關安寧病房內臨終關懷的情形。 對於這樣的課程,我們是很期待的。 兩位學姐待在安寧病房很久了,是很資深的護理工作人員。她們和我們分享了很多的臨終病人的故事。
繼續閱讀
2010/04/05

探望臨終病人,你該說什麼?

   去年九月間,有一個朋友和我通電話約時間碰面,我們本來約定那個星期六要見面談工作的事。結果那位朋友告訴我星期六不行,因為他要和家人一起到高雄探望癌末的表哥。

    我一聽到他要探病,很直接的就問他:「他是個臨終的病人,你會跟他談什麼?你要用什麼心態和他互動?」

    這朋友一聽到我的問話,停頓了10秒,顯然是在思考這個問題,然後囁囁地問我:「那妳覺得我應該跟他說什麼?」接著又說:「哎!妳沒問我這個問題,我也沒想那麼多,被妳這樣一問,我忽然想到,對哦!在一個臨終病人面前要說什麼比較好?」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