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09

她的哭聲無人聽見(下)

阿忠和小美的故事看起來好像落幕了,其實不然,一個人的自殺絕對是很多問題的開始。 這個故事是我一個朋友告訴我的。她的先生正是阿忠的朋友,他們是一起到北京工作的同事。小美自殺時,她的先生是跟他們夫妻一同住的,小美自殺後,她先生搬出去自己一個人住,同樣是掩不住的孤單和寂寞。 我朋友的先生每天下班了最大的娛樂和快樂,就是打開電腦和老婆、兒子視訊聊天,家正是他最大的生活意義感和內心寄託。 過年前,朋友的先生回來,同樣的提到再工作一陣子,攢多一點兒的錢,他想回來了,回來做個小生意都好,再多的錢還是比不上在台灣生活的好。
我問這個朋友:「妳先生對於小美上吊自殺這個事的態度是什麼?」 她回答我:「我不敢多問,問多了也怕出事。」她坦白的說,很怕再提起小美自殺的事,總覺得小美的自殺只要再一提,就會剌激到她的先生,所以她都若無其事,不提就是最好的處理方式。同樣的,我的朋友也絕口不提孤單的事,提了一樣怕剌激或提醒到她的先生。 這是一般人的想法和做法。因為絕大多數的人其實都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孤單」這件事。孤獨並沒有「解決方法」,因為它是存在的一部份。唯一解決之道就是去面對它,找出一種接納它的方式。 當代精神醫學大師歐文‧亞隆對孤獨做了很好的詮釋:我們都是黝黑大海上的孤獨之船,我們看見其他船上的燈火,雖然無法碰觸這些船,可是它們的存在和相似的處境,卻能提供莫大的慰藉。 他提醒孤寂的人:我們了解自己是全然的寂寞與無助,可是如果能打破我們沒有窗戶的斗室,就會了解面對相同孤寂恐懼的他人。我們的孤獨感也會因為對他人的悲憫而退開,不再如此恐懼。 另一位關注孤寂的作家莫斯塔卡斯也提出相同的觀點:孤獨的人,如果允許自己孤獨的話,就會在孤獨中認識自己,創造一種與他人有根本關係的連結或感覺。寂寞並不是與他人分開,或是造成自我的分裂或破碎,而是擴展個體的完整性、覺察力、敏銳度與人性。 很欣賞霍布森講的一句話:「做為一個人就意味著孤獨。持續成為一個人,則意味著探索如何以新的方式在孤寂中安住。」 無法忍受孤獨的人就是無法在孤寂中安住,而是在孤寂中痛苦的翻滾。能面對和探索孤獨的人,就能學會以成熟的愛與人建立關係,只有已經與人建立關係,達到某種程度長大成熟的人,才能忍受孤獨。 曾經有人做一個這樣的實驗,就是讓人在一個幽室中獨居16個小時,實驗結果發現,自我實現程度越高的人,孤獨的焦慮越低。而自我實現越低的人,孤獨的焦慮則越高。 而長期治療青少年和年輕成人心理困擾的專家魏爾也分享他治療和協助經驗。他發現來自關愛、彼此尊重的家庭的人,比較容易離開家庭,忍受成人初期的分離和寂寞。而成長於混亂、充滿衝突家庭的人,一般人可能認為他們應該是會高興的邁開大步離開家園,但事實剛好相反。越有問題的家庭,子女越難離家。因為他們都沒有做好分離的準備,會把黏著家庭當成對抗孤獨焦慮的避難所。 所以心理治療師在治療孤獨病人時,就會想辦法幫助病人,以適合病人的支持系統讓病人在某種程度上面對孤獨。心理治療師開始時會先瞭解及確定焦慮的來源,再尋找適合的、正向的治療關係,處理好這些焦慮及建立正向的關係後,在深入治療階段,治療師還是會建議在治療過程,由病人自行實施一段孤獨期。 這種孤獨有兩種好處。第一種好處是,藉由面對孤獨產生並瞭解對自己很重要的內在問題。如有病人在此階段發現自己對寂寞和死亡的恐懼;也有人在此階段發現出自己的人際問題。第二種好處是病人會發現隱藏的資源和勇氣,並且逐漸面對自己無可避免的孤獨存在問題。 朋友,你經常感覺孤獨嗎?你害怕孤獨嗎?如果是的,那你要學習瞭解你自己孤獨焦慮的來源,要學習勇敢且正向的面對自己的孤寂,嘗試著探索內心的孤寂問題,並且以其他正向的人際或多元關係來減輕自己的孤獨焦慮,讓自己在孤寂中安住。如果你看了我的文章覺得還不錯或能帶給你一些感想的話,請你幫忙按一下「推」,讓更多人一起來分享,好嗎?你的支持和鼓勵是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哦!


她的哭聲無人聽見(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牽亡的故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