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3/16

爸爸的骨灰

爸爸過世一個多月了,還是常常想念他,想他就跑到大坑歸思園看他,有時候買一束鮮花,輕輕地放在龍柏樹旁埋他的地方,靜靜的享受和他共處的時光。

爸爸的骨灰是放在一個用硬紙製成的圓柱狀骨灰罈內,滿滿的裝在紙盒內,還記得到火化場領取骨灰時,禮儀業者問我們要不要打開來看,我們大家停頓了一下,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爸爸的一切我們都想看都想再跟他有「互動」,但是骨灰盒打開更似不妥,爸爸的骨灰不就會部份散落開來了嗎,這樣我們會更覺心不安,看我們猶豫不決,禮儀業者便說「不要看好了!」爸爸的骨灰便被我們捧著恭送到歸思園進行樹葬。
上個星期天,我們全家又相約跑去看爸爸,因樹葬區自成一處,每次去總是能安靜不被打擾的在樹葬區獨享和爸爸相處的時光,一家大小隨興坐在大樹下階梯上,看看遠山,回想過去發生的點點滴滴,時間就在懷念和談天中飛逝而過。

親友多人對於爸爸採行樹葬很感興趣,很多人對於樹葬不甚瞭解,不知道骨灰植樹之後會變怎樣?是先埋下骨灰再種樹?還是先種樹再埋骨灰?這樣做會不會有什麼不妥之處?可是海葬、樹葬、植存又好像都是近來熱門的話題,因此,有親戚要求我們安排時間帶他們看看爸爸樹葬的地方,順便為他們做解說。

媽媽和家人對於樹葬覺得很好,環保又乾淨,骨灰以後和大自然融為一體,人從大自然來,又回到大自然,這就是回歸自然嘛!這個理念和精神的確是沒有錯也無爭議的。

但是,我卻告訴家人一個很多人沒發現也不知道的事實:「其實,爸爸的骨灰恐怕是沒有辦法和大自然融在一起的。」「啊!姐,妳不要開玩笑了,那爸爸的骨灰會怎樣?」家人聽到我這樣說,全都緊張不解的轉過頭來看著我,希望我給他們一個清楚又合理的說明。

我告訴他們,依照政府的想法和做法,他們認為把人體火化後,再稍加研磨,細小的骨灰放在可分解的環保骨灰罐內,待一段時日,骨灰罐或骨灰盒就會先分解掉,慢慢的骨灰也會和土壤融合,政府管理單位認為埋進去的骨灰最後是會「不見」,所以埋骨灰的穴位是可以重複循環使用,因此叫它環保樹葬。

以台中大坑歸思園的規劃理念,該區佔地約0.6公頃,從民國95年12月15日開始啟用,至今已使用四年多,公墓管理單位就是樂觀的以為全區可以循環利用,第一期可容納576位往生者,全部滿了以後再做第二循環樹葬,一塊地幾乎是可以每隔幾年就樹葬一回合,試辦有了效果以後,以後再找更大的地來做樹葬,台中市未來慢慢的就沒有墓地了,土地可以高度的被利用,死人將不再與活人爭地,真是環保又自然。

可是,在我研究調查台灣自然葬期間,我訪查出一些問題來,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人體的骨灰是無法在土壤中被分解掉的。因為,骨灰的成份為磷酸鈣、碳及其他金屬元素,拋灑於海裡無法溶於水,而如果埋入土中,遇水也會形成硬塊。

我很直接地告訴家人:「爸爸的骨灰就像我們那天在樹葬時看到的那樣,半年一年後裝骨灰的骨灰紙罐分解掉了,爸爸的骨灰就呈圓柱狀白白的一塊仍埋在土中。」

「啊!那怎麼可以,跟大家說的不一樣。」「那骨灰不分解,以後這裡的每棵樹旁不就是一塊塊的骨灰?」「骨灰不會分解,還是很佔地啊!」「政府單位都不知道嗎?他們總要有因應措施吧!」「這樣環保自然葬不就不環保了?」「這問題可就大了!」大家聽我說完,你一言我一語的,紛紛表達自己的感想和疑問。

我再告訴他們,我已把台中歸思園的情況告訴了台中生命禮儀管理所的主管們,他們也是認同的。為什麼他們知道且認同,這中間還有一個小故事和意外插曲。這個故事是這樣的。多年以前,台中火化場曾將民眾定期撿骨後剩餘的骨灰集中處理,埋入火化場內旁邊的一處空地,原以為骨灰會自然分解,未料數年後不但沒有分解融合於土壤中,反倒是結成一大塊硬骨灰塊,後來火化場整地重建,挖土機竟又挖出這一大塊骨灰結塊,這就是骨灰在土壤中不會被分解掉的一個實例。

上個月我到內政部去開會,也將這樣的訊息告知了內政部主管殯葬的單位主管,這件事對於主推環保自然葬的政府來說,很快的就會面臨到如何處理和面對的問題。

我很好奇未來該如何處理。難道是將骨灰塊全部取出另做處理?抑或是就地連骨灰翻整?我建議政府有關單位應邀集土壤或生態專家,瞭解骨灰的成分,或研議是否可能混合土壤或其他物質,以確定骨灰在一定期限內能有效分解於土壤,並且不會對環境生態造成破壞和影響。


打枉死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別被殯葬綁架了/郭慧娟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