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3/09

打枉死城

台中夜店大火今天上午完成了招魂儀式,家屬把亡者的亡靈招回暫厝殯儀館內公設靈堂牌位處,在家屬前往招魂時,協助善後的小組會議則同時進行,很快的就排出往後治喪的整個流程。

市府將負起所有的公辦治喪費用,禮儀諮詢代表也很盡心的安排最妥當的喪禮流程,包括:從3月11日起做頭七、三七、五七、滿七、功德法會,16日舉辦告別式並發引火化,整個流程堪稱簡單隆重,並兼顧民眾信仰需求。

在做法會的流程中,我看到一項特別的註記,上頭寫著「含『打枉死城』」,我向禮儀諮詢代表詢問:「打枉死城一定要做嗎?」他說:「一般意外的要打枉死城啊!」我又說:「那可不可以不要寫上,等下午協商後再說?」禮儀諮詢代表又說:「不行,法會最重要的就是打枉死城了,不能不寫。」我不放棄,接著再問:「可是說不定有的亡者及家屬信仰其他宗教。」禮儀諮詢代表再回:「沒有,全部都是佛教及一般民間信仰。」
我知道禮儀諮詢代表是用心良善,因為依照民間傳統習俗,凡是發生意外死亡者,就要做法事並舉行「打枉死城」科儀,目的是幫助亡者超度亡魂,脫離陰間枉死城,早登西方極樂世界。火災事故就是意外,禮儀諮詢代表是想藉由這樣的法事安排,讓亡者之靈獲得安息,同時也安家屬的心。

我並不排斥道教之宗教科儀,對於個別的宗教信仰和習俗也向持尊重的態度,只是覺得強調「打枉死城」這些字實在不妥,一是家屬仍在深度悲傷中,這「枉死」二字實在帶點兒剌激性,因此才會建議可不可以不要特別註記強調,建議排上「做功德法會」即可。

第二個是覺得公部門主辦的治喪活動,無論是流程或是科儀,還是應該考量立場及示範的問題,像做七、做功德、誦經、招魂……等,一般比較不會有很多的爭議,但是比較特殊的宗教科儀,一旦做了就會起社會帶頭及示範作用,應特別謹慎才好。

第三個是,對於「打枉死城」(亦稱打城)之科儀由來及內容,在瞭解後也覺得心中略有不安和不解。

「打枉死城」是一種民間「落地府」法術中的一種,依照民間說法,人如果發生意外死亡,像車禍、自殺、他殺等不幸意外死亡者,都會落入枉死城中受苦,並一一禁閉在枉死城中,等到歲數滿時才放他出來,因此,家中若有人意外死亡,家人就要做功德道場,並請來法師釋士,用道家祖師所傳之三件寶貝(頭戴昆盧帽、身穿錦鑾袈裟、手執六環金錫杖)下到陰間,求得東嶽大帝赦旨,召請五營兵將打開此城門,將枉死者從城中救出來,超度亡魂後再將亡魂送回陰間。

「打枉死城」的主要儀式流程,包括請神、帶魂、開路、出城、牽亡、超度、拜飯、施藥和送亡等法事過程。

一般需要舉辦「打枉死城」科儀超度的陰魂,包括:未婚死亡的男子而無過嗣者、未婚死亡的女子而未冥婚嫁人者、無人奉祀者、流產兒或墜胎兒、難產而死亡者、俗稱兇死(車禍、溺死、被謀殺、燒死、自殺…等意外死亡者)者等等。

我覺得這樣的科儀對家屬和亡者實在是「二度傷害」。亡者不幸在意外中死亡,他們的死雖然令大家遺憾和不捨,但是,從正向來看,他們卻是我們在公安問題和社會進步的生活導師,他們的死會帶來更多的正面省思和剌激,我們也因此而檢討和反省做錯的地方,在精神上和社會錯誤上,他們用生命提醒我們,要我們更尊重生命,要更小心做好尊重生命這件事。

而「打枉死城」此科儀的前提,似乎把這些不幸死亡的亡者一併打入了永劫不復的枉死城中,亡靈死後繼續受著苦難和傷害,還要活著的人繼續去幫他、搶救他,這對亡者是一種不尊重,對活著的人不是更傷心更難過了嗎?

我相信,這些火災的受難者,他們的死絕對不會沒有意義的,他們是我們活著的人的「生命導師」,因為他們的不幸犧牲,會讓我們的社會更進步,大家更安全,他們指出了我們的錯誤,告訴了大家未來要好好重視公安問題,才不會有更多人不幸受難。

我也堅信,他們絕沒有入枉死城,他們是完成了此生的任務,走向生命的另一階段,此時此刻,他們都已成為天使或菩薩,救我們的是他們,幫我們的也是他們。 


火到靈魂跑?←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爸爸的骨灰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