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3/04

我們家的老爸爸怎麼了?

任何人聽到我們家老爸爸的故事,都會覺得不可思議,有的親友不知該說什麼只好發出安慰的言語;有的親友會認為真受不了,我也是在歷經數年深入的陪伴、照顧和「瞭解」後,才對我的爸爸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並且發展出一套相處之道。 

我必須承認,我的爸爸雖然讓身邊的人有點招架不住,他的言行有很多也造成親友的困擾,但是,他的情況卻並非個案,他是許多老年人的「老年症候群」的縮影,我相信許多家有老年長輩的人一定都有類似的經驗和體會,只是很多人沒有說出來罷了。 

我覺得老年人的問題絕對是大家應該重視和瞭解的。因為,如果你們家現在有老年人,你本應該知道如何和他們相處;而如果你們家現在沒有老年人,你自己以後也會變老,多瞭解人變老以後可能面臨的處境和狀況也是好事。
過去這幾年來,我們家人從上到下大大小小對於家中的老爸爸,印象真的不太好!爸爸的表現讓大家認為他變得自私、不講道理、性急、鬧脾氣、貪小便宜、偏心,媽媽只要和他相處太久總會吵架;弟弟和弟妹們也總是對他的怪思想和怪做為不知所措;而孫子們對爺爺或外公的想法有時會覺得不可思議,總覺得他很奇怪。 

爸爸的「奇怪」行為大致分為五種。 

第一個明顯的「奇怪」行為,就是他的心偏得很厲害,偏得大家受不了。和他同住並且照顧他的孩子,永遠是最讓他嫌棄的家人,而遠在天邊或是很少照顧他的兒孫們,他總是讚美他們「很孝順」「很乖」「很好」,時間久了照顧他的子女兒孫們都覺得心理很不平衡。 

像有一次,爸爸肺結核住進負壓病房,他知道自己的病症後,連忙打電話給媽媽、弟弟弟妹們,分別告知他們,他疑似肺結核住院,因為會感染,要他們不要來醫院探望,以免被感染到,卻要求我們家誰要來陪他過夜,不然他不敢住,結果家人當然心裡很不好受,向我抗議道:「難道我被感染就沒關係?」 

先前小弟的女兒(我的二侄女)也曾抗議,她常常要幫爺爺買東西,用的都是自己的零用錢,爺爺從來沒有跟她說謝謝,還有經常大喊叫她幫忙做東做西,卻從沒誇獎過她,有一次她的妹妹(最小的侄女)到家裡來,只是幫爺爺買個東西,還有幫爺爺拿個衣服,結果,爺爺到處誇讚她的妹妹「妹妹好孝順哦!她幫我買東西卻不拿我的錢」「她還幫我拿衣服吔!好孝順哦!」 但是,等到二侄女和家中其他小孩到外地讀書後,他又經常打電話給他們,問候他們,並告訴他們:「你沒有回來,爺爺好想你!有空要回來看爺爺哦!」 

爸爸跟我同住,生活零用支出都是由我支付,他自己有自己的老人年金和生活費,我們都會如數交給他,他卻會在年節或特別節日包紅包給沒有跟他住在一起的兒子或孫兒,有一次他包了一個紅包給小侄女,名目是「祝她聖誕節快樂!」二侄女很是吃味,又向我投訴:「爺爺很過份吔!他從沒包紅包給我,從沒有給我零用錢,我生日也沒包過紅包或送過禮物,為什麼聖誕節還要送1000元紅包給妹妹?他很不公平吔!」 

我是主要負起照顧爸爸責任的人,每天要負責他的三餐,他住院請看護、住院大小事、辦理出院、任何生活細節,都是由我張羅打理,但是他最會嫌我了,只要有什麼沒有做好的,或沒有順他意的,他就會到處去講我的壞話,甚至說我不孝,家裡他就疼我女兒,經常誇她很乖,女兒幫他買帽子,他很喜歡,就不斷地稱讚女兒很孝順,後來我發現他在手機的電話簿上輸入女兒的稱謂是「孝順的某某」,我跟家人開玩笑說:「幸好我的沒有輸入「不孝的某某」。   

爸爸的第二項「奇怪」舉動,是他喜歡到處「投訴」,以爭取到身邊最多的支援和同情。譬如說,他每次住院,都喜歡找別人幫他買東西、做一些事,他住院時總喜歡住健保房,這樣人比較多,比較熱鬧,剛開始他身體不舒服住院時,他會告訴我們不用請看護,下班了才來就好,他說他能照顧自己,我們只好照做,但是每次進病房,同病房的病友和家屬們卻都用很不友善的眼光看我們,我覺得奇怪,可是也不好問人家。 

慢慢的我才發現,爸爸喜歡「貪小便宜」,他喜歡叫別人「免費」或「義務」幫他做事,為了博取別人同情,因此他會找理由或藉口告訴別人家中小孩無法照顧他,同病房的人因此覺得我們很不孝,而爸爸似乎無所謂,他以為麻煩別人,自己的家人卻不麻煩,這是「賺到了」。 

還有一次,他突然告訴我,他爭取到可以領「食物」,這可把我們嚇呆了,因為那不是低收入戶或獨居老人才能領的嗎?我只好婉轉的勸他:「那是要給需要的人,我們可以賺錢養自己,生活也過得去,怎麼好去領救濟品呢?」最後我還跑到公所發放單位去「說明」才退回那些救濟品。 

第三個令我們困擾的「奇怪」舉止,是爸爸無論如何都不肯用拐杖、助行器和便器等物品。他總是搖搖晃晃地「自行」走到大樓的中庭,所有的鄰居和家人看到都心驚膽顫的,很怕他會摔跤。而無論我們如何勸他或和他談條件,他就是堅持不配合我們的工作時間,堅持自己到中庭散步,而且堅持不用助行器。他總是告訴我們:「不會啦!我走的很好。」「我不用拐杖就可以走得很好。」 

而爸爸永遠都不肯配合我們的時間,也讓我們覺得很尷尬,因為剛開始鄰居都會不斷的跑來告訴我們:「你們不要讓他一個人下來」「你爸爸都自己上下樓梯,看起來很危險…」最令大家困擾的是,他還堅持不走殘障等安全設施,他總是要跟大家一樣上下樓梯,社區專為老人設置的相關交通工具和設施,他也完全不用。 

第四個也讓大伙兒很不解的「奇怪」行為,就是爸爸老是很心急,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或想到的事,他一定要馬上去付諸實現。譬如說他打電話給我要我買他愛吃的東西,我當天就一定要買,如果沒有,他就會很焦燥不安,好像一件事沒完成似的,如果我告訴他我很忙所以忘了買,那他隔天一定到處打電話,請別人買給他。 

他如果想看醫生,我們大家都在上班,他乾脆不等我們下班,自己叫計程車直接就去;我們如果剛好沒空幫他做事,他會麻煩鄰居或他看到的人幫他處理;最讓大家不解的是,他往往在小孩生日前幾個月或過年前一個月就先包紅包給小孩;還有,他還會奪命連環叩,連續打給你好幾通,為的都是同一件事。 

第五個「奇怪」行徑是,他經常會將「死」掛在嘴邊,有時候他會突然跑來跟我說:「阿娟啊!我感覺我再活不久了。」有時候他被病痛折磨,他也會說他想自殺「死一死算了!」他因多次中風和心血管疾病,醫生、護士及看護都強烈建議要健康飲食,少肉、少油、少糖、少膽固醇,但是他會抗議:「什麼都不讓我吃,難道是要等我死了才在供桌上給我吃嗎?」

有一次爸爸因為在和我們鬧脾氣,他一氣之下打電話給老人照護志工,告訴志工:「妳可不可以幫我買農藥,我想自殺!」等我們回家後,發現有一位志工從早陪他到我們回來,這事搞得大家很無言也很尷尬,頻頻對志工表達歉意。 

爸爸的這些行為並非從年輕時代就有,在我跟他同住一、二年後,我就漸漸的「發現」爸爸是老了以後才變這樣的。也就是,爸爸在年紀漸老之際,他的一些想法和做法都逐漸在改變,但是,我們這些兒孫卻沒有改變,仍用相同的想法和做法在和他相處,因此,兒孫晚輩們開始不適應這個爺爺和爸爸。 

我又「發現」爸爸的這些「奇怪」行為的背後都有一些支持他的心理背景和因素,而這些行為是清楚又明確的透顯出他自己覺得死亡離他很近了,當一個人覺得他離死亡很近,在備受死神威脅情境下,人會有因應死亡的措施和做法,而爸爸的這些行為,其實就是他因應死亡而發展出來的行為模式。 爸爸老了病了以後,無法和全部的家人住在一起,他只能和部份的兒孫同住,行動不便的他,因為很少看到其他不同住的兒孫,自然特別想念他們和疼惜他們,他心中一定常想:「我還能看到他們幾次?」無法常看到這些兒孫,只能用「偏心」來表達他對他們的想念和愛,他其實已顧不到「公平」和「平等」了。 

而心急和不耐煩更是他內心意識到「死亡」很快就來臨,在死神的威逼和靠近下,他自然要把握住「時間」和「當下」,趕快做、趕快說、趕快吃,他已經不像年輕時那麼樣瀟灑和耐候了,所以,有什麼事他一定要趕快辦理,他的人生哪能再等呢?貪小便宜、爭取同情、奪命連環叩都在在投射出他內心對人生僅剩不多的時間的自然反應。 

爸爸知道自己老了、病了,可是誰能抗拒變老和死亡?雖然無法不變老不死亡,但是,人總可以拒絕使用拐杖、便器和助行器吧!爸爸用拒絕這些輔助器具,來隱匿和反抗老、病及死亡的威逼,在老、病及死亡跟前,他總得做一些什麼事啊!爸爸的行為只是在反映他的心理罷了。 

在逐漸知道爸爸的心理和行為原因後,近兩三年來,我的確慢慢改變自己的想法和做法,我會配合爸爸的「時間」,只要他交代的事,我會「盡早」辦理好;他想吃的東西,在安全和不傷身的範圍內,我會滿足他;他想做的事,如果真的有困難,會想辦法婉轉和他溝通,打消他的念頭,而只要是不影響別人或麻煩別人的,我們不再那麼與他爭執,漸漸的倒也構築出彼此的陪伴相處模式。 

這些年來,因為照顧爸爸的關係,我常和朋友聊起老年照護問題,發現很多人也有類似老年陪伴照顧經驗與問題,寫下這篇文章,就是希望把自己的照護和陪病經驗與大家分享,希望大家能多關心老人家,多瞭解老人家,也多瞭解老人家的內心世界,同樣的,當有一天我們自己老了,也希望我們的子女們能同樣理解我們、陪伴我們、照顧我們,直到我們離開這個世界。


姪女做的死亡夢←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