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6/28

喪禮中的「虛情假意」

因為做研究的關係,我訪問了二十多位曾經辦過喪事,經歷過喪禮的家屬,其中一位受訪的家屬對喪禮的看法,讓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這位受訪者是一位大約40多歲的女性,她總共經歷過四次喪禮,一次是父親,一次是祖母,一次是媽媽,以及數年前的婆家阿嬤。

她生長在一個家暴的家庭中,祖母是家暴的始祖,爸爸延襲了家暴的做風,從小她就在隨時可能被打的環境中成長。
爸爸52歲時,因病過世,她的媽媽想用最簡單的方式辦理後事,卻因擔心親戚朋友說話,還是隆重的辦了喪事。

她說她永遠不會忘記,喪禮上親戚要她和兩個妹妹做孝女,從巷子口連續跪爬往返三次到靈堂,親戚朋友認為這樣才能表達出做子女的孝心和敬意。她和兩個常常被父親家暴的妹妹們,跪到褲子都磨破了,臉上盡露出無奈的表情,心中想的盡是被父親無緣無故痛打的畫面與場景,她們哭不出來,也無法由衷的扮演親戚口中最稱職的孝女。

幾年後,她的祖母也就是阿嬤也生病過世了,阿嬤過世後,家人一樣心情放鬆下來,還是很想簡單的辦理後事,可是媽媽礙於親戚的眼光和壓力,還是一樣隆重的辦理後事,每次做法事、做七、祭拜時都要哭,家人實在哭不出來,想到阿嬤生前的一些行為,她和家人就充滿著恨,即使人走了,心中還是存在著抹不掉的怨。

這位受訪者告訴我,傳統的喪禮中的禮儀好像是學校的學期行事例一樣,禮儀社的人告知她們要做什麼儀式,她們就做什麼儀式,完全搞不懂為什麼要做,而禮儀社人員告知的理由往往是最好照做這些禮儀,這樣對家屬比較好,否則家業會敗。她問我,這些所有的禮俗都是有意義的嗎?一定都必要的嗎?沒有做又會怎樣?會有因果報應嗎?

在父親和阿嬤相繼過世後,受訪者的母親也不幸去世。媽媽過世前希望以土葬方式處理身後事,但受訪者和姐妹們認為時代在改變,土葬花費又多,希望以簡喪簡葬方式辦理,媽媽好像不太能接受,聽到她們三姐妹的想法和做法,十分傷心難過。

受訪者於母親過世後,仍然依照簡單的方式辦後事,並且以火化方式處理。她說,她永遠不會忘記,在告別式那天,她的哥哥質問她:「為什麼妳那麼不孝,不肯花錢好好辦理媽媽的後事?為什麼?如果有報應,妳要一個人承擔後果?」那一天,她心中其實忐忑不安的,她也擔心自己會不會有報應,自己會不會下地獄。

在媽媽做功德法會上,受訪者找來了一個誦經團,這個誦經團三人一組,她們在誦經唸到一半時,在靈堂前聊天、談笑,讓她看了十分不舒服,當時她們親戚全部跪在地上,她當場站了起來,用很堅定的語氣告訴誦經人員:「妳們如果要聊天,麻煩請出去!」唸完經後,每個人要收取費用3千元,她很不客氣的說:「要搶錢嗎?」最後討價還價每人給了2100元。

這位女士忿忿不平的告訴我傳統喪禮中的諸多問題和不恰當之處,她認為傳統喪禮及喪俗如果不能彰顯其意義,終究是會被大家所唾棄及刪減掉的。她認為喪禮的真正意涵好像無法表達出來,家屬想怎麼辦也很難跳脫出來,家屬的悲哀和難過只能在制式的喪禮中各自掩藏和壓抑,為什麼呢?

她還很生氣的說,提供喪禮服務的誦經人員,怎麼可以在靈堂和誦經時嘻笑,她們完全不顧喪家的觀感,卻是把誦經當做工作,錢要的很多,她們誦唸的經文對我們的家人是有幫助的嗎?我們覺得她們好像是騙吃騙喝的呢!還有罐頭塔也是,裡面的東西根本就很便宜,有一些東西存在的意義和必要性是什麼?

那一天,訪問她之後,我覺得心中有很多的感觸和省思。這位女士所說的喪禮經驗,正是一般人最寫實的喪事經歷。喪禮和喪俗的儀式及流程,有的儀軌的形成是有其來源及意義的,但有部份禮俗,則是因應時代及民間需求而產生。

現代人鮮少去接觸和研究喪禮,而負責安排和指導的都是禮儀社人員,因此,禮儀人員應該具備一定素質和學養,才能成為稱職的喪禮指導師,並且應該負責讓喪家家屬明瞭喪禮的意義和禮俗的意義,這樣才能幫助喪家順利進行治喪。

以前,地方上有人過世了,都由地方上孚眾望的地方士紳來指導喪禮的流程和儀式,喪禮是有其功效和意涵的。我認為,一個完整且有效能的喪禮應該要滿足喪家七項需求,包括教孝的需求、盡哀的需求、信仰的需求、亡者的需求、人際的需求、生者的需求以及追悼的需求。喪禮過程的安排和規劃越能滿足這些需求,喪禮的功用發揮得越好,喪家也越能從悲傷中走出來,並重新面對自己的生活。






如果你看了我的文章,覺得能帶給你一些感想,或讓你有一點收穫的話,可否請你幫忙按一下「推」,讓更多人一起來分享,好嗎?你的支持和鼓勵是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哦!謝謝!(歡迎引用和轉載,但請註明文章來源)


禁忌晚餐之後斷氣?←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殯儀館內的無煙空間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