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2/04

【轉載】醜聞筆記070202

愛情決戰親情

資深媒體人‧影評人 藍祖蔚 走上人生這條路,你就得不斷地做出選擇。 向左向右,要笑或哭,要愛或恨,要名或利,要吃不吃…做任何決定之前,都要選擇。選擇意謂著重視,或者是割捨,每一種選擇都讓你可以看見決定人的心思,他的天平,以及他的偏好,而且往往無關是非,只關乎個人品味,只是任何的選擇,後果都要自己來承受。 《甜蜜蜜》中的張曼玉明明就下定了決心,要向豹哥曾志偉說再見,另外跟著舊情人黎明,偏偏曾志偉落難了,即將亡命天涯,她做不到落井下石,終於還是放棄了黎明,跟著豹哥落跑。 表面上,張曼玉選擇了豹哥,她有江湖義氣,但是心中最愛的卻是黎明,她的選擇不是她最想要的結果,卻成了她的宿命,一定要等到鄧麗君過世時,才會再和黎明於紐約街頭相逢。 選擇難,結果苦,人生如此,戲劇亦然,看到主角在兩難之間做抉擇,永遠都是緊扣人心的戲劇高潮。 老掉牙的八點檔劇情大概都會有兒子陷入了婆媳之爭的親情之爭,要媽媽還是要太太?搶人大戰一旦發生,親情與愛情就有了裂痕,很難找到兩全其美的合理答案。 《醜聞筆記》的搶人大戰則是發生在茱蒂.丹契(Judi Dench)與凱特.布蘭琪(Cate Blanchett)身上。 電影中的茱蒂是一位偏愛年輕女性的老練獵人,凱特則是她玩弄於手掌上的獵物,茱蒂窺見了凱特與男學生偷情的醜聞証據,卻不揭發,而是藉著友情義助的方式贏得凱特的信任與好感,視為她為知己,有了得以朝夕相處,分享私密的友情基礎。 凱特對茱蒂是純粹友情,然而茱蒂卻要把友情轉化成為愛情。友情,無非就是直諒多聞,愛情卻是既自私,又要獨佔,問題在於友情和愛情的矛盾何時爆發? 茱蒂在《醜聞筆記》中是獨居女人,平常就和愛貓相依為命,偏偏貓和人一樣老了,病了,必需安樂死了,難捨寵物的茱蒂因而需要友情的陪伴與安慰,於是涕泗縱橫地跑來找凱特。 平常,凱特絕對願意相伴,偏偏那天不行,茱蒂現身在凱特家門口的時候,凱特正要帶著唐氏症兒子到學校表演,那是兒子的第一場公開音樂會,兒子與女友那一位比較重要?答案是明顯易見的,決定是不需多猶疑的,但是,茱蒂卻不這樣想,茱蒂認為朋友是要共患難的,我在最無助的時候,向凱特求助,凱特理應放下手邊的一切,撫慰陪伴的才是。 凱特不是不願意,不是不能,兒子急著要去表演,她們的行程已經遲了,偏偏茱蒂就是不肯放手,就是死纏著要她陪伴,一邊是涕淚漣漣,一邊是歇斯底里尖叫,真是順了兒情失友意(請容我把「順手姑情失嫂意」的成語改頭換面一下),攤牌時分,凱特只有一個人,她不可能兩頭周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選擇她認為最重要的,她的選擇是:兒子。 絕大部份的人都會認為凱特的選擇是正確的,畢竟,茱蒂是大人,情緒過了之後,還是可以解釋求諒解的。唯一認為凱特做錯的人,卻就是茱蒂,憤怒會吞噬心靈,於是她做出了讓大家玉石俱焚的決定。 《醜聞筆記》的這場攤牌戲讓人看得膽戰心驚。面對愛情與親情的爭戰拔河,凱特的焦急無措,給人五內俱焚的迫切感;茱蒂不給情面,逼人逼到絕境的需索,卻也是一顆寂寞靈魂的吶喊。 愛情是自私的,不能和別人分享的;友情是應該要包容、體諒的,誰混淆了愛情?誰顛覆了友情?《醜聞筆記》不想做任何批判,只要呈現了人心的正常反應,觀眾一定會油生:「換做是我,我會怎麼取捨?」觀眾的心情有了思索,戲劇就有了焦點,就有了共鳴,《醜聞筆記》的編導確實很懂得如何掌握觀眾情緒。



首頁│ 下一篇→《醜聞筆記》(Notes on a Scandal)短評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