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28

Sunday不路

童年的回憶歷歷在目 記憶之鮮豔就好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事

廟裡頭的涼亭 長年坐著一個顏面傷殘的阿伯 粉紅色的疤半夾白色的斑痕
「阿嬤 那個人長的好恐怖」我看了後對著外婆說
不小心讓阿伯給聽見了 他對著我們咆哮 「什麼恐怖!? 你以為我願意嗎??」漫天大叫著
外婆緊緊握著我的手 拉著我快步走 並趕緊陪不是 「歹勢 小孩子不懂事 亂說話啦」 。

夏天的涼席 放學的下午 我最喜歡躺在上頭看著隔壁小說店租來的少女漫畫
隨著情節發展還會淚眼婆娑 小鹿亂撞
雙星奇緣的幻想我也曾經嚮往 。

和表弟妹們的扮家家酒 用枕頭棉被堆砌一格格的是雜貨小店
店開著開著大舅舅就會提著一袋熱騰騰的花捲進來犒賞小孩子們的辛勤顧店

表弟妹們一個個結婚生子 我的回憶卻還停留在枕頭棉被堆起來的方格小舖頭和舅舅的花捲。

小學六年級時我暗戀一個爸爸是中醫師的小學同學叫蔡朝淵 但暗戀我的窮追猛打的是沈彥良。

外婆長年心臟病服藥到這些年得靠洗腎才可讓血管調節正常
小時後保護著我的阿嬤 現在我卻無法保護她。

突然很想媽
不管有多辛苦 我只想聽她說: 不要緊,還有媽媽在。
不管怎麼樣 至少,病就會好一半。

( 無內文 )


關鍵字: 中醫師

沒有過年氣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三分鐘的腦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