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歡迎大家一同探討、分享搬運與儲存服務!!
2011/08/24

玫瑰茶飲能緩解生理期的不適


繼續閱讀
2011/08/18

扮嫩花招


繼續閱讀
2011/08/16

捕捉文字的真相

捕捉文字的真相,我在詩中尋找,培根在《論求知》中說“讀史使人明智,讀詩使人聰慧,演算使人思惟精密,哲理使人思想深刻,倫理學使人有修養,邏輯修辭使人善辯”,為了聰慧,俺也借了一本《2002年中國詩歌精選》來讀,彷彿一書在手便可擠身風雅之列,可是讀著讀著竟讀出別般滋味另種風情來。
第一首詩是《玫瑰的言辭》,裡面有這樣的句子,“從玫瑰到玫瑰,什麼樣的過程在發生/四月的清晨,我從大夢中轉醒/一枝玫瑰在前額高高飄揚”。詩旁空白處有幾行鉛筆字,“玫瑰到底想說什麼?作者自己恐怕也不知道﹗”猛然看到有些驚訝,略一琢磨應是先前借書人有感而發順手的批注,有點意思。接著往下看,第二首是《一堆篝火》,詩中有個比喻,“牛血般的火焰”,這回批注干脆明了“比喻不恰當﹗”詩的下一段“用如鐵的樹枝去撥火/我的手腕上有銅/而柔軟的耳垂上有銀/火光之外,大地有夢/我是有夢的女人”旁邊,“到底想說什麼?”又被鉛筆重重凸顯出來。第三首是韓作榮寫的《重疊的水》,“對西方的詩歌的模仿﹗”淺淺的鉛筆解釋著。第四首,江一郎的《藏北的刀》旁邊空白處,“這樣的三把刀與三塊石頭有什麼區別?”一句句鋒利的詰難,只有去言,沒有回音。在後面,又有類似的“空對空是一些‘新詩’的通病”,“詩不能沒有韻”等批注。再往後,批注漸少,而我讀詩的興趣也日漸式微,莫非與批注有關?這個答案真是令人惶恐酒店 套票

不知道先前借此書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捕捉文字的真相,反正能借詩,讀詩,並且能夠看進去,並能發表一下自己的詩觀,在我看來,已經非常不錯了。在今天依然金錢當道,大呵一聲,而諸物退卻的世界,詩歌是最提不起來的物什。曾經有朋友在一次吃飯時介紹我說,這位兄弟寫詩的。旁邊人恐龍一樣看我,令我感覺很不爽。心中暗道,怎么用這種眼光看我?第一,偶不是女的。第二,偶長的也不至丑到如此地步。憤憤然。至此,不再說自己是詩人24小時開鎖
而內心對詩的感覺依然真摯,依然將自己當作且歌且吟的末流詩人,碰到詩友興奮莫名。而對這位不曾謀面的愛用鉛筆信手批注的詩友,莫非是因同類稀少瀕臨滅絕而惺惺相惜?
生活中的樂趣不少,缺少的只是捕捉。在借來詩集中我捕到了一只,那淡淡的鉛筆。
繼續閱讀
2011/08/04

做一棵挺拔的柳樹

許久沒有傾聽來自大自然的呼喚,聽慣了城市的喧囂,格外懷念那份淡淡的幽靜。於是,駕車回到闊別已久的家鄉。熟悉的風景、熟悉的人們,但是早已非熟悉的自己了。聽到遠處傳來的一聲嘆息:快要立秋了!我才驚覺:夏天即將過去,火熱是否要被秋涼代替了?

屋前的塘邊有一株垂柳,我依稀記得小時候爬上那低低的枝丫,把整棵柳樹搖晃得像城市中扭動肢腰的舞女,咯咯的笑聲加上擔心的罵咧聲,共譜出我童年最幸福的“歌謠”。如今,長大的我卻只能靜靜站在旁邊觀望,把一切思緒都交給回憶printing company

不知道是秋姑娘過於急躁,早早地灑下一絲涼意;還是夏姑娘貪玩,流連別的地方忘記了返回。一陣涼風吹過,一根柳條掉進我掌心,把我的思緒從記憶的漩渦拉回。我仔細觀察著這根“不幸兒”——金黃色的枝體依舊柔軟,光光的枝節沒有了柳葉。難道這棵柳樹快死了嗎?我又細細打量起這棵與我年紀一般大的柳樹(這棵樹是奶奶在我出生的時候從別院移植過來的):它的樹根邊堆積了一層凋落的柳葉,黃黃的,脆脆的;它的樹幹是歲月的畫布,被歲月塗畫得亂七八糟;它的樹枝也沒有了往日的生氣,無精打采地垂著,樹枝上的柳葉也失去了應有的光澤。看著它現在的樣子,我的心像被狠狠地揪了一把,淚水順著臉頰滴在那群落葉上成立公司

我多麼想我能流出神奇的眼淚,這樣就能重現它的光彩,讓它回到我們初見時候的樣子。可我突然明白:我自己也已經長大,無法再回到初見時候了。我長大了,我改變了,我有什麼權利要求它靜止不變呢?

“來看你的朋友了?你很久沒回來了。它一直都在等著你,我也是。”爺爺用長滿繭的手摸著皺巴巴的樹幹,憐愛地看著它。我很清楚那眼神——那是爺爺對我寵愛的眼神。

“它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你很久沒回來了,你不知道。以前這個魚塘是爺爺承包的,但是現在,不是爺爺的了。你堂叔要把這棵柳樹砍掉,我一直都不准。”

“這柳樹又不會對魚塘有什麼害處,為什麼都要砍掉呢?”

“院子裡的孩子都喜歡在這樹上爬上爬下的,有一次,你嬸嬸的兒子就從樹上掉進塘里,差點就淹死了。幸好那天我回來的早,不然就出大事了。所以,你堂叔就堅決要砍了這棵樹。好幾次都拿斧頭出來砍了,你看這幾道疤,就是他砍的。幸好,我來得及阻止,才保它到現在。”

“爺爺,對不起……”聽爺爺說完,我的淚水就再也止不住了,我抱著爺爺大哭起來。

這些年,隨父母遷居城市,很多東西、很多感情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父母為生意上的事,早晚奔波,到累時,不知互相體貼,反而相互抱怨。我與弟經歷了一場場“暴風雨”,每次的“暴風雨”過後,煩悶就會一點點堆積在心裡,如今成了一座成功爆發了的“活火山”。生活少了那份親密,多了很多心浮氣躁。城市的空氣漂浮著,人也隨著漂浮著。

自從奶奶去世後,我就更少回家了。我不敢回家,不敢再去接觸奶奶生前住過、用過或留下的東西,因為那些都只會給我增添傷感。這棵柳樹是不是也和我一樣思念著奶奶呢?

“好孩子,別哭了。我知道你這次為什麼回來,你媽打電話都告訴我了。”爺爺拉著我坐到柳樹下的樹樁上,說,“孩子,做人做事都不能太浮躁,也不能太衝動。工作也不能太拼命,在工作上受到委屈或者其他什麼的,要學會好好調整自己的心態。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再讓你爸媽處處寵著你了。你看這棵柳樹,二十幾年了,任人在它身上爬啊,踩啊,坐啊,它依舊站在這裡。你知道你奶奶當初為什麼會選擇柳樹嗎?因為它謙卑,它雖柔卻韌。你奶奶希望你像這棵柳樹一樣,你知道嗎?”

我輕輕地靠在柳樹的樹幹上,想像著奶奶當年種這棵樹的情景,奶奶在那時便許下期待,而我卻辜負她至今。

傍晚,我親手用斧頭把這棵柳樹砍倒了,看到它倒地的那一霎,原本沉重的心情豁然開朗了。柳樹啊,柳樹啊,少時,你是我最幸福的承載;如今,直到你生命的盡頭,你都為我解開了心結。也就在那一刻,我不再糾結著奶奶的過世,我只願我不會再辜負奶奶的期許印刷服務

告別爺爺,在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如今的社會,各種利益,各種榮譽,時時都盤旋在空中,等待著降臨到哪個“幸運兒”的頭上。人們也仰著頭,不顧脖子的酸痛,只是一門心思盯著那些想要的。大家為了利益、榮譽,漸漸迷失了自己,分不清好與壞、對與錯。由於工作上的不順利,我把滿腔的怒火灑向無辜的父母,在父母眼前,摔門而去。在我生氣的時候,我變成了一隻刺猬,刺痛了他人,也痛了自己。媽媽打來電話,說:“快回來吧,我們都在等你吃飯。”

在柳枝掉下來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我的清醒。打開車窗,徐徐的晚風輕輕吹拂著我的臉龐。我決定:我要做一棵挺拔的柳樹,用謙卑的心去對待一切浮塵雜事,用柔韌的枝去面對一切風雨險阻。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