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0/11

在秋之渡口


在秋之渡口


秋是生命希冀之季,它平和淡定,空靈舒爽。靜駐一秋,能洗滌人心的不安和靈魂之浮躁,教人深思熟慮,做事成熟穩重。詩言“自古逢秋悲寂寥”,但依舊不變的是“我言秋日勝春朝”。雖有那“無邊落木瀟瀟下”的淒清孤零之感,但也不少那“不盡長江滾滾來”的激昂澎湃,更多一份震憾人心的淡定和頑強。紅楓靜駐在秋之渡口,蕭條的枝椏,搖曳起相思,眺望著生命之歸去來兮,聆聽著多少歎息。多愁善感的人兒,泡一Office Furniture杯花茶,寫一闋瘦詞,安婉在這個秋季。


清晨的涼風透過輕掩的窗扉,將我從睡夢中喚醒。一夜無夢,一覺睡到自然醒真好。新的一天又開始了,柔和的風兒相伴在我左右,帶來秋季獨有的清爽及絲絲微寒撲襲而來,一股透心的涼意蔓延開來,自由呼吸著窗外的新鮮空氣,空氣裏還夾帶著淡淡的茉莉清香,令人心曠神怡,盡情享受這寧靜清閒的日子,心也跟著漸漸淡定了。大自然神聖而奇特,總給人煥然一新的驚喜,比如“一葉知秋”……退卻了夏日的浮躁和暑熱,這恬淡宜人的秋季更適合休養生息吧。淺笑望天,儘管南飛的雁兒還沒躍過我的窗前,但我知,遷徙的盛宴已經開始,不禁擔心它們的命運,前途的坎坷和考驗它們能否經得起?駐足的身姿,凝視著一方,盼誰打馬而過,路過我敞開的小軒窗?葉兒緋黃的節奏也越來越快,一陣風過,一群枯葉蝶完成了它最後的使命,不舍地離去。那最後的一聲是呼喚還是歎息?我沒聽清Office Furniture

我們從夏日豪邁奔放的激情裏脫身而來,張揚瘋狂後,只想尋得恬淡溫婉的棲息地,淡然若塵般安享片刻。於是秋季,空靈深邃的秋季,成了我們皈依的懷抱,沉睡在它的羽翼裏安享這難得的舒爽愜意。多年前,我從不覺得四季蘊含著如此多的寓意,更沒發現它也預示了人的一生,可能隨著年齡的增長,很多東西包括我們的心情都受外界所影響。看落木飄搖,幾分蕭條,有感世事難料,生命無常,人也應該適著淡泊一切,享受寧靜,與此同時,思緒也更隨意。在這秋日生成的淡定裏放飛心中羈絆,折疊成理想的扁舟,漂行於時光流水裏,從容瞻仰生命中的悲喜,為人生塗抹詩情畫意,再整合成篇篇回憶錄雪肌蘭

水光瀲灩了這個時節,歲月亦如楓般淒然飄零,靜如洪荒後的頹廢,那淡淡的蕭條也成了心之渴望的唯美意境。一葉扁舟穿越了歷史長河,顛沛流離至今,是和誰有了約定?雕欄玉砌應猶在,殞落玉顏歸何方?蝶戀花香是短暫,飛蛾撲火的執意,為何?紅顏應君一諾,苦候三千,誰欠誰柔情愛意?孤自難眠,寂寥荒年,誰空許有期?無奈到何時,再見桃花笑春風?一盞涼卻的琵琶,誰用它彈奏一曲《東風破》,訴了滿腔不解的淵源?水光氤氳的紅塵深處,誰在聆聽?綿綿秋風不經意間抖動了心弦喚起了相思,七分相思融合三分寂寥又匯成一彎綿延的惆悵,源起何處,零散成蕭條又落於何處?紅楓似火般輕靈悠然地搖曳,不知疲倦,向誰招手,又挽留誰的溫情?我們讀著有關過去的淒美故事,卻不知這故事已成我們心上的糾結,一點一滴刻成了心碑。天使滑落的淚滴幻化成雨,秋雨沙沙氾濫起層層漣漪,玩轉了空虛也悲憤放縱至爆發,跌落於亭臺樓閣之上,碎出一片明媚光景。

秋是沉穩淡定之季,當然在這平裏也夾帶絲絲不濃不淡的憂傷,不緩不急地鋪灑在各個角落。當然,有很多人也戀上了這金燦燦的傷感,豐盈了提筆的動力,深化了字裏行間的情意,淪落在紙上的塗鴉瞬間有了生命之跡。有人說,為情所困,相思的渡口徘徊著他的守候,本企圖用天使的善良守護起什麼。隨時間來去,已知那一廂情願並不能換來美好結局,但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執著蠱惑他堅持最初的希冀。無奈風雨無情,終摧殘了他的羽翼,打折了他的翅膀,成全了他的自作多情,梵音天成,終難洗刷內心的悲鳴和絕望,秋之哀怨成他志同道合者,僅剩的落寞伴他在秋之渡口漸漸淪落,淡出紅塵。時光老去,沉澱悲喜,關於七情六欲,總有千言萬語,終弄不清是非曲直。阡陌裏遊走的我們,染盡滄桑蕭條後,還能一如既往地綻開笑顏嗎?時而,我不們不得不承認有些愛已很難找到出發點,念想成了心中幻滅不了的魔咒,游離挑釁,攪得人難以安生,真想尋得永恆的解脫。無奈我們慧根有限,根本難以頓悟超脫,只能搖頭歎一句被世所困、為事所累的人誰都無辜。


大自然的濃情←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把塵世風景看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