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8/13

愛的名義

愛的名義
有誰不曾為那暗戀而痛苦?我們總以為那份癡情很重,很重,是世上最重的重量。有一天,暮然回首,我們才發現,它一直都是很輕,很輕的。我們以為愛的很深,很深,來日歲月,會讓你知道,它不過很淺,很淺。 ————題記 有一些東西錯過了,就一輩子錯過了。記得有個同學和我講過他的故事:那年他因高考成績沒有達到自己想要的高度而去高複,他的沉默寡言讓大家都覺得他是個怪人。因為他來高複比較晚,老師把他安排在最後一排的角落裏,和他同桌的是個女生。他們是這個班裏唯一一對男女同桌的,剛剛開始的高複,大家心情都比較壓抑,同桌之間乃至全班同學之間都很少講話。就這樣,安靜的度過了幾個月,不知是哪天,他的同桌因為作文寫得好被語文老師點名表揚,漸漸地,她的名字也被全班同學所知道。他記得與她交談的第一句話是在老師辦公室,那時她在請假外出,自己也剛好要回家一趟拿點東西,就隨口對她說:把我的名字也寫上吧,她回了一句:你也出去? 四目相對,她遲疑了一會,低頭寫上他的名字。這是他上高複的第一句話。後來的後來,他們在物理課上談理想,在語文課上談個性,在英語課上談人生……他說在那個時候牛欄牌奶粉覺得自己有了一個可以傾訴的知己,心裏的煩躁,身上的壓力好像一下子就不見了。最後的分開,是在大家都要回到自己的原籍參加高考,他們也不例外。分開之後,他才發現自己的生活裏已經習慣了有她的存在。他說現在多麼想找到她,多想對著她的面,讀讀自己在高複裏寫的日記。 在家頹敗了半個多月,找到了一家沒有人性的公司,收留了我這個流浪人。每天高額的工作量讓我這個已經享受有特殊照顧的人都喘不過氣來,更何況是人家呢!!在那裏我遇見了一個女工,她說自己在這個公司裏工作已有五年,想著她在年齡上就大我一歲,過早的上社會讓我吃驚的瞠目,更讓我吃驚的是她的感情經歷(我跟她相互交換了說感情經歷,她說她不信我說的經歷):她談過一次戀愛,也失戀過一次,現在自己喜歡那邊做包裝的牛欄牌問題奶粉小夥。我順著她的眼睛看過去,那小夥一臉的安靜,短短的頭髮配合著他幹練的封裝技術,給我的感覺就是很務實。後來她說自己沒有和他講過一句話,小夥連她自己是誰都不認識。女工自己說只要遠遠看著他就夠了,不求他認識我,更不求自己去接近他。初中畢業就出來打工的她,已經學會了自己照顧自己,在她的工作的桌子上,有三個透明的罐子,兩個已經被折好的星星塞滿了,她說自己在上初中那會兒學校裏流行這個,就把這習慣帶來了,自己每當想他或想到不開心的事就會折個星星放進去,然後笑著去面對生活。我不知道她的這份愛還要持續多久,看著那些罐子,心裏有說不出的滋味,不管是因為暗戀還是不開心的事,她都把這份沉甸甸的感情放進去了。 他們都是以愛的名義去愛了,用最重的方式開始,卻以要這世上最輕的方式結束。我想說的是:世人千萬種,浮雲莫去求,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