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6/06

史上一顆璀璨的明星

史上一顆璀璨的明星
日前,一個偶然的機會,聽了書法家徐建先生的一次講座——“永字八法”。不意竟有曠野見彩虹,極頂瞰桑田之感。

我於書法純屬外行。(打小就怵寫字:一筆一劃的忒麻煩。中學又就讀於“注重理工科教育”的南開:面對“一腳跨進南開,一腳跨進清華”的輿論,鑒於驕人的數理化成績,對於我的那手孬字,身為語文教員的父母也不置可否。)此行原是陪同我家先生,為他助興;不想自己竟成了徐老的粉絲,一回家就登陸了他的微博(給他人當粉絲,這在我,還是第一次)。

身材瘦削的徐老,身著一件樸素的灰襯衫,目光炯炯,話語本然;更令我始料未及的是他名副其實的“講演”:

先生並非坐而論道,而是像一只盤旋於山川之上的鷹——用自己的飛翔演繹飛翔。他不時走到牆上的視屏課件前,抬高手臂,指點著圖中的點(橫、撇、捺),順其筆勢而俯仰示意。講“點”的要訣,則模仿李小龍突然發力的動作;講“橫”的“勒法”,則表演策馬賓士且又拽住韁繩;講“豎”,更風趣地模仿靚女的站姿:挺胸、收腹、微翹臀;講到“挑鉤”,則如話劇演員一般:將(想像中的)上百斤重物一下子從地上拎起、擱上肩,站穩、轉身,邁步……書法講到這份兒上實在令人拍案叫絕!而先生已過知命之年,且溫文爾雅,氣度不凡;此番童稚般率真憨直的表演更令我百感交集!這忘情的投入,這純真的情感,這熾烈的大愛,怎不令人肅然起敬!

短短一兩個小時的講座,上至風雲開闔、下至鷹立虎行;雅至撫琴潑墨,俗到扛包掄鍁,徐老將“永字八法”與自然人生融匯無間,點、橫、豎、勾、撇、捺亦都鮮活靈動起來。博大精深的中國書法被徐老縱情謳歌,精妙絕倫的國寶藝術令聽眾無不動容。

徐老說他是搞篆刻起家的。書法的功力正是從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數十年朝夕不輟的勞作中一刀一刀練出來的。徐老說:學書法沒有捷徑,唯一的辦法就是“苦練”。並乾脆地回答某些請求:“你給再多錢也沒用,我不辦速成班。”


電影觀後感談愛情的犯賤←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你是我的心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