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8/14

我心裏便成了永恆

我心裏便成了永恆
海南歸來已有數日,生平第一次坐飛機,生平第一次離開家鄉如此之遠的地方,對於一次遠途旅行,我欣喜了好幾天。為了此次出行,著實費了番功夫,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衣服,思前想後地折騰了好幾天,才決定穿什麼。

夜晚驅車到寧波機場,更遠的旅程還在前面。雖是夜間,我絲毫沒有倦意,因為興奮,更因為我本就喜歡夜間出發奔赴另一個目的地。那像是一種逃離,在沒有人注視之下,遠離每天生活的城市。但我不真的厭惡這座城市,只是為了釋放下喜新厭舊的情緒,回來便重新愛上這片熱土。

登機還真是繁瑣,倒也長了見識。登上飛機那一刻,心情似乎很平靜,那畢竟不是神舟飛船。空姐沒有傳說中的那麼美麗端莊,有點失望,但作為女性還是竊喜自己沒有被比下去。城市的上空已經烏黑一片, 自然不見地面的全景。很是遺憾,只是回城的機票也是夜間,這趟飛行錯過了這陽光底下城市的全景。

飛機開始下降,耳朵開始各種不適,心裏終於開始不平靜了。首站機場——三亞,不得不說那確實是個值得人人魂牽夢縈的地方。午夜0點,三亞機場人聲鼎沸,一座城市的吸引力就在於它不分白天黑夜的歡迎你。脫下冬天的外套,一股熱氣瞬間侵蝕,可我不覺得熱,只感到一種溫暖,三亞的熱情就在我下機的那刻便深深地愛上了它。

朋友的車早早在此等候,我們驅車趕往興隆,這樣安排是因為我們第二天要在興隆辦點事情。時間已經到了淩晨1點多,同行的幾個夥伴毫無睡意,我更是如此。對一個小丫頭來說,這裏的一切都是新鮮的。

我只管坐車,也不問去哪里,反正這是個離家很遠的地方。晚上住宿的地方是個度假酒店,好似興隆到處都是這樣的度假酒店。這裏的房子在黑夜籠罩下也不失它的迷人,很想跑個遍,裏面有個小酒吧熱鬧得不知天昏地暗。只因第二天的行程安排,我們各自歇息了。

我向來睡眠品質很好,一覺醒來便是約定的時間了,一起在酒店吃了個早飯。便迫不及待地叫朋友拍起照片,這樣的房子在我們那兒便是別墅區了,我們住的一幢叫檳榔居,那五顏六色的外牆不僅給人視覺的享受,更加展現了海南如火的熱情。


我的快樂天使←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