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5/30

微微壹笑的初見

很喜歡納蘭容若的那首詞: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簡簡單單的幾句詩詞,僅関熷姠卻道出了多少人的心境,初見,美好如細雨般的詞。當回首時,回對著自己的曾經,報以微微壹笑,溫馨而甜蜜,但也虛無而飄渺!我們總是在感歎已經逝去的,很少會珍惜現在所擁有的!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初見如從上陽宮水道流出的那片紅葉,上有:“壹入深宮裏,年年不見春。聊題壹片葉,寄與有情人”。妳在河邊拾起那壹片紅葉,感懷是怎樣壹個女子在期盼著自己的幸福,想象著這位女子的容顔與品讀她的心境。遠遠望去還會看到那壹抹在楓樹下擡頭仰望天空的倩影,在心中留下了這樣壹幅絕美的畫卷父親節

催壹陣急雨,抹壹天雲霞,在曾經我們走過的路上,玉樓天半有似有似無的笙歌,平靜、安甯。

而今花凋零樹幹枯,嬌娃做了娘,山光禿水凝冰,天地變了相。如果“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是美麗的錯過。那麽“侯門壹入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則是莫大的遺憾。那生命中不是主流的旁支,在這裏已經幹涸,而在另壹處開始,我們卻始終不忘這個已經幹涸的旁支,記得它的點點滴滴,因爲初見!

有時總是會覺的人生沒有什麽是可以長存的,不管妳多麽的不想失去,他都會悄悄地從妳身邊溜走,但是回憶卻是不會被奪走的,回憶中的東西也大都是壹些極盡美好或痛苦的事情,因此也就有了壹種魔力,總是會把人吸引進去,莫名的笑,莫名的哭。

像現在這洋壹個信仰嚴重缺失,夢想被現實摧殘的時代,愛情早已偏離了它原本純真的意義,與此同時那些美好的事物就像壹根刺,深深刺痛著每壹個人,讓人望而生畏卻又懊悔不已。不知從什麽時候起開始自我封閉,開始喜歡壹個人沈浸在憂傷的境地裏,無法自拔,近乎變態,壹片落葉、壹枝花殘甚至壹縷風都能讓我浮想聯翩,然後心情便不由自主的黯然。後來才知道原來憂傷也可以傳染,記得妳曾經說過:妳只屬于憂傷,妳逃不掉,那是命。妳把那麽傷的事丟給了我,我無怨,可是妳不該走的那麽抉然,毫無征兆,沒有壹絲留戀。

夢裏總是會有壹道身影會在心頭徘徊,揮之不去,輾轉反側,夜不能寐。戒不掉的憂傷就像瘟疫壹洋在那個冬天裏蔓延,記得那年的那場雪,雪花在空中紛紛然,純白了那壹地的流年,離亂了那壹瞬的容顔。我知道人生沒有彩排的預演,預知不了的明天,琉白這壹世無涯的牽挽,那固執的無法訴說的等待,也許明滅不了幾場醉生夢死的爾虞我詐,無它,只是因爲有壹個妳我還放不下香港補習社

我曾經幻象過很多的畫面,畫面裏盡是妳我的笑臉,每當這個時候都會旁若無人的笑出聲,引得周圍人們不住的觀瞧,而我依然會在那裏傻傻的笑著;也曾親手折過很多的紙鸢,在那落葉紛飛的秋天挂滿了整個小院,壹陣風吹過,那嘩嘩的聲響就像是在訴說著壹個古老的預言,妳還沒有走遠,在壹個春暖花開的春天,妳會出現,然後我們壹同走過萬水千山,到達壹個叫做幸福的彼岸。夢醒,鏡花隨風散,不過是壹場自欺欺人的鬧居在上演。

年華已逝,時光的車輪無情的碾壓著心頭殘存的那點希冀,回首望去,盡是壹片落寞的狼籍,淩亂不堪卻又無法割舍。我在想,世事大抵如此吧,就讓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在這洋的夜裏靜靜的醞釀吧,也許有壹天就會變成壹壇甘醇的美酒,也許那時候我們都會沈醉吧。

妳會笑永恒是人們造的謊,沒有誰會爲誰永遠停留,春時妳留下的多處綠意,翩然辭別,本不想回來時與誰同歎秋的壯闊與悲涼,當妳真正明白的時候,秋的黃葉已飄逝,只剩下寒冬的呼嘯!

我們在自己擁有的時候,去尋覓我們認爲的朝露,卻不知這是滾滾的銅液伴隨著失落的濃煙!

心中的弦拉緊,向夜的黑影塗上熱情,熊熊的烈火熱不了夜的寒,悄悄額望起那輪流動的明月瀉下壹地的清涼。台桌上還還有殘破的書本與妳我寫下的習題,現是書本上蓋上了兩層灰,終會化成灰燼,不管是在心底還是它原本的壽命!

也許妳在書寫妳的寂寞,也許妳在享受妳的華服,也許妳只是在最隱晦的壹角想起妳曾擁有過的與妳的已錯過。不管天平是怎樣的擺放,卻始終稱不出歲月的風霜!織布機在理線頭思量著這細致的彷徨深圳婚紗相

初見,是印象中的桃花源,也如林埔的“梅妻鶴子”,“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何等的悠閑,這是初見。

妳是悼念,是悔恨,是浪子回頭般的尋回,是重新找壹個代替品,還是存于記憶,當夜深人靜時慢慢回味?


只是壹顆溫暖對方的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角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