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5/17

只是壹顆溫暖對方的心

兒時喜歡班上壹個漂亮的女孩,向人家表白,被無情拒絕之後,很快就沒事了,還是同學。
時間往後推,看到漂亮的女生,覺得很好看,會忍不住看上幾眼,被發現又不好意思,裝作東張西望。

在學校宿舍裏,畩腄涼轵壹大幫乳臭未幹的小子對班上的女孩談頭論足,美的,醜的,高的,矮的,肥的,瘦的……不奕樂乎,關燈了,還是在黑漆中繼續長衰不老的話題。

壹對壹輔導本質是個性化,個性化就是指通過對被教育對象進行綜合測試、分析、研究和診斷,根據社會或未來發展趨勢、被教育對象的潛質特征和自我價值傾向以及被教育對象的利益人的目標與要求,量身定制教育目標、教育計劃、輔導方案和執行管理系統,並組織相關專業人員通過量身定制的教育培訓方法、學習管理和知識管理技術以及整合有效的教育資源,從潛能開發、素養教育、學曆教育、閱曆教育多個方面,對被教育對象的心態、觀念、信念、思維力、學習力、創新力、知識、經驗等展開教育和培訓,從而幫助被教育對象釋放生命潛能,突破限制,實現量身定制的自我成長、自我實現和自我超越Counselling

大學繼續發揚光大,秀出本色,壹大幫已經是成年人的家夥,談起女的來,更是繪聲繪色,笑聲朗朗。女的呢,大概也是談論著哪個帥哥,異曲同工之效嘛。
喜歡上壹個人,任何的攔阻都是不可壹擊。我喜歡她,就是那麽自然,沒有半點的修飾。我關注她,有關她的話題,有關她的朋友,有關她的瑣事。有時會很著迷,有時會很克制,但都是圍著她轉。自身性格較內向,沒有直面的追求人家。飛鴿傳書的告白,應該是適合我的方式。不會克意修飾文字,只要寫出自己對她的好感,也許就能表現我對她的愛慕之情,寫完之後,壓在心頭的大石可以暫時放下。忐忑不安的將信交給她的朋友,讓她轉交,又舒了壹口氣。不知她會有什麽感覺,我希望她的想法是好的。等待她的回應,又是在壹陣緊張和不安中渡過……
喜歡的壹個人,真的需要付出。不要很多,卻要真誠,真心。表白需要勇氣,更要有所行動。
不記得收到她的回複是多長時間,只記得她給了壹個讓我猜透不出的答案。也許女孩子就是這樣,保持著壹種矜持。我可以大舒壹口氣,她並沒有拒絕我,也沒有暗示我什麽。這個時候的她是飄忽不定的,我應該有機會,可以追求她。她沒有男朋友,而我可能會成爲她的男朋友。想到這裏,我心裏充滿無限希望,忍不住開懷大笑,真是太好了。
初戀真的很美好,沒有複雜的牽扯,又清新,又簡單。每天壹起呆著,時間雖短,卻是很滿足……


初戀固然美好,從相遇到相守卻不多。初戀大多發生于學生青年時代,純潔又膚淺,天真又簡單,沒有很複雜事情可想或是沒有到時候。當壹種壓力如期到來,很多時候是束手無策。走上社會之後,工作、生活的各種問題接踵而至,發現有很多東西在學校裏是無法學到的,而在校園裏學到的東西往往可用的卻很少。這是兩個不同的世界,需要不同的處世哲學。社會是壹個萬花筒,也是壹個大染缸,可以遇到各色人物,壹些看來不可思議的事,人也可能被錘煉成壹個圓滑世故的人,能站住腳,就很了不起父親節禮物

兩個人也因爲同樣的遭遇,由滿懷憧景變得失望連連,想互相獲得慰藉,卻似火星撞地球——無法相容,互相指責,沒有以往的溫柔,抱怨著對方,曾經的依戀不再。壹時的硬碰硬,尖對尖,成爲了日後分手的導火索。年輕的心,是如此脆弱,不能承受壹時之重,這壹段情很傷,刻骨銘心。爲年輕的愛,付出壹筆痛的教訓,從中成長,學會理解,學會尊重,學會鼓勵。沒有雙方的共同付出,愛情就不是愛情,只是壹顆轉瞬即逝的流星,來得快,消失得也快。
當年的妳我經過了壹系列的洗禮,變得成熟穩重,對生活工作越來越得心應手。分別之後的很長壹段日子,對愛情的體會變得更深,更加謹慎,但不是保守,而是想獲得真正的愛情。過去的壹段情直到現在還是有回味,沒有遺憾——曾經愛過。
重新尋找生命中的另壹半,攜手另壹只手,百般呵護,握得緊緊,不願分開,願壹同走過風風雨雨,願愛著對方壹生壹世,但願來世,我們仍會白頭偕老。


壹個人的終生大事,莫過于是婚姻。婚姻不可兒戲,事關彼此之間的幸福,是壹輩子。簡單來說,是兩口子過日子:在每天的柴米油鹽中,家務事中,碗碟筷子的碰撞聲中,有大吵也有小鬧,不離的是兩人仍然是“夫妻床前打架床尾和”。兩個人渡過了波瀾壯闊又波瀾不驚,也還是“百年修來同枕眠”。我想這種婚姻才是理想的婚姻。

越來越多大齡男女的出現,似乎找壹個對象——壹個合適的對象,似乎比以前困難多了。是否每壹個人都帶著無法猜透的心思,是否都受著社會無形氣氛的影響,是否這樣那樣……朋友談了壹個又壹個,就是找不著壹個稱心、滿意的。男的,總想找壹個漂亮,好身材;女的,想找壹個高大,英俊潇灑。現實中,女的美麗漂亮不是很多,有的大多名花有主,壹般樣貌的很普遍;男的普普通通,壹張張大衆相,高大威猛都被搶光了。情投意合變得越來越稀以爲貴,真情很寶貴。
古時候的婚姻,很簡單,快速,沒有男女交往的過程這個關鍵壹步。到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往往成爲男女之間結合的主要方式。這種婚姻往往帶有深深的蠻橫,不考慮男女雙方的意願,雙方只有在成親當天才會知道對方的樣貌,就這樣把婚結了。然後才開始壹段了解對方的過程,也就是先成家,再培養感情。不過那時的人們就是這樣完成了人生大事的,這是由當時的社會和文化所決定的。

現在自由戀愛,男女雙方自主,選擇面廣,同時也是大海撈針——找到壹個適合自己的很不容易。我們可以從同學、朋友中發展對象,可以經過親戚熟人價紹,也可以通過婚姻中介所,互聯網的誕生,又給我們提供壹種新的方式。找男女朋友的方式和途徑多了,可大齡男女並沒有相應減少,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趨勢。這其中固有社會方面的原因,又有個體方面的原因。就社會而言,我們生活的這個社會,有點急躁——有欲速而之的感覺,有點勢利——見錢眼開。因大及小,個人也不能獨身于外。女孩子嫁人,要選壹個經濟有保障的男人,背後是她們父母的指望。能理解,爲人父母辛辛苦苦養大了女兒,不容易,怎麽也想自己的女兒嫁壹個如意郎君,不期大富大貴,也要過個舒適的日子。在這樣父母的影響下,女孩能不想嫁個“好人”嗎?這其中不乏有勢利的父母Counseling Psychologist

男孩子,家境好和壹般的比,畢竟是條件優越的機會大些;而貧寒的,壹般家境的女孩多多少少會有嫌棄;富人家的女孩更是奇貨可居。醜小鴨想變天鵝,灰姑娘想變公主,最快的途徑,便是嫁個有錢人;青蛙想變王子,野獸想變國王,最有效的方式,便是娶個有錢人。這兩者看似美好,畢竟是少數。“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時勢變易,昔日的窮小子事業有成,恨當初小女嫌貧愛富,嫁爲富人愁上傷;家有小女初長成,歎爲陋室無人提,家財萬貫時,門庭若市不絕往。


那個車站給我回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微微壹笑的初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