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4/11

父親曾經走過的路

說起我父母親的夫妻感情,茖甴粄茬十里八村都是有口皆碑的。
父親對我的母親非常好,他自己可以受罪、受苦、受氣,從來不願母親受半點委屈。當母親因瑣事和鄰里起了爭執後,不管母親是對是錯父親總要幫著母親和人家吵幾句。雖說父親有時做得不一定對,但從此處可以感受到父親對母親的愛惜。而我母親對父親也是無微不至地照顧著、體貼著、寬慰著,他們彼此相惜相慰、相依相扶走過了一生。父親對母親的疼愛為我做了榜樣,使我一生都像他對母親一樣感恩我的妻子紅、愛著我的妻子紅。
記得農業學大寨那幾年,春天播種的關鍵時刻,父親和其他社員一樣不能回家吃飯,母親天天都準時把捂得熱熱的三餐送到地頭,父親則反复叮嚀母親不要太勞累!使得許多社員看著我的父母都會眼熱。我想,吃著母親熱騰騰的飯,父親心頭肯定也是熱乎乎的;聽著父親細心的叮囑,母親的心窩裡肯定是暖意融融的!
我的家鄉陽村處在黃土高原忻定盆地中央,種植的主要農作物是高梁玉米,小麥很少。集體時候在生產隊里分到的糧食95%是粗糧,只有不到5%的細糧,這麼點細糧平時是捨不得吃的。我們一年只能吃兩次純細糧飯——每年中秋節過年各吃一次餃子,過年時還要用白面蒸點花糕之類的食品祭祀祖先。因為家裡我最小,與哥哥姐姐相比,我享受的細糧要多些。其次就是父親了,每當父親受了重苦,母親總要另外做點細糧飯來為父親補補身體。 




戰爭一直沒有停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 那個車站給我回憶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