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4/03

戰爭一直沒有停過

突然想寫一篇關於戰爭的散記,錶甴粄茬因為戰爭這個名詞雖然每天都會在電視、電影、網絡等眾多媒體上出現,可它畢竟離我們已經遙遠,甚至有些陌生。我們今天所了解的戰爭多是電影大片裡名導們通過電腦特效製作的商業片,震撼的視聽享受加上血腥的屠殺場面,再來一段必須悱惻纏綿的愛情故事,構成了我們對戰爭若有若無的“了解”。但戰爭究竟是怎樣的?恐怕只有經歷戰場的人才知道了!
活板活字板板印書籍,唐人尚未盛為之。用雕板印刷書籍,唐代人還不曾大規模地去做。五代時始印五經,已後典籍皆為板本。從五代開始印五經起,以後的書籍,才都是雕板印刷本印書

我是七十年代後出生的,在我生活的年代裡整個世界大大小小的戰爭也曾發生了一些,不過都是局部戰爭而已,並且相持的時間都較短。遠的有對越自衛反擊戰、海灣戰爭、南斯拉夫戰爭等,近的有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還有近期結束的敘利亞戰爭,看著電視上那些在戰地裡淒惶躲避的平民,以及在硝煙中一雙雙失神的童眸,不禁有了“寧作太平犬,莫為亂世人”的感嘆,心情也愈加的變得沉重。
想想從春秋五霸、戰國七雄到秦皇統一天下,經楚漢相爭漢室由興至衰,又曆三國兩晉南北朝五代交替到隋唐宋元明清歷時數千餘年,在這段歷史的長河里中華文明的延續,不僅靠的是智者的言傳身教,更是在征戰殺戮中浴火重生痛苦煎熬下的抉擇。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在遠去的冷兵器時代,作為戰爭的主體人同刀槍劍戟一樣,面對的都是直接的攻擊,沒有防彈衣,裝甲車,坦克的掩護,只有直來直去的刀光劍影,不管活下來還是死去,對於今天的我們來說都是一場噩夢。斷槍折戟,戰馬悲鳴,黃沙掩埋的萬千屍骨,以及血紅殘陽下的古戰場令人不寒而栗。
戰爭是強者與強者的對抗,廝殺的都是來自於不同利益集團的代表,相爭的結果無非都是想將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可憐的都是百姓,既要出人出力又要納稅繳錢,還得提防著戰敗了殃及池魚,真是惶惶不可終日。據說古時侯兩國交戰,一旦一方城池淪陷,則城中不論男女老幼要么淪為奴役,要么被屠戮一淨,絕無心慈手軟。而史書中的確也有成吉思汗在攻陷花刺子模的麻撒爾罕城後,下令將城中一眾老小統統處死不留一個活口的記載,雖說他是偉人,但其性情之殘暴手段之毒辣也可略見一斑了,其他的帝王將相更是不必再說。到了近代的二次世界大戰,納粹德國以及侵華日軍滅絕人性的種族大屠殺,更是將戰爭演繹到了人類文明幾近覆滅的低谷。
可見戰爭在人類社會數千年的發展中如影隨形,令世界各國人民都飽嚐了顛沛流離飢寒交迫的困苦,擁抱和平遠離戰爭成了大家共同的期盼。但時至今日戰爭的陰雲依然揮之不散,究根揭底還是統治者不斷膨脹的慾望在作祟。能源的枯竭以及害怕權利的易位,使得一些人輕易就選擇了戰爭。在這些人的眼裡,戰爭根本就沒有好壞之說只有勝負之分,贏的贏得了利益,輸的輸掉了利益,正義只不過是幌子而已operable partitions
幻想著如果讓小布什、奧巴馬、普京、薩達姆、拉登、卡扎菲等一起穿越時空的界限,披盔戴甲,只憑手中的刀劍在人如潮湧的古戰場上一決生死,恐怕他們就再不會如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那樣盛氣凌人任意妄為了,說不定還會作出一副搖尾乞憐跪地求饒的孬種模樣呢!
“沉舟側旁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戰爭從遠古時代的短兵相接發展到今天的智能高度數字化作戰,可以說已經將人類智慧發揮到了空前的地步,它既是一把利器也是一面強有力的盾牌,在我慶幸自己既不曾親歷戰爭又沒有身處戰亂國度的同時,我真誠的希望戰爭自此以後不再出現,也奉勸那些當權者不要輕啟戰端,因為世界並不會因你一人而精彩,戰爭的勝敗對於普天下的百姓來說卻都是一場浩劫!




梨蕊芬芳時情愈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父親曾經走過的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