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1/16

你下輩子你別做我娘

今天,我在日記本里寫道“媽媽,下輩子,你別做我的娘!”寫下這句話,我哭了!我知道,如果媽媽聽見這句話,她一定也會哭了。四十歲左右時,媽媽生下我,從此家裡又多了一個人吃飯了。日子過得緊巴巴的,是怎麼樣的緊巴巴,我不得而知,也想像不到。我只記得,媽媽在人前談起我3歲時的一個笑話,那時沒有大米了,我家做了小米飯。不懂事的我看著那幾碗黃色的小米飯,圍著桌子轉。等到大家都準備吃飯時,我不知所措的哭了,哭喊著不要那黃色的東西,怎麼勸也無濟於事。後來,媽媽挨家挨戶去借,晚上終於借來一碗大米,吃著大米飯,我樂呵呵地笑了。小時候我體弱多病,好幾次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媽媽紅著眼睛,時刻不離我。記得床前那個小油燈,總是從天黑點到天明。因為沒錢,很少能去看醫生。每天傍晚,媽媽用一個碗裝著米,裡面放一個雞蛋,然後到屋外去喊我(據說那可以把人的靈魂喊回來),那聲音淒淒哀切,聽起來讓人無盡悲涼。媽媽日復一日的喊聲,可能把黑白雙判感動了,把勾去的我的魂魄放回來。在這些喊聲中我漸漸長大了。為了讓我們識字,五歲的時候媽媽就讓我們去上學了。或許這樣,爸爸媽媽能更有時間來幹活,養活我們這一家。兄弟幾個都很爭氣,成績很好。爸媽不識字,曾經以為,我們這麼上學了,再苦再累也能挺過去的,只要我們好好讀書,不要重複她們的艱難。但是,生活呀,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爸爸說去就去了。小小的我們,自然不知道怎麼叫做悲傷,只是在和小伙伴爭吵時,聽到“你沒有爸爸”這句話時,心裡的憤怒和酸楚無法言說,眼裡旋轉著的是那亮晶晶的淚花凹凸洞

我們兄弟依然讀書,依然成績不錯。洤涳棌每天放學,只要是晴天,我們都會去砍柴,也會煮飯等媽媽。我們家的柴火,因為我們兄弟的勤勞,基本無需擔憂。農忙時節,春種秋收,每個寒暑假,只要能做的,會做的,我們也會去做。栽秧、打穀子、砍柴、挖地、挑稻草、收黃豆、挖紅薯、洋芋,能幫著媽媽的,我們都會去做。小學的日子,我們總算熬了過去。進入中學,我們的作業多了起來,而費用,也多了起來。我們由於離家較遠了,也不能在家裡幫到媽媽什麼了。媽媽每天起早貪黑,除了忙這些農活,還要餵幾頭豬,還要去挖藥材,為的是賣了能得幾個錢讓我們讀書。最讓媽媽發愁的事,莫過於每一次開學。豬還沒大到能夠出欄,開學就到了。那些日子,媽媽低頭哈腰,走村串寨,忙著為我們湊足學費。我不知道媽媽為這遭受多少白眼,承受多少嘲諷,只記得媽媽有一次對我們說過:“孩子,一定要爭氣,不能讓人看扁了。娘去借錢,那人家說,不是沒錢,是怕你們還不起。”我就想,我一定要好好讀書。我只希望,等我長大了,一定要讓媽媽過上好日子,我們都能過上好日子!我真的我長大了,我能自己養活我自己了,卻沒能兌現自己早前的諾言——讓媽媽過上好日子。就連媽媽的生日,我都沒能好好地去跟她過一次。我和哥哥的每一次生日,媽媽都會煮油茶,就算現在也一樣。而我,仍然還沒有記住媽媽的生日。更別說給媽媽過上好日子了招牌設計

媽媽依然生活在那破舊的老房子裡,過著先前那樣的生活。每回一次家,媽媽總是高興的忙裡忙外,家裡餵雞,媽媽會殺雞,會煮雞蛋。然後晚上會絮絮叨叨地說一些不相干的事兒。當我們又要離開,媽媽總是送出來,站在門口,不住地叮囑,不厭其煩。而我們總會說“別說了,我們長大了,還不知道嗎?婆婆媽媽的,煩死了”。害怕看到媽媽,害怕嘮叨,所以不常回家。因為不願回家,所以我們總是有這樣那樣的托詞,工作忙是最常用的伎倆。媽媽就說那就做好工作吧,好好工作!我哥哥結婚,當時媽媽養了幾頭豬,家裡也種田有糧食,而我在外讀書,他們也沒告訴我回去,我也就不回去了。因為回去還要將近一百元錢的往返車費。到我結婚的那年,哥哥他們在外打工。他們還是回來了,為我操辦婚事。家裡什麼都沒有,媽媽沒餵豬,家裡也沒種田,什麼都是我自己掏錢。媽媽就說,她最對不起我。要是她能餵一兩頭豬,我就不會這麼難了。我和哥哥擠在那個老房子裡,有個客人來都沒地兒讓客人住下了。媽媽每天都在為我們擔心,怎麼時候才能造個房子,兄弟倆一人一棟房,再說了,兄弟總要分家過才好。媽媽這麼老了,花甲已過的農村婦人,還要為我們操這份心。後來,我在縣城裡建了個小房子,我建房的時候,只跟家裡要了十多根木頭。我自己去砍,自己去搬。我知道自己畢竟是領工資的人,不能老跟哥哥擠在一起。有了自己的小窩,我就想,大概能夠讓媽媽輕鬆一下了。媽媽也可以來城裡看看風景,過過清閒的日子了。可是,未能如願。媽媽說:“孩子啊,建房你欠了很多債。都怪娘,沒能給你們造更大的房子,沒給你們攢下一絲一毫財產。娘什麼都幫不了你,當你需要我的時候我不能幫你一點點兒,我現在去還要增加你的負擔,娘不能去。再說,我還得幫你哥哥帶孩子呢……”我無語,我只能默然褪黑激素分泌

有些時候,我會把孩子送去媽媽那裡,媽媽很高興。對我們她盡心盡力,對孫兒們她更??是無微不至。孩子們去上學,她半夜爬起來做早飯,好讓她們不餓著。天冷了,還要為她們準備好火籠。這些事情,本來是長大了的我們的事了,可是仍然還在她身上延續,在她的晚年裡繼續。我常常不知道,該對她說些什麼。每次過年的時候,哥哥還有我總是只會說,媽媽你少做點、少做點。可是,我們不在她身邊,而一大堆孩子,我的媽媽她能少做麼?媽媽年近古稀,我少年時代的願望,至今仍然沒能夠實現。我們的好日子遲遲不來,我的媽媽自然不會有好日子過了。想起這些,我真的很難過。其實,我是很幸福的,因為我有這樣一個好母親。或許,感恩的人會說:“媽媽,下輩子,我還做你的兒子!”可是,我想,我該不能這樣說了,真的。我在心裡,如果真有一天我要對媽媽說著我想對她說的話,我會說:媽媽,如果有下輩子,你別做我的娘!下輩子,你應該要遇到一個好家庭,不要那麼苦,不要那麼累,不要有像我這樣沒能夠給你好日子過的孩子,你應該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有一個幸福的晚年!


門前有座雪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當爱在深冬
本文引用網址: